151章,没碰你是本王的错?

    战王殿下率三万精兵剿灭江湖上人人谈之色变的灵渺宫,将灵渺宫宫主慕容倾城五马分尸,灵渺宫被踏成平地。 此事在京城几个时辰之后就盛传开来,倒是大快人心。

    皆因灵渺宫平日总是用音乐驱使各种毒物,残害过不少帮派中人,在江湖上的名声并不算好。只是人人惊惧,畏之如虎,平日里并不敢多作谈论。所以,此时战王殿下灭之,倒是又成了许多人崇拜的对象。

    宫中之人也对能驱使动物的灵渺宫早就生出了些恐惧之心。皇上近来也有心想调动兵马灭了灵渺宫,所以对战王殿下擅自作主,先行解决了令人心惶恐不安的灵渺宫,也只有嘉奖而没有什么责备之意。

    只有跟灵渺宫近来有些暗中交易,想借助灵渺宫之力的大皇子才觉得。老三灭了灵渺宫对他来说又是一个特大而沉重的打击。最近他好象无论借助谁的力量,似乎都不堪一击。士气大挫之下,暂时都不敢有所动作了。

    沐蝶灵和段逸尧原本是有说有笑,开开心心地回到战王府上的。但是,才回到家门口,一跃下马之后,沐蝶灵这才想起,她是为何出府而去,然后醉酒销愁,被灵渺宫中的人捉去的?那还不是都因为小尧么?

    刚刚她跟他浓情蜜意,在灵渺宫时,自己似乎又是表白,又跟他亲嘴亲得那么如胶似漆的。可是,爱情是美妙动人的,现实却是骨感残忍的。咳咳!她才回到战王府,立即就想起他另外那七,八个可以组成两张麻将台的老婆来了。

    犹其是,那个为他怀了孩子的女人朱光壁!人家都怀上孩子了,她这是发了哪门子疯啊?又是表白,又是嘴嘴。自己跟他嘴得那么陶醉,果然是做小三特别容易自以为是。但是,小尧!哼!她突然瞧了他的某一个地方一下下,突然,心里竟然冒出一个无比邪恶的念头来。咳咳!将他变成太监如何?变成太监之后别的女人就都不要他了。那他就只能跟在她身边了,他也就是她一个人的了。

    嘎 嘎!她好恶毒噢!

    段逸尧下马之后,瞧见小灵儿突然之间就变了脸!突然之间就象都不认识他了,用一种极为古怪的眼睛在瞧他。然后,他感觉到她瞧着他的某个方位!不是吧?他吞了一下口水,喉咙滚动了一下,敏感地,就觉得小灵儿的眼睛象飞刀一样向他的某个地方飞来!不会吧?想切了他的**么?怎么突然就觉得阴风阵阵的?刚才打马并驾回来,还是兴高采烈的。他还以为他和小灵儿两情相悦,两心相通了。

    脑筋急转弯!他哪里得罪小灵儿了么?天灵灵地灵灵!总算他战王段逸尧是一个聪明睿智之人!立即想到了,他还没向小灵儿解释清楚,那对狗男女的事情。小灵儿这时候一定是想起那个女人的事情来了吧?

    “走!跟我去见那个该死的女人!”段逸尧走到灵儿的身边,拉着灵儿就走。

    “什么女人?你的女人还不够多么?你又有新欢了?非我要去见么?”沐蝶灵发现,自己又开始闹心闹脾气了。说出来的话任是谁听了,都闻得出里面所含着的醋酸味有多重。才回来,她的心情就一落千丈,象跌进了一个怪圈之中。

    段逸尧拽着她就走,一刻钟也不想耽搁着。不想让小灵儿那嘴儿嘟得半天高,更不想让她心里难受,不想瞧见她的小脸上失去光彩,眼睛里有一丝的暗淡。那些后院中的女人,他暂时还不能立马都赶出去,毕竟,那牵涉面太广,其中的势力不可小瞧。

    但是,眼前这顶绿帽子他可戴得冤枉!得让小灵儿瞧瞧清楚。小灵儿,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相信,我心中只有你一个?别说后院中有七,八个女人,这天下的女人更多,如果他要,哪个女人是他得不到的?这不是骄傲自负,是事实。可他心里,从未有别的女人飘过。除了眼前这个丫头之外,谁能让他兴师动众,谁能让他甘愿拿自己宝贵的生命去搏?!可这丫头一回来就变脸,简直变脸比翻书还快!

