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章,何方赌圣?!(下午还有一更)

    “没错!我就是这间夜总会的负责人。”沐蝶灵缓缓走入,昂首挺胸,自有一股凌人的气势,威慑无双。

    里面的人有一部分人知道沐蝶灵是战王妃,但也有人没见过她的。而五皇子段逸云一听到沐蝶灵的声音,立即就如获救星般,抹了一把冷汗,转身叫道:“三嫂!”他的声音差不多就如叫“救命啊!”一样了。

    而在这些人当中,最为显眼的是一个玄衣白发的高大男人。这男人的头发已经全白,按理应当是象七公主所说,很老了才对。但是,他的面容却没有他的三千白发一样老,而是,看上去象一个三十好几四十岁的伟岸男人。

    身材高大魁伟,面相如霜雪,配着一头白发,眉飞入鬓,长眸如刀,鼻如悬胆,端的有些象一个大魔王,生生的气势凛然,威武四方。

    他瞧见沐蝶灵进来,在他的眼里,沐蝶灵不过就是一个女娃儿小姑娘罢了,再不然,顶多就是一个绝色无双的少女。

    不过,这少女缓缓走入,那飘逸而充满着灵气的仙姿国色中,隐然的尊贵气质却似能跟他的狂猛气势相抗衡着,气场居然不输于他?

    男人豹眼之中划过一丝欣赏,不动如山,声音中气十足道:“女娃儿,既然你是这间夜总会的负责人,那来得正好。老夫赌了半天,尽是赢,怪没味道的,也觉有些乏味了。不过,你这间夜总会的新鲜玩意多,老夫玩得还算喜欢,女娃儿能不能拿这间夜总会跟老夫赌一把?”

    呵呵!此人的意思简直就等于在问:“喂!我喜欢你这间夜总会了,你能不能双手拱送?你不送我就要抢了,所以你不送也得送。”

    “阁下好大的口气!借鸡生金蛋,空手套白狼,这么快就想吞了我的夜总会?阁下尊名贵姓?”沐蝶灵对这身材魁梧,瞧不出年纪的男人其实有了一丝心惊,只是她表面不动声色罢了。不过,说惊也不是太惊,她如今也练习那寒冰功练到了第七层,加之原来的十八般武艺,她怕谁?

    但是,眼前的男人却冷傲得好象不屑回答她的问题似的,指着面前堆成了小山的筹码道:“老夫赢了太多,玩得还算开心尽兴。这些筹码能买下你这间夜总会了么?”

    “当然不能。但要赌却可以奉陪。”简直废话!这个怪物男人好不猖獗,用她的筹码来买她的夜总会。

    “白发大魔王”似的男人说道:“女娃娃的意思是说,老夫要继续赌,继续赢了?可是,老夫玩得已经开始有些腻味儿了。你这里还有没有更新鲜的赌法?”

    沐蝶灵走到赌桌前面,代替了段逸云的位置,跟“大魔王”一样的白发男人面对面地,傲视着,说道:“新鲜的玩法很多,只要阁下玩得起。”谁怕谁?哼!想赢走她的夜总会?尼玛的!胃口太大了!

    “噢?”白发男人的眼中兴味越发地浓厚了,居然还邪起了一丝笑意问道,“说说看?”

    沐蝶灵此时已经淡定自若,甚至和这个白发男人一样,邪起一丝笑意来。赌,要先赌气势!未赌,更不能输了气势。所以,沐蝶灵笑了笑,伸出一只手道:“阁下请坐!我们坐下再赌。”

    她说着,自己缓缓先坐下,嘴角弯起嫣然一笑,顿时让周围在跟着或赌或看热闹的人瞧得神魂颠倒,几乎就要忘记了自己是来赌博的,还以为自己是来看美人的,眼睛痴醉,浑然忘我。

    白发男人也看着她,却是撩袍坐下,坐在了她的对面,摆开八字脚,双手撑着,昂首说道:“小娃娃气势不错!说吧,有什么新鲜的赌法?”

