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婚有暗香来

108.幸福如同手中沙

    我愣了一下,才想起来一句有道理的话,果然这世上是没有永远的秘密,我一直嘱咐着朋友让她不要说,自己私下里也够小心,却到底还是让他给知道了。

    “不是小静告诉我的。是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就去查了查,才知道,原来我这个公司,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对不起啊高总,我不是故意瞒着您的,我只不过,哎,我和陆彦回的关系,一言难尽。”

    “听说你们现在不住一块儿,分居?”

    “当时是闹离婚,闹得有些厉害,就先权宜折中了一下,分开一段时间住。”

    “对不住啊,我不该打听你的私事,不过是看你们的样子有点奇怪,你知道,如果按照你说的有过节的话,他对你的态度就太说不过去了,我是个男人,总是有点明白的。”

    我大窘,陆彦回对我的态度?是什么样的?

    他摆摆手:“不提那个事情了,你既然有意隐瞒,肯定是有你的道理,我是来谢谢你的,何桑,这一次接了这么大的单子要不是因为你现在是我的秘书,是肯定接不下来的。”

    我有些不好意思:“没有没有,盛圆的品牌在外,如果不是我们本身的口碑好,陆彦回也不会找到我们合作的。”

    他点点头:“也是,我们盛圆本来就是一家好公司。”高奇峰是一个很自信的人,他随即说:“即使是沾了你的光得到了合作的机会,如果我们做的不好,肯定得到认可还是不可能的,说明我们公司本来就是有实力的。”

    我被他说这话的神情说的笑了起来,他也对我笑笑,然后看了看手表说:“时间快到了,我就先上去了,你也早点回公司,我可不会因为你是陆夫人就对你放松要求的,如果迟到了一样会挨骂。”

    我忙说遵命。

    他一走,我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几分钟才到时间,到底没有忍住给那个人拨了电话,今天似乎大家都会约好了的,一起在我面前提到他,这是逼着我非要记起他?

    他接的倒是快,一开口就有些掩饰不住的轻快:“何桑?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竟然主动打给我了?”

    我这个人是真的没有情调,寻常人好歹打过去了也说一句好听话,偏偏我一听他那么一问,嘴里说出口就变成了:“哦,我打错电话了。”

    说完我就在心里暗骂自己矫情,果然那头陆彦回不乐意了:“什么啊,这都能打错,你真的假的,不会是不好意思承认所以故意说打错了的吧。”

    我于是哼哼:“哎呀我挂了挂了。”

    “别别,打错就打错吧。”他松了口:“你不找我,我也想着过会儿找你呢。眼看着周末了,你应该不用忙了吧,我们出去约会吧。”

    “谁要跟你约会?”我嘴上说着,心里却忽然冒出一点甜蜜来,他在那头不说话,我只好又说:“那你要去哪儿啊?”

    “你想去哪儿都行。”他果然高兴了起来:“不行我们去海边吃海鲜,你不是最喜欢吃鱼了吗,我们去船上吃新鲜的,你觉得怎么样?”

    “嗯,那行吧,到时候再说吧。”时间不早了,我就要收线。陆彦回又开口:“哎何桑,让我再重新追求你一次吧,咱们没有谈过恋爱,挺遗憾的,就借这一次机会,也让我表现一下,要是这一次我表现的好,你能不能彻底的忘记过去,以后跟我好好过日子?”

    他忽然说这话,我没说话,不远的地方,有几个小孩子在广场上喂鸽子,他也没有说话,倒像是在特意等我的答案,我想到了他爸对我说的话,一个人的一生总是会有犯错的时候。他爸还说,他除了你,不会再有别的人了,如果你一直都不肯原谅他,他可能就要孤单一辈子了。

    其实我也是,我也一样,我除了他,也不会再有别人了,如果我不给他机会,也可能也是要孤单一辈子了。

    我是真的认真地想了想,才说:“好,陆彦回,我答应你。”

    他就笑了起来,我从来没听过他这么高兴的声音:“真的,何桑,你答应了的,哎我刚才怎么没有按录音,不过我不管,你答应了的。”

    “我答应你什么了?你得先好好表现,不然门都没有。”

    我挂了电话,竟然脸上有些发烫,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热,还是别的原因。

    周末的时候,他一大早就打给我:“何桑,你人呢,我在你小区外面了,快点下来。”

    我那个时候才被他给弄醒,前天晚上看电影,看的时间太晚了,匆匆洗漱完睡了,记得明天要去海边,可是偏偏忘了设定闹钟了。

    所以他这么一通电话打过我让我下楼,我就愣住了,对着电话那头说:“陆彦回,我这才刚起来。”

    “什么!你才刚起来?何桑,你……”

    “我怎么了?”我坐起来,又问了一遍:“陆彦回,你倒是说我怎么了?”

