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章,人人梦寐以求啊!(还有一更,求月票!)

    战王府上,晨光初现,鸟语花香。

    晨起,沐蝶灵正在梳妆,一个礼部的小官员手里拿着一个金贴子被小宫女领了进来,呈给沐蝶灵道:“禀王妃娘娘,这是瑶贵妃派下官送来的一张金贴。瑶贵妃今晚要和皇上在御花园里举行一个贵妃宴,请战王殿下和战王妃一起赏脸参加。”

    贵妃宴?沐蝶灵接过贴子,瘪嘴儿瞄了一眼。那贴子还真是金贵呢,在这古代,也会做出这种度金的贴子来了么?沐紫瑶才入宫,就有本事办这种贵妃宴了?想来定是皇上事先安排好的吧?看来,皇上真的有些特别地喜欢沐紫瑶了。

    沐紫瑶被封为瑶贵妃这件事来得十分突然,沐蝶灵和段逸尧都感到十分惊讶。皇上封一个贵妃并不需要别人的同意,只要随便地叫人拟一道圣诣就是了。

    但是,想那沐紫瑶只有十七岁罢了,比沐蝶灵只是年长了一岁,居然嫁给了五十岁过的皇上,别人不奇怪,沐蝶灵却觉得那实在是老夫少妻的绝配了。

    更何况,皇上还有皇后,妃嫔无数,子嗣都已不少。她真是难以相信,这贵妃的身份还是沐紫瑶让相爷爹爹去向皇上求来的。她都是相爷的千金了,一向也是锦衣玉食,这贪的是哪门子的富贵呢?

    沐蝶灵还真难理解,在沐相府,甚至是整个天元国,都在羡慕右相爷,先是嫡女大千金嫁给了战王殿下,后是嫡次女二千金嫁给了皇上。居然人人都认为右相爷家的风水好,光宗耀祖了。

    送贴子的走后,她才刚刚梳妆打扮好,就听得门外一个熟悉的声音天籁般传来道:“灵儿,我回来了!”

    随着声音,锦色衣袍的段逸尧风度翩翩地,大步流星般走了进来。他每天晨起得比沐蝶灵还要早,总会到花园里练半个时辰的刀剑。这时候回来,他早已经是练武晨沐过后,神清气爽,衣冠楚楚了。

    每隔三天,他们这里的皇室之中,就有个习惯要去给皇上和皇后娘娘请安问好。今天又是十五,他们也是该去给皇上和皇后请早安的日子。所以,他们起g。

    “灵儿,好了么?”段逸尧走到沐蝶灵的面前,俊脸带笑,左瞧右瞧,瞧了一会儿之后,瞧瞧她的衣裳,说道:“今天穿得艳丽点,别穿这件太过素色的衣裳,我给你找找。”

    他说着,也不等沐蝶灵有什么意见,就走到里面的衣柜前,给她仔细地挑选起衣裳来了。

    沐蝶灵瞧瞧自己的衣裙,她比较喜欢淡雅一些的。但是,最近段逸尧只要有时间,就喜欢管起她一些芝麻绿豆般的小事来了。比如穿衣,每天出门前,他总是觉得小宫女给她挑的衣裙不合衬似的,喜欢给她换过。

    此刻,段逸尧挑了好一会儿,挑出一件跟他的衣裳搭配起来,他觉昨比较满意的,要沐蝶灵换上。

    沐蝶灵就在段逸尧的面前换衣裳,居然没象以前那么害臊了。但是,只穿着肚兜儿的模样儿还是会令她觉得脸红,所以只说道:“你转过身去!”

    “嗯。”段逸尧很听话地转过身去。灵儿没象以前一样赶他出去,只叫他转过身就行,这可是一大进步了。今天去给父王请安,不听道会不会碰到沐紫瑶?

