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章,素装倾城倾人国(为月票加更两千字!)

    “啊!”

    黑膝膝地,没有一点光影,沐蝶灵被关黑屋了!她句句顶撞带骨含着讥讽,将皇后娘娘气得要吐血,问出来的话又不知是真是假,相爷还没赶来,没法求得证实。因为夜已深,皇后娘娘也困顿了,一气之下但命人将她关在黑屋里了。

    她被推进来之后,那门就“嘭”地一声,被人从外面上了锁,里面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过了好大一会儿之后,眼睛适应了极度的黑暗,她才发现屋顶上有个小小的方吼,能透点儿月光进来。朦胧之中,她的眼力极好,发现这间屋子是一间四四方方的红砖房,并非铜墙铁壁。只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有冰冷的地板和四面墙。

    脸上还是火辣辣地痛,虽然没有被荚手指,跪板钉那么惨。但这密不透风的所谓黑屋里,连老鼠都没有一只愿意进来,简直就热得死人。她又不愿意坐在地板上,就蹲在墙角里了。不一会儿之后,感觉更热,一丝儿风都没有,又是夏夜,她最怕热了,当即便感觉得浑身都是汗水。

    沐蝶灵是习惯孤独的,对于一个人被关在黑屋子里也并非感觉很害怕。只是,从未遇到过如此残忍的事实,一桩接着一桩,让她原来就有些冷若冰霜的心,此刻不禁更加感到冰冷了。

    这,就是所谓的冰火两重天!一日*之间,先是在碧翠湖遇刺,再来是今晚被人当众泼了一身一脸的狗血,到此刻被关在黑屋里。刚刚,她在跟皇后娘娘顶撞得很是激烈的时候,皇后娘娘居然说:“你这是嚣张什么?在本宫的面前说话句句含讥带刺。”

    沐蝶灵愤怒道:“你今晚叫人到战王府上去传我来到百花苑中,就为了让人泼我一身狗血。就算是我原来装成丑女,那又如何?犯了法么?我喜欢顶着个丑脸做人不行么?你是皇后就能这么恶行样样做齐么?你还有什么招数就尽管来好了!我不怕你!”

    结果皇后娘娘愕然道:“本宫有差人去传你来百花苑么?你自己不好好地照顾自己的夫君,夫君伤重还跑至百花苑来听戏!哼!被人泼了一身狗血也是你活该!本宫倒也真是想泼你。不过,本宫也不想吃死猫,本宫声明,今晚泼你狗血的可不是本宫的人。你可别在尧儿的面前搬弄是非。”

    沐蝶灵当场有些怔忡!但看皇后娘娘也没必要在那个时候说假话,她忍不住地解读了一下她的脑电波,发现今晚的事情真的不是皇后娘娘做的,是另有其人。

    所以,此刻她蹲在这黑屋里,倒也不是那么恨皇后娘娘了,只是在思索着,既然不是皇后娘娘,那是谁做的?连同今日的刺杀,都是谁做的?泼狗血这样的贱招,居然用在她的身上,把她当狐狸精了?

    如果不是她有着能解读别人脑电波的能力,那她一定会认为是皇后娘娘做的。可想而知,此人设计了这么一个局,一是羞辱了战王殿下和她,又可以嫁祸于人皇后娘娘,更加可以离间她和皇后娘娘,更让战王殿下都有可能和他的母后呕气!

    高招啊!

    她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肖妃!不然,就是几个皇子为了皇位在明争暗斗么?还是皇后和妃子之间的争斗?再有就是她嫁了段逸尧,有哪个千金小姐不愤,要淋她狗血么?

    哼!什么人不惹,惹上了她!从来,她没象现在这样,心里燃起了复仇之火。此人最好能有上天入地的本事,不然,别让她查出来,她一定要让他好看的!敢让她如此的丢脸和狼狈,她定要十倍还给他!

    但是,思前想后好一会儿之后,她一时之间也想不到是谁做的。却是,觉得这屋子越来越热了!又闷又热,简直就让她受不了!

    段逸尧!段逸尧!你母妃真是个老巫婆!难怪你是个恶魔!你要是不强娶我回来,我哪需要受这份罪啊?

    她在黑屋里站起来,双手不能动,就用脚踹了几脚墙壁出气,却解不了恨的同时,更加的汗流浃背,热死人了!

