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婚有暗香来

107.诸多事情我不知

    我没有想到陆彦回的爸爸回来找我。

    我当初要跟他离婚,又从别墅里面搬了出来,事情闹得那么大,陆家的人肯定是一个不落的都知道了,我出来一个人住的这半年,倒是不见他们联系我,可能是也知道我和陆彦回当时的矛盾不是能够轻易挽回的,就没有多说什么。

    更何况陆家总共那么多人,除了一个陆彦回他爸,哪一个不是等着看我和陆彦回的笑话,尤其是我的孩子流了,估计肖万珍和陆劲夫妻做梦都能笑出来,毕竟我如果生出来一个小的,势必会对他们的地位有撼动。

    却没有想到,时隔那么久了,他爸会来找我。

    是午休的时候,我和几个同事约好了一起与步行街一家刚开的云南菜馆吃饭,本来都一起走到门外了,忽然我被人给拦住了:“何小姐,刚想打电话给您,碰巧您下来了正好,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我一抬头,不是陌生人,是陆彦回他爸的司机,姓安,我一直都叫他老安。我一看到他就知道是谁找我了,就对我同事说:“不好意思,你们去吧,我临时有点事情,就先不去了。”

    他们有些好奇地看了我们好几眼,到底还是先走了,他们一走我就对老安说:“你怎么来了?”

    “陆董想跟您说说话,在车里等您呢。”

    往他指的方向一看,果然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停在马路对面。我小跑着过去,他爸已经把后面的车门拉开了,我坐进去又把门给关上。

    见到人,毕竟我和陆彦回现在还是夫妻关系,自然还是规矩地叫了一声:“爸爸。”

    “好久不见你啊何桑,你一个人过的可还都好?”

    “挺好的,一个人事情也不是很多,还能应付。”

    他点点头:“我今天找你,也就是想关心关心你的情况。主要也了解到,彦回他最近是不是又来找你了?”

    我只好如实地回答了:“他最近是挺频繁出现的。”

    他露出了然的神色,然后对我说:“何桑啊,我这个人不太爱插手子女的事情,因为在我看来,即使是自己的孩子,都应该各人过各人自己的日子,尤其是都是成了家的了,早就该知道怎么做了,不用我这个当爸的再去多操什么心。不过今天我会来找你,也是我想了很久的。”

    他对我表示歉意:“你哥哥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感到非常的难过,也知道你是因为那件事情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才会造成现在你们分居的局面。这是他的错,我不替他辩解什么,当真是越大越不晓得好歹了,竟然会糊涂到那个地步,我知道了之后也把他狠狠地骂了一顿。”

    我还是没有开口,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爸就接着说:“但是我心里明白,我骂他再狠,哪怕动手教训他,都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他已经受到了更严厉的惩罚,那就是你离开他了。我这个儿子,从小跟我就不亲,家里的情况你是自己的,他十几岁的时候才回到陆家来,我当初和***事情,也一直都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他不喜欢我,回到陆家之后也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的。他性格非常地倔,很大一个程度也是因为想要争一口气,我都看在眼里,心里呢其实不好过,我觉得这个孩子是很孤独的,因为他什么心里话都不肯跟人说,也很少表露出自己的感情来,直到,他娶了你,我才看到他的变化。”

    “您别这么说。”

    “真的。我看得到他的变化,说实话他当初要娶你都没有跟家里说一声,不过我也没有太过问,毕竟他既然喜欢,就随他去吧。而且你也是个好孩子,我看到你也放心。其实你不知道,他以前都不怎么跟他阿姨讲话的,是你嫁过来之后对谁都有礼貌都客气,他才开始也会跟他们说几句话,常回去的。”

    “爸,您跟我说这些,是想跟我说什么呢?”

