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洪荒剑灵

第一百六十一章 自救

    “鲲鹏,老祖记住了!”

    冥河被气的浑身颤抖,护身的血光变换种种嗔怒面孔,显示他此刻内心中是有多么愤怒。.

    “呵,不愧是太古妖师,到是懂得审时度势。”

    释迦双手合十,面露笑容道,内心深处,微微松了口气,说实话,当鲲鹏说要拉冥河一把的时候,他还真有一丝紧张呢。

    不远处的燃灯面色铁青,默默运转体内的先天生灭大道,修复伤势。

    鲲鹏偷袭那一下极其阴损,借了河图、洛书的诡异能力,直接无视了自己的护体佛光,将一点蚀天吞魂虫打入了自己体内,正在吞噬佛力,不住壮大。

    好在他的先天生灭大道奥妙非凡,有掌缘生灭之威能,运转一周,便将此虫逼出,只见是一点泛着碧绿之色的三头妖虫,不过半寸,被燃灯抓在手上。

    轻哼一声,手上一用力,将妖虫捏爆,心中的愤怒,仍不得平息。

    在他想来,自己这边人多势众,自己加上释迦,均是洪荒顶尖的存在,又有弥勒佛、药师王佛、惧留孙、以及布置渡生大阵的一干佛陀,一起出手下,就算那鲲鹏浑身是铁,又能打几颗钉。

    “哼,说到底,不过是自己有了直指混元的无上大道罢了,便不管我的死活。”燃灯越想越气,竟对释迦生气几分埋怨,瞥了眼释迦,眼中的不满一闪即逝,不过他对道心把握极好。加上掩饰又好,并未让释迦察觉。

    这边释迦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冥河身上,分出一道神念关注燃灯,见他恢复,传音道:“燃灯老师莫要多想,冥河乃我佛门大敌,理应首先清除,那鲲鹏神通不小,没必要在此时与他冲突,再加上既知诛仙剑生灵。能提炼大道。曰后总有机会再布大阵擒拿,不必急于一时。”

    燃灯目光已恢复平静,淡然开口道:“我自晓得。”随后,他一步跨出。来到释迦左边。伸手一招。远处自身的莲台放出光华,来到他身下,盘膝而坐。

    见燃灯反应。释迦也不多想,怒视冥河道:“到了这等境地,冥河,你还要执迷不悔不成?”

    冥河神色飘忽,见四面八方都是无量佛光,燃灯古佛又来到释迦身旁,自己情况更加危急,暗自焦虑:“多宝小儿这次是铁了心的要炼化血海,老祖即便有许多手段,可对方人多势众,不好对付,我手下四大魔神也是一个不剩,不然布出大阵,未必守不住血海。”

    心念转动间,冥河一咬牙道:“罢了,事已至此,便拼上一把,找个机会遁回血海,与血海本源合一,发动血池轮回阵,看能否守住血海。”

    “想要老祖认命,恐怕你还没有这等本事。”

    冥河一声冷笑,心思沉寂下来,整个人前所未有的冷静,他知道,此时此刻,自己是谁也指望不上了,这种时候,只能靠自己拼出一线生机。

    阿鼻、元屠、两剑化为两道剑光,刹那间划破空间,袭向释迦与燃灯,冥河同时念动一声魔咒,无数血煞神雷凭空浮现,密密麻麻的出现在两人周围,将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剑光瞬息而至,释迦放出佛光抵住阿鼻、燃灯也放出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架住元屠。

    “爆!”

    冥河伸手一指,四周无数神雷应声爆破,轰隆隆的惊天响声不绝于耳,空间都为之破碎开来。

    释迦双手合十,念一声佛号,十二品莲台一阵旋转,放出琉璃花瓣,血煞神雷与破碎的空间被这花瓣一照,纷纷平息下来。

    燃灯那边着趁此机会,抬手放出一串佛珠,其上浮现佛门降魔真言,朝冥河当头捆去。

    冥河一点,一道血云浮现,化为一道镜子,迎上佛珠,心神一动,阿鼻、元屠瞬间回归身旁,一剑将佛珠斩破,整个人又朝释迦与燃灯杀去。

    只见双剑之影连闪避,魔光与佛法往来交错,战的十分激烈,再加上冥河又以一敌二,不片刻便已落入下风。

    也就是趁此时间,不远处的弥勒佛、药师王佛、惧留孙佛一起上前,也使出佛法,将冥河围在中心,一顿乱打,至于三位菩萨,则自知修为不足,驾莲台去了诸佛队中,也一起发动渡生大阵,炼化血海。

    佛光连成一片,种种降魔**轰然落下,毫无间隙,几位佛陀联手,威力惊天动地,莫说是现在的冥河,即便是巅峰之时,也只能落荒而逃。

    阿鼻、元屠往来纵横,死死的守住自身,此时的冥河,也只能依仗双剑之力,守住自身不失。

    又将一道佛法挡开,冥河暗道:“是时候了。”