    可是,她想起今天遇刺时,段逸尧护着她,护得滴水不漏,宁愿用自己的身体挡箭,也不让她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此刻,尧尧都还在伤重之中呢。那一箭本是射在她身上的,却让他承受了。

    只要想到,他此刻还在沉睡之中,如果他醒着,知道她被关在黑屋里,一定睡不着觉时,她的心开始又变得柔软起来了。不但她的心变得柔软了,对皇后娘娘也恨不起来了,因为她是尧尧的亲娘。算了!也不是她泼的狗血,认真想来,只怕是她,尧尧,和皇后都被人一起算计进去了。

    此人心机好不深沉,而且胆大包天,手段毒辣。

    可能那人也是希望她和皇后斗法,牵着尧尧的鼻子,让尧尧沉溺于家务事中烦不胜烦?种种想法……

    尧尧!这个名字不停地打断着她的思路。

    他睡得好么?会不会被人叫醒了?千万不要吵醒他!他需要休息。

    抹了一把汗,汗水还是不停地渗出,好象是,连衣裙也湿透了。该死的黑屋!不行了,她还是有些恨皇后娘娘!她宁愿关在水牢中,也不愿意被关在一个密不透风的黑屋里被热死!出汗出到缺水而死?这种死法真是让人受不了!

    突然,黑暗之中,她脑中灵光闪过!

    咦?上次练过尧尧的寒冰功,不是练习的时候就如置身于冬天一样的寒冷么?她原先只练到第二重。上次从战王府逃出去之后,至今她就一直没练习过寒冰功了。那种功夫一练就冷得人瑟瑟发抖,简直就象身置腊月寒冬之中,谁想受那份罪啊?所以她再也没有练习过了。

    可是,此时此刻热得她真的要叫救命了!所以,她一咬牙,也顾不得地板脏还是不脏,就盘膝坐了下去,开始练习起寒冰功的第三重了。

    果然,就如她所意料的一样,片刻之后,她果然感到遍体冰寒起来,如置身冰窖之中一样了。虽然感觉寒冷,但却实在是比太过闷热要舒服得多。半个多时辰之后,她周身如冰雪消溶,涓水潺潺,血脉全部打通,不能动的上半身竟然也能动了!

    原来那婆子的点穴被她运寒冰功冲开了!而且,只有了约半个时辰,她就将寒冰功的第三重练成了。

    全身行动自由了!而且遍体冰凉舒适,她就懒得再练功了,从地上一跃而起,拍拍手掌,她想瞧瞧她能出去么?走到门前,她发现门是铁门,拉了拉,自然是拉不开了。但是,这么一拉,她就也懒得再拉了。要是她能出去的的话,只怕又要被当成妖魔鬼怪什么的了。

    想了想,她还是退回屋子的中间,在屋顶那一丝光线之下的地方坐着,有点想睡觉。但是,才一会儿之后,她又开始觉得闷热了!不行!她又得练功了!不然,这会让她被闷热死的。

    干脆就练功吧!生活在这古代里,功夫不到家,简直就别想混了!今天要是她功夫好的话,她甚至都不用受了这么大的奇耻大辱。那些狗血泼来时,她居然没法闪躲开去,被皇后娘娘的麽麽么抓时,她最后还是束手就擒。没想到她在现代的十八般武艺,到了古代,竟成了三脚猫的功夫了。

    但是,小尧的寒冰功显然是一门极上剩的功夫,上次听那慕容绝色说过,只要练到第九重,那就连灵渺宫的老宫主都耐何不了呢。她最近也打听过了,这江湖上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就是那个灵渺宫的老宫主慕容倾城了。

    既然出不去,又没法睡觉,除了练功还能做什么?何况她此刻真的非练不可,停下来就热死人了。

    于是乎,沐蝶灵被逼又开始练那寒冰功。在别人来说不知要练多少年的武功,在沐蝶灵这里,却练得易如反掌,几乎就是半个时辰,她就能通过一层。

    如此,不过是三两个时辰,她竟然练到了第七层!据她所知,段逸尧也不过是练到第八层而已。而当她练到第七层停下来时,她发现这室内的闷热再也不会影响到她了!至此,她终于明白了,为何段逸尧从来不喊热了。原来练到第七层之后,她居然可以自行地调节自己的体温,使之与周围的温度相适应了!

