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4章,战王娶妃2

    相爷府的大门外,战王殿下的迎亲队伍已经浩浩荡荡地停在了门前。战王殿下段逸尧高高地坐在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上,大红色的新郎服将他的俊脸映照得格外地妖娆美艳。

    他昴着脸,居高临下,如一尊神祗般,挺直着背脊跨坐于马上,剑眉下的长眸半眯,目光扫视了一遍整个门前围观的人。突然,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目光落在右边被人象押罪犯一样押来的沐蝶灵的脸上,眼底划过一抹诡异之色。

    沐蝶灵是被人押来的,才梳妆完毕,她早餐还没吃呢,就被古风带着一队侍卫说什么她不能缺席战王殿下的娶妃仪式,非得观礼不可。

    哼!观礼就观礼,有什么了不起的?坐在那匹高头大马上的,不就也是一匹种马么?这娶老婆对于他来说,只怕是驾轻就熟,不知娶了多少回了吧?还敢张罗得这么夸张,奢侈得简直就不象话。

    相爷带着所有的家眷向高坐于马上的战王殿下行礼完毕,战王殿下并没有从马上下来,一直还是高坐在马上。

    一阵鞭炮“噼噼啪啪”地响过之后,有人叫了一声:“新娘子来了!”

    只见,穿着大红嫁衣的新娘子被一个婆子和一个丫环扶着从大门口里缓缓出来,令得全场迎亲的,观礼的,统统都一时屏气凝神,不敢再出声。

    就在新娘子要被扶到花桥前面时,突然,那顶奢侈的花桥前站着的一名侍卫,也就是段逸尧的首席侍卫古风,突然踏前一步,伸手高声说道:“且慢!”

    这一声且慢让人人听得一愣,沐紫瑶的娘子娘柳艳霞不高兴地说道:“上花桥的吉时已到,你这人怎么能阻着新娘子上花桥?”

    古风高声说道:“今日乃是战王殿下娶妃之大喜,但是,上花桥之前,必须验明王妃是王爷真正要娶的王妃。以免娶错了时,闹出了笑话。”

    “这是什么话?王爷要娶的王妃是我们家瑶儿,此刻的新娘可没错,她正是我们天元国的‘第一美人’沐紫瑶,和战王殿下是天造天设的一对。这怎么会搞错?”柳艳霞有点儿生气,又因之前的层层疑心,而有些沉不住气,所以声音拉得有些尖锐了。

    古风仍然是高声道:“我们王爷是要娶相爷之千金为妃没错。三书六礼之聘金已下,和相爷的亲事是结定了。但是,听闻相爷之二千金和三千金皆在两天前的夜里被*大盗污辱了。不知此事可当真?我们主子乃是尊贵的战神王爷,皇室的尊贵绝不能容许一丝的瑕疵。如果有人胆敢将被污辱过的不洁女子嫁给战王殿下,这可是有污皇家的脸面,罪不能恕,不知相爷有何话要辩说?”

    啊!果然不会这么顺顺利利的。这桩婚事处处透着古怪,相爷沐葛韬早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但又摸不清战王殿下的底,一直就忐忑不安着。这下,他终于知道,眼前的战王殿下肯定有鬼了,但他想怎样?因为这婚事,他几天都睡不着觉了。战王殿下居然在这种时候来公开问他的女儿是否被*贼污辱过,这不摆明了在羞辱人么?他堂堂相爷的面子难道不是面子了?握紧了拳头,他的脸成了猪肝色。

    还没等相爷回话,披着红头巾的沐紫瑶竟然忍不住地说道:“我冰清玉洁,战王殿下到时自然会知道,你别在此污蔑我的声名!”

    古风一听,面无表情地说道:“是不是冰清玉洁,可不能让我们战王殿下来验,那不污辱了我们战王么?”

    “那你意若何为?”相爷已经被气得脸色铁青,只是忌于战王殿下的皇室之威,还是只得忍气吞声罢了。

    古风道:“我们战王殿下有意和相爷结为亲家,相爷即是战王殿下的丈人。所以,战王殿下又岂有要为难相爷之心?这样吧,请新娘出示一下她仍然是冰清玉洁的证明。这也十分简单,林麽麽,你给新娘验一下她手上的守宫砂,如果是完壁,那就证明传闻乃是子虚乌有之事。但若非完壁,则万万不能上了我们王爷的花桥,以免污了我们的战王府。”

    古风的身后,一众迎亲的人中,一个老麽麽越众而出,走到沐紫瑶的面前,立时就要抓沐紫瑶的手臂。

    沐紫瑶一听,早就惊得花容失色,待这麽麽走近她时,虽然她看不到,但却感觉到了,立即便尖声叫道:“你想干什么?不要!我是冰清玉洁的。”

    这林麽麽道:“姑娘不用害怕,老身只是伸手入内摸一摸你的手臂,只要你的守宫砂还在,那你马上就是战王殿下的王妃了,老身又怎敢冒犯?还请姑娘合作些。这里众目睽睽,不适合袒露臂膀,只要让老身摸一下就行。吉时也不要耽搁了,就让老身摸一下如何?”