    “你很好,快去洗漱吧,我不急,慢慢等你。”

    我捂着嘴巴笑:“那行,这可是你说的,我可不想一会儿接到一个电话催我下去,你就耐心等着我好了。”

    挂了电话我心里一阵暗爽,陆彦回素来是最没有耐心的,平时谁让他等个几分钟估计这位少爷都要发脾气撂脸色了,我这才刚起来,收拾好了还不知道多久呢,他不得急死?可是又说不得,谁叫他自己放了大话,要好好表现的。

    等我收拾好了东西下去的时候,看了一眼自己,竟然还化了妆,换了一件刚买的裙子,倒像是小姑娘第一次跟男朋友出去的模样。他果然是没什么耐心,等我走到小区大门的时候,他早就在车里坐不住了,又因为已经戒烟了,也没有东西打发时间,竟然闲到了踢脚下的石子玩,果然是真的被我给耽误的麻木了。他这样子,真该给他拍下来,像个小孩儿。

    我说:“喂,那个谁,干嘛呢,几岁啊这是?还踢石子玩。”

    “你还说,要不是你……”他随即不说了,又看了看我:“得了,没白等,把一个美女给盼下来了,值了。”

    我走过去,故作不高兴:“怎么说话呢?平时不是美女?就今天是?”

    “不不,每天都是。公主,哦不皇后,老佛爷,您请坐。”他拉开车门对我说,我绷不住笑了,等坐上车,姗姗开口:“小陆子,起驾!”

    “好嘞。”

    这天是真的高兴,船上的鱼都是现打捞的,船是露天的,搭个棚子,既遮太阳又不挡风,海风带着一丝丝咸味迎面吹来,让人打心里放松。

    他替我把一条鱼的刺挑了,夹给我说:“吃吧,应该没有刺了。”

    我笑睨了他一眼:“什么时候陆公子学了这么一个手艺了?”

    “为了讨好心上人特意学的手艺,今天第一次拿出来比划,好紧张。”

    “德行!”

    因为来得晚,我们吃完饭已经三四点钟了,太阳已经有落下去的趋势,阳光也不似中午的时候那么刺眼了,海面上波光粼粼,美好的不像样子。

    我们坐在床头的椅子上,他一本正经地说:“这位小姐,我叫陆彦回,今年虚岁三十一,尚未婚嫁,有房有车,不止一套房不止一辆车,私以为长得也不错,不知道你能否考虑考虑我。”

    我捂着嘴巴笑,接着他的话说:“可是这位先生,你都已经三十一了,怎么还没有结婚?谁知道你有没有什么隐疾呢?我不放心。”

    他就过来教训我:“好啊,说我有隐疾,我有什么隐疾,我什么样子你不知道啊?”

    他挠我,挠的我痒痒的,我就靠着他的怀里笑,连连讨饶。他才松开了我,忽然亲了亲我的发鬓,我没动,他摸了摸我的脸:“真好。”

    “什么好?”

    “你又回到我身边了,真好。”

    他说着俯身下来,温柔地吻了吻我,我感受到他难得的温存,心里一动,想起我们失去的那半年时光,仿佛是一场空空的梦,那么多委屈和思念,煎熬着我的心,那么多没有说出口的遗憾,幸好他又来了,他又来找我了,不然我该怎么办?

    我踮起脚尖回应他的这个文,站在这个小型游轮的船头,在这一片苍茫的海面上,没有人来打扰,真好,好像一整个世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而已。

    这个时候,我是真的以为,以后我们会回到过去,把那些遗憾和空缺一点点地弥补起来,不让未来再彼此辜负。

    可是有时候,生活就像是海面上的潮水,你以为终于可以平静了,新一轮的巨浪正从远处怀着不轨和恶意,肆意靠近,而平静的幸福,有时候就如同握在手中的一把沙,以为握紧就不会落下来,谁知道越是以为握得紧了,反而流失的越快。

    那么从前拥有过的这些幸福,在之后再想起来,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