    这么快就神速般地练到了第七层,就要追到段逸尧的第八层,她不禁十分地震奋起来,想一鼓作气地追过段逸尧了。

    但是,就在这时,却听得外面好象有些动静传来,好象是有人来了么?她侧耳倾听了一会儿,确是听到有人来了!是谁?千万别是段逸尧啊!她心里不是不想他来救她,但此刻她并没什么大碍,不 过就是被关在黑屋里罢了。皇后娘娘虽然让人掌过她的嘴巴,但始终也没象那些电视剧一样让人荚她的手指跪钉板之类。

    所以,她还是希望段逸尧好好地休息养伤。她估摸着,已经过了几个时辰,最多再过一个时辰还是半个时辰,就要天亮了。知道狗血不是皇后娘娘的人泼的之后,被关在这个黑屋里几个时辰,她倒是心平气静了。

    沐蝶灵不知道的是,就这么几个时辰之内,她早已经脱胎换骨了!由于练习了段逸尧的寒冰功,她居然短短几个时辰就练到了第七层!这根本就是旁人要花十几年的岁月才能做到的事情,她却轻而易举地在短短的几个时辰做到了。练到寒冰功的第七层,就连她的七情六欲也有了些改变。

    原来易怒的性格被彻底改变,变得更加冷静自持,处事波澜不惊。而她的耳力也变得非一般的强,极之细微的声音也能听到了。

    其实,此刻的门外有两个婆子在门外看守着她,但由于很快就要天亮了,她们都睡着了。所以,放松了警戒心的两个婆子被两个穿着黑色夜行服的蒙面人悄无声息地点倒了。

    其中一个黑衣人点倒了门口的婆子之后,扯开自己脸上的黑布,赫然便是古风。

    古风听到王妃被带到了刑房之后,直接找到管刑事值班的,却确定了王妃没被送到刑房。

    没被带到刑房那就好多了!只是被皇后娘娘带回了坤和宫中。再怎么说皇后娘娘也是王爷的亲额娘,王妃则是皇后娘娘的媳妇儿。古风考虑再三,又知道王妃有着神秘的能力,处事甚至比王爷还要泼辣。所以,他最终没有惊醒王爷。

    但是,他也最终沉不住气,和莫雨摸到这里来了。

    “王妃!你在里面么?”古风小声叫着。莫雨却从一个老麽麽那里摸出了一把钥匙来,直接就打开了门。

    门被打开后,沐蝶灵见到的是古风和莫雨,还有门口里躺着两个婆子,当然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你们,没有叫醒王爷吧?做得好!但是,你们这是想让皇后娘娘将你们捆起来么?要来救我出去?”沐蝶灵勾唇一笑,被段逸尧的这两个贴身侍卫的忠心感动得心情一下子变得好起来了。

    他们也真是难为了啊!一方面担心着要是让王爷知道她有难,王爷必定会不顾伤势起来的,那样,王爷的的身体吃不消啊!另一方面,又担心她被谑,所以自己以身犯险,居然摸到这里来了!她才嫁给段逸尧两天,他们是看在王爷的面子上也好,这么冒险来救她,都是难得了。

    古风和莫雨还以为会见到一个非常狼狈的王妃娘娘的,哪想打开黑屋之后,所见到的王妃娘娘竟然如仙子下凡般,穿着一套淡青色的衣裙,婷婷玉立,绰约仙姿,没有了脸上的紫斑,恢复了真容,让他们只一眼,便都低下了头去,不敢多看,竟是忘记了要说什么了!

    “王妃,请!”古风最终出了声。

    沐蝶灵问道:“你们这样瞒着王爷,点倒两个婆子,将我放出来,天亮后皇后娘娘见不到我,事后知道是你们做的,你们会受到什么责罚?”

    “这个,王爷会护着我们的,王妃不必担忧。”莫雨说道。

    “嗯,谢谢你们!”沐蝶灵问道,“王爷他没事吧?睡得可安好?有没有人再打扰到他?”

