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婚有暗香来

103.夫妻见面同陌路

    陆彦回看了一眼我说:“这位是高总的秘书吗?”

    “是,怎么了?”

    “等盛圆的方案出来了,让她送去陆方就可以了,希望能够尽快,我们的度假村竣工在即。”

    “好的,不是问题。”高奇峰要自己送他,陆彦回做了一个手势:“高总留步,不必太客气。”

    高奇峰看着我说:“那让何桑送你们去楼下吧。”

    陆彦回这个时候才算是正式地看着我说:“那就有劳……何秘书。”

    电梯门慢慢合上,只有我们三个人在里面,一直把我当成陌生人的经理总算开了口:“好久不见啊何桑。”

    我头也不抬地说:“电梯里还有监控的,要装最起码一直装到底啊,别半路被人家拆穿了多假。”

    我这话让这个经理有些讪讪的,他不再吭声,陆彦回不咸不淡地开口:“是我让他不要叫你,怕你当着高奇峰的面尴尬。”

    “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干嘛要来?陆方不是有自己的合作公司吗,好端端的你非要来回折腾,有意思吗?”

    “盛圆很不错,听说在准备上市,如果能够通过盛圆把我们的度假村宣传的程度更加广泛,是双赢。”

    “上市的广告公司又不止盛圆一家,你干嘛非要找到这里来呢?”

    陆彦回却是看着我笑了:“何桑,你还是老样子,这么自作多情,一定要我说是跟你有关你才算放心是不是,你别误会,这一次还真的不是因为你,我不拿生意开玩笑。”

    “是我自作多情最好。”电梯到了负二层的停车场,我没动:“送也送到了,二位好走。”

    那个经理先走一步去开车,陆彦回用手抵着门一边看着我说:“这么久没见了,你就没有什么跟我说的。”

    “没有,我不想看到你。”

    “半年都过来了,就没有想过我?”

    “想你做什么?想你怎么害死我哥的?”

    “找个地方聊聊。”

    “没空,还有工作。”

    “我跟你们老板打个电话说一声?”

    “你烦不烦?”我这里花还没有说完,人就被他猛地拉出了电梯,电梯门在我们身后缓缓合上,然后上去了。我瞪着陆彦回:“你干嘛?把手给我放开,再不放手我叫人的啊,你别到时候自己脸上不好看。”

    “我就不信你敢大声叫。”他虽然说着,倒是松开了我的手:“半年一声不吭,一个短信一个电话都没有,别墅也一次都不回去,哪个女人有你这么狠心的,我是不是该夸你沉得住气?”

    “我干嘛要跟你联系,我就等着离婚的那一天呢。”

    “你离了婚,跟谁过?”

    “我一个人过行不行?你别一副全世界离了你都过不去下的样子,我告诉你陆彦回,我离开你的这半年过得好着呢。”

    “那你刚开始还去看心理医生?”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我心里就震了震,忽然神色失落了起来。

    陆彦回说:“跟自己过不去算什么本事,回来吧,回我身边吧,给你半年那么久的时间了,有些东西能忘的就忘了吧,别去碰了。”

    “我做不到。”我推开他:“看到你,我就想起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好不容易我有点本事忘了它们了,就没有那个打算再去记起来,也请你放过我。”

    “那我也做不到。”他却没有继续纠缠下去:“算了,你上去工作吧,过几天我还等着你送文件去陆方,到时候再见也不迟。”

    “我们快离婚了。”

    “我知道你数学好,不过我数学也不差,两年减去半年还剩下一年半呢,来日方长。”

    我掉头就走。

    我一上来就被高奇峰叫进办公室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那个陆总找不到车钥匙了,我陪着又找了一圈在停车场找到了。”我不打草稿地说。

    “何桑,你今天怎么回事?”

    我不明白:“我怎么了?”

    “当秘书这么久了,倒茶先给客人的道理都不懂,还有陆总他们一上来,连个招呼都不打,送出门的时候也笑都不笑一下,这样哪里是做秘书的样子,你以前都很好的,今天怎么了?”

