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章,敢挡谁的驾?!(求月票!)

    皇后的寝宫中。

    皇后最喜欢听黄梅戏曲,晚膳后就一直在心急地等候着了。吕兰雅一直在陪着皇后娘娘,比平日更加的殷勤讨好。这会儿正给皇后姑妈斟茶递水,娇声细语道:“皇后姑妈,这是最新的罗汉花茶,最是养颜滋肤的,又兼且止咳润肺。雅儿听着姑妈有声咳,所以特别地亲自给姑妈泡好了。”

    吕慧接过来,优雅端庄地就唇浅抿了一口,赞赏道:“嗯,本宫就知道雅儿是最乖巧可爱的。偏偏就你三皇表哥不懂得欣赏。这天底下的女子任他挑选,他就挑了一个丑八怪。反而是好样儿的好品貌的,他一个儿也瞧不上眼界去。”

    吕兰雅趁机挑泼道:“所以说么,处面的那些传闻就是让人担着心呢。今儿个三皇表哥已经带着沐小姐到碧翠湖去游湖赏景了。不知晚上还能及时回来陪姑妈看黄梅戏么?雅儿自从听了外面的那些传言之后,这小心肝就一直‘扑通扑通’地跳着,愣是有着一丝儿忐忑不安的。”

    一旁的林麽麽搭嘴道:“碧翠湖来去也用不着多少个时辰,战王殿下怎么就不能回来陪娘娘听戏了呢。奴才估摸着,这时候战王殿下只怕回府了。不如奴才着人过去催催,瞧瞧战王殿下回来了没?”她说着,和皇后娘娘对视了一眼,那眼底划过一丝古怪的光芒。

    正在这时,一个小太监进来,在皇后娘娘的面前用着比较急切的语气说道:“回禀皇后娘娘,战王殿下在碧翠湖受了箭伤,生命垂危,才刚刚回到战王府中。”

    “什么?”皇后吕慧闻言大惊,差点掉落手中的茶水杯,厉声问道,“怎么会?好好儿的,殿下怎么可能受了箭伤?是怎么回事,快快禀来!”

    “是这样的,三殿下带着王妃,在十大侍卫和一队官兵的护卫下,一起到了碧翠湖时,遇到了大批江湖中的高手刺杀行动。听说刺杀王爷的人太多,还有江湖上最出名的灵渺宫少主慕容绝色也参与了。打斗的过种中,有一支冷箭射来,本是要射王妃的,战王殿下却用万金之躯为她挡下了,所以就受了重伤。”

    “啊!皇表哥为王妃挡箭了?难怪呢。皇表哥哥武功那么好,怎么可能中箭?原来是为那狐狸精挡箭了!”吕兰雅前一句还是王妃的称呼,后一句却因为心情急剧地火燥,直接咬牙切齿地骂狐狸精了。

    皇后娘娘“咻”地起身道:“摆驾战王府!”说完,又吩咐道,“将宫中所有的太医都传到王府上去。”

    “诺!”皇后娘娘的人诺声办事去了。

    林麽麽在皇后娘娘身边压低声音问道:“娘娘,那……奴才在百花宫里安排好的……只能……”

    皇后娘娘吕慧道:“三皇儿他都已经受了重伤,那计划还有何用?先摆驾战王府。”

    “诺!”林麽麽躬身退出。

    皇后娘娘立即摆驾战王府。

    吕兰雅一听,心下觉得有些古怪,姑妈和林麽麽原来在百花宫中安排了什么计划么?连她都没提示下呢。但此刻听到皇表哥哥受了箭伤,她也有些心烦意乱了。虽然皇表哥娶了那个丑千金为王妃,但她可还没放弃死心的。只想着等皇表哥对那丑千金腻味了,姑妈肯定还会安排她嫁给皇表哥的,所以她还在等着呢。

    战王府上。

    段逸尧回到府上后住到了尧蝶阁中,他在马车上睡了一个时辰有多,此刻躺在榻上,原本还是很想睡,但因为他知道他受伤的消息一旦传出,必会有许多人要来探望他,所以吩咐着,除了不得不放行的人之外,一律挡着,别让人进来叨扰他。

    古风回到府上之后,立即去请傲寒过来为战王殿下重新检查过伤口,再处理过一遍。

    傲寒一边熟练地处置着一边说道:“古风越来越厉害了!我以为殿下没机会再受伤了呢。”说着,目光瞟了沐蝶灵一眼,转向沐蝶灵说道,“王妃,您脸上的紫斑想要去掉么?我最近已经可以成功地给动物换肤了。”

    沐蝶灵第一次发觉有人可以在战王府上说话无拘无束,比较象现代人,也没将战王殿下捧得象天神一样的。她当然还记得,这个白发的男子她在药阁里见过一次。原来他叫做傲寒,如果是在现代,她会认为这个傲寒是段逸尧的私人医生的。

    但是,要给她换肤么?她冷冷道:“我的皮肤不好么?紫色又不比白色差,我为何要换?一边紫一边白多么独一无二!”

