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婚有暗香来

106.会议滋生小波澜

    我是秘书,自然需要记录会议内容,因为不是中规中矩的公司会议,到底气氛随和一切,会议室宽敞,人员分散着坐在沙发上,我坐在角落里,支起沙发自带的桌板随时记录。整体看来最重要的角色是屏幕那一方的董事,他们在盛圆的方案基础上又提出了自己的一些建议和需要修改的地方,高奇峰和对方的互动比较多,而陆彦回在会议过程中倒是没有太说话,我到底没有忍住趁着空闲的时候瞥了他几眼,方才进门的时候还没有注意,这样一看他的样子倒像是有些不舒服。

    他脸上有些不自然地潮红,嘴唇也有些干裂,倒是不像精神饱满的样子。我不由地又想起来昨天他冒雨去找我,虽然去我们小区的路上未必淋雨,不过外来车辆是禁止入内的,所以他从大门走到我住的那栋楼恐怕是真的淋了雨了,毕竟没有带伞。

    那么再回去也自然一样少不了弄得一身湿透,会不会是,发烧了?

    我这么一想,就忍不住仔细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谁知道他这时候也突然朝我这里看了一眼,四目相对,我赶紧错开眼光,莫名心虚。

    没一会儿陆彦回跟屏幕那头的人说起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我看他站起来,头顶就是中央空调的一个出风口,想了想还是起身走过去把温度往上面调了调,谁知道我这一举动倒让闲下来的高奇峰误会了,他走过来看我的记录,正好看到我去调温度,以为是我冷了。所以我刚回来,他就对我说:“何桑,你是不是觉得冷了?”

    我确实觉得有些凉意,毕竟只穿了短袖的衬衫和套裙,但是尚能适应,刚想摆摆手说不是,偏偏又突然地打了个喷嚏,我低声地说了一句抱歉,高奇峰却已经脱下来自己的西服递给我说:“套上吧,我正好热,你凑合着先穿着,会议快结束了。”

    “我不用的高总。”

    “拿着。不要在意这些虚的东西,没人在意的,莫非你是嫌弃我衣服不干净。”

    “我不是这个意思。”

    而那一边,本来拿着话筒正说话的陆彦回的声音戛然而止,我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他却很快地又不看我,继续开口说策划的事情。高奇峰已经把外套塞给我又回到自己坐的地方去了,我拿着这衣服顿时有些头痛。到底还是象征性地披上了,毕竟高奇峰都把那句是不是嫌他衣服不干净给说出口了,我怎么好意思再拂了人家的好心?

    会议之后进入尾声,三方的负责人都各自说了四平八稳的总结,算是该讨论的都已经确定了。我最后一次去给他们加水,陆彦回看来心情不好,我往他的杯子里添水的时候,他没有看我一眼,也没有像之前的几次那样说谢谢。

    我安慰自己,他心情不好关我什么事?然后结束的时候,看到他一声招呼不打直接拿了包往外面快步走出去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总是惦记着这件事,一直揣测他是不是因为看到了我穿了高奇峰的衣服所以不开心的?

    偏偏有时候麻烦事是扎堆地凑到一起来,我本来就担心他不高兴,走路的时候难免分神,结果出了会议室的时候,忘了脚下还一个门槛了,高跟鞋在门槛上一绊,人也差点往前栽倒,正好高奇峰在我边上,喊了一句:“何桑小心!”

    顺手他又拉了我一把,一边训我:“怎么一天到晚都不当心,总是心不在焉的,都不知道每天在想什么!”

    我仓促抬头,就看到陆彦回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他原本是在前面,估计是听到刚才高奇峰的话才回过头,此时又看到了这么一幕,这下好了,越是不想让他误会,估计他又要更加误会了。

    去停车场的时候没有看到他,一声招呼不打就走了?高奇峰问陆方的几个高层:“你们陆总呢?怎么没有见到他人?”

