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婚有暗香来

71.突然变数措不及

    再见白兰却是在别墅里,陆彦回上班还没有回来,我正好今天没有课,本来是想出去到家居店里转一圈,想买一个更软一些的靠背回来的。

    结果临时陆彦回打电话过来问我:“何桑,你人在哪儿呢?”

    “在家呢。怎么了啊,我刚要出门,你不是嫌我们的靠背不舒服吗,我听同事说恒隆有一家家居刚开的,里面的东西都挺好用的,就准备去看看有没有舒服一些的买两个回来。”

    “先别急着出去吧,白兰要送点东西到我们家。她非说要感谢我帮她忙,就送一些乡下亲戚自己种的五谷过来。既然她要来,你就在家里等一下吧,毕竟是客人,我上班又走不开,只让阿姨招待有些不礼貌。”

    “白兰?她要过来吗?”我哦了一声:“那行吧,我就先不出门等着她。”

    我提前让人开好了门等着她,果然没有一会儿就看到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正是白兰从里面出来。她看到我打招呼:“何桑,你在家里啊,那正好了,我送点东西来给你们吃。”

    她从后备箱里拿出几个大袋子来,我接了过来沉甸甸的,就跟她说:“那么客气干什么的?你是小言的姐姐,那就是自己人,陆彦回帮一点忙也是应该的。”

    “话不能这么做,做人要懂得感恩,我受到了大恩惠,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相赠,只有一些粗鄙的谷物拿来,想着别的什么你们有钱,都能买得到的,这个是自己家里种的,比外面卖的好一些。你们别嫌弃东西粗就好。”

    “怎么会嫌弃,你送这些来,陆彦回一定是最高兴的,他喜欢喝粥,现在材料更丰富了,他该更喜欢了。”

    阿姨把这些东西收进厨房里,我请她在沙发上坐着,其实我不喜欢和白兰相处。她虽然是小言的姐姐,但是在我看来她们的性格实在是相差太大了。更何况上一次在医院里,虽然说本是我的错,她对我有微词是理所应当的,可是她那一番话听在我的耳朵里,我总觉得有一些不自在。

    我们这样坐着,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最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聊到了小言。白兰看着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说:“你们都说我长得和陆小言很像,我也知道寻常的双胞胎都是一样的,不过却是真的没有见过我那个妹妹,不知道你可有她的照片?”

    她这么一说,我点点头:“有的,你要看吗?在楼上,不然你跟我一起上去看看。”

    “好啊。”她起先站了起来,我也赶紧站起来带着她上楼了。这么多年过来,我是真的有几本相册,总觉得人生的很多过程,如同白驹过隙一般匆匆就变成了过去式,当事人唯一能够留下点什么的情况,也就只有影像了。我妈在世的时候常常给我拍照留念,我哥不是心细的人,自然不知道收好了,我就把一张张的收藏好。后来上学,和同学朋友的照片,也会放在那个相册里,渐渐地一个放不下了,就两个,三个。

    可是我虽然留着照片,却鲜少回头去翻看。因为翻开总会忍不住回忆,而说到回忆,可真是一件颇为伤感的事情。

    她站在我们的房间门口,有些拘束地说:“嗯,这是你和陆大哥的房间吧,我方便进去吗?会不会冒昧了?”

    “不会的,进来吧。不过我刚才才睡醒,床也懒得铺好了,衣服也放得比较随意,你别笑话就好。”

    我的相册都放在衣柜最下面的抽屉里面,第一本是小时候和我哥还有其他的小孩子的照片,那个就没有拿出来,剩下的两本里面,我大概翻了翻,都有陆小言。我们大学的时候经常会一起出去玩,合影确实很多,我每次照相,总会之后去洗出来,收进相册里。

    却也看到了不少我和许至的照片。我有些发愣,白兰在我身后问道:“找到了吗?”

    “哦。找到了。”因为想着反正她也不认识许至,就算看到这些照片也无所谓,就没有想太多直接给她了。

    白兰接过相册,一张张地往后面翻看,终于找到了陆小言。她翻到的那一张照片,正好是我和陆小言去爬山,两个人在山道边上照的。后面就是青的仿佛能滴出水来的竹子,风景宜人。她比我矮了一些,搂着我的胳膊靠在我身边比划了一个剪刀手,那么孩子气。

    “你们当时的感情一定很好吧。这样看上去,可真是亲密啊。”

    “嗯,很好,像是亲姐妹一样,我们都只有哥哥,没有姐妹,偏偏遇到对方,说起来也是难得的缘分。”

    她抿抿嘴巴:“何桑,我觉得有些口渴,能不能跟你讨一杯水喝?”