    傲寒一听,“哈!”地一声笑道:“也是!紫色有何不好?我也认为紫色不错的。只要战王殿下喜欢,就算是黑皮肤也行,有何不可?”

    “嗯。那你就不用多事了。”关键是,她的紫色是假的,要他多事干屁么?所以,这时候装酷最好了,“你只要瞧瞧战王殿下的伤势就行。”这男人三十几岁的年纪吧?一头的白发白衣显得有些苍桑,那双眼睛特别地显得睿智,所以她不想跟他多谈,免得被人识破。

    傲寒似乎也不是想跟人攀谈的主,说道:“是!战王殿下的伤处理得很是及时,基本上就只需要休息就行。只要别人不打扰他,让他休息够了,他很快就能复原。这点伤对别人也许算重伤了,但对于战王殿下这种强健的体魄来说,王妃绝对地不用担心他会挂掉。”

    “呃!你才会挂掉!谁说我会担心这个了?”沐蝶灵实在没想到这战王府上还有人敢说话这么放肆的。但这人说话虽然放肆,战王殿下和古风他们却似乎十分地纵容着他,并没觉得他有何不可似的。想来,这人还真是很得段逸尧的尊重。

    “那就好!我只是瞧王妃对战王殿下的伤太过忧色,想提醒王妃,这没必要罢了。这伤不算太深,入骨一寸,骨胛没有碎裂,还不算太过糟糕。但是,王妃可要细心照料着,别让战王殿下忧虑太过。”

    傲寒做完,说完之后,向战王殿下笑笑,就离开了。

    “听到了没有?你得好好地休息了。”沐蝶灵让人送傲寒走后,对段逸尧说道。想到那箭居然入骨一寸了,虽然没碎裂,却哪能不伤不痛的?她眉头紧蹙,眉心怎么也舒展不开来。

    “你没听到么?傲寒都说本王没事,这点伤哪算什么?又不是伤在重要的位置上。”段逸尧如是说着,便他确是觉得有些累,想睡了。

    他怕他等会儿就真的要睡着了,就吩咐下去,战王府上的所有人和事,全权交给王妃沐蝶灵处置,如有不听者,必以家法伺候。

    家法么?沐蝶灵坐在榻前,因为她的手一直被段逸尧拉着,一刻也未曾放开过,所以,她一直就只能坐着。

    “我不会走开的,你不用担心。”沐蝶灵瞧着他有些苍白的俊脸,知道他需要休息,却不知道他在担心些什么,便用另一只小手拍了拍他的手安慰道。

    段逸尧微笑,很认真地说道:“灵儿,要是我真的睡着了,你可得记住。你已经是这个战王府的女主人,是本王的王妃。千万别忘记了,在这里,只有灵儿可以欺负别人,别人绝不能欺负灵儿。”

    “废话!谁还能欺负我不成?你就阖着眼,休息吧。受伤的人需要多休息。”沐蝶灵应着,心里觉得有些古古怪怪的。听他说着“只有她能欺负别人,别人绝不能欺负她。”这样的话,听着,总该死地牵动着她内心深处的一根弦似的。

    没想到,才想阖眼的段逸尧又蓦然睁大眼睛,深邃的海眸中潋滟着一种难解的热烈问道:“灵儿,你是我战王府上的女主人,你答应了?”

    沐蝶灵的双眼眨了眨,真不知道他这种时候,干么问这样的问题,这重要么?所以她反问道:“这重要么?你休息才更重要,笨蛋!”这家伙还能不能让人更加郁闷的?他那伤口已经让她觉得心头闷闷作痛了,他还这么罗里叭嗦,象个女人一样,问这种没有营养的问题么?

    可是,段逸尧却攥紧她的小手道:“重要!非常重要!我战王府上一直就没有女主人。好不容易有一个女人让本王认可她足可以匹配得上本王的,本王许她做这王府上的女主人了,这怎么不重要?要是她不答应的话,我连觉也睡不着了,你说重要不重要?”他说着,目光殷切地锁着她,那样子真的象个要不到糖的孩子就要撤泼耍赖不睡觉似的。

    “嗯,”沐蝶灵的小鼻子皱巴巴地,从鼻翼下嗯出一声道,“知道了!你睡吧,有什么事,我一力给你承担着,行了吧?”

