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章,血洗美人脸!(万字更感谢月票过120张!)

    百花苑。

    今晚的百花苑里还是一样的热闹。虽然因为战王殿下受伤的消息传来,原订酉时开演的黄梅戏压后了,一直在等着皇后娘娘来指示。

    皇后娘娘确定了战王殿下没事,一颗心也总算落定了,终于没有取消黄梅戏曲的上演,只是延长了时间而已。

    此时此刻,已经上演了半个时辰有多,今晚到战王府上被拒于门外的那些人都转到这里来了。

    台上“锵锵”声响着,宫灯照得整个舞台非常地明亮。传闻中特别大牌的花旦梅超群正在台上唱着曲儿,那唱腔跟传统的黄梅戏曲一样,节奏不算太慢,时不时地让台下看戏的百官们拍掌叫好。

    皇后娘娘端坐于最中间的位置,因为儿子段逸尧的事烦躁着,她今晚对自己平日里最狂热的黄梅戏也看得有些心不在焉,有一搭没一搭地,又听得侄女在她耳边说着“丑王妃”的嚣张,更是时时地有些走神了。

    吕兰雅心中太过愤愤不平了!战王殿下受了箭伤,她居然连进去瞧一眼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是去趁机献殷勤了!这一肚子的怨气冲天令得她今晚在皇后娘娘这里忍了再忍,都还是忍无可忍,因此就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沐蝶灵的不是。

    林麽麽一向是跟在皇后娘娘身边的,这时候也说了声:“真真可惜!原来安排好的一切,都撤了。”

    吕兰雅想问林麽麽,原先姑妈安排了什么事情,如今又真真可惜了?但她又知道,姑妈要是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她最好还是闭上嘴巴的好,所以最终还是没问。

    沐蝶灵跟着小太监走着,原以为是要到皇后的坤和宫去的,却原来是要到百花苑来见皇后。远远地,就听到那黄梅戏曲的唱腔传来,她嘴角一勾,有些反感地问道:“今晚听戏曲的人多么?”

    小太监回道:“回王妃话,听戏曲的人很多。一向,皇后请来戏班子唱戏,那是喜欢的和不喜欢的,都来捧个场的。更何况,这黄梅戏曲是大家都最爱听的,又是最出名的旦角梅超群亲自来唱的,哪能不多人?”

    沐蝶灵一听,不禁冷哼了一声。这些人说什么担心战王殿下的伤势,说得好听罢了,转头不都在听戏了么?真不知道皇后娘娘又传她来这里作甚?早知她在听戏,她都不想来了,动不动就说是抗诣。可是,百花苑的大门口都已经在面前了。

    不一会儿之后,就走进了百花苑的大门,门口还有手里拿着长樱枪的官兵在守门。沐蝶灵走进去时,还要报出自己的名号——战王妃。那守门的一见她的脸,连忙躬身请她进去。

    甫踏入,这大门口是在舞台前的侧面,她时门就一眼面对着所有观戏的文武百官及其夫人们,小姐少爷们,皇子公主们……显然的,都是极有身份的人才能在这里听这黄梅戏吧?

    才一眼,她就瞧见皇后娘娘正端坐在最前面中间的位置,距离舞台之间大约有三米远吧?中间这三米的地方可是空着的。原先那些说担心着战王殿下的伤势的,所有人,此刻可都可这里看戏看得津津有味呢。

    显然地,她的出现似乎让所有的人都有些意料不着似的,将看戏的目光都往她的脸上齐刷刷地投过来了!

    哼!以为她是猴儿么?有没有那么好看?这该死的古代皇权!让她成了别人眼中的猴子了!她的脸色立即便变得很难看,目光也更加冷漠了。但是,到了此刻,她还是硬着头皮向皇后娘娘的方向走去。想知道她究竟传她来这里做什么?她的儿子受了伤,她还有心情看黄梅戏?不过,皇上倒是不在呢。不但是皇上不在,她娘家相爷府上的人也一个都不在。

    她冷眼走着,已经有些后悔自己走进来了。但就在这时, 就在她走到离皇后娘娘还有两米左右的距离时,沐蝶灵万万没想到,猝不及防地,血光闪过,血影迎面泼来!一个声音传入耳边道:“狐狸精!你速速现形吧!皇后娘娘在此,岂容得你残害战王殿下!”

