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章,小尧太过祸国殃民!

    华丽丽的马车内,帘子被掀开,只见沐蝶灵状似晕迷地伏在车内,一动也没动,小脸正向车外,晕红着。

    那个蓝色衣袍的胡子“男子”和小静一起走向前来,隔着一步遥的距离瞧着。蓝衣男子就要伸手向沐蝶灵时,叶素素突然挡在他的前面,挑眉问道:“我的解药呢?”她的脸上写着担忧两个字。

    蓝衣突然出手将她狠狠地一推道:“先滚一边去!”,然后,他轻轻地一跃,就跃上了马车。那轻功还挺到家的。他跃起上了马车之后,一手挑起沐蝶灵的脸,从怀里又再拿出一粒药丸来,就要以一种非常娴熟的手法将手中的药丸拍入沐蝶灵的嘴里时。

    说时迟,那时快,这蓝衣男子万万没想到。原来状似中了迷,药,闭着眼睛的沐蝶灵,突然掀眸,睁大眼睛,寒光一闪之间,他手中的药丸被夺,然后脖子被两根手指钳子般钳制着,“啪”的一声,那粒药丸不是拍进了沐蝶灵的嘴里,而是,相反地,竟然被拍进她的嘴巴里了!这不过就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情势立即扭转。

    “啊!”这蓝衣的男子一双杏眼象接近死亡一般地,睁到了极恨大!简直不敢相信。沐蝶灵的手法那么的快!简直比闪电还快,不过是眨眼之间,原本以为一切妥当,阴谋得逞的她,顷刻之间就发现,自己根本就是中了别人的计谋。

    “你你你你……”她除了一个你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目中只有不敢置信的惊骇。

    与时同时,马车外,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白发的傲天,如魔王一般,冒出来之后,就将在场的人顷刻之间就点倒了,简直就象,杀鸡用上了宰牛的刀,根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这傲天点倒了别人,拍拍手掌,板着一张脸自语道:“这种事要老夫来做,丫头,在里面搞惦了没有?”嘿嘿!被一个黄毛丫头指使着,跟她合起来演出这样的戏码,哪里是象小丫头说的,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特别好玩的事情?小菜一碟,没什么味道,象小孩子的事情,他觉得自己被人当小孩子对待了。

    “噗!”地一声,一个人被一脚踹下马车,摔在竹林的草地上。

    “哎哟!王妃饶命啊!”蓝衣跌在地上,立即跪下磕头。

    “瞧瞧她是什么人?”沐蝶灵向叶素素说道。

    叶素素这下立即上前,将这蓝衣人的头发扯了起来,拔掉他的胡子,在他的脸上做了一番功夫,果然的,一个女子的脸现了出来,不由得问道:“你是谁?”

    这女子更加感到愕然!她们竟然不认得她?她可是战王殿下的一个小妾岑怜霜。这叶素素和沐蝶灵竟然不认得她?哈!太可悲了!她竟然这么的没有份量么?

    “我叫岑怜霜。”岑怜霜实在不服这些人竟然不认得她。怎么说,她也是战王府上战神王爷的小妾啊!

    “岑怜霜?那你为何要害战王妃?”叶素素冷森森地问道。

    “哈哈!”这个岑怜霜突然象个疯子一样笑出声道,“为什么要害她?当然是恨死她!巴不得她死!”

    “为什么?我有得罪过你么?”沐蝶灵压根不知道战王府上有这么一个岑怜霜的存在,她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她。

    这个岑怜霜象遇到怪物似地看着沐蝶灵,那双眸中的恨还真的能毁天灭地一样,尖锐地叫道:“你没得罪我么?你早就得罪了所有战王府上,战神王爷的所有小妾和侧妃,大家都巴不得你死!你居然还说没得罪过我?”

    “啪啪!”两声,叶素素给这个岑怜霜甩了两巴掌,“嘴巴别那么毒!该死的是你!你自己变,态,不等于所有的人变,态吧?”

    岑怜霜被打得脸都红肿了,却仍然捂着脸尖叫道:“谁说我变,态?我说的是事实。她没来之前,战王殿下谁都不*,人人平等。可是,她一来,战王殿下夜夜睡她寝宫里。她一个人就霸占了王爷,迷得王爷除了她,谁都不认得。难道她不该死么?不止是我,别的小妾,侧妃,早就想对付她,只是没有主意而已。”

    叶素素一听,忍不住地一脚踹过去,说道:“别的人没有主意,就你一个人想到了这么一个好主意了,打算利用我来害我家王妃?”

    岑怜霜这时候,突然地,脸色红得厉害,浑身扭动着,指着叶素素道:“你!中了毒,没有我的解药,你别想活过三天!没想到你这个疯丫头,竟然中了毒还敢出这样的猫,你你你……难道不怕死?为了她,你值得么?我死也不会告诉你解药在哪里!哈哈!横竖战王殿下娶了我这么多年,一眼都没瞧过我,我也不想活了!”