    “好!”这样的回答,他也该满意了。这回他倒是真的阖目休息了。他知道沐蝶灵不是那么心甘情愿地想做他的王妃。感觉里,这小东西就象一只随时想展翅高飞的小鸟儿,对他这战王府的显赫和富贵并不象一般的女子那么热衷。她跟这里的名门千金,官家小姐相比,显得都格格不入,那份说不出的独特让他轻轻易易地就坠入了情。

    如果可以,他想用金屋藏着她,用金笼囚锁她的翅膀,让她只能留在他的身边,永远别飞。所以,他才那么担心她会随时离开他,随时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见了,让他再也找不到她的踪影。就如她所说,她来自未来的世界,会不会,他阖上眼睛之后,她就回去了?受了伤的他心灵变得有些特别地脆弱,对她更加多了一份强烈的依恋。

    即便是对母后和父皇,他都早已经脱离了那种依赖和太深的依恋,但对这个小丫头,他的依恋情绪突飞猛进,蓦然之间,便是深深地陷入,有些泥足深陷,不能自拔的感觉。所以,此刻他是紧紧地攥着她的小手才睡着的,还睡得不是太过安稳,只是逼于疲惫才不得不休息。

    等他真的睡着了之后,沐蝶灵才轻轻地扳开他的手,吩咐人时刻注意着他之后,走出了房间。

    房门外,莫雨刚好从大门外走进来,向她回报道:“回禀王妃,好几帮人都在战王府大门外求见战王殿下,意思是想探望受伤的王爷。”

    “王爷不是说过,一律挡了么?将他们打发回去,王爷需要休息。”

    “是!但那些都是皇子公主们,门外的侍卫们有些挡不住。”莫雨面有难色,他们虽然可以唯王爷之命是从,但那些皇子和公主们要来探病也在情理之中,所以才觉得为难。

    沐蝶灵想了想说道:“我出去瞧瞧。”她说着吩咐古风在此守护着,她想到门外去跟那些人解释一下,要不然也叫他们到大厅中或者花园里先坐什么的,让段逸尧休息一下。要不然,这一帮一帮,一拔一拔的人来探望都要见到段逸尧的话,他还怎么休息?

    “好,我陪您出去。”莫雨说着,跟在沐蝶灵的后面,俩人向大门口走去。

    没想到,大门外此刻竟然会是这般光景!简直就是人山人海了,好夸张啊!这该不是要踏破战王府的门槛吧?他们的消息也当真的灵通极了,这么快就知道战王殿下受了箭伤。皇子公主们确实不是侍卫们能打发的。

    拥挤着的众人瞧见大门被打开,王妃沐蝶灵穿着紫色的宫装衣裙袅袅跨出大门来,原先有些喧哗的杂乱声音刹那间停了下来。众人所见的王妃昂首挺胸,婷婷玉立,步履优雅,并没有戴上神秘的面纱,一张小脸一边粉白一边深紫地逞现于人前。

    也不过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但她走出来时,就是有着震场的威慑,隐然有着一家主母的风采。

    待她站定后,首先是大皇子段逸辕高声问道:“王妃,我三皇弟究竟受了多重的伤?我们兄弟担着一颗心,听到消息就赶到府上来探望三弟,为何却将我们挡之于门外?”

    “是啊是啊!我三哥他怎么了?我想进去,该死的!这些狗奴才们居然敢挡路!”暴跳的段逸泽居然开骂起来。

    沐蝶灵云袖轻扬了扬道:“大家误会了!不是不让大家探望战王殿下,只是刚刚战王殿下的伤已经处理好,他睡着了。睡前,他吩咐暂时不要让大家打扰他,先让他休息一下。府上的大夫也吩咐了,战王殿下此刻需要的是安静地休息。所以,府上的侍卫们是领了战王殿下之令,才让大家稍安忽燥。如果大家一定要探望到战王殿下才放心,可以到府上的赏月阁里稍坐,但也要等战王殿下醒来之后才能安排着一一探望他,如何?不然,你们人太多,涌进去,王爷如何能睡?又或者,你们可以改天再来。既然大家来此目的都是因为担心王爷,那应当不难理解本王妃的意思吧?”