    这声音传来的同一时间,四个影子冲出来,如鬼魅般,快如闪电地,在沐蝶灵意识到危险要作闪避时,四道血影同时从四个方向泼向她,更有一个声音还尖锐地叫道:“狗血淋头,妖孽现形吧!”

    这一下,不但沐蝶灵惊涛骇浪般左右前后被四道血影狠狠地泼在了头上,脸上,身上,就算是在场的,所有的人,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血光之灾”惊得骇然失色,登时便有人忍不住地尖叫,惊叫,连戏台上的戏子都停下了唱戏,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啊啊了啊!”刹那间,登时一阵乱七八糟的惊呼乱叫,尖锐得要震破人的耳漠了!

    但是,就在这惊呼狂叫之中,众人也总算是看得清清清楚的!那是四个画着戏班子鬼面的人各用一个竹筒装着血,在沐蝶灵走进来,走到离皇后娘娘还有两米左右时,一起神鬼莫测地冲出来,向她泼了个“狗血淋头”!四道血腥,四个方向,泼得狠辣无比,让人避无可避!

    从未想过会这么狼狈不堪的沐蝶灵,堪堪避开了三道狗血,却偏偏没避过其中的一筒,就是迎面泼来的一道,将她的脸残忍地泼了个正着!真真是!鲜血淋淋,兜头泼来,那血腥味灌入鼻翼之中,令人作呕,血腥味冲天。

    各种 尖叫声中,众人又万万没想到的是,紧跟着的,居然是皇后娘娘的声音带着无比的惊涛骇浪尖锐地叫道:“给本宫捉住那四个人!一个也不要放过!”

    可是,所有的人惊呼声之中,那四个人泼完之后,却早已在所有人的猝不及防之下,迅速地逃出了大门,就连守门的侍卫和官兵也因为这一幕,而惊慌失措地,呆头呆脑,没能及时地拦住他们!早不知逃到哪里去了!关键是,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呆住了!眼前的一切好不诡异!

    明明那四个人泼着血腥时,说是皇后娘娘的意思吧?为何又是皇后娘娘叫捉人了?这不是叫人晕头转向?

    让所有人惊心动魄的,一开始是那四个形同鬼魅般泼了血的人迅速地逃之夭夭!跟着是,皇后娘娘的叫声,为何刚刚那四个人明明说是“皇后娘娘在此”,那意思不就是他们奉了皇后懿诣办事的意思么?为何反而是皇后娘娘立即高叫捉人?

    但是,紧跟着,所有人更加感到惊魂未定,又陷入惊涛骇浪之中的是,被泼了狗血的战王妃沐蝶灵,她用手抹了一把满是鲜血的脸之后,那紫色的一边脸上,紫色不见了!现出了白色!这更加让在场的人见鬼般尖叫起来。

    “啊!妖精啊!她果然是狐狸精变的!现出原形来了!啊!原形!原形!”有人叫得惊天地,泣鬼神般,简直就要响彻云霄,掀破屋顶,震耳欲聋!

    于是,再也没有人想到要去捉拿泼狗血的人!一个个地,都惊得瑟瑟发抖起来,只睁大眼睛瞧着沐蝶灵的脸了!

    “没有尾巴?她没有尾巴!不是狐狸精!只是,她的脸变了!那块紫色不见了!”又有人更正刚才的说着,大声嚷嚷着,象天要蹋下来一样。

    沐蝶灵一听,这才醒悟到,糟糕!她脸上的紫斑确是不能淋血的,遇血即解,她一定是“原形毕露”了!这可怎么办?站在那儿,她也有那么一刹那间,有些犯傻了!呆呆的,风中凌乱了!这可怎么办?第一次,她有些不知所措。这该死的易容术不能遇血的,居然有人突然用血当众泼她,她哪里能想得到?如果此刻她逃走,只怕更加被当成妖魔鬼怪吧?所以,电光火石之间,她选择了没有逃走,呆呆地站着,只怕,她要面对一场不知名的风暴了!

