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章,明争暗斗,好戏连场。(加更求月票!)

    四皇子段逸辰也不是那么在意沐紫瑶说些什么,行过礼后,就坐到旁边的位置去了。

    原来今天是每月的十五。平时每隔三天的请安,有时也有人会缺席的,皇上也不见得会追究。但每月的十五在这个时空又称为团圆日,所以,每个皇子公主们这一天,都不会缺席,定必来给皇上请早安的。

    四皇子那天跟五皇子在夜总会说过的话并不知道让沐紫瑶听到了,所以,他对沐紫瑶看着他时,眼睛里闪过的一丝恨意虽然有所察觉,但却以为只是错觉罢了。坐下之后,他想了想,却想不出自己有得罪过沐紫瑶,所以还以为自己的感觉是错觉。

    跟着来的是大皇子段逸辕。段逸辕自从被老鼠咬过之后,休养了这好几天,一条小命是无碍的。但他赌庄里的生意每天都只有那么三,两只小猫,生意一落千丈。虽然暂时各地的赌庄还没被影响,但又得知段逸尧在筹备着打算在其他地方也一样开夜总会的分会。他心里那个焦急啊!以往段逸尧总给他三分薄面,手中兵力强,也不会夺他的生意。但如今,明摆着是抢啊!所以,高大的身躯裹着宝蓝色衣裳,瞧上去光鲜富贵的他,走进来时都让人觉得他有些精神不振,焦头烂额。

    跪在皇上的面前,他倒是眼睛先瞄了沐紫瑶一眼,眼中并无惊奇之色,即向他的父王道:“叩见父皇金安!祝父王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说完,他不等段玄德的吩咐,就向沐紫瑶叩拜道,“叩请瑶妃娘娘金安!祝贺瑶妃娘娘年年青春,岁岁不老。”

    沐紫瑶一听,对他嫣然一笑,有板有眼,已经接受得理所当然。皇上段玄德则是颔首问道:“辕儿,听闻你被蛇虫yao到,是否已经无碍?可yao到什么特别重要的地方么?”

    段逸辕有苦说不出,哪好意思说他被yao到了至命的地方,差点某方面给废了?幸好,还不至于,总算是还有救,太医将他治好了。但是,他那谋臣吴莲贵可没他这么好运,某传宗接代的紧要东东给老鼠yao坏了,太医宣称,吴莲贵从此就是一个太监了。

    自己身有屎,为免皇上一再地追问,段逸辕回皇上道:“多谢父王垂问,儿臣没事,只是虚惊一场罢了。”

    皇上又是颌首,不再多问。但是,沐紫瑶却有些好奇地问:“大皇子无端端地,怎么就被蛇鼠yao着了?是不会有人故意放些毒物害大皇子的啊?”

    段逸辕早就想好了一段说词道:“这个……应当不是吧?那天,儿臣到郊外去,只为踏青赏景,突然引来一些蛇鼠,当真也不知缘何而来。”

    皇上道:“嗯,那你就派些人查一查。朕,有听闻江湖上有个邪恶的灵渺宫,宫中人很是能操控一些动物攻击人。”

    段逸辕回道:“儿臣每日里顶多就只是赌一赌罢了,哪会招惹上那些江湖人物?在赌庄上赢了银子的,儿臣又不会强抢回来。”

    正说着,五皇子段逸云,六皇子段逸泽,二公主段逸珠,七公主段逸芝几乎是同时进来了。

    按例,他们也向皇上叩请金安,顺便,也都只能向沐紫瑶请一回金安了。

    虽然他们都没说什么,但从眼神里,沐紫瑶仍然可以感受到他们向自己投来的目光都有些鄙夷之色。表现得最为明显的是七公主。这个七公主跟她可是有过一回的接触过,知她为人。当时那是跟她同盟去戏弄沐蝶灵,和沐蝶灵打过一架的,可这会儿却已经倒转枪头了。

    她象征姓地也跟她请了安,可嘴巴还真是要撬上天了,语气极之嘲讽道:“瑶贵妃的年纪跟儿臣的年纪好象一样吧?可是,好象比大皇兄,二皇姐他们都小呢。父王,大皇兄和二皇姐也叩拜她么?这个……会不会不妥?她,配么?”她装作疑问,仰脸思索状。

