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婚有暗香来

84.一唱一和假当真

    “其实一直以来,你吃她的醋都没有道理。因为她根本就不喜欢我。她接近我,也不是偶然。”

    陆彦回的话让我十分震惊,我一直都以为是她为了得到陆彦回,所以答应和许至联手来挑拨我们夫妻的关系,才能因此各自达到目的,可是现在他的意思难道不是这样?

    “她喜欢许至。她也是许至和陆劲安排接近我的。”

    我轻轻的啊了一声,然后看着陆彦回说:“不会吧。她喜欢的人是许至?她怎么会跟许至有交集的?”

    “你过来。”他让我到桌边,给了我一个耳机,就放了一段录音给我听。声音不是非常清楚,有些信号干扰的嘈杂,很快白兰的声音就从耳机里传了出来,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仔细听还是能够听得到的。

    “他昨天喝醉了酒,找到我这里来了。”

    “没,哪能真的发生什么?不过我拍了一张照片,也许能够用得到。”

    “发给何桑吗?还像从前一样,故意气她?可以啊,我没有问题,我如今扮演这个第三者角色已经熟悉了,有时候自己都觉得好笑。”

    “许至,我想你了,我可不可以见见你,我们很多天没有见面了。”

    ……

    之后她可能是走出房间打电话了,也不知道后面又说了什么,但是之前的话让我非常震惊,故意气我?扮演这个角色?也就是说,她说那些伤人的话,无非就是让我往心里去,以至于时间久了,就会和陆彦回相互猜忌,产生嫌隙。而她真正喜欢的人,根本不是我一直以为的陆彦回。

    她竟然喜欢许至!

    “别的内容我还没有听到,她很少打电话,窃听到的东西有限,白天大部分的时间她人也都是在店里,在家里的时间并不多,不过没关系,时间长了更多的事情都会慢慢揭晓的。”

    陆彦回灭了烟,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忽然想到方才他明明什么都已经知道了,却还要骗我,故意跟我发脾气,所以不乐意地看着他:“那你刚才跟我装蒜?还对我那么凶,一副我多么对不起你的样子干嘛?真过分。”

    “你以为我就不生你的气了?我还是不乐意你去找他,不准再有下次了,这一次就是一个教训,你现在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吧?之前还对你情深意重,竟然说什么叫不到你就去死,后面一转眼就利用你们的照片来报复我,何桑,要我说也就你傻,还相信这样的话。”

    “我哪能知道,他会利用我?”

    “不过没关系,我心情好,就原谅你了。”他低声地笑了起来:“不逼着你的话,果然是不肯讲实话给我听,不过你刚才那么大声地说喜欢我,我可记着了。”

    “我说了吗?”我装傻,又想起来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抬眼问他:“不过陆彦回,还有一件事情,我得要个答案。”

    大概是我的神情突然又严肃了起来,他看着我:“还有什么你不知道的?”

    “你对小言,你妹妹,是个什么样的心思?”我终于把这个我一直想知道的问题给问了出来。

    陆彦回有些疑惑的看着我:“我是什么心思?我能有什么心思?”

    “她毕竟不是你亲妹妹是不是,如果你爱上她,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你之前那么恨我,难道没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毁了你心里的人?”

    “何桑,你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想法,还真是好笑。”他一脸无奈地看着我:“小言是我妹妹,即使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也一直都把她当成是我的妹妹,这件事情不可能改变的。我怎么对她有一些不该有的心思呢?”

    我没吱声,只看着他。陆彦回在椅子上转了个圈说:“关于小言,我跟她的感情确实不是寻常的兄妹那样,就像你跟你哥一样,我们可能比你们更加不容易,看似日子过得体面,衣食无忧,但是在陆家大宅里住着,更像是两个寄人篱下的人,那种感觉你不会明白,我小时候跟何诚闹矛盾,总是我吃亏,他随时松口认错,我嘴硬就总是挨打。我爸打我,小言就替我挡着,趴在我身上不下去,那个时候我就想,我妹妹我一直对她好的。”

    我红了眼睛:“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让她出事,我竟然还问你这样的问题,我真是挺可笑的,对不起。”

    “好了好了,这事儿不提了。不过我的礼物在哪里?”他凑过来问我。

    “在车里呢,我刚才来的时候,差点一生气给扔了,幸好我想着应该要问清楚才好,总算没有白费我的心血。”

    “你别吓我。何桑你现在脾气怎么这么大啊,那我以后可要小心了,万一你哪天不高兴了再对我动手了,哦不对……”他摸了摸自己的脸:“你刚才打我了,真狠。”

    ……

    如你们所见,我和陆彦回并没有发生再多的矛盾,所有的误会都在他的算计里迎刃而解,不过这事儿还没完。我临走的时候,是甩门而去的,还撂下了一句狠话:“陆彦回你去死吧,我再不要看见你了!”