    没想到, 突然,一个声音对她说道:“姑娘,用这个抹一把脸吧!”

    她抬起头来,才发现是一个穿着戏服,浑身披挂着彩服和羽帽,脸上画成一个唱戏花旦脸的男子正站在她的面前,递给她一条折叠得很是斯文的手帕。

    她有些反应不过来地,说了一声:“谢谢!”,接了过来,抹着她脸上的狗血。这种时候,居然有人递给她一条毛巾?无论这个人是谁,她都给他投以了感激的一眼。但他脸上的油彩太多,画成一个彩人,她不认识。

    对这人说了声谢谢之后,她的脸昂起,转身皇后娘娘,突然两眼暴出恨恨的光芒,向皇后娘娘望去。

    满场的人突然变得鸦雀无声!却却有一个声音惊叹道:“原来战王妃脸上的紫斑是假的!!”

    就此一句,这人将这句话说完之后,又似乎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似的,连忙地用手掩着自己的嘴巴。唱戏的都停了下来,没人再唱戏,因为刚刚递了一条毛巾给沐蝶灵的就是这唱戏的主角梅超群。

    从未有过如此的狼狈,不安,猝不及防,沐蝶灵还在风中凌乱,既不想就此逃走,又不知如何是好,此时此刻,她突然心中喃喃地想到了一个人的名字——尧尧!帮帮我!段逸尧,帮帮我!

    她从未试过遇到事情心中想着的是依赖某人,从前,无论遇到任何事,她第一个想到的只有她自己。所以,当她想到尧尧时,只是脑海中闪过,心中划过他的名字,她就有些呆了!

    而,正在她发呆的时候,皇后带着几个老麽麽过来,一起将她团团地围在了中间,一个老麽麽手里执着一壶温热的茶水,走到她的身边来时,竟然提高那茶壶,将茶水从她的头顶上徐徐地淋下来……

    她抬起脸来,那茶水正正地洗滴着她的小脸,让她脸上的血迹和紫斑都同时被洗涤得干干净净,彻底地露出她原来倾国的容颜。因为那血腥的味道太令她作呕了!所以这温热的茶水淋在她的脸上,倒是让那血腥味没那么刺鼻了,她一时之间并没有作出任何的反抗行为,还用刚才那戏子给她的毛巾抹了一把脸。

    谁敢提着茶水兜头向战王妃淋茶水?当然是皇后娘娘的意思了!

    皇后娘娘吕慧凌厉的眼神牢牢地罩着沐蝶灵的脸,瞧了一眼那老麽麽右手提着一壶温热的茶水,正将茶水徐徐倒下,淋在沐蝶灵的脸上,她并未叫停,声音无比森冷地问道:“你是谁?装神弄鬼!原来这才是你的真面目么?”

    抽气声此起彼落!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沐蝶灵的脸上,想看看皇后娘娘用茶叶水洗出一个怎么样的容颜来!

    然后,大家都如愿以偿地看到了!湿漉漉地滴着血水,然后是茶水淋过的散乱发丝下,显出了一张真正倾城倾国,举世无双的的美颜来!这张美颜此刻虽然狼狈不堪,但却越发地显得楚楚动人!

    从来因为那块紫斑没有人注意到的脸,那小脸的型号就象一完美无瑕的水煮去壳鸡蛋,肌肤白希细腻,如脂似玉,即便是在这么狼狈之下,那冰清玉洁的光泽也如熠熠月色般,泛着月光般的朦胧之美,映得这所有的宫灯都似已经黯然失色!

    从来也没有人注意到的,这张小脸上那五官的精致美艳,是任何画工精堪的画师都画不出来的绝色无双!

