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章,洞房花烛(求月票!)

    浅尝辄止,还是巧妙地将她的右手掌反剪在后,段逸尧才抱着他的小新娘子亲了一下嘴儿。虽然那甘甜的芳香味道沁入心间,极之想继续加深这个吻。但他知道如果自己再贪心一点点,小丫头绝对会用她掌中神秘的力量来对付他的。所以,他很快地,只深深地印了一下,偷得一点儿香,就迅速地,恋恋不舍地撤离了。

    而事实上,小灵儿就如触电般,小脑袋“轰”地一声早就在他柔声地说出他的所谓“秘密”中就被电得晕晕乎乎了。她实在不知道,这么一个“秘密”会让她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瞬间就淹没了她,让她在那一刻象溺水的人一样,窒息一般,傻头傻脑地,就被他拥吻了好一会儿,没有一丝的挣扎,因为,她有种瞬间瘫痪的无力感,软绵绵地,便承受了他的轻拥和浅尝。

    俩个人都有那么一瞬间的情不自禁!段逸尧如果不是顾忌着她的右手和她的一直以来的不能接受,他那浑身涌起来的热血沸腾真的教他就想狠狠地占有她,将她从头到脚都烙上他的印记,但他还是把冲动收刹住了。

    一向很有自制力的段逸尧此刻对着他的新娘子,接受着非一般的考验,考验他的自腔力究竟能到达什么样的程度?小丫头的眼神虽然有那么一忽儿的迷醉和散涣,但要是他继续的话,她一定会反弹的。这个洞房花烛之夜他是不是要忍受他自己强娶小灵儿的苦果了?但是,他绝对不后悔自己在这种时候将她收在他的名下,让她名正言顺地成为他的战王妃。

    沐蝶灵用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巴,气得脸红通通地说道:“再敢来,你就死定了!”如果他真的再来的话……她刚才为何……她咬着嘴巴,深深地咬出了一排牙印,擦了又擦,却似乎都是他那淡淡的龙涎香味。这家伙用什么簌口的,为何味道那么浓香?呀!她犯傻了?她在回味他的滋味。该死的!她糊涂了。

    段逸尧生怕她用右手让他乖乖睡觉,撤离后居然连忙的举手保证道:“小灵儿,我人格担保!绝对不会再来一次的。这个洞房花烛之夜,一切由小灵儿说了算。小灵儿不许做的事情,小尧哥哥绝对绝对不做!”为了让她安心,他只得违心地保证着。虽然十二万分地不愿意,但他知道自己也不能太过份了,免得要了她的人没了她的心。他要的是一辈子,是她的心,而不是*的风,流,快活。

    沐蝶灵狐疑地问道:“真的?我不许做的事情,你一定不会做?”这可让沐蝶灵有些错愕了。她还以为,这新婚之夜,他会强夺她的身子呢。她都想好了,如果他敢逼她,她就用右手射晕他,让他乖乖睡觉。想逼她?门都没有。

    “嗯,真的!绝不会逼小灵儿做任何不喜欢的事情!我用战王的名誉起誓!除非小灵儿愿意,不然,绝不再企图越雷池一步。”段逸尧举手做着一个发誓状。虽然有想过点了她的穴道,然后强要了她。但他更想要的是她的心甘情愿,是她的心。他已经极尽手段将她强娶回来了。而她的心,他知道这世上什么都能强权要来,唯独是人的心,看不到,摸不着,并非用强就能得到。

    沐蝶灵冷哼了一声,倒是也能相信他的。虽然这家伙很是腹黑,但当真起来的话,还是挺守信用的,尤其是对待小灵儿,还可说得上有些君子风度吧?所以,放心是能放心了,却冷不防地,感觉得心里的某一个地方似乎有一丝奇怪的失落感似的。

    该死的沐蝶灵!难道你还希望他强了你不成?你该不会是对着这家伙,因为他长得英俊,又是高富帅,还是尊贵的皇子,就开始有些犯贱了吧?就算他是种猪,将来必定妻妾成群,你也能接受么?还是,你相信他刚才说的,什么一生一世只要你一个?我呸!男reng说的话能相信?这不过是他的花言巧语,想引你上勾,心甘情愿地让他为所欲为罢了。

    俗语有云:男人能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这家伙不但长得帅,又多金,还是这个时空最为有声威的战王殿下,有着“天下第一美男子”之称,高富帅样样齐全,几乎就是十全十美,无可挑剔。这么一个尊贵无比的皇子,你相信他这一生一世只喜欢你一个,只爱你一个,别的女子就算送上门倒贴也不要么?

    呸呸呸!哈哈哈!她小灵儿象是一个脑残的女子么?她是天才少女沐蝶灵!绝不会被他迷惑的!最后的底线,她一定要坚持住!

