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婚有暗香来

92.温泉晕眩知怀孕

    我翻手机通话记录,发现是晓君打来的,她知道了我哥的事情,担心我不能走出来,温言劝我:“桑桑姐,生死有命,你看开点比什么都重要,离世的人也会安心。”

    我如今已经不愿意再去听这些话,因为听得多了,都是一样的套路,我知道劝我的人都是好心,可我不想再听到。就换了话题对她说:“我明天去上班,谢谢你们这些天帮我代课,过一阵子我请你们吃饭。”

    她大概是诧异我这么早就回去:“你再休息一阵子吧,等精神彻底恢复了再来,何必这么急。”

    “我会去上班的,明天见。”

    陆彦回给我的意见总是中肯的,我既然在家里就只知道伤心伤神,不如出去工作让自己忙碌起来分点心,也好过再这样徒劳伤感。

    因为要出门工作,我好好地打理了一下自己,换了一件灯笼袖的呢子大衣,也开始规规矩矩地吃饭。我愿意自己下来吃东西,陈阿姨是最高兴的,特意熬了海鲜粥给我,一边端上来的时候还一边跟我说:“我昨天特意去了一趟超市,太太不是最喜欢在里面加一点虾仁吗,我买了海虾,味道鲜着呢,您尝一尝。”

    可是我竟然觉得有一些淡淡的不适,不过既然是她特意做给我吃的,总不好一点都不吃,我就舀了几勺子,已经是按捺住胃里的波澜了。后来我实在是吃不下去,就只好对她说不想吃流食,想吃些抵饱的东西,陈阿姨又去给我煎了一个鸡蛋。

    流食也好,鸡蛋也好,到了我的嘴里都成了让人不舒服的食物,我上楼化妆的时候有些自嘲地想,果然是身体的每一个器官都是相互关联的,我心里痛苦不舒服,其他地方也联合起来欺负我了。

    陆彦回早就起床去晨跑了,天气一冷,他反而起得早了,说是冬天更加适合锻炼身体,我涂好口红的时候他才回来,身上一套运动装备,额头还有一层薄汗。

    不过他的手放在后面,明显是拿了什么东西,我有些疑惑,探过身子问他:“你背后藏了什么?”

    “你眼睛还真是尖。”他笑了笑,竟然从后面拿了一支玫瑰给我。这花开的极其艳丽,花瓣上竟然还有点点水珠,不知道是露水还是洒上去的。

    “哪里来的?”

    “我跑步的时候看见一个小姑娘推着自行车卖的,觉得稀奇,现在很少有人这样卖花了,还是一大早。”

    我心情好了一些,美好的事情总会让人心情变得愉快起来。可是我这个人够矫情,还嫌一支不够多:“你怎么跟我变得抠门了起来,这么一小朵玫瑰就想打发我了,我以为你会把一辆车上的都买下来送给我呢。”

    陆彦回没好气的说:“得了吧,这一枝来的都不容易,我跑步没有带现金的习惯,身上一分钱都没有,看到了又想送给你,就跟那个小姑娘商量,问她能不能明天再给钱。”

    “不是吧,结果呢?她同意了?”

    “没有,她说明天不来了,每天卖花的地方都不一样,明天去城东。”

    “你怎么拿到的?”

    “我把自己的打火机给她了,跟她换了一个。”

    我的眼皮跳了跳。这花的成本有些太高了,他打火机我见过的都是纪梵希的,几千块的东西换一朵玫瑰花,只因为一个心血来潮想要送我?我是该高兴还是该哭?

    陆彦回这个时候一点都不像一个生意人,失去了往日的精明头脑,还有些抱怨的跟我说:“这姑娘也太精打细算了,我想多要几朵,她都不肯,还说自己已经亏本了,我就没好意思再拿。”

    到底没忍住埋汰他几句:“再有钱也不带这么胡来的,她不知道东西的好坏,你心里难道没有数?一大早的让人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亏我还平时总夸你脑子好使呢。”

    陆彦回却只是笑笑,过了一会儿我都要拿着包走了,他才说:“何桑,我其实就是想你高兴一下,你一直不高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对我来说一个打火机算不了什么的,可是一朵花如果能让你笑笑,这交易其实是我赚了。”