    邪唇一笑,自信满满,还隐含着一丝调皮和邪恶,沐蝶灵说道:“阁下既然对我这间夜总会那么有兴趣,本小姐就拿它做赌本,跟阁下赌一把。”

    “那老夫要是输了就将这些筹码还给你好了。”这老家伙轻轻松松地将他面前的筹码一推。

    “不,这些筹码算得了什么?怎么能跟我这间夜总会相提并论?”沐蝶灵冷笑。

    “那……老夫拿这枚指环押了,这总能抵得过你这间小小的夜总会了吧?”男人似乎是迟疑了好一会儿,这才捋下他拇指上套着的一枚白玉指环,置于桌面上。

    谁知,沐蝶灵瞄了一眼那指环,不知那指环有何意义,冷哼一声道:“什么屁指环,不行!你要想赌我这间夜总会,那就用你头上的三千白发来赌。”

    “什么?这是何意?”白发大魔王一样的男人豹眼圆睁,睁得如铜铃般大起来,有些吓人道,“你要老夫这头白发?”这可当真让他有些愕然!这女娃娃真不识货,不要指环要白发?

    沐蝶灵拿起桌面上的一张纸牌,玩弄于她的纤纤素手之中,玩耍着盈盈一笑道:“当然不是,你这头白发于我有何意思?本小姐的意思是,你要是输了,就把你的这头白发立即割下,如何?划得来吧?一头白发赌我的夜总会。”

    众人一听,皆倒抽一口冷气!这丫头瞧似玩笑之间,其实是在打压着她面前这个大魔王的气势呢。赢了将她的夜总会双手捧送,输了只要人家的一头白发?这不是有些儿戏么?甚至,还没说出打算如何赌。她的意思似乎就是,无论赌什么,她都不会输似的。而她,只是在戏弄着对方罢了。

    “哈哈!哈哈!黄毛丫头好大的口气!居然敢要老夫的头发!”白发男人暴出几声大笑。要知道,发等于头,割发如砍头。虽只要他的发,那也等于砍了他的头。这小姑娘气势果然非同一般,而且邪恶得很。

    “好!既然如此,那小姑娘要是输了,除把这间夜总会给老夫之外,老夫也要你将头上的三千青丝割下去做尼姑!”这白发男人被气到了!有些爆燥起来。

    “没问题!我反正嫌这头发太长了,正想剪成短发呢。”沐蝶灵玩笑着,越发地显得轻松自在,如同跟别人在玩泥沙。

    但是,七公主和段逸云早已捏了一把汗,不停地用衣袖抹着。他们都将自己的所有私已积蓄拿了出来入股这间夜总会的,当然是希望它能给他们日日生金蛋的。要是输出去了,以后手头上得有多拮据了?他们可都是花惯了银子,讲惯了排场的皇子和公主呢。平时的开销要是光靠月银,那根本就不够用。

    而其他人,也都替沐蝶灵捏了一把汗呢。这么天姿国色的少女,要是割了那一头青丝,就太可惜了!

    白发男人这时顺了一下他的一头白发,居然拿了一个橡皮筋出来,将他披下来的白发给绑了起来,置垂于一边,道:“好了,说吧,有什么有趣的赌法?”

    沐蝶灵笑道:“赌法有什么新鲜不新鲜的?赌,好不好玩,关键是赌注才对吧,不是?现在的赌注阁下觉得好玩么?”

    白发男人一怔,然后又是爽朗的一笑,说道:“不错!小丫头说的也没错。这赌注确实有趣!那么,我们如何赌?是摇这骨子呢?还是玩这牌九?”

    沐蝶灵说道:“我有一个新的玩法。这骨子呢,人人都会摇,高手呢,能摇出最高点还是最低点。但是,无论你摇出多少的点数,却都得将这骨盅打开了,才知道点数,是吧?”

    “没错,那又如何?”

    “我要是说,无论你摇出什么点数,不用揭盅,我就能从你摇盅的手法和力度上猜测得出你摇出了什么点数,你相信吗?”

    “呃?”白发男人这下有些愕然了!不用揭盅就能知道他摇出几点?又不是透视眼,天眼通,凡人肉眼,如何能不揭盅就知道别人摇出了几点?这简直就是听所未听,闻所未闻。他的豹眼眯了眯,徒地放射着精光,问道,“老夫……不相信。”

    “那好!不如,我们就赌。由阁下摇盅,我来猜点数。三次,只要我猜错了一次,就算我输。但要是我三次都猜中了,那就算阁下输了,如何?这个敢赌么?这个赌法,新潮吧?阁下还没玩过吧?”嗯哼!相信这里没有人会玩过这样的赌法,当然新鲜了!

    众人都睁大眼睛,想瞧瞧这个小姑娘有什么办法能从别人摇盅的手法,力度……就能猜出点数来了。

    真有这么神?白发魔男想了想,说道:“好!但是,我要人将这摇盅用黑布包一包,可以吧?”难道她有什么异能么?能透视?用黑布包着,瞧你怎么透。但是,这世上可还没听说过有人能透视的。想了想,他又放心下来了。嘿嘿!一个黄毛丫头罢了,他好象还挺紧张的?