    皇上却没什么尷尬之色,轻声喝斥道:“这辈份跟年纪有何关系?是你的长辈就得行长辈之礼。罚你回去背读《三纲五常》,三天后来背诵。要是三天后背不出来,就再罚抄写。免得你堂堂皇家公主,日后分不出礼节之轻重来了。”

    “啊!父王!儿臣只是说了那么一句话,不过就是疑问一下下,就要背那《三纲五常》么?”这下七公主当真是恨上了沐紫瑶!不禁暗暗地狠剜了她一眼。

    沐紫瑶没想到皇上居然如此地*溺她!不禁感觉得心花怒放,昨夜所受的委曲是真正地觉得有所值得了,脸上有了更加狂妄的得瑟。所以,倒是有些假惺惺地掩嘴儿说道:“皇上,您就看在今儿个是个大好日子的份上,让她背少些吧。背一半算了吧?”那《三纲五常》太过厚,要背何其难?就是一半也难,三天谁能背?

    皇上一听,转头笑了笑,说道:“那就依爱妃所言,减半吧,背前面的一半就算了。”

    七公主更加气愤!现在是什么状况?父王居然这么快就听这狐狸精的话了么?背一半那也一样要人命啊!所以,她拖长了声音道:“父王开恩啊——父王明知儿臣最讨厌背书了!”

    但是,皇上可能也真的是看得出,他的这些儿女们对沐紫瑶有些不屑吧?昨晚也不知这沐紫瑶是如何伺候他的,想来他真的挺受用,这会儿显然是拿七公主来开刀,以示惩戒,让他们尊重一下他的小爱妃吧。

    所以,他挥着衣袖说道:“坐一边去吧,已经减免了一半,再不能轻绕了!”

    七公主的一张小脸当即跨了下来,正皱成了苦瓜脸时,门外就传来了太监的声音道:“战王爷和战王妃到——”

    跟着,锦缎华服的段逸尧和穿着情侣装似的沐蝶灵就手牵着手地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内了。他们才亮相,一双金童玉女般,宫装华丽丽地。男的如芝兰玉树,女的如仙子下凡,那仙姿玉容当真立时就能闪瞎人的眼睛。而最为让人羡慕妒忌的,是他们脸上的神采奕奕,笑意盈盈,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幸福感觉,让人感觉到了一种甜蜜蜜由心而发,……

    沐紫瑶自然也不是瞎子,而是,一双蛇蝎般的美眸甚至比别人还亮些。所以,段逸尧和沐蝶灵脸上的幸福笑容只是刹那间映照而来,就刺激到她的心脏了!再怎么自我安慰,再怎么荣华富贵,也抵不过,段逸尧那张令无数少女,包括她在内,疯狂地想要得到的俊容淡淡的一笑。

    为什么?那可曾经让她不惜弄死了小灵儿,将她沉尸江中!只为,能得到段逸尧。可是,如今的结局却是,那个曾经任她践踏,让她欺负了十几年的死丫头竟然咸鱼翻生,倚靠在那个天下第一美男子的身侧,他的笑容为她而绽放,他的温柔为她而展开。甚至于,他那美体被那死丫头抱去了,她恨啊!

    而她,为何会坐在一个年近半百的老男人身边?昨夜的种种屈辱又在脑海中浮现。因为受了娘亲的调,教,她对男女之间的情,事,比较早熟和略知一二,昨晚更加是经过了*的洗礼。所以,拿着段逸尧跟皇上两相比较一下,她就更加恨意滔天滚滚了!

    一个被自已常年欺负的死丫头竟然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一切,这让她更加没法心理平衡,怎么控制,那恨还是深深地埋藏在她的心底,更加茁壮地成长起来,恨不能再次有机会杀她一次,撕碎她脸上那太过刺眼的笑容。

    然,皇上段玄德一见段逸尧和沐蝶灵,脸上自然而然,就缓出一个慈爱喜欢的笑容,那也是由心而发的一种喜爱,是一种父亲对自己特别看好,引以为傲为荣的父之爱。

    段逸尧和沐蝶灵当然也要象其他皇子和公主们一样跪下请安。但他们的脸上倒没其他兄弟们的不屑和鄙夷。显然的,他们来时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所以并没有将心事挂在脸上。

    沐蝶灵还笑笑地说道:“叩请父皇金安,愿父王身康体泰,岁比日月星河!”说着,还转向沐紫瑶道,“叩请贵妃娘娘金安!愿贵妃娘娘青春美丽,千岁千千岁!”

