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婚有暗香来

101.努力工作去遗忘

    我后来去回忆那些场景,很多细节都历历在目,仿佛发生在昨天。那之后第二天我收拾自己的东西,其实也就是几件衣服,他立在窗边看着我的动作,等我拿着箱子要走的时候,他忽然开口说:“何桑你知道吗,看到我们这个样子,我就想到了一句话: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你不原谅我没有关系,但是有些不开心的事,忘了吧。”

    “你放心,我一定第一个忘了你。”

    拖着箱子下楼的时候,他没有送我。陈阿姨看着我这个样子吓了一大跳,一直拦着我哭:“太太怎么真的要走?你让我怎么放心,我怎么放心?”

    我说:“多谢这么久以来的照顾,我很感激的,谢谢你阿姨,以后请多保重身体,有缘再见。”

    老李要送我,我没有拒绝,别墅区这里很难打到车,总不能因为较劲一直等下去。我的东西不多,放在后备箱,他开车的时候我们两个人都是沉默的。人是感情动物,时间长了要分开,舍不得,可是不分开,又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我觉得自己没法过得了心里的那一关卡。

    车开不进去,只能在我家老房子外面的路上停下来,老李要帮我把东西给拿上楼去,我态度坚决的拒绝了。

    他临走的时候眼眶有点红:“太太这是以后要一个人住了,请一定要保重身体,别再跟自己过不去了,我的电话您是有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请随时给我打电话。”

    我点点头:“会的,多谢你,老李,你颈椎不好,记得多吃药,少熬夜,祝你早日康复。”

    他离开,我上楼,又回到了这个自己住了许多年的地方,忽然一阵心酸。再回来,一身落拓。

    我不准备在这里久留,因为这里承载了太钝沉重的东西,我已经无力再去面对。托认识的人相互转告,看看谁想要买这里的房子,我想把它卖掉,以后就租房子住,也很省事。

    不知道是不是人倒霉的时间太久了,所以难得有一点好运气,我家这个老房子似乎要拆迁了,很多人等着拆迁赚一笔政府的钱,所以有人联系我出价竟然还不低。

    我一直住在别墅里,从来不关心房价这样的民生问题,如今转手的时候才知道,我们a市的房价已经长得这么高了。

    买方是一对中年夫妻,做事很利落,知道我急着卖房子也没有多少刁难我,而是一次性地结清了那笔钱,让我手机一下子有了一笔可观的钱。

    在之后,我去二手车市场买了一辆雪弗兰,又在一个位置不错的小区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小套房,开始了自己的独居生活。

    我做的很刻意,刻意让自己忙碌,让自己变得独立和坚强,仿佛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告诉自己,陆彦回并不能左右我的生活,离开了他,我何桑也一样会过得下去的。

    谁离开了谁过不了?

    像往常一样我去盛圆上班,高奇峰已经开始进入工作模式,他手边等着自己签字的文件对成了一把尺子那么高,今天注定又是匆忙的一天。

    我给他泡了一杯咖啡送进去,他抬头对我找了一下说谢谢。突然想起来什么又继续说:“哦对了,何桑,今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得麻烦你办好,晚餐时间请帮我在德贸国际的顶楼餐厅里订一张桌子,让服务生布置的浪漫一些,我要求婚。”

    这个任务可吓了我一跳,高奇峰要求婚?这对于我这个当秘书的可是压力山大,万一布置的不好,怠慢了未来的老板娘,那我就真的是罪过了。

    我本来想那电话过去安排一下,可是总觉得这样的事情,电话里面也说不清楚,又索性特意地去了一趟德贸国际,跟餐厅的经理商榷了好久,总算是敲定了方案,才心里有了底。

    回公司以后高奇峰见我如此高度重视,却反而来笑话我:“何桑你做事就是太仔细了,什么事情都一定要

    做好一百分的准备,真是难为你了。”

    他说完我也觉得自己的操心有些多余了,对于他这样的高富帅来说,简直就是女人的梦想,不知道是哪个幸运的女人能有这样的运气嫁给他,可能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又会过多地计较旁的繁文缛节?想来只要对方是高奇峰这个人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事实证证明,对自己的老板抱有太大的希望没有达成的时候,还是会很失落的。