    “不!绝不!不用摸!我……我当然是冰清玉洁的!”沐紫瑶不停地后退着,要不是有一个婆子和一个丫环扶着她,她当真就要摔倒了。

    但是,她如此的抗拒被一个老麽麽摸一下手臂,这也够让人怀疑她已经不是冰清玉洁了。

    没想到的是,这个林麽麽突然太阳穴处突突地跳了几跳,伸手就从她的头上拔下一枝不知是什么的杈子来,说道:“姑娘,既然想做战王殿下的王妃,那必须得是冰清玉洁。你如此抗拒让老身摸一摸,莫非外面的传闻是真?你当真已经被*贼污辱过了,是个不洁之人?”

    她一边说话时,眼睛突然青光堪堪地,老脸显得有些狰狞可怕,右手巧妙地一翻,对着沐紫瑶的手臂上转了转,也不知为何,在她说道:“那就别怪老身得罪了!”音落,只见沐紫瑶的左手臂上的衣裳竟然被剜割出一个圆圈来,恰恰就露出那截专门点守宫砂的藕粉肌肤,让所有的人都倒抽着冷气,惊骇于这老婆子是如何做到的?居然隔空就能剜了一片圆圈的衣裳,而其他地方却完好如初。

    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地盯梢着那片光洁玉白的肌肤,却哪里有什么守宫砂?!

    一个姑娘没有了守宫砂,这在古代确实就象征着她已经不洁了。如果明知不洁,还胆敢将自己的女儿嫁进皇室,这也是滔天大罪,是为亵渎皇家威严脸面之罪。

    右相爷原本也知道不能将不洁的女儿嫁给王爷,但战王殿下一直没提及,沐紫瑶又将那晚的事情告之于他,他便存了侥幸之心。更何况战王殿下一直跟他的关系不错,他也是支持战王殿下的得力臣子。万万没想到,战王殿下竟然临上花桥时,来上这么一出让他措手不及的戏码。他简直就想不出战王殿下有什么理由要如此对付他。

    抽气声此起彼落之后,只有沐紫瑶的尖叫声和二姨娘的辩护声,但是,她们无论说什么,都没有人听得进去。

    躲藏在旁边做看官的沐蝶灵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段逸尧根本就没想过要娶沐紫瑶,说不定那晚的所谓*贼也是他安排的?这一连三天的谣传都是他自导自演的吧?为了什么?这个家伙还真是腹黑无比啊!搞得这么的大阵状,就为了让沐紫瑶从今以后都嫁不出去么?

    哼!说什么守宫砂呢?她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臂,这才想起,她也没有那所谓的守宫砂的,因为她从来没点过什么守宫砂,哪有那古怪的东东?这王八蛋还当真是欺人太甚了!不过,他欺的是沐紫瑶,所以,她的嘴角还是勾起了一抹邪恶的笑。

    就在她有些得意,心里有些感觉很爽时,只听得她的相爷爹爹问道:“然则,战王殿下想怎么做?”事到如今,他当然只能听任战王殿下的处置了。另外,他立即命人将此刻显得有些歇斯底里的沐紫瑶和二姨娘拖走。

    此刻,就算是傻的都能看得出,战王殿下是绝对不可能娶沐紫瑶了。但是所有的人都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一直由着别人胡弄的战王殿下竟然开口说道:“相爷,今日是本王的大喜日子。既然都认了相爷为本王的丈人了,这也不能随意改变。本王听闻,你的三个千金之中,那丑千金可是连*贼都嫌弃的。想必也只有她是冰清玉洁的了。将就点,本王就娶她为妃吧!还请相爷将就着把您那丑千金嫁给本王吧。刚才如有得罪相爷的地方,情非得已,还请多多担待!”

    啊!这家伙原来在打她的主意么?门都没有!沐蝶灵在旁边一听,这才一语惊醒梦中人!正打算溜之大吉时,哪里还能溜?不但是段逸尧已在她的身边布下了天罗地,此刻相爷也不能让这婚事没了。战王这个女婿,他此刻更加是势在必得。 到了此时此刻,相爷也有些明了,战王殿下只怕不是冲着他有仇,而是他的女儿沐紫瑶惹到战王殿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