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两百十一章.一言难尽

    沈如兰听完这个漫长又不可思议的故事之后,发怔地看着曲涛。

    曲涛在b市遭受了这样的打击,回来又面对了丧子之痛,原本只是两鬓稍有些白发,现在头顶上半数也都霜染了一般。

    她蹲下身子,握住了曲涛的手,将自己手中的雨伞塞进了他的手中,为他遮挡了雪花,低声道:“看开一些吧,都过去了。”

    沈如兰松开手,站起身来,又看了他一会儿,她和他二十几年的夫妻,纵然是他对不起她,也不忍心看他现在得到这样的结果。

    她幽幽地长叹了声,转身离开,想让他独自静静。

    “如兰。”曲涛开口叫了声她的名字,沈如兰顿住脚步,只听他对她的背影道:“这些年对不起。”

    沈如兰回头,摇了摇头:“算了,其实也没什么,看开了就都过去了。”

    她这话算是原谅了曲涛,其实与其说原谅,不如说是云淡风轻,没什么好计较了。

    “关于宁歌的事情,我想还是不要跟若凝提起来了。”曲涛深吸了口气,他这个父亲已经很不称职了,若是让若凝骤然得知她母亲还活着,恐怕一时也难以接受,何况这些年,若凝一直对沈如兰那样亲厚孝顺,将宁歌横插进去,对沈如兰也很不公平,再则宁歌现在是苏国祥的太太,有丈夫有儿女,有着全新的生活。

    其实他已经后悔去将这件事搞清楚了,清楚之后,对谁都没有什么好处,现状安稳,又何必去打破。

    “阿凝有权知道,而且也许迟早会知道,江曼宁既然恢复了记忆,难道她不会想来看看自己的女儿吗?”沈如兰这么大事情,不跟若凝说根本不现实。

    “她不会来的,她现在过得那么幸福,又怎么会笨到打破这样的安稳日子。”曲涛笃定道,上次清莹和苏至澄订婚宴,他看得出来苏国祥这些年对她很好。

    “纸包不住火。”沈如兰轻叹,这些年她早已将若凝当做自己亲生的,可是她现在已经知道若凝的生母还活着,又怎么能继续装作不知呢。

    曲涛垂下眸子,低叹了声,这都是他这辈子做得孽。

    沈如兰转回头,举步继续前行,走过一排排墓碑,离开墓场。

    刘虹芝在远处的大树后看着他们,她身上也已经积起了一层薄雪,看上去应该站了有一会儿了,她眸光幽沉,手指嵌进树皮里头。

    此刻,若凝和任少琛已经回到家中,对于这些事都浑然不知。

    若凝窝在沙发上,抱着抱枕,将头埋在里面,沉默着。

    任少琛见状,过去拥住她的肩膀拍了拍,柔声道:“好了,别想了。”

    若凝抬起头,靠进任少琛的怀中,垂着眸子,道:“我好像总是听见他叫我姐姐的声音。”

    “他已经得到安息了。”任少琛摸了摸若凝的头发,转移话题问道:“肚子饿不饿?”

    这话问出,若凝肚子就咕噜的叫了一声。

    任少琛浅笑了下,将若凝身子挪出怀中,靠向沙发背,揉了揉她的头发,起身道:“我去煮饭,你看会儿电视,不要再胡思乱想。”

    说着任少琛按开了电视机,将遥控放在若凝手边,自己转身去了厨房。

    若凝没有动遥控,靠在沙发背上,眼睛无声放空,结果却见一熟悉人影从电视里晃过去,她眼睛聚焦起来,盯着电视看了一会儿。

    那张脸再次出现,是清莹,是她没错,虽然是古装扮相,但确确实实是清莹。

    她记得清莹以前说过她拍了一套女三的戏,没想到是真的,还在电视上播出了。

    她在剧中表现的那样明艳活泼,这让若凝想起她离开的时候,那样苍白瘦弱。这套戏应该是夏天时候,那时候一切乱七八糟的事情都还没有发生。

    若凝忽然开始怀念起那个时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看着电视一集结束,任少琛做好菜端出来,叫若凝过去吃饭。

    “多吃一点,你没听过年时候,妈总是念叨我没有把你养得白白胖胖。”任少琛笑着往若凝碗里夹菜。

    “我已经比夏天重了五斤了。”若凝看着堆积如山的碗,不禁笑了下。

    “全都是衣服的重量,我看你前段时间一忙又瘦回来了。”任少琛见她笑了,便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一顿午餐都是说这些无意义的话,若凝心情算是平复了许多。

    下午,振作了精神,要开始画被她耽误了多天的设计图。

    明天就要开始正式上班了,上班之后肯定是工作为先,所以现在能画尽量画,早点完成首轮比赛稿,顾辰东徇私破格给了她这个机会,总不好初赛就被淘汰了,她要尽力做到最好。

    任少琛见她开始专心致志开始绘图,自己也打开电脑,查看工作邮箱。他其实昨天就应该去公司上班了,和顾氏合作之后,有很多大动作要做,会格外忙碌起来,甚至出国的频率会比之前频繁很多。

    年假休完之后,两人都再度投入忙碌的工作,好在现在已经正式同居了,晚上总还是能见到面的。

    有时候,两人只是依偎着,看着电视,静静地不说话,手交握在一起,知道在彼此的身边就很满足。

    “所以你打算和任少琛磨蹭到什么时候才复婚?”周日,肖倩蓉约了若凝出来逛街,忍不住开口问了这个问题。

    “再等等吧。”

    “真不知道你的顾虑什么,未央看上去也没有和你抢回任少琛的意思啊。”肖倩蓉拧了下眉,道:“难道你是想等怀孕吗?”

    若凝伸手去拿衣服的手顿住了,肖倩蓉眯起眼睛看着若凝,道:“被我猜中了?”

    若凝无奈地低叹了口气,肖倩蓉扶住额头,道:“拜托,小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丁克比比皆是,没有孩子又怎么样,只要任少琛不介意不就可以了吗?何况,你都检查过你身体根本没有问题,只是迟早的事,干嘛那么介怀?”

    “你不懂的,我不能那么自私,剥夺任爸任妈抱孙子的权利,他们对我那么好。”若凝说到此处,忽然想起件事,向肖倩蓉问道:“过年顾辰东带你见过顾家的人了吗?”

    “一言难尽啊。”肖倩蓉边摇头,边低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