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婚有暗香来

117.而今缠绵难自控

    这一次我规规矩矩地换了鞋,穿了他的大拖鞋站着,他也换了鞋子,然后砰的一下子把门给关上了。

    我们站在门边四目相对,我瞥了一眼墙面上的一块光洁的大理石上映出来的自己的样子,有一些委屈,还有一些茫然无措,而他只是盯着我看,凶狠狠的样子。

    我对着那面墙忽然做了一个鬼脸。

    陆彦回有些无奈地看了我一眼,我转过头来继续看着他,看着看着就更加委屈了,这人把我带回来了,怎么就这样子对我,他什么心思我一点儿都猜不到。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我不是让你离高奇峰远一点吗,你怎么就是不听我的话,是不是我现在跟你说话没有用了?”

    这样的语气,就好像那个时候,他对我说:“别再跟许至联系了,我不高兴。”

    久违的不讲道理的口气,竟然蓦然地让我心里一暖,还有更多的伤感。

    我伸手一下子抱住了他的腰。陆彦回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说:“放开。”

    “我不,不放。”

    “我让你放开。”

    “说不放就不放,你是我的谁啊让我放我就要听你的。”

    “那我是你什么人你随便就抱,何桑我怎么不知道你现在这么随便,是个男人随便就亲亲抱抱的,你刚才竟然,竟然还亲了高奇峰了?”

    仿佛是为了表达他的不满,他还是用力把我的手给从他的腰上拿下来了。

    我听了抬头看着他说:“我就是亲了他了怎么样?我告诉你陆彦回,你要是还是不肯要我,我不仅亲他,我跟他怎么样都行,你信不信?反正如果你不要我了,我活着跟死了没有两样了,那我就自生自灭好了,跟谁不是一样过,与其一个人孤独到老,还不如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

    “他不会娶你的。”

    “没关系。”我把头扭过去:“你以为我在乎这些事情?”

    “没名没分的跟别的男人胡来,你说没关系?”他被我激怒了:“你敢!”

    “那也是你逼我的!”我大声地对他说:“我哪怕有一天戴上了dang妇的帽子,也是你陆彦回给我安上的,如果不是你,我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他大概是被这个词给惊吓到了,看了我好一会儿才说:“何桑,你不能这样。”

    我看着他:“那你就让我在你身边,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了,你不肯说也行,不过请让我在你身边,在你身边我就规矩,我就老实本分,不然我说不定就疯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我伸出手去摸他的脸:“啊,好不好?你回答我。”

    他的脸让开了我的手,忽然有些败坏地说:“我怎么就把你给带回来了,我真不该带你回来的,你走吧,我还是对你没感觉。”

    我一下子把茶几给踢翻了,玻璃却没有碎,只是声音振聋发聩,茶几上的东西落了一地,杯子碎了好几只,可是他就像没有看到一样,又回到了之前冷漠的样子,让我一下子跌入谷底。我于是拿起包对他说:“好,陆彦回好,是你逼我的,那你别怪我,我现在就去高奇峰的家里,我要跟他发生关系,我以后就真的不管不顾了,离婚就离婚,离了正好,我更加没有顾忌的玩,我什么都不在乎了。”

    说着我就要走到门口换鞋,我又想哭了。就在我蹲下来想要套高跟鞋的时候,他忽然走过来把我拉着往卧室走,我脚上还剩下的一只拖鞋因为太大了,再走的过程中,踉跄着掉了,我光着脚被他拖着走。

    他根本不说话,把我往床上一丢,就开始tuo我的衣服,我的裙子lalian被他轻易地一拉到底,很快地就剩下内衬的衣服。我没有反抗,任他发xie着怒气。当我们终于坦诚到最后的ji肤的触碰的时候,他狠狠地吻我,与其说是吻我,倒不如说是在惩罚我,他的手拉着我的头发,让我的头被po抬起来迎接他的这个吻。

    我的腿被他抬了起来,他jin入的时候,一种久违的痛苦弥漫了开来,可是我并没有发出任何痛苦的声音,我用手抱着他的头,任他的一切动作。我的身体也跟着他一起动,心里想的是,陆彦回,这一次,我何桑死都不会再放手了。

    他抬起头,吻我的耳垂,我闭着眼睛回应他的ai抚,再睁开眼睛是因为他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只是看着我,我看到这个男人眼里的悲伤,这悲伤像是流水一样灌进了我的心里去,我想要变成一面镜子,照进他的眼里,心里,想去探究他讳莫如深的秘密。