    我这个人最是听不得人家跟我煽情的。尤其是平时不煽情的人突然对我煽情,简直就是要让我哭的节奏,可我越是想表达的时候,反而越容易变得笨拙,不善言辞,此时想说出口的都说不出来了,最后就走过去抱了抱他。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拍了拍我的后背。

    这一刻我觉得他是全世界最懂我的人。我忽然觉得庆幸,人世艰难,何其不幸,我身边的亲人一个个的离我而去,让我一个人徒自挣扎,还好我有陆彦回,他至少能够在我最落魄和难熬的时候,给我一些及时的温暖。

    这样一想,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我去上班,同事们都很热情,我以为她们会像晓君之前劝我的那样轮着来安慰我,却没有想到没人再跟我提那件伤心事,也好,不提也好。

    我不在的这些天,同事们一个接一个的替我代课,我这个人是最不喜欢欠人家人情的,就说周末的时候请大家聚一聚,我做东。可是我的女同事们并不热衷于此,她们已经知道我丈夫是陆彦回,陆方的总经理,自然也不跟我客气替我省钱,都嚷嚷着说:“刚才我们翻杂志,看到了a市一个好去处,泉山那里刚建了一个温泉会所,听说风景好,设施也好,我们都没有去过,桑桑姐你要是真想请我们,不然就带我们去那里一次开开眼界?”

    这事儿我自然不会推脱,就跟他们约好了周六早晨一起去。

    我回去的时候跟陆彦回提到这件事情,他反而笑了起来:“你说泉山的温泉会所?开了也有好一段时间了,还是我的一个熟人开的,上一次我就想说带你去的,结果被什么事情打了岔给忘记了,你和你的同事们去也好,到时候签我的名字,别的不用管了,我提前打电话让我那个朋友安排下。”

    泡温泉总是一件休闲的事情,虽然算不得什么高兴事,到底不会累人。陆彦回自然不会唬我,他的名字到哪里都仿佛是古时候的御赐金牌,总是好用的,我这里才说到他,就有工作人员客气地领着我们进去,一边往前走一边对我说:“我们老板早就提前打过照顾了,说是等会儿陆太太带着朋友来一定要安排好。”

    我说多谢,要给他一些小费,他推辞不肯收,反而跟我连连道谢,把我弄的有些不好意思。汤池一准备好,我同事们就极有兴趣的去泡了,我也下去,水面上雾气袅袅,如临仙境,可是我兀自地有些头晕。又说不上自己哪里不对劲,毕竟也没有感冒,只觉得自己这一段时间状态真是不好,一是没有胃口,二是动不动的就感到眩目。

    到底还是没有泡多久,我是最后一个进来的,反而是第一个出去的,靠我近的一个女同事说:“桑桑,你怎么不多待一会儿?”我摆摆手:“有些累了,吃不消,你们玩。”

    我穿好会所的衣服想出门透透气,结果还没有走到门口,就觉得眼冒金星,一步走的比一步沉重,最后我扶着墙,颓然地顺着墙面滑了下去,似乎有人尖叫了一声,我已经毫无意识。

    再醒来是在医院里,身边没有人,我用胳膊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看到了身边椅子上放着的一件外套,是陆彦回的,他看来刚才一直都在,现在出去了。

    我揭开被子要下床,外头有人进来看到我这样,赶紧出声拦着我:“何桑,你别乱动,小心动了胎气。”

    哦。

    等一下?胎气?谁?我吗?

    我睁大眼睛看着陆彦回:“你说我?那个了?”

    “你到底是不是一个女人?自己的生理反应都不晓得吗?要不是这一次泡温泉你反应剧烈,恐怕要真的到时候害喜了才能反应过来。”

    “我竟然怀孕了?”我顺势坐到床上,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连忙问道:“孩子情况可还好?”

    “你还好意思说?差点流产了,幸好保住了,不过这样一来孩子也够脆弱的了,你赶紧注意,从现在开始我跟你一起,该注意的事项一个不能落下。”

    “差点流产?”我吓了一跳:“你可别吓我,要是真的没了我该多伤心。”他冷哼了一声:“医生说你情绪抑郁也会有很大影响,所以你再不自己调整好心态,就是拿孩子的命开玩笑。我希望以后你不要再情绪化,该忘记的事情统统都给我忘了,不准再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