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一百三十七章.一个吻痕

    若凝对这些并不是很懂,但股票下跌对于一个刚上市不久的公司恐怕是很大的影响,而且下跌不小。

    若凝彻底清醒,站起身来,走到厨房门框前,开口问道:“公司没事吧?”

    任少琛翻炒着锅子,回头看了若凝一眼,淡淡道:“放心,我会处理好。”

    若凝走进厨房内,到任少琛身边,拧眉看着他,道:“老实说,问题很严重吗?是因为受到这次的影响?”

    对于上市公司来说,企业形象至关重要,任少琛作为恒宇的掌舵人,个人形象也是至关重要的,尤其前段时间公司还出过工程事故,他在危机中树立了良好的公关形象,这次恐怕会有崩塌的危险。

    “阿凝,你不要想太多。”任少琛炒好一盘,递给若凝,道:“端出去吧。”

    若凝接过盘子,看看任少琛不愿多谈的样子,转身将菜端到餐桌。

    过了一会儿,又出锅了两个菜,任少琛用托盘端出来,将菜布好,又盛了两碗饭,与若凝对坐着。

    若凝低头吃饭,两人安静,屋子里只剩下电视上女主持的播报声音。

    吃完晚饭,任少琛收拾碗筷,若凝觉得他这样的平静并不太正常,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是应该在善后么,怎么会有时间来给她做饭?

    若凝走过去,并排和任少琛站着,开口道:“真的没事吗?”

    任少琛浅笑了下:“能有什么事呢?这点小风浪,最多我个人形象受点影响。”

    “就那么简单?”若凝越是见他云淡风轻,越是放心不下。

    “嗯,可能还有点其他影响。”任少琛为难地蹙了蹙眉。

    “什么?”若凝不自觉地紧张。

    “都知道我离婚了,那些花蝴蝶啊狐狸精啊蜘蛛精啊大概都要蜂拥过来了。”任少琛这话是调侃上次若凝说他的,便又道:“不如现在来盖个章?”

    说着便将脖子凑近若凝,若凝身子向后退了一步。自那晚谈话之后,这两天来他们没有刻意联系,却也不刻意疏离,仿佛一切照旧,但若凝心里多少是起了个疙瘩,不想过分亲密。

    “听说离婚的男人更吃香,没准你连白骨精都要招来了。”若凝淡笑了下,被他带着转移了话题,心情也轻松了一些。

    两人如常地说笑了一会儿,任少琛碗筷洗完,若凝水果也切好了。

    端到茶几上,坐在沙发上,若凝按着遥控看电视剧。

    任少琛坐在她身边,手搭着沙发背,乍看像是搂着若凝一样。

    两人极少有这样慵懒闲适的时光,可以一同坐在沙发上看剧,其实电视的内容倒不重要,相互安静陪伴才是关键。

    不过,电视忽然放到的画面内容,让若凝背脊一僵。恶俗的三角恋,女二用男主的手机故意发了分手的短信给刚和男主吵完架的女主。

    若凝放在膝上的手指微颤了下,任少琛倒并没有在意这个细节,也没有联想到什么。

    “少琛。”若凝鬼使神差地开口,问了一句:“这么多年以来你有没有后悔没有阻止林未央嫁给别人?”

    这个名字就是他们之间的地雷,任少琛拧了拧眉,不懂若凝怎么又忽然提起。

    “哪怕一点点后悔,有没有?”若凝侧过头看任少琛的眼睛,他的瞳眸极黑,深沉地如古井一般。

    任少琛唇瓣紧抿,没有立即回答若凝的问题。

    若凝垂下眸子,嘴角弯起了一点点苦涩。

    “没有。”任少琛低头看向若凝垂下的眉眼,清晰回答道:“一点都没有,如果不是原本的人生轨迹,那任少琛也不是现在的任少琛。”

    若凝抬眸,有些惊诧。

    任少琛收回沙发背上的手臂,握住若凝柔软的手掌,低声道:“那一次我说过即便我看到那条短信了,也不会有什么不同,今天我再说一遍,有没有那条短信,结果都是一样的。”

    若凝眉睫颤了颤,任少琛将她的头按靠进他的胸膛,道:“无关与你,只是我和她本来就已经走到尽头了。”

    若凝沉默,手指又不自觉抚着中指上的戒指,不再开口追问下去。其实他和林未央当初分手的具体原因,她都不是很清楚,隐隐约约地知道了一些,林未央的家庭环境似乎不简单,而任少琛还是只是一个操盘手,两人在身份上有悬殊,在校谈恋爱没有什么问题,但出了社会就会有现实面要解决。

    现在只要林未央没有回来,这样一点点一点点地长久下去,她或许还是有机会的,连小柳都那般积极,她的现状明显要好一些,又何必不战而退。

    若凝想着,手指抓握住任少琛的衣襟,抬起脸来,唇瓣靠近任少琛的脖子,张口咬下去,然后细细吮吻。

    半响,将脑袋移开,看着任少琛的脖子上红红印记,嘴角抿笑。

    任少琛抬手捏了下若凝的鼻尖,抬起她的下颌,低头回了她一个吻。

    “阿凝,看来你要慢慢熟练下。”次日早上,任少琛照镜子的时候,侧过头对正在刷牙的若凝道。

    他的脖子上那块哪里像是吻痕,那分明是两排明晃晃的牙印。

    若凝吐了嘴里的泡沫,踮起脚,帮他查看了一下,青紫牙印非常的显眼,看起来好像会很痛的样子。

    “我去拿散瘀的药膏。”若凝不太好意思面对自己这样的杰作。

    任少琛捞住若凝的腰,低头到她颈间,低喃道:“你以为那样就算了。”

    “那你想怎么样?”若凝手撑在任少琛的手臂上,回头看了一眼他。

    “以牙还牙。”任少琛语毕,张开嘴巴,往脖子咬去。

    若凝下意识怕疼,缩了下脖子,预期的疼痛没有下来,反而是痒痒的。任少琛在轻舔她的脖间,很轻很柔的吸吮。

    若凝的皮肤很白很细腻,稍有印痕就格外明显,任少琛吮吻完毕之后,看着那红艳艳的吻痕在她的细白脖子上仿佛是一颗小樱桃一般可爱。

    “今天先简单放过你。”任少琛抬手抚摸着若凝脖子的上红印,十分满意地浅笑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