    “我希望你原谅他。我知道他犯的错误造成了很不好的后果,你完全可以一直不原谅他,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我是真的看不下去他又变回从前那样不开心的样子了。你可能不知道,你在他身边的时候和你离开之后,他的不一样。从前你在,他喜怒都能看得见,即使发脾气,到底能够让人摸得透他的情绪,可是你一离开,他就变成了那个我不希望看到的样子,有时候回来吃饭,也是一言不发,面无表情,跟我讲话除了谈公司的事情,什么都不说。我听他也从别墅里搬出来了,我去问了你们别墅的阿姨,他说你不在,他经常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面发呆,几乎不说话,还有好几次下楼脱口而出就叫了你的名字,叫完之后自己都愣住了,之后就看得出来更不开心了。”

    “阿姨还在你们房间的柜子里发现了安眠药,当时就吓到了,怕他出事,就立即给我打了电话,我把他叫过来骂了一顿,他就说那就想一个人搬出去住,我问他为什么,是不是因为阿姨打电话给我所以对阿姨有意见了,他说当然不是,只不过如果继续住那里,可能会一直失眠下去,不吃药很难睡得着了。”

    “桑桑啊,一个人的一生总是会有犯错的时候,不要说彦回了,就是我自己,虽然从来多没有跟别人说过,但是我其实一生犯了一个最最不能原谅的错误,我对不起彦回他妈,毁了她的一辈子,还造成我们父子之间的冷漠局面,我记得有一次你肖阿姨过生日的时候,大宅极其热闹,灯火通明,外面还有人放烟火庆祝,我看到彦回一个人在阳台抽烟就去问他为什么不出去,他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说如果自己娶了一个人,就不会不对她负责人再爱上别的人。我知道那个时候他是生我的气,可是现在我说给你听也是想让你知道,他除了你,不会再有别的人了,如果你一直都不肯原谅他,他可能就要孤单一辈子了。”

    ……

    我嫁给陆彦回那么久,见了他爸那么多次,那么多次加起来他对我说过的话都不及今天对我说的那么多,我也是到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会有那么多。我跟他爸告别,从车里出来,外面的大太阳晃得人眼睛疼,忽然很想哭,我承认,他对我说的那些话,是真的戳中我的泪点了。

    我想起来那天在车上,我问他为什么会搬出来住,他不肯说,现在我知道了原因了,竟然是他睡不着觉,在我们原来的房间里会失眠。原来离开了另一个人,睡不着觉的不止我一个。

    其实我对路彦回的了解真的是太少了,我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了解他的,就像他了解我一样,现在看来,我所能够看得到的他,只是一部分,另一部分被他轻巧的藏起来,不叫我知道,他从不叫我知道。

    这个时候,我是真的有些想念陆彦回,我发现,我其实是可以原谅他的。

    因为时间紧张,我没有时间再去吃一顿正经饭了,就在公司楼下的一家寿司店里买了一盒寿司,坐在了广场上的长椅上吃。头顶正好有一棵壮硕的大树,遮天蔽日,我在阴凉里吃东西,倒也算怡然自得。有人在我身边坐下来,我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高奇峰。

    他指了指我的寿司:“怎么就拿这个东西当午饭,不吃点正经的米饭哪能行?”

    “来不及了,就随便吃了些,不过不要紧,也能填饱肚子。”

    他点点头:“老远的就看到你跟这儿坐着,我就来跟你说会儿话。平时上班的时间也忙,没有来得及问你,工作可还顺手?最近挺忙的吧,连续好几个重量级的单子,你吃得消吗?”

    “吃得消。”我吃完了,拿纸巾擦擦嘴巴:“虽然忙,能学到的东西也很多,我觉得盛圆是一个很好的自我学习的平台,我会继续努力的。”

    他笑起来,高奇峰的五官偏凌厉,平时一眼望过去有些严肃,再加上不苟言笑,很多人都以为他是那种强势冷漠的老板,我在他身边久了,倒是知道他人挺热心的,就是脾气大,做事的时候讲究效率,难免会有不近人情的时候。

    高奇峰对我说:“你这话倒显得官方了,不必跟我说这样台面上的话,说说你真实的感觉就好。”

    “没骗您,我是真的觉得挺充实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其实说实话,我刚开始来公司的时候动机并不是为了工作,而是单纯地让自己忙起来,我从前一段时间发生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有点抑郁症,医生给我的建议就是能让生活里多一些其他的因素,来改变不能遗忘的状态,我才托了关系找到这个工作的。”

    “抑郁症?”他迟疑了一下,到底忍不住开口:“何桑,其实我都知道了,你跟陆彦回,你们两,是夫妻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