    我说:“陆彦回,彦回,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他用嘴巴堵住我的嘴巴,那个瞬间,我们的身体完美的契合,我感受到他迸she出来的热,我在这抵死的痴缠里,收获一种掺和着忧郁的快乐。

    等他从我的身体里出来,我们都没有穿衣服,并排躺在床上,我翻了个身搂住他的腰,他没有动,也没有拿开我的手,我亲他的下巴,他那里微微有些胡渣,多了一些男人味,这是我最爱的男人,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就疼,在我身边,我就觉得全世界满满当当,哪怕我这个时候死去,我也心甘情愿。

    心里想的话,却不自觉地说出口了。

    我对陆彦回说:“要是让我现在去死,我也愿意,陆彦回,你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是有多么重要,没有你我活不下去的,我真的会活不下去的。”

    他叹了一口气,伸出手像是安抚一个小孩似的摸了摸我的头,我以为他会说些什么,他却是什么都没有说,而是起身走进了洗手间,没有一会儿洗手间里传出来哗哗水声,我也套好自己的衣服坐了起来,随便地看了看房间里的东西,却一眼扫到了他的床头柜上的一个瓶子,打开一看里面是白色的药丸,我吓了一跳,又哗啦一下子拉开了他的柜子,里面竟然还有不一样的其他瓶子,我打开一看,也是药,忽然一个非常不好的想法就跳进了我的脑子,我也不管陆彦回正在洗澡了,冲过去一下子把门给打开了,对着他说:“这是什么?”

    他刚洗完澡,浑身都是湿漉漉的,拿了一件浴巾把自己裹住,头发还在低着水,眼睛这样看着愈发地亮,他看到我手上的药,滞了一下说:“钙片。”

    “你还骗我,那么多瓶药,怎么可能会是钙片。到底是什么?你是不是病了,陆彦回你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了,怪不得,怪不得你非要让我离开你,原来是这样,原来竟然是这样?”

    他夺过我手里的瓶子说:“瞎说什么?谁病了,你烦不烦?我都说了是钙片,还有些帮着睡眠的药,还有最近应酬多,喝酒太多了胃不好,胃痛的药,我都随便放一起的,正好都被你看到了。”

    “那你把药给我,我去找查一查到底是不是钙片,如果不是,我看你怎么跟我说。”

    “何桑你别这样,我们很快就没有关系了,我已经在让律师安排了,尽快签协议离婚吧,总是这么耗着算个什么事情?”

    “我不离婚,你刚才都那么对我了,现在还要跟我离婚?陆彦回你是不是男人?”

    他越过我走了出来,似乎很疲惫,我说:“你说不爱我,我根本不信,你要是真的对我没有感觉了,今天晚上咱们这事儿算怎么回事?我不是石头,我能够感受到人的感情的,我知道你是爱我的,陆彦回,你爱我,还要让我走,那就一定是有别的事情。我问你是不是病了,你不肯说,那好啊,咱们就耗着,我就待在你身边,我哪儿也不去了,不然我就搬过来跟你一起住,你到哪儿我到哪儿去!”

    他又抽烟了,给自己点了一根烟说:“我刚才一时冲动,不过你知道,有性无爱很正常,反正我们暂时还算是名义夫妻,做了就做了吧,你也别当一回事。”

    “你这话说的够轻松?我怎么可能不当一回事?我告诉你陆彦回,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要是真的有个什么病死了,我就跟你一起块儿去,你以为我不敢吗?人活着不能得到的东西,死了可以成全,那有什么好怕的?你这辈子别想甩了我。”

    “你怎么这么固执?何桑你别这样,我真的会很为难的。”

    “你怎么啦?你到底怎么啦?你说出来让我知道好不好?陆彦回我求你啦,我真的要疯了,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求求你了,你就告诉我吧。”

    他看着我,帮我把眼泪擦干净,然后用非常飘忽的声音说:“何桑,我病了。”

    我颓然地坐在了地上,看着他说:“这是什么意思?你得了什么病?很严重吗?”

    “很严重,会死的,我脑袋里长了一个肿瘤,我眼睛已经开始出现问题了,有时候看东西都是模糊的,有时候突然出现幻影,我觉得自己活不长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