    古风回道:“王爷睡得很好,没有人惊扰到王爷,请王妃放心。”

    “那就好!天亮后,皇后娘娘会继续审我。如果我此刻跟你们回去的话,那么,天亮后就会所有的人都要到战王府上去了。你们回去好好地守着王爷,先别他让他知道这件事情,让他好好地养伤即可。至于本宫么?你们也看到了吧?我没事。皇后娘娘并没有用什么过份的手法来对待我,只是担心我对战王殿下有危罢了。”

    “王妃的意思是,还要呆这黑屋里么?王妃只要回到王爷的身边,皇后也不敢动王妃的。”古风道。

    “皇后娘娘现在也没动我,只是关一下黑屋,没关系的,你们不必担心。你们先回去,我很快就会回去的,不会有什么事,天就快亮了。”

    “这个……”古风和莫雨有些犹豫不决,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见到王妃娘娘真的没有任何被谑的迹象,他们也不得不相信,王妃真的没事。

    因为王妃的坚持,古风和莫雨只得离去。沐蝶灵自动自觉回到黑屋里自闭。

    古风和莫雨回到战王府上之后,天也就亮了。莫雨莫着脑袋道:“真是想不明白,王妃为何还要留在那里?关在那个黑屋里,一定挺难受的。”

    古风道:“王妃真的很古怪!莫测高深。她今天受了那么大的委曲,按一般人,早就赶着回来扑在战王殿下的身上,撤个娇什么的向战王殿下诉苦了。可是,她却又留在那里,只叫我们回来看着王爷,让王爷睡好觉就行。”

    “就是啊!回到王爷身边来,她就安全了。”莫雨再次摸着脑袋,表示不解。

    “……”

    坤和宫中。

    皇后娘娘昨夜间睡得晚,但她已经吩咐人辰时叫醒她。才从榻上起来,早有林麽麽通报说,坤和宫外面正等着几拔人,都想进来瞧瞧皇后娘娘审王妃呢。

    吕慧一边在宫女的伺候下洗漱,梳妆,一边问道:“都有些什么人?关键的右相爷来了没有?”

    林麽麽回道:“回娘娘,昨夜娘娘睡下后,右相爷就连夜赶来了。但娘娘睡下后又不好再叫醒娘娘,就让他候着了。”

    “嗯。那其余的人呢?都是来看本宫笑话的么?肖妃那践人来了没有?”皇后娘娘心中还是将肖妃娘娘锁为重要目标,但却找不到一点不利于肖妃的证据来。

    “来了!这样的时候,她会缺席么?但是,昨夜着人查了*,找不出任何证据是那践人做的。她正风光笑脸地等着看娘娘的笑话呢。没准儿她就是那四个人的幕后,却大摇大摆地来看戏。”林麽麽也想着,除了肖妃娘娘,还会有谁?

    皇后娘娘道: “去!将王妃先带到偏殿,同时,只许相爷一人到偏殿去,本宫想先听听右相爷的说法再作定论。”

    “是。”林麽麽躬身要去。

    皇后娘娘又叫她回来问道:“尧儿那边有什么动静么?”

    “没有呢。许是战王殿下还不知道。那边回报战王殿下一直睡得安好,没有人敢惊扰到战王殿下。娘娘请放心。”林麽麽回得有条有理。

    “那就好。”

    ······

    沐蝶灵被带到偏殿里时,没想到会先见到了她的相爷爹爹沐葛韬。沐葛韬在乍见到恢复了真容的沐蝶灵时,更加是浑身都被震撼得僵硬在那,久久说不出话来了!他也数次地怀疑过她脸上的紫斑是假的,没想到还真的是。

    他官位做到了右相爷,哪想到做爹爹居然会做得如此的失败?!眼前的少女飘逸如仙子般,容颜超卓,那绝世无双的姿容不就是他的原配妻子夜嫣然的翻版么?!可是,这么多年来,他却不知道她隐藏着自己真正的面貌,以“丑颜”活了那么多年。是他多大的忽视,才会造成一个这样的局面?以至于,今日,他只怕也难逃“欺君”之罪。

    “爹爹!抱歉!”沐蝶灵向自己的爹爹行了一个礼。

    沐葛韬眼睛里有着满满的羞愧,回道:“是爹爹惶恐!灵儿委曲了!”

    沐蝶灵怔忡了一下,本以为她搞出这么多的事情来,右相爷多少会责怪她的。犹其是,上次右相爷有拿过一幅画出来,问过她,画上的少女可是她?那时她否认了。说起来,做女儿的如此欺骗自己的爹爹,这个爹爹没有爆跳如雷,那真的已经十分难得了。

    端坐于上位的皇后娘娘问道:“沐相爷,她可真是你的女儿么?你可要看仔细了!”

