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章,我一定会是你的靠山

    “啊!师父!你的白玉指环!”段逸尧和沐蝶灵都没想到师父突然之间就走了,连句话都不说了?他们甚至都还没有请他吃一顿饭,孝敬一下他老人家。为何他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走得那么古怪?

    “师父的白玉指环还在这里,我去追他。”段逸尧说着,这时候才要去追人。

    沐蝶灵也跟着他一起追出去,但是,哪里还有师父的影子?他们甚至跳上了屋顶,向四下里张望着,但是,师父的轻功太厉害,眨眼就不见了,真的说走就走。

    “好不容易见到师父一面,却就这么走了!”段逸尧追了一会,心知追不上,也就放弃了,心里极为难过。

    “你师父也是,这也未免太不通人情了吧?都来到府上了,也不留下来吃一顿饭,干么突然就象火烧尾巴一样,连个招呼也不打,就神龙见首不见尾似的,又没人捉他,他跑什么啊?”沐蝶灵抱怨着,皱着鼻子。早知道他是小尧的师父,她也不会想些有的没的,还叫他小天。嘿嘿!这时候再后悔,可是来不及了。

    段逸尧一拉她坐在屋顶上,说道:“一定是刚才师父突然又想到师娘了!”

    “噢,想你师娘,用得着那样么?你师娘被人拐走了?”

    “师娘离开好几年了!师父到处找她,头发都白了。一提到师娘,师父就会疯起来。”段逸尧提到师父和师娘就有些难过。

    “啊!这样么?既然你师父那么痴情,那你师娘干么离开他?”

    “好象是师父冤枉了师娘什么事,让师娘伤心了。师娘说师父对她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也别做什么夫妻了。就一气之下离开了,至今不给音讯呢?你见过我师娘是不?你的功夫是她教的?师父和师娘是师兄妹。”

    “呃?我不认识你师娘。我的武功是……自己练的。”她想,段逸尧肯定要不相信了。

    “自己练的?”段逸尧果然不相信了!望了望沐蝶灵。但是,沐蝶灵的身上有太多没能解释的。所以,他也只是疑惑一闪而过,就选择了相信沐蝶灵,说道,“你是一个奇迹!”

    沐蝶灵原本还以为自己要费尽多少唇舌来解释,但是,眨眼之间,这个男子就相信了她的话。她杀了他的小妾,他也不问问为什么,就那么相信她杀人,必有杀人的原因。段逸尧,他总是让她感动!也许,他只是在*她,就算她做了错事,他也会找个理由来为她开脱吧?

    “怎么了?才离开一个白天,你想我了?”段逸尧转头,迎着她的目光,手在她的小脸上捏了一下,问道,“有没有想我?还是,跟我师父玩得太开心了?”

    沐蝶灵眨了眨眼,答非所问道:“你那小妾她想用药迷倒我,被我知道后,我把药喂给她自己吃了。原本就这样算了,看在她是你的小妾份上。我原本打算将她交给你自己处置的。但是,她临时还丢来一把飞刀,伤了叶素素。我一个回身,出手就重了,不小心将她打死了。”

    事实上,打死那小妾的是他的师父,沐蝶灵那金钗只是打晕她而已。

    段逸尧将她的小脸捧了过来,说道:“如果是让我来处置,就算将她碎尸万段,我也觉得太轻了。”

    “听说她是机畿大臣岑民的外孙女儿。”回来后,沐蝶灵就找人问过了。段逸尧那些小妾侧妃什么的,都大有来头。她心里越来越难过,因为,她发觉自己越来越贪心了!眼前的小尧有那么多的女人!这个事实令她难过。尽管他说过,他没碰过那些女人,那么将来呢?将来他也不碰么?一直不碰么?那些女人也不能一个个都杀了吧?

    段逸尧伸手压在她的眉上,不知为何,就能感觉她眉尖上轻轻一蹙,似有无限的忧愁,这让他有些心疼,不舍,不知如何才能解她所有的担忧和不快,却又隐隐地知道她的心事。抿唇,声音低哑地说道:“灵儿,你是这战王府上的女主人。所有人的生死,去留,你都可以处置,你明白?那些女人,你也可以处置,无需经过我的同意。因为,无论你做了什么,我一定会是你的靠山。”

    “我……我要是都杀了她们呢?”沐蝶灵突然嘶哑着,就这么情不自禁地,吼了一声。

    “灵儿!”段逸尧突然就将她抱在怀里,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心脏部位,说道,“我明白了!但是,我不会让灵儿一直都这么委屈的。给我时间,我不会再让灵儿的手染上那么多的血腥。”

    沐蝶灵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动情的话,真的不知道,他是真的明白了?还是不明白?但是,他的声音就是有一种魔魅的力量,越来越令她沉醉,沉醉其中,不能自拔。无形之中,他的*溺象一张,将她在其中,让她扑扑翅膀,虽然挣扎着,却有一种不想飞走的感觉。

    “我想你!小灵儿!”柔柔的嗓音象天籁一般,响在她的耳边,耳鬓厮磨着她的,是他无尽的温柔。

    她仰起脸来,他俯下脸,深深的一吻!

