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婚有暗香来

35.回忆却惹心刺痛

    我甩甩脑袋让自己不要想太多,如今既然是为了我哥的事情,自然是要找他帮忙,总不能因小失大。

    许至的同学中文名为戴默,他从北京上海转机到a市,为了表达我的诚意,他抵达的时候我特意跟许至约了一起去接他。

    戴默的飞机在从上海中转的时候,前面的那架飞机漏油,临时清理跑道,因而他在上海耽误了一个多小时,而我们那个时候已经出发在去机场的路上,所以到了之后就坐着等他。

    因为天色已经晚了,我只好自己开车出来,毕竟如果让司机送我的话,陆彦回一定就会知道我是去机场的。想来他不愿意我跟许至多有交集,我这件事情还瞒着他。

    所以我自己开车出去比较方便,并且还弯路去接了许至。他如今和肖锦玲住在一起,在厦门路的恒隆广场附近的一个高级公寓里,在门口我的车被保安拦下来,登记了车牌号又给他看了驾照和身份证才放行。

    许至接到我的电话下楼,坐在副驾驶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何桑,你几时学的开车?”

    我不看他,自顾自地掉头把车开出去,一边回答说:“刚结婚的时候,陆彦回总是喝酒,司机常回自己家里住不方便随叫随到,他就让我去学车了。”

    许至哼了一声:“陆彦回真是会做打算,把你当做全职的保姆使唤,什么事情你都要替他忙前忙后。”

    我这个时候才看了他一眼:“我过得很不错。学会了开车自己上下班也方便,不至于像你说的那么不堪,许至,既然我们都结了婚,还是各自过好自己的日子比较好。”

    他愣了一下,却是笑了起来:“说的真是好听。”他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包烟,对我扬了扬手说:“我抽一根,行不行?”

    “你几时学会的抽烟?”

    不是我诧异,是许至真的不喜欢抽烟,他爸就是老烟枪,有严重的肺病,一天到晚咳嗽不停,这一直都是许至比较反感的地方,所以还跟我说过,这辈子都不会沾烟的。

    我问完就后悔了,他果然说:“何桑你又装傻,人只有心里烦闷才会有瘾,我为什么抽烟你不知道吗?”

    这话反问的我不敢接下去。从市中心往机场去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再加上是晚高峰的时候,所以有些堵车。窗外就是落落繁华的夜景,灯火潋滟,这一座欣欣向荣的城市呈现出一种不动声色的发展姿态。

    这之间我们大多都是沉默的,有我的刻意,有他的心不在焉,直到车开到天桥下面的时候,他忽然指着前面不远的地方的一个水塔说:“你看那里。”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那里看过去,心里一动。

    许至接着说:“房子都选好了,订金也都已经交了,就等着我们领证结婚,结果倒好,短短数日的时间,一切都是天翻地覆,你一声不吭的嫁给了陆彦回,把我之前所有的努力和心思都给推翻了。”

    “许至。”我眼睛有些湿漉漉的,觉得此时此刻真的不适合叙旧,我是那种表面上不太情绪化的人,跟陆彦回在一起久了,如果太情绪化,我怕自己有一天就郁郁而死。

    可是这并不代表我冷笑且对任何事情都感到无动于衷。自从许至再回到我的视线里,其实很多被刻意埋起来的回忆有时候会突然地刺痛我,让我很难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