    沐相爷回过身来,向皇后娘娘躬身一揖,回话道:“回禀皇后娘娘,灵儿长得跟她娘亲一模一样。她,确是罪臣的女儿。”事已至此,相爷也无话可说了。

    皇后娘娘抬起脸来,微怒道:“既然她是你的女儿,为何要顶着一张丑脸吓人?这岂不是罪犯欺君么?本宫也被她糊弄得晕头转向!那么,战王殿下可知你的真容?”

    右相爷正想回答时,沐蝶灵抢着先答道:“战王殿下当然不知道。我爹爹他并无欺君之罪,皇后娘娘不要信口开河。我的……”

    “本宫信口开河?”皇后娘娘一听又气得要炸了!这媳妇儿开口闭口都能气翻她的白眼。

    而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声高呼道:“皇上驾到——”跟着又是一声:“肖妃娘娘到——”再跟着又是:“信王到,贤王到,七公主到——李妃娘娘到——”等等的叫声传来。(注:信王即是大皇子段逸辕;贤王是四皇子段逸辰。)

    看热闹的人还真多啊!显然,这些人原本是被皇后的人拦着的,却因为皇上驾到,都趁机随着皇上进来瞧热闹来了。

    皇上连早朝也没上就来了皇后这儿。昨夜他从战王府上回宫后,微感疲惫,就早早歇着了。今朝一早,自有公公将昨晚百花苑中的事说与他知道了。

    他早就怀疑老三娶的王妃沐千金那脸上的紫斑是假的,这会儿一听,居然连早朝也延迟上,就摆驾到皇后娘娘这里来了。可见,皇上也是被沐千金的事情吸引到了,非要先一睹战王妃的真容不可。

    皇上和跟着他进来的人让皇后娘娘的脸可不怎么好看。因为昨晚的事情,人人都以为是她做的。皇上,也不例外吧?她,只怕是跳下黄河也难以洗清拿狗血泼自己媳妇儿的恶劣行为。虽然她是皇后娘娘,这也还不至于会被怎么样,但这“恶皇后”的声名要是被传出去的话,可是于她母仪天下之美名有损了。

    而皇上又会有怎么样的看法呢?皇后虽然高高在上,但要是不配做皇后,做了什么被拿着了真凭实据的恶事,皇上也是可以随时能将她格去皇后的贵冠,甚至打入冷宫的。

    所以,皇后*都查不出那四个人的踪迹,此刻心里也不禁有些忐忑不安的了。

    跪拜之礼行过之后,自有宫女给皇上在皇后的身旁摆了主座,其余人等也一一地落坐于一旁。只有沐蝶灵行过礼之后站了起来。沐葛韬还跪在皇上和皇后的面前,不敢站起,也不敢落座。

    既然皇上驾到,其余人就不敢太过于多嘴,静等着皇上先开金口。玄德大帝落座后,目光自然而然地,一直就落在沐蝶灵的脸上,久久难以移开!

    不但是玄德大帝,其余的肖妃娘娘,李妃娘娘,大皇子,四皇子,六皇子,七公主,甚至是吕兰雅……都将目光落在如今一身素衣,一头长发,不着半点脂粉的沐蝶灵身上,所有人眼光中之惊艳太过明显了!

    好一个淡雅素装的美人!美如轻云,淡如烟霞,却自有一种飘逸灵动,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婷婷玉立,脸上尊贵与生俱来,比之在场的任何贵妃公主都更有一种凌人于上的居高临下,俯瞰世人之仙容玉骨,将清纯和艳丽和谐于一体,真真是只要一眼,就能颠倒众生,群芳黯然,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针落有声之际,良久,玄德帝的声音才缓缓安闲地说道:“刚刚,朕入门时,听得战王妃辩皇后之词。这欺君之罪,战王妃如何为自己和右相爷辩护?”

    众人一听,倒抽着气,右相爷更加惶恐不安,立即叩首道:“臣,愿领皇上责罚!”

    谁知,沐蝶灵却反问道:“皇上,臣媳何罪之有?请恕臣媳愚昧,不知罪从何来?还请皇上明示了。”

    皇上端着皇威道:“战王妃原来还不知罪么?曾经,战王妃上过金殿銮,却以纱巾蒙脸,说自己丑得不能见人。可事实上却是天姿国色。这个,不是欺君?”

    (七千字更新,含两千字加更在内,感谢昨天投月票的亲亲们!继续求月票!求推存票票!求留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