    他温柔缠绻的一吻,让她喘不过气来,无处可躲,也越来越不想躲,想来越*!事实上,她早已经*,只是她还以为自己有退路罢了。当他吻上她时,她的一双手,早就不知不觉地,缠绕在他的腰上,甚至是,脖子上……

    “啊!皇上和瑶贵妃的贵妃宴!我们也是时候去参加了。”某女推开某男,红霞飞起,星眸如酒染的色采。

    “好吧,我们沐浴更衣后,就去应付一下。”段逸尧牵着她的手,站了起来。

    屋顶上,一对壁人于暮色之中,映得万物为之黯然失色。

    ······

    御花园。

    皇上为自己的新*瑶贵妃举办了一个隆重的贵妃宴。才入夜,御花园内就已经张灯结彩,布置得十分奢侈豪华。很多京官都带着他们的诰命夫人,千金小姐,名媛闺秀,公子少爷们来参加了。但是,也有些官品高的,故意缺席,而缺席的显然是皇后娘娘和肖妃娘娘的人。

    然而,皇后娘娘和肖妃娘娘却都来参加了!他们不但来了,还都盛装打扮,前呼后拥地来了。

    宫灯照得整个御花园如同白昼一样。众人以为,今晚是皇上为瑶贵妃举办的贵妃宴,可能皇后娘娘和肖贵妃,又或者其他的贵妃娘娘都不想来参加吧?

    皇上和瑶贵妃早早落座,坐在最高贵的位置上。瑶贵妃穿着大红色的宫装,珠翠满头,金光闪闪,脸上的妆容极精致。而,胸前的领口却开得极低,脖子上戴着珠玉金圈,整个人象是重金打造的,瞧上去却有点儿俗气。

    她一直很是得意洋洋的。今晚上她可是主角啊!她以为,皇后娘娘不会来了吧?皇上这么*爱她,皇后和其她的妃子来了,不是会被气得呕血么?这里她才是皇上捧在手心上的贵妃娘娘。所以,她跟皇上眉来眼去,时不时还拿着水果片什么的,当着大臣们的面,喂进皇上的嘴里,那妖媚的声音嗲着,叫:“皇上,臣妾喂你。”

    但是,当有太监叫着“皇后娘娘驾到——肖妃娘娘驾到——”时,她显得有些措手不及,悄悄地对皇上道:“皇上,臣妾想坐在皇上的身边。”

    段玄德有些为难了!因为,沐紫瑶此刻坐着的是皇后娘娘的位置。

    皇后娘娘和肖妃娘娘同时驾到,那驾势也是极为唬人的。

    皇上段玄德想叫沐紫瑶改坐到他的左边来。因为,他的右手边只有皇后才能坐。但是,沐紫瑶却赖着不愿意挪动让位。

    拖着长长的裙摆,华丽丽的肖妃缓缓地走到皇上的面前,微微一笑,给皇上行了礼后,衣袂飘然摆动着,悄然便坐到了皇上的左手边,然后才继续笑道:“咦?皇上,瑶贵妃坐在皇后姐姐的位置上,难道是皇上要重立后位了么?”

    噗! 皇上一听,脸色徒然一变,这才对沐紫瑶说道:“爱妃,你挪个位,这是皇后娘娘的位置。”

    沐紫瑶这下一张脸就连浓装艳抹都掩不住她的难看了!特别是,她发现皇上左边的位置还被肖妃娘娘坐下占有了。她不得不站起来,要坐到哪边去?无论选择哪一边,中间都得隔着一个人,而不是挨着皇上。

    只要不是挨着皇上,沐紫瑶竟然有了一种微微的心慌。这种心慌是打从何时开始的?也许是从听到太监传来皇后和肖妃驾到的时候开始;也许是从看到皇后娘娘和肖妃的眼睛那一刻开始。

    宫装雍容华贵的皇后娘娘端庄睥睨着,眼神凌厉冷漠,衣饰高贵,硬是有着一种高高在上,母仪天下的驾子,让人不得不仰视她。而肖妃娘娘则是媚眼带笑,嘴角弯起,似乎极之友善,又更象一只笑狐狸。

    原本以为自己是主角的沐紫瑶顿时觉得自己成了配角,不但是配角,还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配角。最后她却选择了坐到肖妃娘娘的这一边,眼睛却仍然期许着皇上能将肖妃娘娘的位置调给她。

    肖妃娘娘直接地笑问皇上道:“皇上,要臣妾给您的新*爱妃让个位么?臣妾是旧人,瑶贵妃可是新人呢。皇上,旧人能笑乎?”

