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章,战王娶妃1

    整个相爷府的人都点着灯笼和火把循着声音到了沐紫瑶所住的厢房。有人惊叫着,在窗外发现沐紫瑶所穿的衣裳,都被撕裂成了碎片,显然是从窗口里被丢出来的。

    “快!捉拿*贼!”这话传出,草木皆兵之后,哪里还有*贼的影子?搜了半天,无果。

    沐紫瑶惊魂未定,穿好衣服想出来为自己辩护些什么,却是整个人丝发散乱,走出来时,鞋子都没穿好,显得狼狈不堪。

    她想说她没有被*贼污辱,只是被人半夜用刀子刮了她的守宫砂罢了。但是,这样的话到了嘴边时,她竟然是呆了!谁会相信啊?谁会相信*贼采的只是一粒守宫砂?

    所以,沐紫瑶发觉自己已经百口莫辩了!但她还是咬着樱唇吼出了一句:“本小姐没被污辱!”

    她的吼声更让人惊天动地般地投给她无限的同情目光。二小姐太可怜了!不但被采,只怕还要疯了。

    天下第一美人沐紫瑶竟然半夜被*贼糟踏了!这成了不争的事实,整个相府的人都瞧见了。*贼已经逃之夭夭,鬼影也找不到。一地的残衣破布映入所有人的眼中,就算是沐紫瑶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相信她没被*贼污辱过了!

    相爷早就黑了半边脸,气得头顶生烟,立即下了封口令,谁要是敢将此事传扬出去,就别想在相府混了。

    但是,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

    隔日,相府千金被*贼半夜污辱了的八卦新闻不到半日就成了头条。人人都在谈论着,相府有三个千金,其中两个貌美如花的昨晚都被*贼给采了。只除了那个丑千金长得太丑,丑得连*贼都嫌弃,所以得保清白之外,那两个美若天仙的如今已经成了破鞋了。

    连续两三天,这样的新闻都被传说得沸沸扬扬,相爷府的千金们和战王殿下早就成了百姓们茶余饭后的必谈。

    三天后,街头巷尾仍然正议论纷纷时,传说中战王殿下的迎亲之日却如期而至了。

    整个京城都还在议论着,战王殿下肯定会毁婚时,晨光之中,阳光灿烂,一队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却从京城的大街中吹吹打打地走过。在两排长长的宫中侍卫守护之下,八抬花桥盛世豪华,披着大红的喜字,十里红妆,奢华了整个京城!震惊了所有人的眼睛!

    战王殿下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穿着大红的喜服,挂着大朵的红花,一身的新郎喜服新郎帽,显得意气风发,喜气洋洋,惊艳了整个京城!同时,也破碎了所有待字闺中的姑娘们的心。

    拥挤不堪的百姓都在议论纷纷,争相看热闹。才刚刚传出相爷府上的两个千金都被*贼给糟踏了!那战王殿下今儿个要娶的是哪一个千金啊?

    这一阵子的传说太多了!一会儿传说战王殿下要娶丑大千金沐蝶灵为妻,在宫宴上亲自钦点了她为正王妃;一会儿又传战王殿下其实要娶的是有着“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沐紫瑶;还有人甚至传说着,战王殿下打算把相爷府上的三个千金都一起娶了。不过,无论战王殿下娶多少个老婆,真正的王妃却只能有一个。

    究竟,谁才是今儿个战王殿下要迎娶的,真正的新娘王妃?

    ········

    相府。此刻的相爷府早已经是张灯结采,喜气洋洋,一派嫁女的喜象。

    沐紫瑶的闺阁内。

    沐紫瑶坐在一面铜镜前,浑身上下已经被众丫环们打扮成了一个新嫁娘。全身大红的嫁衣娇艳如火,脸上的妆浓得化不开,一顶极重的,纯金打造的新娘头盔戴上,她脸上洋溢着无比得意的笑容。因为,刚刚她的丫环回报,战王殿下的迎亲队伍已经行过京城,正在来迎接新娘的路上,差不多就要到府上大门前了。

    听说,那迎接的队伍啊,是空前绝后的奢华,十里红妆,艳煞了全京城的姑娘们了。

    这几天,她吃不安坐不稳,总是担心那晚上的事情。如今外面又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战王殿下还会不会迎娶她?她都急得想亲自到战王府上去,必要时,想让战王殿下给她亲自验身了,她可还是冰清玉洁的啊,只不过就是不见了一粒守宫砂罢了。

    守宫砂不见了没关系,关键是她还冰清玉洁,只要洞房花烛夜之后,战王殿下验明了正身,那还有什么问题?果然是娘亲说的对,英雄难过美人关。战王殿下最终也只会挑选美貌如花的她。此刻她最最担心的是,那死丫头会不会又破坏她的好事?