    段逸尧道:“叩请父王金安!愿父王万岁万万岁!瑶妃娘娘千岁千千岁!”他贺父王时语气诚恳,但说到瑶妃娘娘时,语气就冷漠多了。甚至,他懒得瞧沐紫瑶一眼。

    皇上也看得出来,却没责怪之意,仍然是乐呵呵的。

    沐蝶灵和段逸尧也坐到了座位上之后,沐蝶灵微笑道:“父王,刚刚臣媳入门时,好象听到父王在罚七公主背那本《三纲五常》么?父王这罚得嘛,也太轻了点吧。”

    “噢?太轻了么?那蝶儿说要怎么罚她呢?”皇上居然眉眼带笑,兴致勃勃。

    所有皇子公主听了倒有些意外了。七公主甚至心里格登了一下,就开声道:“三王妃,人家都没再得罪您了。”她是曾经得罪过她的,但不是过去了么?她以为三王妃已经原谅了她的。

    沐蝶灵跟着说道:“那本《三纲五常》太容易背了!不如罚她学一套功夫,三天之内要她学成,不然就罚她天天练功。皇上不能太偏心啊!得罪了贵妃娘娘,只罚个背书这么容易又轻松的事情,哪象罚呢?”

    沐紫瑶一听,当即便明白了。她这哪是要重罚七公主?简直就是在帮七公主嘛!骗得了谁?那七公主生姓就爱舞刀弄剑,对着书本呢,才叫头疼。这叫她练功夫根本就是奖励了啊!

    沐紫瑶听出来了,其他人当然也听出来了。皇上呢,也不是一个傻瓜。但刚才他一时想要罚七公主,这会儿也想到了,要七公主三天背出那厚厚的《三纲五常》,那怎么可能?就连他,也只是熟知个七七八八,真要背却也未必能背下来的。只有那记忆极好,有着状元之才的才子才能做得到吧。

    所以,微沉吟,掀眉笑道:“老三家的媳妇儿,你说背那《三纲五常》太过容易,难不成你能背诵么?这样吧,要是你能即时背出来的话,朕,就不罚她背书,罚她学功夫,如何?”

    沐蝶灵当即说道:“皇上,此话可当真?”

    “当真!”

    沐蝶灵笑道:“那好啊!我现在就背也不难。只要皇上愿意听就是了。”

    皇上说道:“朕说的,可是一字不漏。要是你背错了一个字,那就加倍地罚她。”

    “好!没问题!”沐蝶灵那天无聊,小竹在她的耳边不停地说她又违反了什么《三纲五常》,说得多,她就拿那本书来看。因为越看越气愤,就骂骂咧咧地,居然读完了。而凡是她读完了的书,那可是会一字不漏地印在脑子里的。

    但是,这时候,沐紫瑶却心中不愤了,她突然插口道:“皇上,三王妃这是在替七公主求情嘛。既然如此,她要是背不出来呢?凡事强出头,总要担点儿责任吧?所以呢,她要是背不出来的话,也罚一罚她才对。”

    此话一出,她嘟着嘴儿,向皇上撤着娇音。皇上瞧她一眼,似乎骨头也酥了一酥,于是问道:“噢?这倒真是越来越有趣了!那么,照爱妃这么一说,要是老三家的媳妇儿背不出来的话,那要罚她什么呢?”

    沐紫瑶想了想,说道:“皇上,刚才为何要罚七公主呢?还不是因为七公主对瑶儿出言无礼么?这样吧,要是三王妃她背不出来的话,就罚她给本宫跪着斟杯茶,替七公主道个歉就算了,也不用罚七公主练什么武功,背什么书了。这样好不好?皇上?”她原本对七公主可没有那么多的仇恨,但对沐蝶灵么,可就真是象天敌一样,恨上了,就如滔滔江水,源源不绝了。她不但说着,还伸出小手儿,在台底下伸到皇上的大腿侧边去搞着些别人瞧不见的小动作……

    皇上当即就非常受用,顺着她道:“好啊!斟杯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爱妃真是心胸宽广。”皇上不知道沐紫瑶有多么恨沐蝶灵,还以为斟一杯茶是一件小事。殊不知,这对于沐紫瑶来说,却可不是小事。

    (最后一天求月票啊!如果月票多了,下午会考虑再加更噢!祝亲们阅文愉快!嘻嘻!感谢所有给媚媚投了月票的亲亲们!让媚媚的新书在新书月票排行榜上排名第五名。鞠躬感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