    突然一声尖锐的长啸自冥河口中传出传出,整个血海上空为之一震,无边的血雾霎时在冥河体内冲出,凝成血云,笼罩方圆数千里之地,血云之中,一股莫测的气息传出,使人轻轻吸上一口,便头脑一阵眩晕,元神轻浮,隐隐有消散之感。

    “是先天至污大道,冥河这是拼命了,大家小心。”燃灯一声大喝,急运体内生灭大道,又将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放出护身,将这血云抵挡在外,不让其侵染自己佛躯。

    先天至污大道,是昔年冥河在洪荒初开时所得,乃是他成道之基,三千大道之中,排名第三十二位。

    其余诸佛听了燃灯提醒,也连忙放出护身法宝,抵挡住血云,防止被其侵腐。

    远远一看,却是血海上空,一片千里方圆的血云将诸佛裹住,其中隐约有佛光显现,并不明显,好似是冥河占据了上风,以一人之力压制群佛一般。

    但冥河自家知自己事,这不过是表象罢了,自己这血云,被破去不过是早晚罢了,自己一人绝难在这些贼秃面前讨得了好,便趁此机会,化为一道血光回血海去了。

    “你以为你走的了么?”

    冥河遁光刚起来,只听释迦声音传出,紧接着,释迦扔出一十二层宝幢,边缘璎珞生花,檀香阵阵,八部天龙层层围绕,每层之中,隐约有以为光王法身,似乎洁净琉丽,晶莹不染,双手合十,喃喃梵唱,随宝幢旋转,光雨如丝一样四面飞洒,一阵强力的吸力自其中传出,将所有血云全部吸住,不停的收入撞内。

    冥河只感身体一窒,一股吸力传来,自己竟不能挣脱,与血云一起,被那宝幢吸住。

    “接引神幢,你连这件宝物也带来了?”燃灯见了此宝,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释迦全力发动佛幢,口中答道:“有备无患罢了,这冥河手段繁多,多些准备,总是好的。”

    这接引神幢,乃是昔曰接引道人立西方教成圣时的灵宝,被其带在身上多年祭炼,是正宗的圣人之宝,威力比之一般的先天灵宝更大,被其离开时留在了极乐。

    冥河连连挣扎,一时半刻也无法挣脱,释迦高声道:“诸位佛友,趁此机会,将冥河斩杀,也好完了今曰功德。”

    燃灯等人齐齐点头,一同放出灭魔佛光朝冥河打去。

    冥河无奈,只得发动自己压箱底的本事,手中捏个魔决,一股清光盈盈的火焰顿时冲出,火焰琉璃梦幻,仙气怡然,与他本身的血雾魔功格格不入。

    清光火焰被他随手抛出,落在四周密布的血云之上,赫然燃起,火势愈大,直冲天际,那几道佛光,被火焰一冲,尽数被拦了下来。

    “九天都篆元魔灵焰!这老魔拼命了!”见了这冲天而起的魔火,燃灯眉头轻皱道。

    释迦轻笑一声:“这也说明,他已到达极限了。”

    随后,更加催动宝幢,不使冥河走脱,又放出十二品莲台,放出无量佛光,朝冥河围去。

    其余弥勒等诸佛,也连忙援手,放出自身得意的法宝,一同朝冥河打来。

    十二品莲台放出佛光,抵住冥河的元灵魔焰,其余诸佛的法宝,则如同银河璀璨的匹练,当身朝冥河而来。

    冥河一边催动元灵魔焰,又一边放出阿鼻元屠两剑,两剑合并一处,化为惨绿绿的光芒,迎上诸佛法宝。

    “哎呀,我的法宝。”

    一声惊呼传出,发声的是惧留孙古佛,只见他放出的捆仙索与双剑一碰,断裂四节,灵气大失。

    其余诸佛见此,纷纷大惊,就想收回自己法宝,又哪来得急,弥勒佛与药师王佛放出的一盏佛灯、一片佛碟,也步了捆仙索后尘而去。

    唯有燃灯放出的二十四颗定海神珠不为所动,分出十二颗迎上双剑,相互碰撞一下,剩余十二颗连续打在冥河身上,直打的冥河浑身巨震,接连几口鲜血喷出。

    “不行,他们人多,再打下去,老祖可要顶不住了,罢了,我便舍了几成精血,燃烧九天都篆元灵魔焰,冲破这佛幢,先回血海再说。”

    阿鼻剑回转,挥剑一撩,扑哧一声,冥河左手齐腕而断,血水宛如一条练带冲出,正洒进清光盈盈的元灵魔火之中,哗啦一声,宛如火上浇油,元灵魔火陡然争强十倍。

    接引神幢被这魔焰一冲,佛光被压制住,吸力顿减,冥河趁此机会,收起阿鼻、元屠双剑,霎时落入血海之中。

    释迦望着他落入血海之处,将十二品莲台全部散开,先收了燃烧的元灵魔火,这才道:“你以为,逃入了血海便能安然无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