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番外四.旅行三两事

    次日,若凝起得有些晚了,父子两人已经穿好了亲子装,还准备了一件给她放在床头柜上。

    若凝换上衣服,洗漱之后,一家人去酒店大堂吃早餐,顺便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行程。

    “允晟好像就是来云南这边了,我们去看看他吧。”若凝想起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允晟主动请辞,要来云南做义工,给更多没有钱就医的人看病。

    这么久没有见到他,其实她有很多感谢的还要对他说,她总觉得她亏欠了允晟很多,此生也没什么机会回报他了。

    “你知道他在哪个寨子里吗?”任少琛听若凝提起席允晟,还是会有点小吃醋,虽然他知道他们之间并没什么,但毕竟席允晟是真心喜欢若凝,十几年那样的始终如一。

    “三月份他寄来了明信片,应该还在这里吧。”若凝从包里翻找了一下,掏出来递给任少琛。

    “你还随身携带他寄得明信片啊。”任少琛撇了一眼,语气微酸。

    任久远爬上任少琛的膝盖,冲着任少琛嗅了嗅,道:“爸爸,你是吃醋了吗?”

    “你小子,是谁教你这些话的。”任少琛将任久远抱坐好,捏了下他的鼻子。

    “干妈啊。”任久远满脸天真的抬起头看任少琛,道:“干爸每次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她就说他这是在吃醋。”

    若凝无奈,肖倩蓉育儿还真是随意,自从她连生两胎都是儿子之后,她打扮小公主的梦想破碎,大受打击,连带着看到同样是男孩的久远都哀怨起来。

    “醋好吃吗?为什么爸爸也要吃醋呢?”任久远一知半解,天真地看着任少琛。

    “小孩子家家的,不用知道那么多。”任少琛捏他脸颊。

    若凝含笑,对任少琛问道:“你真的吃醋啊?”

    “稍微有一点点。”任少琛觉得席允晟这么多年还一直单身,似乎就是在虎视眈眈地等待他出错,那么就有可乘之机了。好吧,他承认他有点小心之人度君子之腹了,不过防患于未然嘛,最好当然席允晟也结婚了。

    “小气。”若凝勾了下嘴角评价道。其实她还满喜欢任少琛吃醋的样子,那说明他在意她,小醋怡情嘛。

    “也不知道是谁昨天还吃一个陌生女孩的醋。”任少琛挑眉。

    “哼。”提起这事,若凝还有气呢。昨天任少琛都已经抱着任久远了,竟然一点也没有影响行情,她不过是转个头的功夫,还有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还跑来和他搭讪。

    “好啦,我们扯平了。”任少琛认真地看了下明信片的地址,抬头道:“这个地方应该还满难找的,我们这就出发吧。”

    “嗯。”若凝点了点头,拿起包起身。

    由于席允晟所在的地方较为偏远,连手机信号都收不到,所以他们也只能碰运气去找了。

    去往山里的路比较难走,车子开到山下之后,他们就得步行进到山中。

    任少琛一手抱着任久远,一手牵着若凝,走得小心翼翼。

    进到山里头,总算看到有农户,若凝进去细问了诊所位置。没想到提起席允晟,村民很热情要带着他们去,一路上还跟他们说起席允晟做的种种好事。并且还说席医生家里今天要办喜宴,他正打算去贺喜呢。

    若凝诧异了下,和任少琛跟着村民走,山上的房子都是高高架起的,用竹子搭建。远远地就看到一个挂满了红绸地竹屋,村民手指一指,笑道:“席医生家就在那边。”

    任少琛和若凝对看了一眼,往竹屋那边走去。

    竹屋外头摆了几桌,村民带着他们进屋,喊了句席医生。

    席允晟从内室出来,见到若凝他们,非常惊喜,走过去笑道:“你们怎么找来这里了?”

    若凝提起他们是旅游经过这边就来看看,上下打量席允晟身上苗族新郎的着装,抿唇浅笑:“怎么结婚也没通知我们一声?是被哪个苗家姑娘勾了魂,所以不愿意回s市了?”

    “我前几天寄了明信片回去说这件事,估计是你们已经开始旅行,所以没有收到吧。”席允晟笑了下,又道:“其实新娘你们也认识。”

    “啊?”若凝可想不起自己在云南还有什么认识的人。

    “她现在正在梳妆,你要去看看吗?”席允晟卖了关子。

    若凝好奇得不得了,连忙点了点头,席允晟领着她出了屋子,指了一下他后面的那个房子。

    “你们还是邻居呢。”若凝笑道,举步往那边走。

    任少琛不方便去看新娘,便留下在席允晟家中。

    席允晟抱起已经长大了的任久远,笑对任少琛道:“转眼久远都这么大了,这两年阿凝身子还好吗?”

    “嗯,算是已经稳定下来了。”任少琛回答道,环视了一眼席允晟的家,看到墙上有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是一帮小孩子和一个身着白衣的女人背影。

    任少琛微愕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今天的新娘是谁。

    而此时,若凝刚巧掀了帘子进了新娘的梳妆室里,新娘背对着她,正对着镜子整理妆容。

    若凝看到那张清丽脱俗的脸,怔愣了一下,欢喜喊道:“未央。”

    林未央慢慢转过身去,见到若凝,立即起身,向她走去,去握住她手,欣喜道:“阿凝,好久不见。”

    若凝抱着林未央,道:“真的是好久不见。”

    差不多快四年了吧,在她刚怀久远的时候,林未央就离开了s市去支教,后来就了无音讯,没想到会在这里,这种情景下再相逢。

    原来她那年支教就是来云南,两年前和席允晟在这里相遇,朝夕相处。

    此刻的林未央一副苗族新娘打扮,红衣银饰,漂亮极了。

    若凝满心地欢喜,这些年来,要是说有什么放下的,那就是他们两个了,她总觉得自己亏欠了席允晟的情,偷走了未央的幸福,一直很想很想看到他们过得快乐。

    如今这样,再圆满不过。那么善良的未央和那么温柔的允晟,他们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