    “当然可以,等一下,我下楼让阿姨泡杯茶上来。”

    “谢谢。白开水就可以,麻烦你了。”

    我把水端上来,她放下相册说:“陆小言是什么样子,我也见到了。今天打扰很久了,我就先告辞了。”

    我正好要出门,就顺便送她回去。白兰的去处在水云花城,我忽然想起来之前我那个朋友说起的事情,她说陆彦回陪着一个女人看房子,所以不由地看了她一眼说:“你住在那里吗?”

    “不是,我马上要在那里开一家花店。门面已经看好了,正在装修中,我去看看今天情况怎么样了?”

    “哦,要开花店啊?”为了证实我的猜想,我还加了一句:“你下次看房子就找陆彦回,他是这方面的行家,在地产界也认得很多人,说不定有能帮得上的地方。”

    “我就是找的陆大哥。”白兰朝着我笑笑:“怎么陆大哥没有告诉你吗?我的门面就是他买的,所以我非常的感激。”

    “是嘛。”陆彦回有多少事情不肯开口对我说呢?我不知道。

    艳阳天,阳光刺目。我把遮光板放下来才不用一直眯着眼睛开车。

    白兰对我说:“说起来陆大哥真是一个好人,他说希望我做点生意来养活自己和父母,就提议我可以开一家花店,说是女孩子做起这样的生意来比较省力又合适。”

    “挺好的。”我只说了这三个字,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把她送到地方,看到那里的照片已经挂上了,花店的名字很走心,叫做“梦中花”。两间门面,大小非常合适,而且位置很显眼,是个好地方。陆彦回真是有心了。

    白兰下车跟我道别:“以后你可以常来坐坐。下个月应该就能开业了,到时候你可以和陆大哥一起来玩。”

    “会的。再见。”

    我绕了一圈,走了一大半的路才发现自己又往回去的方向开了,我忘了自己出门的目的了。

    陆彦回回来的时候心情不太好的样子。他没有回来吃晚饭,我似乎是听说他们公司晚上有季度总结会,应该会后有宴会的。不知道谁让他生气了,以至于他回来的时候看到我都没大搭理我。

    电影频道放一部老旧的美剧,我已经看了很多遍,部分台词都烂熟于心。原本只是想打发时间,顺便等他回来,谁知道这人没有给我好脸色,我心里顿时有些蔫了。

    所以我就想去洗洗澡睡觉。

    水可真是一个好东西,维持生命运转,还能缓解人的烦闷情绪,我整个人浸泡在温水里,觉得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舒展开。

    等我出来的时候,陆彦回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他的眼神却是冷的,让我明明已经暖和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我有些忐忑地开口问他:“你这是怎么了?今天好像一回来就不太对劲,之前下午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不是还挺正常的吗?”

    可是陆彦回一开口就是:“何桑,你可真的让我失望。”

    “我怎么了?”我皱着眉头问他,只觉得不理解他突然的怒气来自于何处。陆彦回却是突然把茶几上的一张照片用力地扔到了我的脸上来,薄锐的边缘划着我的脸生疼的。

    我一看,竟然是我和许至的合照。照片上的我们,都穿着毕业时候的学士服,我站在一个矮石墩上面,亲吻许至的额头。

    我心里一跳,随即问他:“这是哪里来的?”

    “你说呢?”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放影集的柜子,然后问他:“你翻我的东西了?”

    他走过去一把拉开那个抽屉,把我的相册都给拿了出来,摊开在床上,翻了几页却是冷笑道:“原来你还留着这些东西当做宝贝呢?不过你猜错了,我还真不知道你这个,你这照片是哪儿来的你自己没有数?”

    “哪儿来的?”我想到下午的时候白兰翻过我的照片,猛地一抬头问她:“难道是白兰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把它来出来给你看的?她怎么能这样?”

    “何桑!我从前怎么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喜欢把脏水往人家身上泼?这个关白兰什么事?她根本今天都没有跟我见面。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有数吗,非要我说出来撕破脸就好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