    想到沐紫瑶,段逸尧也万万没想到,她居然会做了他父王的妃子。既然她做了父王的贵妃,就算她再怎么令人讨厌,他也得称呼她一声贵妃娘娘了。因此,那女人更加令他鄙夷了。想到以后竟要给那么样的一个女子行跪拜之礼,他就觉得恶心。

    沐蝶灵穿好衣裙,说道:“好了,你可以转过头来了。”段逸尧回头牵起她的小手,满意地点点头。两人向门外走去,一双丽影光彩夺目。沐蝶灵发现段逸尧挑选衣服的眼光极好,他们走在一起时,那衣裳就象情侣装,极为配衬。

    他们是坐马车入宫的。战王府并非在宫中,只是在京城的皇城禁宫区。这里只有皇亲国戚才可以居住的区域,叫做皇城禁宫区,即便是高官如相爷府,都不能建座在这一区内。

    撩起衣裙,轻轻跃上马车,沐蝶灵已经将寒冰功练到了第七层,所以她的身手已经跟段逸尧不相上下了。只是,除了上次为了报复段逸辕,她曾试过施展开轻功,行走于树梢上之外,她是从未跟人真正地交过手。不过,就算是一个跃起的动作,她也比以前飘亮得多了。

    她跃上车后,居然转身就伸手要来拉段逸尧,那动作很是绅士风度。

    段逸尧莞尔一笑,真的就伸出手来,将手交到沐蝶灵的手里,然后,足尖点在地上,一个旋身,动作很是帅气地跃上马车,一手搂过沐蝶灵的小蛮腰,一手掀开车帘将她带了进去。

    车外的侍卫们不禁个个看傻了眼!不是因为他们的主子王爷动作有多飘亮,而是他们的王爷何时变得这么爱现了?那动作根本就是有意在表演给某小王妃看的。锦色的衣裳裹着他芝兰玉树的身材,那个旋身而上的动作实在是有太有型了!而且,王爷的笑容更加让小宫女们看一眼就脸红心跳,低下头去不敢多瞧一眼。

    沐蝶灵被搂着纤腰挨着他坐在马车里,很自然地小脑袋就靠了靠他,问道:“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却又总是忘记了问,你可得老实回答我!”

    段逸尧侧脸望她一眼,那双长眸中潋滟着一种甜蜜的光泽,薄唇抿了一下,邪唇笑问道:“问什么?我何时不是老老实实地回答小灵儿的问题了?”

    “哼!你要真是老实,这世上就都是老实人了!”

    “信用度这么差?本王怎么就不记得何时说过假话了?”

    “好!那你回答我。沐紫瑶手臂上的守宫砂是不是你半夜去刮掉的?”沐蝶灵侧着头,牢牢地锁着他的双眸,为了不让他撤谎骗她,她还伸小手扳过他的俊脸来,瞪视着他的双眼。

    “本王象是会做那种无聊事的人么?”段逸尧嘴角弯起一边,眼睛左右转动。

    “不是你?那会是谁?”沐蝶灵娇呼,有些不相信,她一直以为是他做的呢。

    段逸尧跟着小声地在她的耳边说道:“是古风做的,主意是他出的,事情也是他干的,不关我的事。”

    “果然是你!邪恶啊你!”沐蝶灵伸出食指,戳了段逸尧的眉心一下。是古风,那不就等同于他?

    段逸尧一边膝盖低下去,顺手将她搂过,压进自己的怀里,让她仰脸半躺于自己的双腿上,说道:“那样算邪恶么?她害死了小灵子,我本想要她一命抵一命。但因为有你,让我觉得小灵子还是活着的,所以,才只是略施薄戒。”

    “噢!你还当我是小灵儿?我可不是她!哼!”沐蝶灵可不满自己做别人的替身。她是她,小灵儿是小灵儿。

    段逸尧却道:“小灵儿是小灵儿,你也就是你,你不也就是小灵儿么?过去的你,现在的你,将来的你,生生世世的你,反正都是你,我都要定了!”他绕口令似地说着。

    沐蝶灵一听,挣着要腾起来,段逸尧却道:“马车有些震荡,这样半倚半躺着,不是更舒适么?”