    我接到他的电话正在背单词,想把之前遗忘的东西都一点点地拾起来,盛圆如今接轨国际,接待的外国客人也很多,我越来越有些力不从心。下班的时间是我自己的,我决定好好利用来有所弥补,其实我就是为了不让自己空闲下来,越忙越好,没有时间给自己去胡思乱想。

    高奇峰在电话里的声音听的出来是真的挫败,想来这个结果也是他自己想不到的。毕竟作为一个精英,和一个习惯了失败的人不一样,后者如果面对求婚失败,会把它当作是自己生活里的新的失败的案例,可是高奇峰这样的精英恐怕已经忘了所谓的拒绝了。

    他好像是喝多了,说话断断续续的:“我到今天才知道,我这个女朋友已经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三个月了,竟然一直都瞒着我不让我知道,她厉害,真是厉害!”

    我只好问道:“怎么会这样呢。你们感情不合吗?”

    “三个月前她生日,我没有记起来,当时一个台湾的客人约我吃饭,我就去了,她打我电话我也拒接了,再回过去已经是十二点之后了,我一直以为哪件事情她没有太多在意的,谁知道果然是我错了。”

    高奇峰一副长聊的态度,我不敢不搭理他,只好接口道:“女人其实都是这样的,明明很伤心还是不肯说出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等到关键时刻却并没有选择遗忘,而是用更加理解的态度来呈现,这更加恐怖。”

    “我和她在一起两年多,她经常抱怨我太忙了没有时间陪她,如今看来是我的错,她积怨已久,蓄势待发,终于在我求婚的这一天把所有的心里话都告诉我了,真叫人伤心。”

    他是真的伤心了,第二天竟然连公司都没有去,我把送上来需要他签字的文件依次都整理好放在他的桌上'迟迟不见他来。

    高奇峰没有来最关心的自然是公司的一众八卦女人,他们不知道从哪里直到走漏的风声,趁着中午吃午饭的时候凑到我身边说:“哎何桑,高总是不是求婚失败了?”

    作为一个称职的秘书,我对此绝口不提,他们看我嘴巴紧不再多问,只是闷闷地吃着饭菜。

    结果我下班的时间临时接到高奇峰的司机陈康的电话,陈康很少给我打电话,在我的印象里他是那种沉默寡言的中年汉子,也很少紧张慌乱,此时打给我,声音里倒是听出来一些急切,他说:“何秘书,能不能麻烦你一件事情,就是高总病了让我买些药送过去,可是我妈身体不太舒服刚才打给我让我送她去医院看看,我一时走不开,只好麻烦你了。”

    我赶紧说没有问题,一问知道他发烧了,就去药店买了退烧药送过去。当了他这么久的秘书,我还从来没有来过高奇峰的家里,这是第一次来。

    他一个人住,住在万达广场的高层公寓里,我坐电梯一路上去,二十楼的高度让我有些发晕。按门铃,很快有人开门,对方一见到是我,显然没有想到,愣了一下才开口说:“何桑,怎么是你?”

    我一来就后悔了,应该要提前打个电话的,他身上穿着在家里穿的睡衣,一副居家男人的样子,我有点拘谨,这么看到老板多少有些说不过去。我本来想把药直接给他就走:“高总,您的药,陈康妈妈身体不好,他一时走不开就打给我了。”

    谁知道他并没有接过袋子,而是一边往里走,一边对我说:“进来吧。”

    我只好进了屋子里,这里果然是一个单身男人的房子,设计和格调都偏冷翘,烟火气息甚少。他顺手给我到了一杯茶,这可真让人受宠若惊,毕竟我一个秘书,反倒让上司倒茶了。

    他从我手机结果袋子,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开始吃药,吃完了对我说:“今天多谢你,特意下了班又跑一趟。”

    “应该的。您好些了吗?”

    “好多了,有事情问你,今天整理文件的时候有什么重要的内容没有?”

    我只好绞尽脑汁地把自己看过的内容说给他听,他还拿纸和笔记录下来,很是认真。

    不过这中途发生了一件蹊跷事,那就是我的手机一直响。可是我接了又没有人讲话,等我挂了没过一会儿又响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