    弯弯的蛾眉,如烟似柳,淡淡扫过,那长长的眉睫眨着,象两把小小的黑色扇子,眨一眨,那秋水般清澈的双瞳水汪汪地,此刻有些茫茫然,而又冷淡如日月星辰般,冰冷地瞧着所有也在注视着她的人,犹其是在淡漠地看着皇后吕慧,眸子中那倔强的光芒闪烁着银河星际般的幽冷。

    瑶鼻之下,那小嘴儿象花瓣儿一样,此刻泛着惨淡的色泽,嚅动着,想说什么,却终于咬了咬樱唇,最终说了一句话道:“我还是沐蝶灵!你想怎样?”

    还没等皇后娘娘出声,突然,有一个人惊天动地般叫道:“啊!是你!夜姑娘!怎么会是你?!”惊叫的人是大皇子段逸辕。他一边叫一边走到沐蝶灵的身边,对皇后娘娘说道,“她是夜姑娘,我见过她。她,也曾经是三弟画了像要通缉的那个姑娘吧?”

    于是,有不少人跟着惊呼道:“啊啊!是啊!她不是官府曾经贴出告示,出重金缉捕的姑娘么?”

    皇后娘娘一听,眸光更加如刀子般,冷森森地说道:“把她带到刑房!本宫要亲自审她!”

    皇后的话音刚落,立即,两个婆子就如闪电般上前,意图明显,是要挟持沐蝶灵。沐蝶灵机警地一闪,脱出两个婆子的左右抱抄道:“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问得了,没必要说得那么严重,这有什么好审的?我一一给你回答就是了。”话虽说如此,沐蝶灵也有些慌了!这慌乱之中,她左闪右避。

    两个婆子显然是没想到沐蝶灵闪身闪得那么机灵的,这下互相的打个眼色,居然如鬼魅般重新袭向沐蝶灵。

    沐蝶灵一听到皇后娘娘说什么要带她到“刑房”去审问,脑海中就想到了清宫十八般的酷刑来了,哪里肯去?去了要是被关起来荚手指,跪钉板什么的,她可受不了!可此刻,她想逃也逃不掉了!

    皇后娘娘见到她的身法居然是她见所未见的诡异,眼中就更加的惊厉起来,袖手轻摆道:“捉住她!”

    于是,另外又有两个婆子闪了出来,四个婆子一起,从四个方向包围着沐蝶灵。这四个婆子的功夫竟然厉害得,让沐蝶灵当场就有种感觉——她,今天要落难了!这些婆子只怕是比那“容麽麽”厉害得多了。问题是,这个时刻,众目睽睽,她还不能用qx射线来对付她们。如果用了,她就真是是名副其实的妖孽了。

    沐蝶灵纵有十八般的武艺,翻腾了几回,但是,这四个婆子的武功端的非同凡响!都一把年纪了,那枯骨似的双手抓来,却如鬼抓手般,身法也形同鬼影老魔般,快如闪电!如影随形。

    没几个回合,沐蝶灵就被两个婆子捉住了,当即便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

    皇后娘娘当场冷冷地说道:“带她走!”说着,又向她旁边的一个婆子道:“去请右相爷一家人来!”

    原来今晚相爷的一家人中,不知为何,并没有人来看这黄梅戏。

    正在那两个婆子就要带走沐蝶灵时,没想到这时候倒有一个声音说道:“皇后姐姐,这不是您的媳妇儿么?要审什么也该好好地说话,没必要动武吧?她可是战王妃呢。”

    说话的是肖妃,她这个时候居然才优雅地走过来,上下打量着沐蝶灵,特别是她的脸,瞧了好半晌之后,事不关已地,“啧啧”两声道:“原来是一个倾城倾国的美人儿呢!难怪战王殿下喜欢她,非娶她不可!这模样儿,倒是将‘天下第一美人’的沐紫瑶比下去了。可是,好好的一个美人儿,干么将自己丑化成那样?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几个皇子,公主的,这时候也围笼了过来,象观看动物园的小猴子一样瞧着沐蝶灵。七公主更加是盯着沐蝶灵瞧了半晌道:“难怪!还以为一个丑八怪怎么那样子傲慢凌人,原来是真人不露相,三皇哥哥将她当宝一样*着,是有原因的。”

    四皇子段逸辰和六皇子段逸泽没说什么,却也在旁边看着,眼睛里冒着一种莫名的光芒,那光芒应当是叫做惊艳和走宝吧。心想,段逸尧一定是事先知道她的美貌的吧?