    但见新人笑,可闻旧人哭?皇上顿时无语,面色难看地回道:“不用了,爱妃坐在这里也很合适。”这肖妃也曾一度得*,*极一时,是皇上的心头肉。这时候听她说出一句:“新人笑旧人哭”,心里也有些愧疚。

    段玄德本就是一个多情的皇帝,他见一个爱一个,爱了新人又难忘旧爱。对哪一个妃嫔,他*幸过的,其实他都有一份情,真真就叫做雨露均沾。所以,端看哪个妃嫔有心计,能靠近他的身边了。而因为近年来皇后和肖妃这两个母老虎左右看守着皇帝,明争暗斗。有时又合起来斗新人,所以皇上身边就慢慢地只有皇后和肖妃娘娘了。

    如今又多了一个瑶贵妃,瑶贵妃能得皇上盛*多久? 皇后和肖妃又会如何出招?

    此刻,瑶贵妃被挤在一边,中间隔着肖贵妃,脸上的笑容瞬间破功,拉了下来。偏这肖贵妃还转头笑道:“哟!瑶妹妹,这可是你的大喜贵妃宴呢,难得我们皇上有了新欢,也不忘旧爱,还请了本宫和皇后娘娘来参加。难道妹妹竟似不欢迎么?”

    “不敢!妹妹哪敢不欢迎?”沐紫瑶免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来。 今晚是为她举行的贵妃宴,但她却不能坐在皇上的身边,被皇后和肖妃一左一右地拥着了皇上,她算什么了?她这不是成了笑话么?

    但是,皇上跟肖妃娘娘也一样的亲热,有说有笑,自然融恰,乐也呵呵!这简直就是当头就给她泼了一盘冷水,让她发热的脑袋开始有了一丝清醒。皇帝的爱是博爱啊!哪有专*?听闻肖妃就曾经被皇上*上了天呢。

    她手底下绞着衣角,恨恨地低下了头,却无计可施。这时候,朝庭的官员们和他们的夫人,小姐,公主少爷们,还有各个皇子,公主……等等,都早已经到齐了的。听闻是为瑶贵妃所设的贵妃宴,原本有很多人不想来。

    但皇上的面子更大,众人不得不来。除此之外,听闻今日还来了一个天闽国的红魔大师,带着他的三个弟子,会在今晚的晚宴上献上特别的表演。所以,皇子公主嫔妃们也就都来齐了,让整个的御花园变成了戏剧院。

    沐紫瑶以为她今晚会接爱所有人的膜拜,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就算是一般的官员,进来时,也无需参拜,只要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就行。这让沐紫瑶生生地感觉这一个贵妃宴虽打着她的名号,她却似乎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

    突然,一个太监的声音高叫道:“战王爷驾到——战王妃驾到——”

    沐紫瑶抬头,瞧见所有的人都朝门外刚刚出现的一双丽影望去。只见战神王爷段逸尧穿着镶锦边的白色软绸薄袍,腰系细带,衣袂飘飘地牵着同样是仙子般素装淡雅的沐蝶灵而来。他发丝高高地束起,面容俊美无铸,身段*倜傥,如芝兰玉树般,突然将牵着的小手放入他的臂弯挽着,昂首缓步而入,那尊贵的气势隐然天成……

    而,在他身边的沐蝶灵虽然没有浓妆艳沫,似乎根本就象唇不点,胭脂不着。头发只在发顶处用一个金色的冠饰馆起一部分的发,额前光洁,公主式的额形硬是让人觉得她有一种尊贵无比的气质,那自然流畅地飘在后面的发丝是这整个御花园里的女子都没有的独特的打扮。

    几缕青丝垂于两颊芙蓉面,一身镶锦白色的拖曳长裙,和段逸尧的衣裳相衬着,配合得那么的天造地设。他们缓步行入,无比的尊贵之中,飘然若仙,如神仙眷侣,秒夺了众人的目光,瞬间成了众人的焦点。

    这生生地羡煞了所有的千金小姐,大家闺秀,恨不得能代替了沐蝶灵,站到战神王爷的身边。但是,她们也知道,自己绝不可能有战王妃的那一份与生俱来的高贵和冷艳。无需胭脂艳沫,无需大红衣妆,仅仅是素衣淡妆,就已经是仙姿玉容,惊艳天下。

    最令沐紫瑶咬破了舌根的是,他们也无需来拜见她这个新贵妃。他们进来后,就只是拜见了皇上和皇后,甚至连肖妃娘娘都无需行礼,更不用给她行礼了。原来,皇子和公主们只需给皇上,皇后,和自己的母妃行大礼。那天在皇上的寝宫中,刚好是十五,她是新婚,才要给她行个新婚的大礼,平时却只要平礼就行。

    难怪,公主们,皇子们,今晚竟然都没有来向她行礼。事实上,在这样的场合,连大臣们都可以选择自由坐下,不必拘礼。只有沐紫瑶还在心心念念地挂着别人来向她行大礼。

    此刻,相反的是,段逸尧和沐蝶灵坐下之后,却有些大臣到他们的面前去拜会了一下。

    可能是人也来齐了,时辰也差不多了,礼部侍郎在他的位置上站起来突然高声说道:“皇上,贵妃宴可以开始了!”

