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两百五十二章.重新领证

    任少琛看着她被眼泪冲刷过的眼眸,低叹了一声,他从她的眼神里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她的。

    他捧着她的脸,闭眸俯身低头去吻掉她脸颊的泪水。

    若凝拼命忍住如泉涌一般落下的泪,抬手覆在任少琛的手上,紧握着他的手,睁开眼眸看着他,弯了一笑唇瓣,声音沙哑:“少琛,就让我再任性这一次,好不好?”

    任少琛松开若凝的脸,睁开已经红得要泛泪光的眼睛,看着若凝眸子里的请求,他哑声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

    “少琛。”若凝带着点撒娇的鼻腔叫他的名字,配上她还充盈泪水的眼眸,看上去有种小动物的可怜感。

    任少琛长叹了口气,闭上眼睛,无奈点了点头。

    若凝破涕为笑,倾身抱住任少琛,道:“相信我,我们一定可以的。”

    任少琛还能再说什么呢?她要赌,他也只能陪着她赌了。

    这时,若凝松开任少琛的脖子,想起她回来最重要的事情,急声问道:“我看到报纸说你打官司,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在电话里跟我说?”

    “那些事情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要好好养好身体。”任少琛将若凝按着躺下。

    “怎么会不重要,报纸都闹那么大了。”若凝拧眉,低声道:“恒宇是你一手辛辛苦苦创建的,它对你有重要我再清楚不过。”

    任少琛目光柔和地看着她,侧躺着身子,摸了摸她的脸颊,轻柔道:“不重要了,比起你们,公司公事那些都不重要。”

    若凝挪了下身子,将任少琛的手抓下,把它轻轻地覆在她微凸的肚子上,抿唇浅笑,对任少琛道:“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一定什么难关都可以度过去。”

    任少琛亲吻了一下若凝的额头,低沉着声音:“嗯,一定都可以度过去。”

    若凝做了几个小时的动车,又是这一番折腾,现在累得很,渐渐地垂下眸子,嘴里还低低呢喃着:“一定可以……”

    接下来的日子里,任少琛干脆就没有再去恒宇,后续问题交由别人去解决,他专心陪着若凝。

    到了八月,恒宇已经不存在了,顾氏更是早早倾塌了,顾明泽去世之后,顾家这个腐朽的百年世家也算彻底散了,而况家的家业也受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大幅度缩水,况明洁因为和父亲况启超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被况启超直接远派东欧工作。

    天气开始渐渐转为炎热,这天任少琛陪着若凝去做产检,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出来。

    若凝现在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好像比一般孕妇在这个时候都要大一些。

    “小家伙好像又踹我了。”若凝坐上驾驶座,抚摸着肚子,对任少琛笑道。

    任少琛侧头看去,伸手去抚摸若凝的肚子,结果里头的小家伙好像有感应似的,小手动了一下。

    “看来他很活泼。”若凝这几个月过得是格外地小心谨慎,现在感觉到孩子那么健康活泼,稍微也松了口气,只有一个月时间了。

    “他在和我打招呼。”任少琛感觉贴在肚子上的掌心痒痒的,嘴角不禁上扬。

    “说起来,我们是不是该给他取名字了?你问过爸妈没有?他们有什么好的提议吗?”若凝浅笑问。

    她后来知道了任少琛是况明彦的儿子,不过他们家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唯一的就是任家二老现在也不避讳来s市了,因为若凝待产的关系,二老现在住在原先她和任少琛那个房子里,任妈常常炖汤过来给她进补,常常来告诉她怀孕要注意的各种事情。

    这段时间,若凝觉得自己过得很幸福,那种孕育一个生命幸福,除了孕妇本身,其他人是难以体会的,她庆幸自己可以体会到。

    “比起这个,难道我们不是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吗?”任少琛轻挑眉梢。

    “嗯?”若凝想不到什么更重要的事。

    任少琛牵握住若凝的手,弯起嘴角道:“难道你想让这个孩子成为黑户吗?当然是去领证。”

    若凝还真将这事给忘了,人说一孕傻三年,她近来也确实忘性越来越大。

    任少琛笑了笑,发动车子向民政局开去。

    “等等!现在去?”

    “怎么了?你不愿意?”任少琛从后视镜里看她。

    若凝有点不安,低着有小声道:“我这个样子,拍结婚照会很丑。”怀孕以后,她的体重增加了不少,脸颊也圆润了。

    “傻瓜,怎么会丑,别人不都说女人怀孕的时候最美么,而且你在我眼里任何时候都漂亮,何况我们的结婚证照,一家三口都在里头,这样都好啊。”任少琛腾出一只手去握若凝的手,抿唇浅笑道。

    “你嘴巴倒是越来越甜了,结婚证照片是大头照,又不会照到肚子。”若凝被哄得微微一笑。

    “我们自己知道不就行了。”

    “这倒也是。”若凝抿唇,算是同意了。

    两人去了民政去,今天的队伍格外的长,还好碰到了好心人,看到若凝是挺着个肚子不好久站的,就让他们优先了。

    拍好照片,领完证出来一共才几分钟而已。

    “这个地方,我可不想再来了。”任少琛牵着若凝的手出来,不由感叹道。

    若凝抿唇轻笑:“那我们就不再来了。”

    简单话语,承诺了这一辈子再也不离不弃,两人相识一笑。

    任少琛扶着若凝下台阶,若凝低头看着台阶小心走路,忽然,头有些晕眩,鼻腔里觉得热热的,眼睛模糊间,看到了一滴红色的液体滴落在地上。

    “阿凝!”任少琛双手搂着若凝,以至于她没有从台阶上摔下去。

    若凝看了一眼任少琛,然后她就双腿无力,闭上眼睛靠倒在任少琛怀里,只听到任少琛在旁边急声地喊着她的名字,再接着她听不到任何声音,彻底晕睡过去。

    任少琛急忙将她抱起,往车子那边走去,把她放到后座平躺,快速发动车子往医院开回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