    沐蝶灵道:“这样,你舒服么?我怕压麻了你的腿。”

    “你这么小的身板,没点重量,轻得象只小猫,能压麻我的腿么?”

    “我象只小猫么?我有五十公斤,差不多一米七高。”可是,相对于战王殿下段逸尧来说,她却是娇小玲珑得,象没重量的小猫一样。

    他一只手托着她的小脑袋,一只手梳理着她的几缕发丝,真当她是他膝盖上的一只小*物一样,在顺着她的毛。

    沐蝶灵戳了戳他的胸膛,又捏了捏他的鼻子,撬着小嘴说道:“那你呢?你象什么?象只大笨象?”

    “我象大笨象?天下第一美男子都被你说成大笨象,你有没有想象力的?要比喻,也得是象狮子和老虎。”

    “噢,为何象狮子和老虎就可以,象大笨象就不可以呢?”

    “因为象狮子和老虎就可以chi了你啊!嗷!”他说着,俯下头去,就一口叼上她的小脸蛋,作势要yao她chi了。

    “嘻嘻!你敢yao我!我不是小猫咪,我是小刺猥是仙人球,刺你!”

    “她用小手上的指甲轻轻地刺着他的脸。”

    俩个人随着马车的行走,在车内象两个孩子一样,玩闹了好一会儿。谁也不觉,彼此之间,早已经亲密无间。渐渐地 ,他们的眼睛里其实已经只有对方,仿佛这世上就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世界,融洽美好,彼此赏心悦目。

    就算是没有任何事情,他们也能打闹着,象俩小无猜的青梅竹马.

    ······

    皇上的寝宫中。

    其实,皇上段玄德很久没宣过妃子伺寝了。别瞧着他才年过五十多,表面上瞧去,因为有宫中的太医为他保养着,他也算是保养得体。又加之衣着华贵,皇威赫然,穿着皇袍的他,所到之处,人人下跪,当然是让人仰慕,形象高贵权威了。

    可是,此刻的沐紫瑶从龙榻上爬起来,已经穿好衣裳的她,昨晚可是见到了另一个皇帝的真面目了!虽然她此刻极力地保持着一个柔眉的笑容。但是,她的脑海里却对昨晚没穿衣服的皇上之另一个形象挥之不去了!想起他的肚子卷了一层肚皮,腰间横肉多多,还有些松松垮垮。

    呃!她想吐哇!她一个十七岁的黄花闺女,经过*,她方如梦初醒!原来所谓嫁人,要在榻上做那么多的事情!伺寝要跟皇上睡觉她是知道的,人人都羡慕被皇上*幸么?却原来如此……

    皇上自己慢腾腾地穿上了里衣,问道:“爱妃,昨晚朕有让爱妃快乐么?”

    “快……快乐,当然快乐!伺候皇上是臣妾的荣幸。”沐紫瑶还当真是沐紫瑶,即便是心里已经感到作呕,她还能现出一个妖媚的笑容来,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讨得皇上的欢心。入宫时,柳艳霞早已千叮嘱万叮嘱过。无论心中有什么感觉,在皇上的面前,就只能有一个反应,那就是喜欢皇上,对皇上情有独钟,万分喜爱,仰慕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皇上当然也不认为这世上有哪个女人敢嫌弃他的!所以么,理所当然的,他不会太过花时间来了解此时此刻,沐紫瑶有什么感觉。反正么,他可以满足女人们所想要的一切虚荣,赐予她们富贵荣华。有哪个女子不想做他的贵妃娘娘,被他*幸的?