    “在想什么?还要不要吃些点心,喝杯酒?”段逸尧瞧着她阴晴不定,阴阳怪气的一张小脸,不知道她的小脑袋在想些什么,好奇得要命,真想跑进她的脑袋里瞧瞧,她是怎么想的?有没有喜欢他一点点儿?哪怕是一点点儿也好。

    为了能让她更加安心,而不要提防他象防狼防贼一样,他继续说道:“小灵儿,你在这里绝对比在相府要舒适的。你就当换个环境生活罢了。从现在起,你是这战王府的女主人,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要听你的,这有什么不好?在相府,你不是还得被你二娘她们算计么?这里可没人敢算计你的。还有,我战王府怎么说也比你爹爹的相爷府气派吧?做本王的王妃福利很多噢!”段逸尧威逼完了,开始利诱了。不知道诱之以利,小灵儿会不会心动?他在担心他一个不小心的话,她会不会逃之夭夭?

    没人敢算计她么?难道他府上的那些女人都是吃素的不成?不过,她又不是怕别人来算计的。沐蝶灵横了他一眼,因为他说了绝不会强逼她做任何事,倒是对他有了一丝好感,并且安心了下来。他说得也没错,他的战王府确实比相爷府好多了。她打量了这个寝宫一眼,问道:“这个寝宫以后是让我住的?叫什么名字?”

    段逸尧一听,想着她开始对自己住的寝宫感兴趣了,是不是表示她不会逃跑了?他骄傲而有几分讨好地说道:“当然是你住的,叫逸蝶双飞阁,好不好听?”

    “逸蝶双飞阁?这么土的名字谁想出来的?既然是我住的地方,为何用你的名字?改成蝶飞阁就好。”沐蝶灵想笑,却忍住了。从他的名字和她名字中各取一字就组成了“逸蝶双飞”,真是有够土的。这么土的名字想必是某战王殿下想出来的吧?

    段逸尧却一屁股坐在一张椅子上,食指合中指并笼着,支起他的一边俊脸挑眉道:“土么?古风和莫雨想出来的,他们说这名字很好,不用改了吧?”咳咳!事实上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只因小灵儿说土,他就赖给古风和莫雨了。不知古风和莫雨有没有在外面偷听?所以,他将自己的声音压得很低。<g上,这会儿因为某人的承诺,她竟然大刺刺地就躺下了,摊了一个大字,说道:“不改就不改,随便吧。天色已晚,夜已深,你回你的寝宫去吧。我有点儿累了,要睡了!你别在这里烦着我,我们该做的也做完了。”

    <g上。

    “喂!你这人说话不算话么?谁刚刚说了,不强逼本小姐做任何不喜欢做的事情?”沐蝶灵滚了一滚,离开他一些,立即便坐了起来,靠在榻边上,脸上又有了防备的神色,象个小刺猬一样。然而,她忽然之间觉得头很重,非常的不舒适。伸手一摸,原来是那满头的珠翠还没拆掉呢。

    段逸尧也跟着坐起来道:“小灵儿,我说了不会做什么惹你生气的事情就一定不会做的。但是,这洞房花烛夜的,你也不能将为夫的赶出洞房去。这一来呢,会让你夫君很没面子。二来呢,连带得你也会没面子的。别人会猜测着,你在新婚之夜就被夫君给嫌弃了。然后呢,就会有些人以为你不得*,明里暗里的想欺负你呢。”开玩笑!就算是什么也不做,他也不能被赶出洞房的好不好?这可是太没面子了。

    “哼!谁敢欺负我,我让她吃不了兜着走。”她沐蝶灵那么好欺负么?

    “灵儿,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呢。就算是为了我r后能做人,你也别把我赶出去吧!那,门口里一定有人在偷听我们的说话。”他小声地说着,用手指了解指门口处,装得一脸的委曲,可怜兮兮,想搏同情。

    沐蝶灵其实也知道,要赶他出去,还不如射晕他呢。段逸尧连忙再次举起手来道:“灵儿,我真的不会碰你!绝不会碰你!这样总可以了吧?嘘!别让窗外的人听到我们的谈话内容。”他将一根手指压在自己的唇瓣上,做了一个秘密的动作。他自己的声音也压到了最低,不让外面的人听道。

    “嗯。”沐蝶灵打量着他,也不是不能相信他,他对小灵儿真的很好,上次就在他的寝宫中过了*,他也没对她怎么样。不知为何,她心里又冒出了一个小小的疙瘩了。是不是因为她的脸,所以,他不想碰她?娶了她只是报恩?如果是“夜千杨”呢?他也不碰么?嘎嘎!她是怎么了?他碰她的话,她不许;他不碰,难道她又不舒服了?

    段逸尧见她不再坚持着赶他,说道:“灵儿,我帮你把发上的金钗银翠拆了吧?嗯?好不好?”

    “好……吧。”沐蝶灵这下是真的认为段逸尧不会碰她了,便挪了挪屁股,向他坐近些,低下头,把头发摆到他的面前,让他帮她解掉头上的东东,她刚才一直就想解掉了,这么多的装扮她真的怕扯痛自己的头皮了。

    段逸尧给她解着头上的凤冠,金钗,珠翠,解了老半天,才将她的头发解成了一头没有任何饰物的青丝秀发。他用手梳理着,让她的发丝在他修长的指间把玩了一会儿,赞叹道:“灵儿的一头青丝象缎子一般丝滑,真是好看!”