    听一个小宫女说了,战王殿下说过,只要沐蝶灵点头愿意,他还会娶她为妃。那死丫头假清高,一直拒绝战王殿下,但不知道她会不会临时改变主意?连续三天,她都想找机会对付她,但是,却始终没有机会下手。于是,终于拖到了今日,相爷也相信战王殿下要娶的人还是沐紫瑶了。

    西厢蝶苑。

    沐蝶灵临天亮时才睡着,所以,此刻她还在梦中,嘴角流着口水。昨夜翻来覆去,彻夜无眠,她知道今天是战王殿下迎娶新娘的日子。小竹丫环不停地在她的身边劝说她。嫁了吧!嫁了吧!嫁给战王殿下吧!不然,你会终身后悔的!

    榻上的沐蝶灵仍然在梦里,她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中,虚无飘渺的梦景是一个现代庄严而美丽的教堂。她成了一个新娘子,穿着白色的婚纱,拖着长长的裙摆。她手里拿着一扎很大的花束,正在等着她的新郎官。

    不一会儿之后,教堂里坐满了祝贺她的宾客。但是,这教堂却似乎弥漫着很多雾气,显得有些朦胧。

    飘飘渺渺的朦胧迷雾中,出现了一个穿着现代的,西装笔挺的新郎官。他身材欣长高挑,俊美无铸的脸上带着专情的笑容,痴痴迷迷地瞧着她,深情无限,缓缓地向她走来。当他走到她的面前时,伸出臂弯,让她将自己的手放入,他挽着她的手臂,走向前面给他们主持婚礼的神父。

    神父的声音庄严肃静地问道:“新郎官,你愿意一生一世,无论贫溅还是富贵,疾病还是健康……都一心一意地爱着你的新娘吗?”

    新郎突然回过头来,望着她,将一枚介子套在她的手指上,温情脉脉地说道:“愿意!非常愿意!”

    她娇羞无限地,缓缓抬头,眨了眨眼,觉得新郎的脸太过模糊,怎么看也看不清时,新郎的脸终于变得清淅了!他居然是穿着现代一身白色西服,帅得二五八万的段逸尧么?!

    她的嘴角边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笑得嘴角咧了起来。但是,才笑了一下下,就一下下而已,突然之间,他的白色西服就变了!刹那间变成了一套古装的大红的新郎喜服,服前挂着一朵大红花。他的嘴角边也勾着一抹邪恶的笑容,问道:“小灵儿,你终于做我的新娘子了么?”

    她的脸立即板了起来,正在这时,神父问道:“新郎官,你会一生一世,只娶新娘子一个么?”

    新郎段逸尧立即杨起一张不满的俊脸喷向神父道:“嗯?你这什么狗屁的话?本王三妻四妾,妻妾成群,怎么可能只娶新娘子一个?你是不是脑袋有病啊?小灵子,你明?你不过就是我众多的女人之一,罢了。”段逸尧说完这话之后,俊脸立即就变成了一个妖魔鬼怪,对着沐蝶灵张牙舞爪。

    “啊!王八蛋!你休想我做你的新娘子!”沐蝶灵破口大骂,“咻”地从榻上藤了起来,彻底梦醒!

    “小姐,你做了什么恶梦么?”站在榻前的小竹丫头忧心如焚地瞧着她家小姐。

    沐蝶灵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刚才不过是一个梦罢了,不禁咬牙切齿地狠狠低咒道:“睡个觉也来我的梦中骚扰我!该死的!象影子一样缠着,本姑娘今天去赌场开赌!”她说着,“腾”地跳下榻,心里超级不爽快。

    小竹道:“小姐,您知道今儿个是什么日子么?战王殿下要迎娶二小姐了,花桥已经停在门外呢。”

    “知道了。”沐蝶灵应答着。一屁股坐在梳妆台前,拿起一把梳子,用力地,无意识间就只听得“噗”的一声,一把好好的象牙梳被她折成了两半。

    “小姐,奴婢帮您梳头。您何苦把梳子折断了?战王殿下说了,只要您愿意,随时可以改娶您为王妃。但也必须是在沐紫瑶上花桥之前。”

    “谁想做他的王妃了?也好,沐紫瑶做了战王妃,她就不会在相爷府上住了。我们也不用看到她,这没什么不好。”沐蝶灵坐着,对着镜子瞧着自己。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丫环的声音道:“大小姐,战王殿下今日娶亲,勒令相府上下人等,一律都要到大门前观礼,一个也不能少。大小姐梳妆打扮好了没有?老爷差奴婢来催大小姐快点出去。”

    什么?他娶亲就娶亲,为何所有人都得观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