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两百三十一章.少琛回来

    若凝开车来了医院,王医生有其他病人在,她等待了一会儿,护士才叫她进去。

    “验血报告怎么说?”若凝进去就开口问这个问题。

    王医生看着若凝,深吸了口气,实在不忍将这件事告诉她,这些年来她好不容易才盼来了这个孩子,现在却又……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这个孩子可能要不了。”王医生看着若凝的脸,沉重道。

    “要不了是什么意思?他出什么问题了吗?”若凝紧张追问。

    “他没有问题,是你有问题。”王医生将验血报告递给她。

    若凝低头看着这一串学名,完全是一头雾水,王医生直接道:“诊断结果那里的意思是你患了再生障碍性贫血症。”

    若凝只听懂了贫血两个字,她拧眉看着王医生。

    “再障简单来说是由某些病因引致的骨髓功能障碍,这个病的主要表现是全血细胞不断减少。”王医生和若凝简单的解释着,想要再详细了解,需要去找专科医生。

    “会很严重吗?”若凝嘴唇微微发颤。

    “要通过检查确认是急性还是慢性,不过不管是急性还是慢性,长期治疗都是必要的,而这些治疗全都是会影响到这个孩子的,或者说孩子的存在也会影响治疗效果,所以建议进行治疗之前先将孩子拿掉。”王医生沉痛道,也为若凝惋惜。

    若凝脑袋发闷,只觉得好像所有声音都静止了,隔了许久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不要拿掉。”

    “我希望你能理智思考,你现在还年轻,治疗痊愈后,再怀孕也不是不可能,如果不治疗,你是在拿你的生命来冒险,而且也不一定能确保这个孩子能平安生下。”王医生劝导分析道。

    “我不要拿掉!”若凝重复了一遍。

    王医生长叹了口气:“我理解你的心情,可不赞同你这样不理智的行为。”

    若凝手撑着桌面,从椅子上站起来,脚步有些虚浮。

    王医生也从位置上站起来,快步追上了若凝,将一张名片递给若凝,道:“这是血液病医院的专科医生名片,或许对你有帮助。”

    若凝发怔,接过名片,这名片像是烫手山芋一般,丢不得,拿着又心绞痛。

    王医生见她这样子,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了两句,摇头走回会诊室。

    若凝觉得有很晕,靠在墙面上,慢慢蹲下身子,抱住头。

    医院的长廊上来来往往了许多人,而她仿佛身在异次元,这周遭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她明明那么努力,积极地让自己活得更好,可是为什么就在她以为一切都在好转的时候,又给了这样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她该怎么办?谁来告诉她该怎么办?

    若凝鼻尖发酸,仰头忍住眼泪,不能让自己的情绪过度悲伤,因为这样对孩子不好。

    她扶着墙面,慢慢站起来,腿部有些发软,靠着墙壁站了一会儿,稳住身形,缓步向医院外走。

    她走出医院,对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发怔。

    手机铃声拉回了她的神智,这是她设定给任少琛的专属铃声。她拿出手机,手指微微发颤地点了接听,咽了咽口水,希望自己的声音尽量正常。

    “阿凝,我回来了。”任少琛声音里带一丝愉悦,他提早回来本来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的,但是忍不住一下飞机就打电话给她,想要立刻见到她。

    “工作提早结束了吗?”若凝挤出了一点笑容。

    “嗯,好想见你,所以就拼命地赶快做完工作回来了。”任少琛出了机场,打了车子,对若凝问道:“你现在在公司吗?”

    若凝有些恍惚,咬唇对任少琛道:“少琛,我想见你,现在,立刻,马上。”

    “那我马上去你们公司。”

    “不,回家,我们在家里见。”若凝唇色咬得发白。

    “好,回家见。”任少琛收起手机,对师傅报了地址。

    若凝握着手机,快步向停车位走去,开车往家中去。

    若凝上了楼,开了房门,家中还空无一人,她瞬间冷静下来。机场到这里的距离当然是要远一些的,她刚才太过心急,直踩油门,竟然忘记了这一点。

    现在冷静下来后,忽然觉得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任少琛,要怎么和他说这件事,他肯定也是阻止她继续要这个孩子的。

    不,她要这个孩子,不能让他知道。

    若凝一手抚着肚子,一手紧紧握拳。

    原本应该是一件欢天喜地的事情,她等着他回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如今却已经变成了不可对他说的秘密。

    若凝坐在沙发上,仰头靠着沙发背,看着天花板的壁纸,呼吸起伏缓慢。她要冷静,不能流露一丝破绽。

    咔哒!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

    若凝正坐起来,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嘴角扬起一个微笑,朝着门看去。

    任少琛推开了门,将手中行李滑进来,鞋子未换,疾步匆匆向若凝走去。

    若凝起身,向他迈了一步。

    任少琛已经走到她的面前,张开臂膀,将她拥进怀中,紧紧地,要将她揉进骨血一般,他深深地呼吸着,嗅着她的独有的馨香气味,感受着她身上的温度。

    其实也只不过是一周多没有见面而已,思念几欲成狂,他从来没有试过这么想念一个人。即使每天打电话,都还不够,只有将她这样抱在怀中,才有那种窝心的踏实感。

    “阿凝,我好想你,好想你。”任少琛脸侧磨蹭着若凝的头发,手掌覆在她的后脑,将她紧紧地埋在他的胸膛,低声絮语诉说着他的思念。

    “嗯,我也好想你。”若凝在他怀中闷闷地说:“不过,你快把闷死了。”

    任少琛闻言松开了她的后脑,若凝头向后仰,得到了片刻呼吸换气的时间。

    任少琛垂眸看着她的脸,手指描绘着她面庞,这日夜思念的脸就这样在他眼前了,他扬起嘴角浅笑,低头亲吻着她的额头、眉毛、眼皮……亲吻着她脸上每一寸肌肤,饱含着压抑地狂烈的思念。

    “阿凝,我想对你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任少琛松开了若凝的肩膀,俯身正对着她的眼眸,手掌摩挲着她的脸颊,认真而专注道:“我爱你,不是喜欢,是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