    这岑怜霜说着,声音尖锐之中,有着疯子般的毁天灭地,就象,她根本就在想着杀不了沐蝶灵,宁愿自杀一样。而且,她突然之间声音由尖锐变成了妖媚,自己抓着自己的衣服,撕扯着。

    叶素素冷笑道:“你那毒药对我来说,根本就没作用。奴家小时候得一高僧相赠,吃了一粒百花避毒丸,百毒不侵。所以,你打错主意了。”事实上是,她身上确是有一种珍藏的百花解毒丸,刚好能解百毒。

    她又走到小静的面前,将她的头发一扯,没想到竟然扯掉了一头假发!这小静不是一个丫环,竟然是一个光头的小和尚??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了。

    “你又是谁?” 男扮女,女扮男,为什么?

    小静被点了xue道,不能动,但却能言,说道:“你放了我,我就告诉你我是谁。”

    沐蝶灵走到他面前,脚尖轻轻一踢,踢开了他腿上的xue道:“说吧!说了本宫放了你!”她抚额,皱着小鼻子,这些人她连认识都不认识,却如此的处心积虑来害她。这就叫着“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吧?都是小尧那家伙害的吧?他祸国殃民!

    “我说了,你真的放了我?”小静问道,他望向沐蝶灵身后那个白发飘飘的傲天,早就惊得瑟瑟发抖。

    小静道:“我是青山寺的小和尚,她……”他指着岑怜霜道,“有一次她上山求签拜神,我见她天姿国色,对她有了非份之想。我……万万没想到,她是战神王爷的小妾,更加万万没想到,在她下山时,遇到了山贼,我挺身而出,救了她,她就……”

    “我做了她的丫环,就成了现在这样。”

    “我是问你,你们打算让我吃的是什么药?打算怎么对付我?”沐蝶灵都没有兴趣听他讲他和小尧那家伙的小妾的故事了。

    “那个么……是迷,昏药加上春,药。那……车夫……和那个男子是打算叫来伺候……”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素素一个飞脚,就踢了他一脚!

    沐蝶灵这时看到岑怜霜的样子,也已经明白了所有的戏码!因为,此时此刻,那岑怜霜居然在大家的面前,就解起自己的衣服来了!

    岂有此理!沐蝶灵气得一脚又想踹人了!但是,她却又一个跺脚骂道:“段逸尧!你真可恶!都是你惹的祸!”

    她说着,走到那个猥琐的男子面前,踢了他几脚,脚尖将他的xue道解开,还有那个车夫,小静,都一一地解开了他们的xue道,然后说道:“我们走!”

    叶素素问道:“就这样?不杀了他们么?”

    沐蝶灵道:“我不想脏了我的手!叫小尧自己处置!”她气呼呼地撩起裙摆,走到马车前,就想跃上车去。

    叶素素跟着说道:“也是,都是王爷的错!这样的女人居然也收在府上,太不堪了!瞧一眼都多余!”她一边说一边追上沐蝶灵。

    谁知,就在这时,一把飞刀“嗖!”一声,箭一般地射向沐蝶灵。

    沐蝶灵以为这些人都已经垂死挣扎了,哪想还会袭击她?一个不防,眼看背后的冷刀飞来!

    “噗!”地一声,一条腿飞起来,刚刚好就挡住了那把飞刀!那把飞刀正正插在了那条飞起来的长腿小腿上,登时血流如注。

    沐蝶灵只听得闷哼一声,回过头来,手中一支钗子早在她回头时就同时飞出,将那个丢出飞刀之人打得晕厥了过去。

    而比沐蝶灵的金钗更快的,是一粒沙子,正正打中丢出飞刀的岑怜霜。岑怜霜眉心之上被石子打中,额头又被金钗击到,登时倒下,气绝身亡。

    那粒沙子是傲天打的。这些人都以为她已经吃下了媚,药,已经没有力气袭击人了。哪想到,她垂死挣扎着,居然还能丢出一把飞刀来,想暗算沐蝶灵?

    这下,都是大家麻痹大意了!小腿被飞刀插着的是叶素素。

    “素素!你怎么样?有没有毒?”沐蝶灵蹲下身,就要给叶素素检查中刀的小腿。

    没想到,叶素素竟然别扭地将小腿一缩,自己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立时将刀一拔,血溅了出来,她还说道:“没事,王妃你走远些,别让这血污着你了。”

    沐蝶灵不禁愕然了好一会儿!这叶素素也太过酷帅了吧?自己拔了刀?那动作!真象一个酷帅的男子!

    (今天更新完毕,六千字,求亲们手中的月票,有没有?嘻嘻!精彩明天再继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