    “好!那就让老臣进去吧!老臣就先到赏月阁里稍坐,等王妃安排探望王爷。要等第二天再来探望,臣实在是担心王爷,放心不下。臣愿等到王爷睡醒为止。”一个上了年纪的大臣规规矩矩地说着。

    沐蝶灵正想着,让这些人进去坐坐也无妨,顶多就让他们在那等着,等得不耐烦时送客就是了。谁知道,这个时候居然来了一排的宫中太医,他们个个诚惶诚恐地要进府给王爷诊断治伤,说是皇后娘娘的命令,要立即为王爷疗伤。

    沐蝶灵一看这么多的的宫中太医,差不多有二三十个,要是涌进去的话,除了吵着了段逸尧之外还能做什么?要是让这二三十个大夫一一都诊断过的话,还让人睡觉么?她相信那个白衣白发的傲寒医术绝不会比这些宫中的太医差。再让这些太医诊断一片不过就是多余的。

    所以,她清了清喉咙说道:“你们都回去吧!战王殿下确是受了箭伤,但是,箭已拔,伤口也已处理好,没必要再作诊断。他需要的只是安静地休息,你们再作诊断已经没有必要了。”

    她的话间刚落,没想到居然有一个尖锐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来道:“你就那么确实王爷不需要再诊断么?王爷的伤势如何,我们大家都不知道,你就在此阻着大家不让探视王爷是什么意思?连太医都不让进去,是不会你有什么居心啊?”

    沐蝶灵一眼便认出了说话的是左相爷司徒晟的夫人,正气得想出言驳斥回去时,却听得一个太监的声音高声道:“皇后娘娘驾到——”

    所有人一听,都立即跪下了,口中叫着:“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原来,皇后娘娘都已经站在他的的身后了,只是他们一时都在注意着沐蝶灵,没有注意到皇后娘娘的到来罢了。

    众人跪下时,已经很规矩知机地在中间让出了一条路让皇后娘娘走过。

    吕慧娘娘凌厉的眼神直直向前,如刀子般落在沐蝶灵的脸上,被几个太监,婆子,宫女们簇拥着,气势威逼地一步一步走到沐蝶灵的面前,众人突然之间鸦雀无声。

    直到,皇后娘娘到沐蝶灵的面前停下,众人才听到皇后娘娘的声音说道:“你,起来吧!”

    沐蝶灵虽然觉得皇后娘妨向她投来的目光如飞刀般凌厉,但想到皇后娘娘给她送了那么多的珠宝首饰,心想,皇后娘娘就象段逸尧说的一样,是面冷心善的吧?

    所以,她听到皇后娘娘冷如冰霜的一声“起来吧!”就从跪着的姿态站了起来,并且应了一声道:“是!”

    谁知,她才站直了小腰板,便觉脸上掌风刮来,她一个躲闪不及,“啪!”的一声,一个巴掌就重重地煸在了她的小脸上,登时就煸得她火冒金星,同时,皇后娘娘森冷的声音传出道:“臭丫头!连本宫传来的太医你也拦!你成心想让本宫的皇儿没能及时得到诊治么?”

    跟着,也不管沐蝶灵有什么反应,就对一排跪在地上的太医道:“还跪着作甚?要是战王殿下有什么事,小心你们项上的人头!”

    “诺!”一排跪着的太医立即就爬着站起来,想排排入府。

    沐蝶灵被打得火冒金星,但见那一排大夫要入大门时,她却“咻”地闪身到了大门口,说道:“本王妃说过了,战王殿下现在需要的是休息,不是你们的诊断和任何人的打扰!”

    她此言一出,还有她昴然立于大门口的娇弱之姿,在在让所有的人都连连地怔愣在风中了!首先是皇后娘娘打了王妃一巴,这就够让人意外了!皇后娘娘一向以端庄贤淑出名,要打人时,都是叫她身边的老麽麽们出手的,哪曾自己出手过?

    而这王妃更让人感到愕然,被打了一巴,还敢拦着那些太医跟皇后娘娘对抗么?这下太……

    而这光景,却又有太监高叫道:“皇上驾到——”

    于是,都还跪在地上的人又一齐地磕头叫道:“皇上万岁万万岁!”

    皇上驾到,威严地问道:“为何人都在外面?战王殿下的伤势如何?”

    人人禁声,沐蝶灵回道:“回禀皇上,战王背后的肩胛中了一箭,当场已经拔出箭头,回府后又重新处理了伤口。他已经睡下了,已无生命危险,。临睡前吩咐过,他要休息,如果有人来探望他,就请打道回府去,明日再来。”这一次,她不是说进屋去等候,而是说请大家打道回府,明日再来。

    皇后娘娘一听,冷声道:“你还胆敢借战王的口令,拦着不让本宫和皇上探望战王不成?要本宫和皇上也打道回府,明日再来么?”

    众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沐蝶灵居然回答道:“如果皇后和皇上能摆驾回去那也没什么不好,明日再来探望也可以。不然,如实在不放心的话,就请皇上和皇后安静地进去瞧一瞧,其余的人就真的不必进去了。还是请都回去,明日再来吧!”

    (求月票!求推存票票!求收藏!有木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