    “皇上,臣妾伺候您更衣。”沐紫瑶将一切真实的反应收起,脸上带着妖媚的笑,还是那个乖巧可爱的沐紫瑶,对皇上仰慕到不得了。

    “爱妃穿好了里衣就好,朕叫人来伺候。”皇上说着,伸手到榻前下面,拉了一下,立即就响起了一阵铃声。

    铃声响过之后,立即便进来一个老太监,带着几个小太监和小宫女们,端着盆子的,拿着毛巾的……甚至是,还有拿着尿壶的。

    沐紫瑶一看,心想,不是吧?皇上不会在此尿尿吧?她再次觉得有些反胃想吐,却仍然撑着一脸的僵笑。

    而事实上,那个太监当真的是,先将尿壶放到榻前,让皇上先尿尿……

    沐紫瑶被几个小宫女伺候着,洗漱,穿衣,梳头……其实这些,凡此种种,她在相爷府上也一样能享受到的。她的娘亲在相爷府还算作威作福,她这个二千金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甚至是,随随便便地谑一下丫环们,也无人敢吱声。

    但是,此时此刻,她不但伺候了皇上一晚,还得时刻的小心翼翼,生怕没有讨得皇上的欢心。这真是自讨苦吃,自己作贱自己了。心中隐隐约约地有些后悔,但事已至此,她瞧一眼榻上的那一点落红。

    此时,两个婆子进来,居然还收了龙榻上的薄被,一个婆子非常变,态地躬身说道:“回禀皇上,沐贵妃确是完壁之身。”

    皇上听了,眯起眼睛一笑,摆手道:“这个当然,出去吧!朕的爱妃当然是完壁之身。不过,现在可就不是了。”

    沐紫瑶一听,不知为何,就象生生地吞了一只苍蝇一样,真的很想吐,却哪敢表示出来?

    皇上笑道:“瑶儿,你不舒服么?是不是昨晚朕太粗暴了些?”

    沐紫瑶连忙又摆出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回道:“瑶儿哪有不舒服?皇上又戏弄瑶儿了么?昨晚都玩了*,就算……皇上粗暴些,只要是皇上,瑶儿能不喜欢么?”此刻有宫女太监在呢,她敢不说皇上粗暴,而要说皇上那个……其实……不怎么行了么?

    “哈哈哈!瑶儿的嘴巴真甜!那以后朕就夜夜专*瑶儿了罗!”

    夜夜专*?如果还没经历过昨晚的话,沐紫瑶一定会欢喜得跳起三尺高,夜夜专*啊!被皇上专*的意义代表着什么?得*的贵妃娘娘代表着什么?人人梦寐以求啊!但是,经历过昨晚的沐紫瑶虽然欢呼一声,扑过去搂上了皇帝的脖子,撤着娇嗲的声音,但其实她心里的事,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一种怎么样的酷刑!

    “好啊!瑶儿能得到皇上的夜夜专*,那可是很多人都羡慕不来的呢?皇上说话可要算话噢?说过了,可别转身就忘记了臣妾。”

    “怎么会呢?朕有很久没*幸过妃子了!瑶儿年纪轻轻,朕可没想到,瑶儿这么会伺候朕。”显然,皇上昨晚是开心舒服的,所以,瞧上去对沐紫瑶似乎十分地满意。

    “皇上笑话人家。人家又没做过,哪里会伺候。不过是,瑶儿喜欢皇上,一心只想令皇上开心罢了。”她,进宫前,柳艳霞可是认真地给她恶补过,教了她很多榻上如何伺候男人的功夫。为了日后得*,她就算是再怎么恶心,也压在了心底,只一心要讨得皇上的欢心了。

    皇上果然也被哄得欢喜,关键是,这几年来,皇上听了太医的劝告,不怎么近女色。加之皇后那选妃也选不出什么绝色来,真正美艳绝色的,早被皇后和肖妃娘娘打回头了。

    而沐紫瑶也真的很会哄,嘴巴很甜,从她娘亲那学来的狐媚手段又高明,让人瞧上去,她真的象非常喜欢皇上。

    如此,梳妆打扮好之后,听说皇上的皇子公主们都要来向皇上请早安,沐紫瑶又觉得,这一切又都有价值了!因为,连带着,所有的皇子和公主们,都也要向她请个早安了?

