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一百十七章.她的照片

    时间在他们这样模糊不清的交往中流逝,秋风吹尽了所有树叶,寒冬正式来临。

    博物馆的室内装潢结束之后,若凝的工作强度才有所缓和下来,顾辰东所给的五个考验她也完成了四个,还有一个并不是她擅长的风格。

    晚上在家绘图,翻资料时发现还差一本很重要的书,心想应该是在任少琛家中,于是披了件大衣,便下楼开车往他边去。

    打开门进去,若凝发现屋里黑漆漆的,任少琛似乎还没有回来,她打开了灯,换了拖鞋走向任少琛的书房。

    站在偌大面书柜墙前,若凝眯着眼睛仔细寻找,才在最上面那格看到,她搬了凳子,踩在凳子上,伸手去抽那本书,然后又挑了其他的一些书。

    眼睛瞟到柜子上方有一个蒙了灰尘的相册,若凝好奇便将它取下。

    若凝拿着相册坐了下来,翻了两页便愣住了,这是一张团体相,不过能引起若凝注意的是那张相片里任少琛的手和林未央的手十指相扣,他们相互依偎着,脸上青涩而灿烂的笑容,仿佛其他人都是陪衬。

    若凝想要将相片抽出来看,结果夹层里掉出了另外一张照片,两寸的单人照,上面的人就林未央,她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着,露出极为白净的脸,一双黑眸仿佛在看着她,笑的非常甜美单纯。

    若凝手指微颤,她看着林未央的照片心情有些复杂,林未央的笑容似乎在嘲笑她的卑劣,当年若不是她隐瞒了那条短信,也许结局会有所不同。

    若凝垂敛下眸子,翻过照片,背面已经发黄,上面有一串英文字母:mysweetheart,若凝怔住。

    听到有开门的声音,若凝立即回神,将手中照片往兜里一塞,把相册夹在书的中间。

    任少琛走进屋内,见书房灯光是亮着的,便快步走进去。

    打开书房的时候,若凝神情有些慌乱,任少琛看了一眼她手上的书,书与书之间露出了相册的一角。

    “那是什么?”任少琛微拧了下眉头,觉得似乎有些眼熟。

    若凝低头一看,相册露出来,便抿了抿唇,道:“我找书的时候看到的,就拿下来看看了。”

    任少琛闻言,就从书中间将它抽出,翻看了一眼,就翻到了那张他和林未央还有其他的集体照。他们当时是在同一个社团的,这似乎是当年社团活动的时候照的。

    若凝有些局促不安,等待任少琛的质问。

    任少琛抬眸,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将相册合上之后,对若凝问了一句:“晚上吃了没有?”

    若凝有些晃神,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嗯?”任少琛看不懂她的意思。

    “吃了,好像又饿了。”若凝老实道。

    任少琛莞尔,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恰好我也饿了,我去煮面。”

    若凝点头。

    任少琛转身出书房,若凝坐回椅子上,轻舒了口气,又看了一眼相册,伸手再去翻了几页,后面的都并无特别,有任少琛在的照片只有那一张,而林未央的出镜率也不高。

    若凝将它合上,走到书柜前,踩着凳子把它放回原处。

    任少琛煮好面叫了一声若凝,若凝将一叠书抱出去,把书先放在茶几上,洗过手后上桌。

    “最近工作还顺利吗?”任少琛将一碗面端到她的手边,随口问道。

    “嗯。”若凝轻应了一声,低头吃面。

    任少琛见她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便问了句:“怎么了?”

    “那个……我不是故意翻你东西的,是拿书的时候……”若凝局促地解释着。

    “不重要。”任少琛打断了若凝的话,道:“那只是旧相册而已,没有什么你不能看的。”

    若凝见他似乎无所谓的样子,轻咬了下唇,犹豫地,小心翼翼地试探:“那是以前学校天文社的照片吗?”

    “嗯。”任少琛淡淡地应道。

    “现在每年还是有聚会吗?”若凝记得前两年她替他收到过一张那届天文社的邀请函,他们每年都会选一个日子集体去观星。

    “嗯,简鞍好像都有去。”任少琛对这个其实兴致缺缺,当初会入天文社的原因,是林未央要参加,替他也申请了入社。

    关于这一点,若凝隐约是知道的,任少琛并没有像社团的其他人那样积极参与活动。

    “简鞍还真是喜欢星星,都毕业这么多年还能热衷于这件事。”若凝浅笑了下,将话题带到了随意的闲聊。

    任少琛吃完面,抬头看着若凝,漆黑的眸子在灯光的折射下,仿佛倒映了星辰,他开口道:“他不是喜欢星星,他是还没忘记。”

    若凝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任少琛在讲什么。

    任少琛倒没再多说,那是简鞍的私事,他一向很少提别人。

    若凝也将面吃完,起身和任少琛一同收拾,顺着刚刚那话题,道:“听说这个月底会有双子座流星雨。”

    任少琛洗着碗,转头向若凝看去,低声问:“你想去看吗?”

    “啊?”水流声让若凝没有听清楚任少琛的话,疑惑了一声。

    “你想去看的话,我陪你去。”任少琛见她的问题都围绕的观星,以为她是这个意思。

    “真的可以吗?”若凝对星辰变化倒是也没什么兴趣,只是她的最后一个和这个稍有关联,所以才会注意到这个新闻,去观星找找灵感也不错。

    任少琛浅笑了下,道:“当然,你想做的事情,以后我都可以陪你做。”

    五年前,若凝放弃了她最重要的理想,陪着他实现他的目标,如今该翻过来了,他想让她以后可以尽情做自己想做的。这种感情是感激、感动的回馈,还是其他什么,他虽然还没有明确知道,但他想他愿意陪着她一起去做。

    若凝鼻尖微酸了下,她想也许这样就足够了,不要再贪心了,可是人的情感啊,有时候并不受主观思维的控制,原本只要他的温柔相待,渐渐地就奢望全心全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