    而他的办公室里面一旁狼藉。在任何人眼里,这都是一副我们起了大的争执的样子,其实不是这样。我临走的时候,他贴着我的耳朵说:“何桑,既然他们跟我们演戏,我们不如就装作不知道陪着他们把这场戏给演完了。陆劲在我这里,估计没有少安排眼线,所以你不能表现的已经没事了。”

    “那么我该怎么做?”

    他猛地把自己桌上的烟缸砸到了地上,我吓了一跳,他一边含笑着看我,一边嘴里却是冷漠地大声说了一句:“给我滚出去!”

    我一直回到自己的车里,才敢真的笑出来。

    落叶纷飞的季节,我的车开过a市最有名的一条林荫道,碾过一地的黄色叶子,明明是一片萧条的风景,可是我的心里是快活的,我从来没有这么快活过。就像是一个每天在黑暗里提心吊胆走路的人,一直看不到前面的路面,不知道是不是下一秒就会掉进一个坑洼里,却忽然有人给我掌了一盏明灯,照亮了我的世界。

    陆彦回没有早回来,我正猜测着他的动机,手机就忽然震动了一下,是一条短信。对于陆彦回这样的人来说,发一条短信是非常稀罕的事情,他最不喜欢麻烦,可是我此时看着屏幕上的这一条短信,却忍不住发笑。

    他写道:昨天一夜风流,今天总得去解决自己的风流债。晚点回去,勿念。

    他回来的时候,我本来已经睡了,有人亲吻我的脸又把我给弄醒,夜凉如水,他的手掌却是温润的,像是一枚佩戴在脖子上的长久的玉,跟着人的身体时间久了,有一种随行的发烫。他拨开我的刘海,从我的额头往下亲我,到嘴边的时候,唇齿相依。我带着一些茫然的睡意回应这个吻,我体会他的味道,属于他的味道。

    他抵达我的内核,如同一只夜行的灵兽,探寻一条新鲜的路径一般,耐心十足,充满活力。我迎接他给的温暖,在无边夜色里,仍旧能够看到他脸上的轮廓,和身后的黑暗融合在一起,变得温和了许多,他往下探索我的身体,我向上迎合他的节奏,我们完美的契合。

    这是一场无声地huan爱,事后他抱着我,脸埋在我的长发里,贴着我的耳朵,呼吸都是热的。他叫我的名字:“何桑,何桑……”一遍遍地低声重复,我沉沉睡去。

    陆彦回送了白兰一只名贵的镯子,周边都嵌着大大小小的钻石,灯光流转的时候,戴在手腕上亮的人眼睛都要眨一眨。

    白兰便是带了这镯子来找的我。她找到我学校里,我懒得推脱,只当看一台免费的大戏,有人唱的乐在其中,我就平白看笑话,也是一件顶划算的事。

    我看着面前的女人,如果她知道自己此时跟我炫耀的东西,是我亲手挑的,不知道会不会想要吐一口血才好?贵是真的贵,十几万的镯子,我却没有眨一下眼睛就刷了陆彦回的卡买了,连他都有些诧异我这一次的大方,挑着眉问我:“何桑你莫不是在考验我,实际上是想让我把这个留给你自己,所以才特意挑了这么贵的?”

    “好歹你也是大公司的总经理,怎么这么小气了,人家姑娘把自己都给你了,怎么都得值点钱是不是?”

    “你别闹。”

    我真没闹。

    我对陆彦回说:“给她吧,毕竟她是小言的姐姐,以后等一切都揭穿了,我们迟早要闹翻的,她到时候什么都没有了也可怜,再说了,如今你送了一份这么大的礼,虽然说送礼不在于送的多贵,可是送的贵到底也是一种表达,他们看到了,还以为你多喜欢她呢。”

    我的话自然不是没有道理的。白兰对我说:“听说你们大吵了一架。难道你跟陆大哥闹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