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婚有暗香来

81.情绪失控一耳光

    我没敢接话,明明这季节有料峭寒意,我的手心竟然无端地沁出来一些汗。

    他见我没有说话,忽然变得很悲伤,声音都低沉沉的:“我早就不想活了,真的,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我们的事情被肖锦玲知道,她成天拿它当做刀刃来捅我,我不在意这些事情,跟她再多的争吵对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我早已经习惯了苟且过日子。可是她不该提起你,提到你一次,我就忍不住想你一次,想你在哪里,做什么事情,想你在别的男人身边,何桑,这样对我来说太难了,忘了你太难了。”

    “你要忘了我。我已经不爱你,我如今爱的是陆彦回,夫妻和睦,一切平安,你不该打给我。”

    “我想见你,我等你一个小时,如果你不来找我,也许从今往后,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许至你别乱来!”我终于没法再故作镇定下去,这个人我如今不是我的爱人了,但是他陪伴我大学四年,陪着我一起努力成长,陪我哭过笑过,我不是东西,中途撤退,这段感情戛然而止,他负气归来,亲手葬送自己的东西来陪我较劲,是我的错,我的错……

    “我在那里等你,我跟你求婚的地方,你说过这里是a市最美的地方,哪里的风景都不如它的。”他说完挂了电话,我再匆忙拨过去,那头已经提示关机。这无疑是抛给我一个大难题,我去不去?

    我不去,如果他因为我出事,我难辞其咎,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我去了,我若去了,陆彦回那里怎么交代?

    手表的指针无声走动,显示已经六点半。如今天黑得早,夜幕早已悄然降临,人命关天,我不再犹豫,拿起自己的包和车钥匙就匆匆出了办公室,一边下楼一边给陆彦回打电话。

    没想到他反倒去的比我还要早,已经快要到餐厅了,一接通就问我:“何桑,你人到了吗?顾西和顾北女朋友她们逛了街都已经直接去了,你赶紧过来招待一下。”

    “你到了吗?”

    “我快了,已经到了红绿灯了,再过几分钟差不多了。你在哪儿呢?怎么还不来,一天到晚慢吞吞的,难道是属乌龟的这么没有性子?”

    “那个,陆彦回,我想跟你说个事儿。”

    “你说啊。”

    “我,那个,我就是可能……”

    “怎么说一句话都吞吞吐吐的,快点儿,我开车呢,不方便接电话。”

    “我现在一时半会儿的去不了餐厅,我要去找个人。”

    “怎么你一天到晚的这么多事情啊?这次又是去找谁啊,你哪个同事又在外面惹麻烦了?”他不耐烦,还以为是我同事的问题,我更加犹豫,又不愿意骗他,毕竟这些事情说清楚会比瞒着说谎要好得多,我曾经试过不告诉他隐瞒了,后来又被戳穿,如影遁形,不是合适的做法。

    他见我不说话,反而声音慢了下来,他慢慢说话的时候,会给人一些无形的压迫感,我听到话筒那一端的陆彦回问我:“何桑,你怎么不说话?还是不敢说?”

    “我没有选择,他拿命求着我去见他。我总不能不管不顾他的性命,陆彦回,我保证我会尽量快的安抚好他的情绪,用最短的时间赶回来,你相信我。”

    “你敢!”他已然动了怒气:“何桑你敢去?你今天要是去了,我绝不原谅你!”

    “我是真的没有办法,是,我确实是可以不去,可是许至这个人我很了解,他说到做到的,绝对不会只是想吓吓我而已,他人现在就在湖边站着呢,一个小时我不到,他就跳下去,陆彦回他是真的会死的!”

    “让他去死。我一点都不介意自己的生日成了他的忌日,那更好,就当他拿着自己的命送给我生日礼物,我笑纳!”

    “我做不到这样绝情,就算是普通的朋友,遇到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就能不管了,更何况我跟许至的关系,别人不明白你又不是不知道,是我对不起他在先的,作人要有良心,我得去。”

    “你可以打给肖锦玲,可以打给警察,可以打给任何一个有能力阻止他的人,你有很多种选择。”

    “可我心里明白,没用的。打给谁都没用,他如果决意拿命来跟我赌,就谁都拦不住。”

    陆彦回反倒笑了:“一个小时,玩游戏呢?那行啊,我也给你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候之后你不出现在我这里,你今天就别来了。”

    “怎么连你也逼我,一个小时我怎么可能赶得回来?你们先开始,我一定尽早行不行?”