    大皇子段逸辕的眼睛放光光道:“夜姑娘,我上次说过想跟你赌一场,你还没跟我赌呢。”

    咳咳!这时候提赌博么?有好几个人都丢给段逸辕白眼,认为他就是一个好赌又爱上青,楼的赌棍。他的母妃李谨更加是当众就跟他翻白眼道:“你就知道赌!除了赌,你还会想什么?”

    段逸辕咧开大嘴巴摸摸头状似憨厚地一笑道:“嘻嘻,除了赌之外,这世间还有何乐趣?”他说着,邪嘴巴又是一笑。却没人知道,他憨笑完之后,那一低眉之间,锐芒闪过,有多么冷厉!

    沐蝶灵被皇后娘娘的两个婆子象拽着犯人一样的挟走,头上身上还一身血水,心中有些懊悔,为何自己被卷进了这么残酷的宫斗戏里了?要是她早点离开的话,不就没有这些事情发生了么?她,是不是一步步地,已经身在皇室之中,已经没法离开了么?

    为何她没法离开?为何?为何要一步步地踏入这皇宫?外面天大地大,她为何就进来了?

    她,被点了穴道,连右手的功能也不能用了!事实上,她也没想过用右手的功能。如果用了,还不知道会不会更加严重。如此被带到什么刑房,她,命中注定有此一劫了?如果尧尧在这里的话,一定不会让皇后娘娘带她走吧?但是,电光火石之中,她突然领悟到,段逸尧*爱的是小灵儿吧?

    而她,此刻的她却是那个“夜姑娘”了!他待夜姑娘的态度和对小灵儿的态度有些天差地别呢。更何况他此刻已经因为受伤睡得很沉吧?除了他,谁还会来救她?这么一想,她的心沉沉地跌落。

    有人想跟去瞧热闹,皇后娘娘一个凌厉的扫视,冷冷说道:“跟着本宫做什么?都想刑房伺候么?”

    于是,这一场黄梅戏也终止了!

    回到皇后的坤和宫中一个偏殿里,皇后娘娘才坐下,一个穿着侍卫服的男子进来回报道:“回禀娘娘,属下无能!那四个向王妃泼狗血的人没有抓到,让他们跑掉了。他们事先只怕作了周密的布置,早有意谋和接应。”

    皇后气极,喝了一口茶,冷芒激射道:“好狡猾的兔子!泼了狗血当众裁脏到本宫的头上了!都事先步步算计好的,哪那么容易捉到?一定是宫中隐藏着的人,只要出了百花苑,哪还能搜出来?去吧!给本宫继续查!”三皇儿才刚刚在碧翠湖被刺,今晚又来这么一出戏,真的是太嚣张了!

    林麽麽道:“那四个人是武林中之高手而为,当时一个反应不够快,连奴才都以为是皇后娘娘做的了。这一下,娘娘真的被裁了个水洗不清呢,好险恶的用心!不知是不是肖妃那践人做的?”

