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两百零九章.往事已矣

    曲涛在长椅上,哭到哑然无声,眼睛里充斥着红血丝,他抬起头,抹了把脸,支撑着椅子要站起来,结果腿发虚,又跌坐下去。

    任少琛见状立刻搭手将他扶起来,曲涛起身站稳之后,抽开手臂,步履蹒跚地向外走去。

    若凝和任少琛跟在他身后,只见他去了医院的前台询问,然后小护士通知跑去通知了姜医生。

    不一会儿,姜医生走了过来,若凝看见先是楞了下,原来是之前联谊见过的,对她表示很有兴趣的那个医生。

    “小宝在哪里?”曲涛哑着声音问。

    姜超看见若凝时候,楞了下,随即恢复凝重的神色,对曲涛道:“我带你们去见他。”

    姜超领着曲涛他们往太平间去,他一边和曲涛详细说明了抢救经过和病发原因。

    曲涛比刘虹芝理智一些,不会跟姜超闹,听着他的叙说,更是心痛难当,小宝连年都没有熬过去。

    到了太平间门口,姜超止步跟门外值班的登记了下,带着三人进去。

    进到里面,异常寒冷,阴风阵阵,若凝觉得身上的温度在渐渐消失,手不自觉地握紧任少琛的手。

    姜超看了一眼编码,拉开了其中一个停尸格,尸体是被一个黑色塑胶袋包裹着的,他伸手将拉链拉开。

    小宝的脸露出半截的时候,曲涛又呜咽地哭起来了。

    若凝不敢看,转头靠向任少琛,任少琛大掌覆住她的头,将她的脸埋进他的胸膛。

    由于放在太平间的冰柜里已经很多天了,他的脸都冻成青色了,上面还结了层霜。

    “曲先生,节哀。”姜超也叹息了一声,很惋惜自己没有救回这个孩子的命。

    曲涛看着小宝的脸,更是泣不成声。

    在太平间呆了片刻,姜超领着三人出去,对曲涛道:“跟我去办理下手续,就可以将小宝的尸体转到殡仪馆火化安葬了。”

    曲涛哭得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失魂落魄地点了点头,跟着姜超去办手续。

    下午,刘虹芝醒来,又在医院大闹起来,曲涛办好手续回来,把她接出了医院。

    若凝看着他们开车从医院离开,低头长叹了一声,世事无常,连这样一个鲜活的小生命,也这样说没就没了。

    顾辰东和肖倩蓉此时正好来接林未央出院,肖倩蓉看见若凝情绪不对,便上担忧地问了一句,得知之后,轻拍了拍若凝的肩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

    任少琛和他们道别,拥着若凝的肩膀先走一步。

    两日后,曲家宝就被火化安葬,葬礼极其简单,曲涛心力交瘁,痛心疾首,也没有通知什么人。

    当天,除了他自己之外,就只有若凝和任少琛来了,刘虹芝精神不稳定之后,身体大不如前,而且她还没接受曲家宝死了的事,根本不愿来参加葬礼。

    年后s市的第一场雪就在这时下起,仿佛老天都在为这个凋零的小生命悲哀一样。

    “你们回去吧,我还想在这里待会儿。”曲涛看着墓碑,对若凝他们道。

    “那一会儿你也早点回去。”若凝嘱咐了声,转头看着任少琛。

    任少琛握着若凝的手,牵着她转身离开墓地,让曲涛一个人可以在这里静一静。

    下山的时候,遇上了抱着白花的沈如兰,就在昨天晚上,若凝把这件事告诉了沈如兰,她以为沈如兰是不会来祭奠的,毕竟当初沈老爷子是被刘虹芝和唐菱的电话气死的,没想到她会来。

    “孩子总是无辜的。”沈如兰轻叹,对若凝说了句。

    “在2区16排。”若凝把墓地的地址报给沈如兰。

    沈如兰往上走去,若凝回身看着她的背影,见她找到了位置,便转身和任少琛一起下去。

    沈如兰走到曲家宝的墓地时候,曲涛正坐倒在他的墓碑旁边,手臂抱着墓碑,默默流泪。

    雪花已经在他身上积起了薄薄的一层,沈如兰走过去,将花放在曲家宝的墓碑前,低头看着失魂落魄的曲涛,低声安慰了句:“节哀顺变。”

    曲涛瞳眸动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沈如兰,哑声道:“我是一个糟糕的丈夫,也是一个糟糕的父亲。”

    没有教育好清莹是一错,没有照顾好家宝是另一错,辜负了沈如兰又是一错,害刘虹芝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再是一错。

    “往事已矣。”沈如兰觉得这种时候说再多安慰的话也没有用,而这四个字已经是最有力的安慰了。

    “往事已矣,是啊,往事已矣。”曲涛头靠着曲家宝,意有所指地重复了一遍,喃喃自语道:“要是我早清楚往事已矣,也许就不会去找什么以前的人,也许小宝有我陪着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沈如兰听到曲涛这么说,眉心微蹙了下,昨天听若凝提过,曲涛过年期间去了b市,b市除了清莹之外,他应该没什么认识的人,那他去b市是找谁?

    “刘虹芝那天上家里找过我,那时候就说家宝病了,我让若凝打电话给你,你都关机中,你究竟去b市做什么,是清莹出事了吗?”沈如兰忍不住开口问道。

    曲涛低头,低哑着声音慢慢叙述,这些话他藏在心里许久,都没有人可以述说,今天索性跟沈如兰说了。

    他和刘虹芝吵完架之后,出了家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被扒手偷了,他又不愿意回去和刘虹芝再吵架,就回了以前和宁歌一起生活过的老房子,那里地处偏远,环境却很好,他一直没舍得将它卖掉。

    他在那里住了几天,无意发现了床夹板里藏了许多宁歌以前的信,他记得宁歌总是会神神秘秘的躲起来写信,从来却都不愿意给他看,宁歌总是神秘的,当初也就是这份神秘吸引了他。

    拆开了信,他才知道宁歌是和妹妹书信往来,他耐心将信看完,发现了一张合照,两个小女孩依偎地靠在一起,两张脸如出一辙。

    他心里便升起了一个想法,当时见到江曼妮的时候就觉得和宁歌非常相像,他想去向江曼妮求证这件事,另外了结一下自己心中多年的困惑,宁歌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扔下还在嗷嗷待哺的若凝就这样失踪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