    “你错了何桑,不是我在逼你,是你在逼我。我不想今天跟你翻脸,大喜的日子,一个我看不上眼的人却偏偏来找我的晦气,他存了什么心思你我都知道,可是你非要装圣母,一副全世界离了你活不下去的样子,那行啊,你装去吧,别后悔就成。”

    他挂了电话,我把车开到分岔路的路口,却忽然不知道应该要往哪里走,左右背道而驰,我是夹在中间难以保全自己的人。

    我自然还是去找了许至,这并非是出于本心向谁的原则,仅仅是出于道义。湖滨大道一路灯火迷离,这是a市一天里最热闹的时候。

    当初许至跟我求婚的地方,对面就是一个巨大的广告牌,我还记得当时上面挂着的是ido新一季的广告,我答应了他求婚之后,许至就指着对面的广告牌对我说:“答应了就要过一辈子的,一辈子如果不够没有关系,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我这一枚钻戒可是一把锁,你戴上了,就逃不掉了。”

    说出口的话,未必作数。即使同一地点同一时刻,人事变迁已经是定局,他始终无法挣脱过去。

    我看到许至的时候,他背对我,面对着栏杆后面的湖面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我车光一闪,他才转过身来看到我,灯光刺眼,他微微地眯了眯眼睛,人却没有动。

    我熄火,从车里走出来,快步向他走过去:“我来了,你也看到我人了,让陆彦回生气的目的也达到了,既然什么都满意了,应该没事了吧,我要回去了。”

    “何桑我们私奔吧。”他声音说的不大不小,我怔了一下刚要说他疯了,他反而自己笑了起来:“我说笑了,你已经不是从前的何桑了,你不会放下陆彦回跟我走的。”

    “许至,你让我大老远的跑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的?你知道我看到现在的你想到的是什么?我没有看到你所谓的爱我,我只看到不甘心,我知道你为什么不甘心,因为我原来是你的,可是却嫁给了陆彦回。还有更重要都的是,他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你要付出非常多的代价,这让你嫉妒了,你觉得不公平,命运不公平,所以你一直在跟他作对,真的没有必要,许至,这样你永远都不会快乐。”

    他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我,我目光平静无波,只把自己一直想对他说的话说出来。

    这种以爱之名的仇恨,时间久了只会让人厌倦,而我已经累了。

    “你闭嘴!”许至听了我的话大喊了一声:“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何桑我对你那么好,你***嫁给陆彦回那个人渣,我怎么会甘心,我怎么会甘心?”

    隐忍多时的怒气,积蓄在他身体里,此时终于爆发。之前见到的许至,多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他要我看到他如今的光鲜亮丽,即使是出口挽回我,也丝毫不见狼狈。这个男人终于说出口自己的不甘心,他拉着我的手,忽然指着对面已经换掉的广告牌,那里如今是一个当红的韩国艺人拍的化妆品的广告,笑靥如花。

    他的手指捏的我生疼,指着对面的广告牌说:“你看看那里,你都忘了吧。”

    “我早就忘了。”我看着他,依旧面无表情。

    他忽然拉着我的头发,手指禁锢着我的脸,竟然用力地亲了我的嘴唇,我吓了一跳,想要推开他,却发现他脸上全都是眼泪,我完全懵了,此时不知道该干点什么,这个时候的许至就像是一个绝望的苦行者,在沙漠里徒劳挣扎,毫无退路。

    我牙齿狠狠地咬了他一口,他才松开唇齿,血的味道沾在我的舌头上,这是感情的魔障。

    等我回过神来,一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几乎是用了我所有的力气,啪的一声。这之后我的手都一直发麻,我们都愣住了。

    他伸手捂着脸,慢慢地转过头来看着我,似乎是不敢相信,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反应就是打了他。许至神情受伤,我思绪混乱,只好闷闷地说了一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是你先那样对我,我也是出于本能。”

    “本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