    “不太舒服。头有些疼,抱歉了高总。”

    “不舒服吗?那早点下班回去休息吧。难怪我看你今天不在状态,下次提早说。”

    “嗯,知道了。”

    陆彦回就是个扫把星。他一来,天下大乱,我还要挨骂,各种烦人。我提早下班,想去老长街喝一碗豆花,这家店还是我无意中发现的,因为靠着公司近,步行十分钟就能走到,这里的豆花特别好喝。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回来这里喝一碗豆花。这一次也一样,心里乱糟糟的走进来,老板已经跟我熟悉了起来,看到我说:“何小姐来了?还是要一碗豆花?”

    “是啊。”等待的时候,本来我是发着呆,这时候有个怀着孕的女人进来,对着里头吆喝了一声:“老板,一碗豆花加酱油。再给我一个甜蒜。打包带走的。”

    我看着她的肚子,忽然怔忪。陆彦回问我:“给你半年那么久的时间了,有些东西能忘的就忘了吧,别去碰了。”他一定不知道,我比谁都不想去碰,可是我一看到这样的情景,就会想到自己失去的孩子,想到发生在他身边的那么多遗憾的事情,压得我喘不过气。

    豆花端上来,还冒着热气,我低头拿勺子舀了一勺,忽然一滴眼泪就落在了碗边,可是我伸手摸眼睛却是干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吃得慢,等吃完了店里也不剩什么客人了,老板娘是个挺热心的大姐,走过来对我说:“今天心情不好啦?”

    我摸摸脸:“我是不是脸上写了心情不好四个字,你们都这样觉得?”

    “不是不是,是你自己忘了,有一次你到我这里来哭了,吃了一碗豆花跟我说,每次心情不好都会来这里,我当时就想,这姑娘给我一个大难题了,我是希望她来啊还是不希望呢?”

    我就笑了起来:“我是不是经常心情不好?”

    “是啊。”

    她接着说:“也巧,除了你还有一位先生,也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来吃一碗豆花,也总是一个人,他虽然不说,我眼睛毒,看得出来他有心事。刚才还在这里呢,你没有碰上,他才没走多久你就来了。”

    我心里想,原来还有同道中人。

    我付了账,她一边找钱给我一边说:“没啥大不了的啊,吃饱喝足了,就比什么都让人开心,人或者不就是为了好吃好喝吗,光想着伤心事干嘛是不是?”

    这么简单的道理,卖豆花的大姐都明白,我却不能深得其解。

    公司果然是看重陆方这一块大肥肉,加班加点地开会出方案,连我都要跟着一起加班,我心里把一切归咎于陆彦回,不过工作归工作,到底还是尽心投入进去的。

    也是因为这样我才知道,原来陆方的生意已经做的这样大,这个度假村还是当时冬天陆彦回冒雪赶去上海跟那个连锁酒店谈下来的,后来又不知怎么建了同名的度假村,规模颇为宏伟。听同事的语气,陆方如今蒸蒸日上,我们能有机会跟它合作,不知道是哪里修来的运气。最好的就是,抓住机会别以后没有这样送上门来的好事了。

    高奇峰让我把文件送过去给陆彦回过目,我斟酌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高总,我能不能不去,让别的同事帮个忙?”

    “怎么?”他抬眼看了我一下:“今天身体还不好?送个东西总行吧?”

    “不是,其实我,我……”他站起来看着我:“何桑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认识陆彦回啊?我总觉得你对待他的态度很奇怪,上一次是怀疑,这一次是肯定,你别瞒着我,有什么情况直说。”

    “没错,您猜得没错,我跟他有点儿过节。”我继续说:“他肯定之前不知道我是您的秘书,不然估计连您这生意都给耽误了,他其实才不想看到我呢,所以您最好别让我去,我去反而会是添乱的。”

    “你跟他能有什么过节?”高奇峰皱了皱眉头:“你们竟然认识?果然a市还是不够大,在哪儿都有熟人。”

    “具体的算是我的私事,也不好跟你多说,但是我真心希望您保险起见让别人送过去,不然让我送,结果可能就是大家这些天的辛苦都白费了。”

    “可他让你送。”

    “他是故意的,估计是等着故意让我难看呢。”

    高奇峰听我这么一说,自然有自己的考虑,果然没有让我送过去,而是找了秘书室的另一个人送到陆方,我松了一口气。

    谁知道这一次我拒绝见他,反而给我自己惹了大麻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