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一百三十六章.离婚公告

    周一早上,若凝的设计图终于通过了客户的要求,早会之时,顾辰东宣布她成为名尚正式设计师,并且让人事为她聘请助理。

    十二月的升职考核也开始,小柳这回十分积极努力,拿出了所有干劲。

    “阿凝,你上回说席医生是音痴,好像不太对哦。”午休期间,小柳和若凝一起在楼下餐厅吃饭,小柳微拧着眉道:“他对音乐很了解啊,那天那部片子里的小提琴曲和钢琴伴奏,他都能说出来。”

    “是么,那可能是我记错了吧。”若凝低头用餐,却觉得奇怪,难道五年时间还能改变先天性音痴的毛病?

    “嗯,一定是你记错了。”小柳含着筷子咬了咬,忐忑地问:“阿凝,席医生是喜欢你的吧?”

    若凝夹菜的手顿了一下,只听小柳又道:“我看得出来,那天见过你和任少琛之后,他有些心不在焉的。”

    若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柳,小柳在若凝犹豫期间,抿了抿唇道:“我就知道,其实席医生看你的眼光不一样,我开始就感觉到,但是你说过对他无意,我想也许还有机会,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小柳……”若凝对于小柳这种盲目的积极性和勇气倒是很羡慕,曾几何时自己也是如此的。

    “我会继续努力!”小柳握了握拳头给自己鼓气加油。

    若凝浅笑了一下,看着她神采奕奕的样子,仿佛以前自己也在肖倩蓉面前这样说过。

    午休之后进了公司,一堆人围着台电脑前,然后看若凝进来就低声讨论。若凝蹙了蹙眉,她的风波已经够多了,前些日子才停歇下来关于她和顾辰东的传言,难道又发生了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吗?

    小柳见状就走近那个同事的办公桌,低头看了一眼她的电脑,然后拧着眉头看向若凝,走到若凝身边,犹豫着开口:“其实这种娱乐新闻最喜欢乱写了,他们不知道真相,阿凝你不要介意。”

    若凝听到这话,想起之前在喷泉那边被偷拍,立即三两步走过去,俯身看那台电脑,十分耸动的标题,神秘女士插足任袁恋,然后还贴了一张她的侧面图,和袁琳进行了身材样貌之类的对比,只见她这一排几乎全挂着败败败。

    若凝实在气笑不得,连她身份都没弄清楚,记者竟然可以写出那么一大长串的对比来,而且她何德何能,还能上娱乐版的头条。

    “阿凝,你别生气,这种新闻看过之后,没多少人是当真的。”小柳安慰了句。

    若凝抬起头,淡淡道:“做事吧。”

    事情她以为就此算是了结,心想着大不了像上次那样多传个几天大家就会忘记,却不曾想第二天,居然有人挖出了任少琛和她是离婚夫妻的关系。这回除了络媒体之后,连报章杂志也登上去,事情还从娱乐版蔓延至财经版。里头登了任少琛的发家史,还暗指任少琛抛弃糟糠妻。

    若凝从来没有想过会弄得这么大条,看到报纸没多久,沈如兰和曲涛都打来电话询问他们是否离婚了。

    事情到这一步显然也不瞒不住了,她老实交代了和任少琛离婚的事情。

    “你们一个两个都是这样。”沈如兰深吸了口气,她做完手术不久,还禁不起折腾,捂着胸口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道:“你一向比清莹懂事,怎么也会这么不省心,有什么过不去槛非要离婚不可呢?难道真的和报纸说得一样?”

    “妈……”若凝不知道如何跟沈如兰解释清楚现在的状况,只能道:“不是的,离婚是我提的。”

    “阿凝,婚姻不是儿戏,当初你那么不顾反对要嫁给少琛,怎么又这样轻易结束了,是不是少琛欺负你了?”沈如兰揪心。

    “没有,妈,你不要多想,我们是和平离婚的,而且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若凝紧抿了下唇,将事情特地描述的平淡化。

    沈如兰重重地叹了一声,没再说什么,直接将电话挂掉。

    若凝敛眸,收起电话,揉了揉眉心,再起身拿了杯子去茶水间倒水,她现在但凡表现一点不舒服的样子,一定会有人传她被抛弃,精神萎靡,然后接收到一堆莫名其妙的同情目光。

    “阿凝,你没事吧?”小柳见若凝脸色有些发白,关心道。

    “连你也觉得我有事吗?”若凝无奈地笑了笑。

    “你脸色不太好,这两天没有睡好么?”小柳从若凝手上拿走咖啡杯,道:“还是别喝咖啡了,我给你拿点绿茶,那也可以提神。”

    “好,谢谢。”若凝感激地浅笑了下。

    白天经过一系列的狂轰乱炸,晚上若凝回到家里已经是疲惫不堪,窝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就睡着了,一股冷风吹来,冻醒了她。

    她半睁开眼睛,朦胧地看前方有个阴影,笼罩在她的身上。

    “阿凝。”任少琛俯身去摸了摸若凝的脸颊,唤了她一声。

    若凝清醒了一些,掀开眼皮,抬眸看向任少琛的脸,低声还带着点睡意道:“你来了。”

    “嗯。”任少琛应了一声,掌背又覆在了她的额头,担心道:“怎么在沙发上睡了,小心感冒。”

    本来若凝的体质就不算好,尤其是畏寒。

    “没注意就睡着了。”若凝揉了揉眼睛,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坐起身来,这才发现外面已经全暗下来了。

    “晚饭吃过了吗?”任少琛看她睡得有点发愣的样子,便开口问道。

    若凝摇了摇头,慢慢醒过神来,转动了下落枕的脖子,肚子就咕噜一声叫起来了。

    任少琛浅笑了下,摸了摸她的头,道:“我去给你做。”

    若凝在片刻恍惚间,忘记了他们前两天的争执,很乖顺地点了点头。

    任少琛脱了外衣,进了厨房,系上围裙,开始洗菜淘米做饭,若凝看着他的身影发愣。

    好一会儿才收回目光,这样的静默无话,让她觉得有些发闷,就伸手拿了遥控开了电视。

    哪知财政新闻里正在播报,关于恒宇股票今天下午收盘前开始下跌的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