    皇后娘娘气急败坏:“这个死猫让本宫哽得真是!”她火冒三丈啊!原本,她确也是要对付沐蝶灵的,但却没想要在戏院里当着众人的面来对付沐蝶灵。再怎么说,虽怀疑也只是怀疑,传闻还没有证实之前,她都还是她儿子的王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泼她狗血,那不等于是泼她儿子的脸么?再说了,今晚在战王府,被皇儿段逸尧说了那么一句:“你打了灵儿,就等于是打儿臣我。”她都有些害怕了。

    原本她也有想过,叫人拿狗血泼她的,但却只想没人的时候做,看她是不是狐狸精,别害了自己的儿子罢了。哪想有人竟然洞悉她的心思,在戏院里当众演出一场这么泼辣的戏码?真是胆大包天啊!一切,显然是设计得很周详才做的。这么一来,不但让儿子误会是她做,更让王妃沐蝶灵跟她之间真的结下深仇大恨了。

    不过,这当务之急,她更想知道的是,她是不是沐相爷的大千金沐蝶灵?潜在皇儿的身边有何企图?为何要掩去真容,以一个丑八怪的面貌做人?

    皇后娘娘原先是想将沐蝶灵带到刑房的,但证实了她并非是什么狐狸精,而那容颜显现出来,却是倾城倾国的美艳绝伦。细想一下,她便命人将她带去先洗洗干净更衣之后再带进来审问。同时,她想等相爷来问问,相爷可知道自己的女儿长得是什么样子的么?如此欺骗天下,也是个欺君大罪!先问明了再审吧。

    沐蝶灵以为立即就要被带到什么刑房去用刑,心里不禁也有些害怕了。但没想到临时皇后娘娘又改变了主意,命人将她先带到浴室里沐浴。不是刑房总是好些吧?沐浴什么的,又是何意?

    她的穴道被点了,双手不能动,如何沐浴?在浴室的门口,她对两个挟持她的婆子说道:“解开我的穴道吧!不然,我怎么沐浴啊?”

    两个押着她的婆子想了想,却没帮她解穴,只叫了两个小宫女来,吩咐道:“进去,伺候着王妃娘娘沐浴更衣。”其中一个婆子又说道,“王妃娘娘,你的武功还挺高的,解了你的穴道,你要是逃走,我们还不知能不能捉你呢。”刚才,她们可是四个婆子才捉到她的。而这四个婆子可是皇后娘娘身边武功最高的了。

    她们也想得周到,这王妃现在虽然被捉,但她不是什么狐狸精,要是过了这一关,她还是王妃娘娘的话,战王殿下会如何?她们可不想放开她之后再次捉她,要是伤着了,怎么办?现在点了她的穴道,她不能反抗最好,那就不会受伤啊。

    皇后娘娘是战王殿下的娘亲,到时战王殿下就算是火气冲天,也不能拿自己的娘亲怎么样,但她们这做奴才的,只是在执行命令罢了,只怕一个惹恼了哪个主子,都有可能遭殃,人头随时落地的。

    沐蝶灵有生以来,还没受过这样非人的对待!身体被两个小宫女替她洗!虽然同样是女人,但也足以让她咬牙切齿了!两人小宫女害怕得瑟瑟发抖,把她轻轻地按在一个超大型的木桶里,替她清洗着。

    这两个小宫女显然是侍候惯别人的,做事也还算干脆利落,但要为战王妃洗澡,她们其实比沐蝶灵更加害怕,见沐蝶灵向她瞪着眼,不禁低下头,小声地说道:“王妃娘娘,奴婢们只是奉命做事的奴婢,有何不适,还请娘娘示下。”

    沐蝶灵一副誓死如归的表情,闭上了眼睛,冷冰冰地说道:“淋一淋就行了,不许碰我的身体!特别是重点部位!”

    “是!王妃娘娘!谨遵王妃娘娘的吩咐。”其中一个小宫女倒是很乖巧地回着话,给她解了衣裳之后,真的只用一个木勺子舀了水给好淋洗着,不敢用手碰她的身体。

    一头长发倒是给她搓洗干净了那些血腥味,冲得干干净净的,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和得罪了。

    如此倒也不用多少时候,沐浴完了,给她换上了干净的衣裳之后,一个老麽麽居然还用内力立即烘干了她的一头秀发,说是不能弄湿了皇后娘娘的宫殿,这才又将她带回皇后娘娘的宫内。