    “可以!当然可以!”沐蝶灵笑得古灵精怪的,更加让白发怪男有些迟迟疑疑了。

    沐蝶灵心里乐得偷笑呢,这厮想着用黑布包着么?可是,谁能知道,她那脑皮层中的晶片原本就能透视任何东西,就象给人照x光一样。他肚子里有几条蛔虫,她都能瞧得见呢,只是不想瞧罢了。一块黑布有何作用?多此一举。

    “那就……开始罗!”“白发魔男”也来了兴趣,从没有人在他的面前如此的淡定自若,笑嫣如花,灵活调皮。除他家那徒儿之外,这女娃娃可是第二人了!

    他不相信她真能从他摇盅的动作和力度上就能猜测出里面的点数来。右手拿起摇盅,左手按在桌面上,他缓缓地站起身来,高大的玄色身影极具气势,居高临下道:“老夫开始摇了!娃娃,瞧着了!”说着,他真的开始摇动起来,转着圈圈,他没用太大的力,只是普普通通地摇着骨盅,心思转着,他的力度么?动作么?这丫头真能猜测?

    沐蝶灵故意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他摇骨子的动作,随着他的动作骨碌碌地转着,好象真的是在瞧着他摇骨子的动作,要根据他摇的动作和力度来猜测似的。嘿嘿!玩死你!你的这头白发我是割定了!

    摇了好一会儿,男人竟然觉得被一个小丫头的目光瞪得有些发毛了!“喝!”的一声,中气十足,就将手中的盅按在了桌面上,不动了!然后,他瞧了沐蝶灵一眼,将手放开,缩回,叉在腰上,昂起头来,说道:“猜吧!老夫等着小丫头变尼姑!让战王殿下休了你!”

    呵呵!这么恶毒?!想让尧尧休了她?没门!这家伙是知道她的身份的了?还敢这么嚣张?

    “二,五,六,十三点!”沐蝶灵清声报数。

    “开!快开啊!”旁边的人忍不住叫了起来。这小姑娘猜得准不准啊?别输了一头青丝才好。这些人想到的是沐蝶灵的一头青丝,对这间夜总会好象还忘记了。

    一只手颤颤地,伸出去,要将盅揭开。众人目不转睛地瞧着,那只手将盅揭开来!

    “啊!二,五,六,十三点!好准啊!一个都没猜测错了!”一个声音忍不住地惊呼着,渗杂着所有人的惊叹声!怎么可能?这王妃娘娘还是人么?

    沐蝶灵这时候倒是笑得一口白贝般的牙齿都有些微露了,那美丽的双眸眨啊眨了两下,樱花般的红唇弯成了一个美丽的红月亮。

    白发男人的一双豹眼撑得比铜铃还要大,不敢置信了!太邪门!他说不出一句话来,立即就再次拿起骨盅来,再次开始摇动。这一次,他暗运内力,竟然将其中一只骨子给震碎了!然后用力地摇了再摇,手法多了很多花样,特别地还持续摇了很久,这才将骨盅放置在桌面上。

    “再猜!”他被激起了斗心,实在是不信邪,活了这么大半生了,他还没遇到在赌桌上能赢他的高手。今日,要是当真输在这个黄毛丫头的手里,他哪还有面子见人了?要是当真被割了他的一头白发,那更加就象要了他的老命了啊!他干脆不要活了!

    谁知,他才放下盅, 沐蝶灵就轻笑一声,不紧不慢地,瞧着这面前刚刚还气势吓人,如一个大魔王般让人瞧一眼就抖三抖的男人,此刻已经有些惊惧地瞧着她,象看到天外飞仙似的眼神,不禁更加得瑟了道:“前辈,你摇就摇,干么好好的,就将里面的一只骨子用内力震成了粉碎呢?这不白白可惜了一只骨子么?”

    噗!白发男人叉在腰上的手一个放开,撑到了桌面上,双眼睁圆,象要吞了沐蝶灵一样,问道:“小姑娘,你!

    (第一更四千字传上!还有一更要等下午了。亲们阅文愉快!手中有月票的,可以先给媚媚投一两张,留着一两张到月底投也可以。推存票票要每天投噢!投得多,媚媚会加更的。留言有没有?还有添加印象啊!嘻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