    皇上衣袖轻摆,缓缓安闲地说道:“那好!众爱卿随意。朕,只是一时高兴,让大家骤着,热闹热闹……有什么新鲜的,好看的,先表演。天闽国的红魔大师为何还没入席?”

    礼部侍郎拱手道:“回禀皇上,红魔大师稍后就会到了。”

    “嗯,朕和众爱卿先共饮一杯,祝我们天元国央央大国,繁荣昌盛,千秋万世!”

    咳咳!所有的人都举起了杯斛,开开心心。只有沐紫瑶认真高兴不起来了。不是她的贵妃宴么?皇上这说的是什么啊?难道皇上老糊涂了么?只是一时高兴,让大家骤着,热闹热闹?不是要将她隆重地介绍,让所有的官员来膜拜她么?

    怎么她象被皇上忘记了一样?才不过是中间隔了一个肖妃娘娘,她就什么都不是了么?如果是在相爷府上,她都要摔杯子了!天元国繁荣昌盛!千秋万世。她要的是她自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受天下人的膜拜。自己好不容易向皇上要求为她举办的这个贵妃宴,好象并不如她的意。

    跟着,开始了一些表演,是礼部请来的,戏子的表演。皇上在肖妃娘娘和皇后娘娘的伺候下,是真的没再注意到沐紫瑶。

    沐蝶灵一直在打哈欠了!哪有这么让人闷的一个什么屁的贵妃宴啊?这古代人的娱乐真真是要催人睡觉的么?还是宫廷晚宴了呢,能有点入眼的么?耍下花枪,弄几下大刀,六个美女跳扇子舞,露点儿小蛮腰……一点新意都没有。

    段逸尧将一个妃子笑驳了核,送进小灵儿的嘴里,附嘴到她的耳边问道:“怎么了?小灵儿不喜欢看这些么?改明儿你喜欢什么,我们在战王府上开个晚宴,请你喜欢的来表演。”

    “不用了!”沐蝶灵吹了一口气,表示对这些古时候的东东兴趣缺缺。不过,跟着倒也有几个千金小姐的古琴弹得很是动听,琴艺极其的高超。

    沐蝶灵正听得有些入迷时,冷不防地,感觉自己的侧边多了一个人?仰脸,差点“啊!”的一声惊呼!

    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的师父傲天居然站在她的身侧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简直就惊世骇俗了!没有她和段逸尧的带领,他是怎么进来的?“不是走了么?”

    段逸尧也瞧见了师父,就要叫他时,傲天却伸一根手指压着自己的嘴唇,说道:“我是小灵儿的跟班,十天之内,是不会走的。听说天闽国的红魔大师今晚在这里,我也想看看新鲜事。”

    他是怎么进来的?又是怎么站到他们背后的?简直就匪夷所思。段逸尧和沐蝶灵面面相觑,没办法,只好由得他了。段逸尧偷偷地在沐蝶灵的耳朵边说道:“看来,师父返老还童了。”

    傲天伸手就敲了一下段逸尧的头,说道:“不许说我的坏话!”

    段逸尧和沐蝶灵所坐的位置在左侧边的上手,可以说位置极之明显,所以有很多人这时候也发现段逸尧和沐蝶灵的背后多了一个白发飘飘的高大魔男,不知他是什么来历。但见战王殿下和战王妃对他的态度极之恭敬,也就没说什么了。

    也因为,这时候,有个声音叫道:“天闽国的红魔大师到——”

    众人今晚来的目的就是想看看这天闽国的红魔大师是何许人了?听说他的头发是红色的,跟这里的人不一样,还有蓝眼睛,高鼻子,白皮肤……关键是,听说他武功之高,深不可测,任何地方皆来去自由。还听说,他不但是来表演的,还是来挑衅的。他狂言他有很多绝技,狂遍天下无敌手!

    “什么红魔大师啊?”沐蝶灵根据这些人的描述,几乎就可以确定了,那所谓的红魔大师不会是西方人吧?美国英国的鬼佬么?红头发,白皮猪,蓝眼睛,不是英美人的特征么?来这里有何贵干目的?

    (第一更送上,下午加更!这个贵妃宴将会发生什么事?!绝不简单!求月票!嘻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