    这是皇后娘娘坤和宫中的一个偏殿,此时此刻自然已经是宫灯高高地挂着,照得十分地金碧辉煌,极为奢侈。

    太监,宫女,侍卫,老麽麽们,里里外外的,低眉臻首待命侍候着。 皇后娘娘正端坐于正面的一个主位上,因为深夜,宫灯挂了好几盏,将这偏殿映照得如同白昼一样。

    沐蝶灵被带入来时,穿着一件淡青色的衣裙,长发披散着,并没有梳妆。她没有被绑着,只是腰部以上被点了穴道,双手也如同废了一样,不能动,双脚倒是可以自由地行走。

    她真挺挺地站在皇后娘娘的面前,昂首挺胸,一股怒气在胸口里滚动着,什么也没说,真等着皇后娘娘发话问她。如今她肉在板板上,只怕无论是说些什么话都没用吧?一双水眸中流转着的,是越来越多的冷漠。

    她已经有了心里准备,要打要杀也悉听尊便了。但是,过了很久,只见端坐着的皇后娘娘将目光锁在她的脸上留停了很久,然后,却没说什么。

    她以为会被人踢一脚什么的,要她跪下之类的事情居然没有发生。

    殊不知,皇后娘娘原先讨厌,嫌弃她的原因主要是是外面的传闻影响加上她的丑脸。她更加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她这一身的淡淡素装,不着半点胭脂,那股素净清纯,就如仙子下凡一般,淡淡如轻云,漠漠如不吃人间烟火的天仙,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天生丽质难自弃,竟是让皇后娘娘也为之惊艳了!

    如此这般有着尊贵气质的女子,才能站在她尧儿的身边,跟之相匹配嘛!皇后娘娘之所以是皇后娘娘,当然也有着冰雪聪明的脑袋。看到沐蝶灵这个真实的模样儿,她也猜测到了,也许她那一向智慧超卓的儿子老早就知道她的丑颜是假的,这才是她的真容。

    这也就能解释,她的皇儿为何非要强娶她的原因了!关键是,那狗血也证明了她不是什么狐狸精。

    “说吧!你是谁?”等了老半天,皇后娘娘终于发问,语气之中倒是平和得多了。

    “我是沐蝶灵!”沐蝶灵恼怒地回着,语气中的火气明显得要烧着屋似的。

    吕慧一边喝着茶一边缓缓道:“非要本宫用刑了才说真话时,也只是多受些皮肉之痛罢了,别在本宫的面前耍花招。说假话,对你一点好处都没用。”

    “我没必要说假话!”沐蝶灵甩了一下她的一头秀发,因为,脖子还是能动的。这些古人的点穴手法还真是千奇百怪的。这时候,她突然想到,上次她不是用段逸尧的武功运行了之后,就能冲开被点的穴道么?这次她的穴道是被一个老麽麽点的,她能不能冲开?

    吕慧被她眼睛里,小脸上的一股倔强和傲慢气得,原本不是要对她怎么样的,因为她也对儿子也确是心中有所顾忌。但是,眼前的少女却太过于桀羁不顺了。 在她的面前,三番四次地都没将她放在眼里。她一个小辈,这是对长辈的礼貌么?更何况除了皇上之外,谁在她皇后的面前敢这么倨傲的?

    “没必要么?这世上为了荣华富贵,什么手段使尽的没有?说句假话没必要么?为了做这高高在上的战王妃,总有必要说假话,甚至整个人都是假的呢。”吕慧慢条斯理地说着,既没说赐座,也没叫她跪下,就让她站着了。

    沐蝶灵以为这一系列的阴谋都是皇后娘娘所设下的陷阱,说话还哪里能不火药味冲天?她冷冷地一笑,居然勾唇相讥道:“是么?这么说,皇后娘娘之所以是皇后娘娘,自然也是什么手段都使尽的了?不知皇后为了这‘荣华富贵’四个字,究竟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呢?晚上睡觉时有没有半夜被鬼推啊?”

