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番外三.中饱私欲

    三年之后,若凝已经如一般人那样生活。

    她在两年前就回到了名尚工作,还是原来的职位,原来的办公室。

    这两年工作积累下来,若凝在业界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已经开始有客户会特别指定她为设计师。

    当然,这样也就代表她的工作忙碌了很多,而任少琛则一直在家里照顾任久远。

    任久远现在都已经能跑了,任少琛还教他识了拼音,父子两人整天在一起,若凝煞是羡慕。当初本来是她想在家做家庭主妇带任久远的,但是任少琛似乎知道她仍旧很喜欢设计这份工作,便提出了由他带。

    任少琛赚钱的方法很多,即便足不出户,只要一台电脑,他就可以重操旧业,做回操盘手,在家也能赚到钱。

    这样的日子过得倒也悠闲自在,不过久而久之,若凝也觉得不对了,任少琛那么有抱负,那么有才华一个人,整天这样埋在家里带孩子,似乎有点太大材小用。

    而且这两年,况启超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几次登门来和任少琛谈关于他继承况氏的事。任少琛都以走不开给回绝掉了,若凝自然是很高兴他愿意花那么多的时间在家庭上,可他本是可以展翅高飞的雄鹰,不该像金丝雀一样困在家里。

    更何况上次见着况老爷子,觉得他也甚是可怜,这把年纪了,还要强撑着况氏,偌大的况家就剩下他一个人。这几年,常来常往的相处下去,多少也是产生了点感情,若凝看着也有些不忍心了。

    只是任少琛现在似乎安于现状,还满怡然自得的。

    这天,若凝下午见完况启超,晚上在家晚饭的时候便提出了这事。

    “工作?”任少琛拧了下眉,夹了口菜,道:“我们现在这种模式不是挺好的么?又不缺钱。”

    “可是你每天在家里,不无聊吗?”若凝无奈道。

    “怎么会无聊,这家伙就够我忙一天了。”任少琛见任久远嘴巴沾上饭粒,伸手过去帮他抹掉。

    “久远九月份就要开始上幼稚园了啊,也不需要整天带着。”若凝算好了,久远就要正式满三岁了,九月份已经可以去幼稚园了,这几天还在打听就近有那些幼稚园比较好。

    久远吧唧着饭,抬头奶声奶气地对任少琛问道:“爸爸,吃软饭是什么意思?是吃很软的饭吗?”

    任少琛蹙了下眉头,道:“谁教你这个词的?”

    “我去隔壁小玲家玩,她妈妈说的呀。”任久远伸着小胳膊,用手上的小勺子兜了一勺任少琛碗里的饭,小蹙眉心,道:“你的饭也没有很软啊,为什么张阿姨说你吃软饭呢?”

    “噗。”若凝差点喷饭出来,掩唇笑出声。

    任少琛满头黑线,他虽然没有出去工作,赚得钱可一点也没比若凝少,怎么就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了?看来这样下去,也确实不是办法,这楼里嚼舌根的家庭主妇多了去了,等久远长大了,影响多不好。

    “就这样决定吧,九月份久远去幼稚园,你也去工作。”若凝夹了一块红烧肉给任少琛,道:“你要给久远树个好榜样啊。”

    “是老头子来找过你了吧。”任少琛了然道。

    “是。”若凝直接承认,又道:“不过我也确实是这样想的,以前我就喜欢看你工作时候专注、果断又充满自信的样子。”

    任少琛听若凝这样,嘴角微微扬起,为了成为他们母子的骄傲,看来他不得不工作了。

    “那就九月等久远上幼稚园之后吧。”任少琛浅笑道。

    “爸爸,你还没说吃软饭是什么意思呢。”任久远听不懂父母所谈论的,奶声奶气地对自己的问题坚持不懈。

    任少琛无奈,抱过任久远坐在膝上,道:“你张阿姨胡说八道的,以后别去隔壁玩了。”

    “哦。”任久远也没有特别喜欢去隔壁玩,小玲总是抢他玩具。

    任少琛看着他乖巧的样子,忍不住蹂躏了下他的头。

    任久远扒拉下他的手掌,若凝浅笑着看着他们父子,起身收拾碗筷。

    自从任少琛决定要去况氏帮况启超,在九月来到之前,更是和任久远黏得紧,以后他上班,他上学,可就没那么多时间一起了。

    于是乎,任少琛让若凝请了个长假,准备一家人去旅行。

    八月炎热,他们便往凉爽地地方去,到了云南。

    小家伙第一次出去旅行看什么都是新鲜的,整天有用不完精力,牵着他们跑。

    在这短短的几天里,若凝觉得自己腿都溜细了。

    这晚,若凝泡着澡,仰头闭眼,舒服地半睡半醒。

    任少琛哄睡任久远之后,去推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看若凝俨然一副要睡着的样子,过去走到浴缸旁,蹲下身子,轻唤了她一声。

    若凝勉强地睁了下眼睛,撇头看了眼任少琛,道:“久远睡了吗?”

    “嗯。”任少琛浅笑一下,站起身,又俯下身,伸过手臂去捞若凝的身子,柔声道:“泡澡时候睡着,小心感冒了。”

    若凝还有些迷迷糊糊地,任少琛拿起浴霸将她身上的泡沫冲干净,再用浴巾把她包起擦干。

    若凝依靠在他身上,撅起嘴在他身上啄了一口,乐呵呵笑道:“老公你真好。”

    任少琛将她抱起,打开浴室门往外走。

    若凝这才觉得不对劲儿,搂着任少琛的脖子,羞怯低声道:“我还没穿衣服。”

    “不用麻烦了,反正待会还要脱掉。”任少琛对她这样抱着他的脖子很享受,胸前的柔软贴合着他的身体。

    “可是我很累了。”若凝撒着娇。

    “那就再受一下累,抓紧给久远添个弟弟妹妹。”任少琛浅啄了下她的脸颊。

    “是你打着久远的名义,中饱私欲吧。”若凝被放在柔软的床上,环着他的脖子,浅笑道。

    “老婆,你真是越来越了解我,来亲一下。”任少琛低头,唇瓣印上了若凝的唇。

    若凝倒是真的挺想再生一个的,不过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有了久远之后,她在心态上放松了很多。

    在zuo爱做的事上,更享受地是过程了,而非像以前那样追求结果。

    由此,他们在这项运动上,达到了高度契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