    沐蝶灵甩了一甩,都甩到了后面,问道:“你要不要我帮你解?”

    段逸尧一听,立即眉开眼笑道:“要啊!灵儿肯帮我解么?”

    “你帮了我,我帮你很奇怪么?”沐蝶灵见到他欢喜的俊笑,不禁的呼吸为之一窒。她又没为他做过什么,就只是解个发,值得他笑得那么灿烂么? 想着,他一直要娶小灵儿为妃,虽然是方法强势了些,但对小灵儿又实在是好得没话说,心里真不是滋味儿。如果她不是用现代人的思想来衡量和要求他的话,如果她是真正的小灵子的话,今天晚上,生活在这个时空的,真正的小灵儿一定会对他感激涕零,巴不得以身相许的吧?

    好象也难为他能为小灵儿做到这样了。所以,为他解着头上的发绾时,她的心中有了一丝不知名的悸动。又或者说吧,她其实一直都是矛盾的吧?一直都有些心悸的吧?他魅力四射,让她有些难以自持,但这该死的古代,又让她没法相信这个如此美好的男子会完全地属于她。

    与其日后伤心,不如现在不要为他而动心。但沐蝶灵不知道的是,动心,不是一个人说不动就不动,动情如果能自腔,那就没有“情不自禁”这个成语的存在了。此刻的她,为了帮他解发,她是双膝跪在他背后的,解着解着,有点恶作剧地,有意在下面的脖子上,调皮地拣了一条头发,狠狠地一拔。

    某男“哎哟!”的一声,闷哼着,叫道:“小灵儿,你不会是在拔我的头发吧?想拔光我的头发让我做和尚么?狠心的女人!”

    沐蝶灵掩着嘴儿忍着笑道:“哪有?不过是瞧见一条白发,好心帮你拔掉了。”嘻嘻!

    “我怎么可能有白头发?”开玩笑!这小东西分明的是在报仇吧?他怎么可能会有白发呢。

    沐蝶灵用手梳理着他的一头长发。比女人的头发还要乌黑飘亮又柔顺的一头长发。奇怪的是,留着这样的头发,不但不让他显得娘们,反而因了这头发,让这古代的男子显得多了种谪仙般飘逸的气质,怎么看就怎么好看呢。

    她脑海里想象着,如果剪了他的长发,将他的头发变成现代男子的短发,那会如何?想着想着,却听得段逸尧问道:“灵儿,好了么?你是不是喜欢上我的头发了?要不要以后我的头发就交给你来打理?”

    “切!我才不会打理你的头发。我连自己的头发都没能打理呢。”这古装的发髻那么难梳,要不是小竹帮她打理,她就只能披着散发了。其实,她更喜欢披着一头柔顺的散发,什么金钗银钗的都让人讨厌。

    头发解完了,便开始解掉身上穿的大喜新郎新娘的服饰。沐蝶灵这回也不等段逸尧帮她,伸手自己就扯掉了外面的大红嫁衣,只剩下里面的淡红色里衣里裤。

    在一个男子的面前,解发解衫,这原本是一件很害臊的事情,可沐蝶灵不知道的是,

    不知不觉间,她对段逸尧就有了一份信任,解着自己的衣服,动作自然,并无7尬之色。

    段逸尧也将自己身上的大红衣袍给解了,要不是这洞房有人事先从地窖里拿了些冰块放在四个角落里降温的话,他早就热死了。

    解完了衣袍之后,沐蝶灵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正在想着既然他都这么乖了,又显得这么君子,那她是不是可以得寸进尺些,赶他到地下睡去?他不是很感激小灵儿的救命之因么?睡个地板什么的,没意见吧?

    谁知她正想着,冷不防地,段逸尧就整个人地压了过来,将她压在了身下。该死的!他压她时,那手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就将她的右手掌反转地压在席上了。

    “啊!段逸尧!你想干什么?该死的!我不会让你得逞!”她尖声地叫着,瞬间就怒火中烧。

    段逸尧当然是有意将她的右手压在下面,不让她发狂飙的。然后,他高声说道:“当然是做洞房该做的事情啊!小笨蛋!我的新娘子。”才说完,他立即便压低了声音在她的耳边小声地说道,“笨蛋!窗外和门外都很多人在听洞房呢,你就配合一下,大声地叫也好,骂也好,装装样子吧?嗯?不然,我可要来真的了。”

    要是这洞房花烛之夜,他什么都没做,让外面的那些人听去了,他的面子可要往哪儿搁啊?

    沐蝶灵反应过来之后,推了推他,低声道:“那你也不用压过来啊?我叫就是了!你滚开啦!”

    “我怕你不会叫,所以给你一点真实感啊。”某战王殿下邪恶地小声说道。

    (因为明天有个红字推存,要求一万五千字的更新。所以今天就只有五千字的更新了,请期待明天一万五的大更。有月票的亲亲,给尧尧和灵儿投张月票吧!媚媚会努力更新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