    沐蝶灵居然被段逸尧拽着走到了一间后院的独立小柴房里。

    “你要我来这里做什么?”沐蝶灵瞧见面前的一间房子很是奇怪。不是这间房子奇怪,而是这间房子太平凡,象间小柴房,还落了一把铁锁,门口却有两个小丫环在看守着。

    “把门打开!”段逸尧直接命令。

    其中一个丫环马上拿出钥匙来打开了铁锁。

    “进去瞧瞧!”段逸尧示意。

    沐蝶灵不明所以,但还是走进了这间房子。才走进门,她就立即看到了。透过窗口,阳光斜照。这房子很光亮,里面除了一堆柴草外,就只有一对男女被绑着手脚,正坐于地上。那男子她不认得,但女子却正是朱光壁。

    “为……为什么?”沐蝶灵狠吞了一口唾沫,隐约有些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想问个明白。

    “你可以审问一下他们!特别是,你问一问,那个女人,她怀的是谁的孩子?”段逸尧负手立在窗前,都不想看那个给他戴绿帽的女人和她的歼8夫了。

    沐蝶灵只得问道:“朱光壁,你不是怀了王爷的孩子么?”

    朱光壁和她的表弟情郎戴智聪到了此刻早就以为只有死路一条了。所以,他们惊惧过后,也实在没什么可怕了。戴智聪替朱光壁回话道:“王妃娘娘,小壁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不是战王殿下的。你们要杀要剐,我们也已经无话可说。但请死后,能让我们三个在一起。”

    “啊!你……你偷了……偷了战王殿下的女人……”沐蝶灵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话。

    那朱光壁却突然地,十分激动道:“我算什么是战王殿下的女人?我嫁给他几年,他瞧都没瞧过我半眼,碰都没碰过我!我这也算是他的女人么?我和聪哥哥青梅竹马,我们早就情投意合。”

    “那你为何还嫁给战王?”沐蝶灵问道。

    “又不是我想嫁。是我爹爹想攀龙附凤,将我送给战王。可是,战王殿下他……他……”她想说战王殿下某方面不行呢,但她却没敢说出来。虽然她此刻已有必死之心,也不怕死了。但是,这世上死并非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她不知道战王殿下会如何对付她,更不知道这个王妃 娘娘又会怎么折磨她。

    沐蝶灵突然之间就对这一双被捆绑在这间屋子里的偷8情男女有了不一样的感觉。犹其是,听到朱光壁说,战王殿下连半眼都没瞧过她,碰都没碰过她时,她承认,她心里在变8态地有了一丝*喜。就算她想控制都控制不住地,她的脸上居然有了笑容。然后,她开始同情起这对苦命鸳鸯起来。

    呃呃!沐蝶灵“咳咳”两声,突然回头对段逸尧说道:“小尧,人家都怀上孩子了,你还捆着人家,这不是太不人道了么?”

    噗!段逸尧一听,这是什么话?这对狗8男女给他戴了一顶那么难看的绿帽,他还没当场处置他们,那只是想留着他们,让小灵儿来审一审罢了。

    “本王不人道?你不觉得是她不守妇德么?”段逸尧免强说道。

    沐蝶灵小声地说道:“你娶了人家,又不碰人家,那本来就是你的错!你怎么能怪人家不守妇德?”啊呀!她说了些什么?沐蝶灵第一次觉得,自己不知所谓。

    然后,她听到段逸尧的声音邪魅地说道:“王妃娘娘的意思是,本王无论娶了哪个女人回来,都得碰碰她了?如果不碰,哪天她给本王戴了绿帽,那倒是本王的错了?”

    沐蝶灵一听,顿时就就觉得,小尧的话好象意有所指一样似的?咳咳!他该不是在说,他也得碰碰她了吧?不然,哪天,她会不会也给他戴上绿帽的意思?她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

    “那……那倒不是!但是,人家好象是郎有情,妾有意,你……就不能成全了他们,让他们走么?”沐蝶灵还是小声地说着。

    段逸尧冷冷地回道:“这王府上,王妃本来就是女主人。这种事,本来也该由王妃来处理。但是,让他们走,王妃觉得,本王的颜面何存?”

    地上的一对情侣一听,原本以为绝对要被处死的心突然就好象复活了似的,听出了一点生机,连忙高呼求恳道:“王妃娘娘!求您大慈大悲!放了我们吧!我们从此隐姓埋名,您就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段逸尧这时走到沐蝶灵的身边,搂着她的纤腰,说道:“你明白了?”

    沐蝶灵望着他道:“不能放了他们么?孩子无罪!”

    段逸尧沉吟着,回道:“灵儿,你是战王府的女主人。战王府上的所有人,你都有权决定他们的生死。犹其是,后院那些女人,你要如何管理,本王没意见。你明?”说着,将她带出了房门。

    出了房门, 沐蝶灵双手伸到段逸尧的腰上,绕到了他的背后,低头突然抱着他,叫了一声:“尧尧!”

    段逸尧却突然低头在她的耳边邪气地说道:“灵儿,我娶了你回来,至今没碰过你,原来是……本王的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