    “刚才开车走了。”

    高奇峰的样子若有所思,我怕他也多想,只好说:“高总,您是自己开车来的,我就不跟您坐一辆车了,我搭公司的车回公司去拿车,您自己回家吧。”

    他点点头,到底在临走的时候加了一句:“今天辛苦了。”

    “应该的。”

    说是去拿车,却其实又回了一趟办公室,我把整理的材料放回柜子里锁好才下楼,怕自己带回家会忘记带过来误了事。我是最后一个走的,地下车库里只有一点晦暗的黄色灯光,我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快要走近的时候又愣住了,陆彦回在那里。

    他靠着我的车,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睛闭着的,似乎有些疲惫。

    我按了开锁键,他被这动静给惊动,才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我。

    我走过去:“你怎么在这里?”

    ……

    没有人讲话,他只是看着我,我没法子,开了车门进去,他就靠着我边上站着,也不上车,我打开车窗问了一句:“你到底上不上来?”

    他才坐到了副驾驶,我问道:“你自己的车呢?刚才不是说自己开车来的吗?”

    “停在外面的停车场了,明天老李会来把它开走的。”

    “那你是特意等我来了?等我干嘛?”

    ……

    还是没有人讲话,我偏过头看了他一眼,他应该是真的不舒服,一直闭着眼睛,头靠着椅背皱着眉头。我到底没有忍住,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头,吓了一跳,又顺手摸了摸他的脖子,发烧到这个地步了,还出来开什么会?逞什么英雄?

    这样想着我就把车开到了医院去,他在半路才睁开眼睛,看了一下路况说:“你要去哪儿?这又不是回你家里的路。”

    “托你的福,现在去医院。”

    “别去了,我没事。”

    我没有理他,继续开车。陆彦回瓮声瓮气地开口:“你跟高奇峰什么关系?”

    “你说什么关系?当然是老板和秘书的关系。”

    “他干嘛对你那么好?你有没有告诉他自己是结过婚的?”

    我这个时候才看了他一眼:“你乱想什么呢,高总对我哪样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是这些事情,我都替小武捏把汗。”

    小武是陆彦回的秘书,他听了我这话反而笑了:“小武还是个小孩儿呢。”

    “我也比高奇峰小。”

    “高奇峰怎么能跟我比,我一看他那个样子,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最好跟他保持点距离。我说你当初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个工作了,又忙又不讨好,自己找罪受。”

    我没搭理他,靠近我们公司的地方倒是有一家私立医院,我陪陆彦回下去,他还不肯下车:“哎呀就是发个烧,很快就能好的。”

    “陆彦回,你以为我想这么晚了还陪着你折腾?要不是我怕你烧死了我还不乐意来呢。”

    “你就这么怕我死了?你不是最恨我了吗,我看是巴不得我死了。”

    “你怎么样我管不着,不过别死在我车上,我嫌晦气。”

    我觉得生了病的陆彦回就像是一个小孩儿,不讲道理,还任性固执,好不容易把他拉近了医院里,又输液,我就陪着他。一直拖到了凌晨,昨天也是因为这个男人我没睡几个小时,今天又是因为他,可是我又不好把他放下来真就不管了。

    我要开车送他回别墅,陆彦回却说:“不要回别墅。”

    “这么晚了,你的烧还没有退呢,你不回家去哪儿?”

    “我现在不住在别墅。我一个人住。”

    我这一次受到的震惊可不小,半天才问了一句:“我不是很明白,一个人住什么意思?”

    “你搬出来了,我也就搬出来了,我在外面还有个公寓,之前也不大去住,现在就一直住在那里。”

    “陆方前年开发的那个小高层吗?”

    “嗯对。”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一个人住了,在家里有阿姨他们照应着不好吗,就喜欢没事折腾。”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想就是不想。”

    我把他送过去,他下车的时候又凑过来看着我说:“都这么晚了,不然你也别回去了,我收留你一晚上怎么样?”

    我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回去的路上却又忍不住想到他的话:“你搬出来了,我也就搬出来了……”难道是因为我搬出来了,他才不想单独住在别墅里的?这么一想,我竟然有一种淡淡的心酸。

    不知道为什么,陆彦回总是能够轻易地左右我的情绪,我有时候都恨自己没有出息,明明已经和他分开那么久了,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自己,不要再去管他,时间到了就离婚,当初下定决心做出的决定就不要去轻易地改变,可是每一次,他不高兴,他生病,他醉酒,我就心软。

    不想承认都不行,我还是爱他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