    “臭丫头!给本宫掌嘴!”吕慧堂堂的皇后娘娘,别人哪敢在她的面前说这样的话?别说不知有还是没有,就算是真有吧,又有谁敢当面这么说的?即便是在背后,也还怕背后有鬼眼呢。根本就还没审,皇后娘娘就被气得叫人掌嘴了。

    “啪啪!”的两声,一个老麽麽执行皇后的命令时,还当真是快如闪电般,绝不手软。

    沐蝶灵用舌,尖添了一下嘴角被打得沁出来的血丝,怒视着皇后娘娘,双眸着了火一般,突然就吼道:“什么富贵荣华!你以为我有什么假说好说的?我一点也不想嫁给你儿子!为什么?我就知道,他一定有一个象你这样手狠心辣的母亲!动不动就打人巴掌,掌人的嘴。所以,谁想做你的儿媳妇?你趁早叫你儿子给我一纸休书吧!”

    “什么?休书?你要休书?”皇后娘娘这下更气了!她儿子堂堂的战王殿下,这天底下的女子哪个不想嫁了?她要休书?这装的是哪门子的清高?是不是仗着尧儿*她,就可以口没遮拦,胡言乱语?

    ……

    与此同时的战王府上。

    段逸尧还在榻上睡得很沉。半个多时辰之后,小竹丫环煲好了中药,和冷电一起将药端回房里,按时叫醒了段逸尧。段逸尧醒来后,不见沐蝶灵的影子,问道:“王妃呢?她到哪去了?”

    小竹和冷电都牢记着王妃临走时吩咐过,不要让他知道她被皇后娘娘宣去问话了,免得让殿下忧心睡不着。所以,就按照王妃的意思,编了一个借口瞒着段逸尧道:“王妃刚去沐浴了。”

    段逸尧听了也没怀疑,喝了中药后,又是深夜时分了,他躺下后,不一会儿的时候,又睡着了。

    但是,寝室外,古风他们却开始有些心焦麻乱了!

    古风训着冷电道:“你也真是的!为何刚刚没差个人回来告之一声?让人跟着王妃过去?”古风和莫雨也是知道王妃沐蝶灵身份的。那个来自未来世界的秘密他也知道。所以,他特别担心着,听王妃的意思,她来自一个很是风平浪静的和乐世界呢,所以么,对这里的人心险恶没那么了解和防备。

    当即,他便想差个小侍卫到皇后娘娘那边去打探一下,但想了想,今天在大门外王妃就得罪过王后娘娘,他还是放心不下了。别人不知道也就算了,他可知道,王妃娘娘可是王爷的命根子,王爷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所以,他不放心,还是自己亲自跑一趟吧。

    古风这一趟跑得,还当真是惊心动魄了!还没等他到了皇后娘娘那里,就在百花苑的附近遇到看戏散了的文武百官,听他们议论纷纷,说什么王妃娘娘被带到刑房去了!因为,王妃娘娘被皇后娘娘用狗血淋头,现出了真面目!

    狗血淋头?!这也太残忍了吧!王妃娘娘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主,被皇后娘娘这般地侮辱的话,以后婆媳之间就要大战了!那不是苦了战王殿下么?而战王殿下受苦受难的话,他们这些在他身边的侍卫可也就不好过了。

    古风被这个消息震傻了!抓住一个官员问详细了,生生就象吞了一只死老鼠一样,心下大惊失色。

    他要回去叫醒主子么?王爷伤势需要休息,但王妃被抓到刑房那也不是闹着玩儿的啊!这可怎么办?那刑房是时刻都能闹出人命来的,多少人进去子之后出来就成废了,关键是活着的人进去,都是死了才被抬出来的。

    (一万字更新,现在言吧要求保底五千字。一万字就是加更了五千字噢!感谢昨天为媚媚投了月票的亲亲们!一万字等于三更,因为现在审核问题,媚媚都将一天的更新合成一更了。继续求月票!求推存票,求留言!求收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