    哈!想到他们都得跪在她的面前,叫她一声贵妃娘娘,那确实又是一件多少令她神往的事情!

    当她陪着皇上在一个用膳的偏殿里坐在主位上,等候着皇子和公主们来请早安时,她脸上的笑容才变成了真正的笑容,得意而有些狂妄。

    第一个来请安的是四皇子段逸辰。

    段逸辰当然也知道沐紫瑶做了他父皇的贵妃。他来得最早,一向他来请安都是最早的,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远远地,瞧见沐紫瑶穿着大红的羽裳纱衣,宫装艳丽,珠翠满头,又比往日添加了一丝的富贵荣华。瞧上去,只要她的身边没有沐蝶灵,她真的可算得上是倾城倾国的一个大美人儿。但是,此刻她作小袅依人状地依在他父皇的身边,却更加地让他反感了!

    然而,沐紫瑶看到他,却立即想起了他说过的话:“三哥不要的破鞋,我为何要?”现在,她还是破鞋么?如果她是破鞋,他就要向破鞋行跪拜之礼了!沐紫瑶这么一想,只觉得心里什么都平衡了!

    但是,段逸辰风度翩翩地走来时,那年轻英俊的面容,*倜傥的体态,竟突然之间令她想到皇上昨天晚上不穿衣服时,那大腹便便,肌肉松松垮垮的样子。俩相对比之下,她就知道,段逸辰绝对不会象他父王一样难看的。

    段逸辰的相貌仅次于段逸尧少许,关键是段逸辰的美有些阴柔,下巴稍为尖些,脸型象个核桃型吧,要是扮个女装,他必然是几个皇子中最象姑娘的那个。身材也比段逸尧稍为矮一点点,但却不影响他依然是一个美男子。

    十八岁的他此刻穿着一身绣花的锦黄色薄衣,腰系细带,头发也象其他皇子一们,高高地绾起在脑后,额前垂下几缕青丝,信步走来时,青春的气息逼人而来,跟皇上一比,任是个盲的,都喜欢年轻的皇子吧?

    但是,他们都不要她,是不是?只有这个老皇帝才要她,是不是?想到这里,沐紫瑶的眼中更加象淬了毒汁一般!任她怎么掩饰,那毁天灭地的恨意都象熊熊燃烧的大火一样,红了她的蛇蝎双眸。

    段逸辰是来请安的,当然要跪下了,他跪在皇上的面前,低头行礼道:“儿臣叩请父王金安!愿父皇万岁万万岁!”

    皇上说道:“起来吧!”才说着,却又记起了沐紫瑶,改口道,“瑶儿是父王新立的贵妃,你也向她请个安吧!”

    段逸辰只好又向沐紫瑶行个礼道:“叩请贵妃娘娘金安!愿贵妃娘娘千岁千千岁!”

    沐紫瑶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得瑟的笑容,居然袖手摆款道:“不敢,本宫怕受不起四皇子的礼呢。”

    皇上一听,说道:“怎么受不起了?你现在可是长辈呢,是朕的爱妃。他是朕的儿子,理应向你行礼。”

    沐紫瑶搂过皇上的手臂装娇道:“可人家还小嘛,怎么敢当四皇子行这么重的礼呢?”

    没想到,皇上居然对她有了一丝的*溺道:“爱妃是年纪小了点,可终究是朕的爱妃。而他终究也是小辈。这辈份怎么能乱?”

    “呃!那瑶儿是不是要接受所有皇子的大礼了么?”沐紫瑶这话其实是说给四皇子听的。那意思就是,你以后可都得给我行礼了。

    (第一更六千字!今天是周末,为了感谢这个月给媚媚投月票的亲亲们,今天会再加更的,至少再加四千字,完成万字更新,大约中午就能上传第二更了。还有月票的亲亲们,赶快地投给媚媚吧!这是最后一天,不投明天就作废的。再次感谢所有这个月给媚媚投月票的亲亲们!让媚媚上了新书月票榜,最后一天求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