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一百十三章.亲疏远近

    那天之后,若凝也没有空余的时间再多想,她投入了更加忙碌的工作,而任少琛的公司刚上市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

    他们能见面的时间并不多,转眼就到了十一月初。

    沈如兰的手术日期已经定下,她提前一天住进了医院。

    这天下午,若凝开车去了医院,见曲涛在沈如兰病房外头,她快步走过去,道“怎么不进去?”

    曲涛回头看了眼若凝,道:“我来复查的,顺便过来看看,还是不进去了,以免影响她的情绪。”

    沈如兰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保持心情开阔放松,曲涛知道这一点,所以只在病房外面看看,二十几年夫妻,她要经历这么大的手术,他自然也是担心的。

    “那我先进去了。”若凝看了曲涛一眼,绕过他,推开病房门走进去。

    只见席允晟正在病房里,给沈如兰做例行检查。

    “我妈情况怎么样?”若凝放下手上的包,对席允晟问道。

    席允晟收起听筒,回头对若凝道:“阿姨状态不错,手术排在明天三点,晚上吃清淡一点,之后就不能再进食了。”

    “好,我知道了。”若凝坐到沈如兰。

    席允晟交代完事情,转身出病房,沈如兰看了眼病房门,道:“他在外面吧。”

    “你看见爸了?”若凝顺着她的目光而去。

    “他刚在外面站了好一会儿。”沈如兰心如明镜般。

    “他怕进来影响你情绪。”若凝提起曲涛总是情绪复杂。

    沈如兰低叹了一声,道:“其实活了这把年纪,还有什么事情想不通的。”

    沈如兰近三个月来经历了人生中那么多波浪,有事情看开了些,也看淡了些。

    “妈,不恨他了吗?”

    “半只脚都是要进棺材的人了,还提什么恨不恨。”沈如兰柔和地笑了笑,释然道。

    若凝抚了抚沈如兰鬓边的白发,低声道:“妈,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傻丫头。”沈如兰笑了笑,眼角的细纹已经犹如刀刻一般深。

    若凝见那细纹,心里有些发酸,这短短几个月内,沈如兰操心的事情太多,比之前苍老了许多。

    “我手术的事情不要通知清莹,她怀着孕跑来跑去也不方便。”沈如兰想起这事,便和若凝一提。

    若凝点了点头,想起清莹之前有出血的状况,可能就是奔波的关系,现在她能在苏家安心养着,不让她们操心就算是帮忙了。

    陪了沈如兰一会儿,若凝打算去食堂买饭,才起身,任少琛就过来了,手里还提着保温袋。

    任少琛打开保温袋,将里头的饭菜拿出来,道:“我想今天应该只能吃些清淡的,还是在家里做了带过来比较好。”

    “你工作这么忙,还能想着这些事。”沈如兰微笑了一下,对任少琛无一不满意。

    若凝抬眸看着他,也笑了笑。

    他们陪着沈如兰闲话谈天,到晚上她要休息时,才起身离开。

    任少琛牵着若凝的手,走在医院静溢的长廊里,席允晟恰好刚要下班,出了办公室的门,就见到了两人。

    他低头看了眼他们相握的手,眸色暗淡了下,再抬起的时候,已经恢复正常模样,对他们淡淡笑了下,打声招呼。

    若凝不太好意思地要将手从任少琛掌中抽出,任少琛反而握地更紧,若凝抬头看了任少琛一眼,任少琛从容淡定地和席允晟打招呼。

    “明天的手术就拜托你了。”任少琛客气道。

    这话里隐含两层,一在表明他和若凝还有沈如兰才是一家人,二在表明席允晟对他们家而言只是医生,是需要感谢和拜托的外人。就这样一句,把亲疏远近表现的分外分明。

    席允晟不笨,自然是听得出任少琛话里的意思,他只淡淡笑着点了点头,他并不想让若凝尴尬。

    三人出了医院,道别之后,背向而走,走出了几步,席允晟回头,看着任少琛和若凝并肩走的背影,若凝侧抬着头,不知和任少琛说着什么,嘴角带着笑意。

    席允晟敛眸,回身离去。

    次日是周五,若凝请了半天假,便来医院陪沈如兰手术。

    虽然席允晟跟她解释过手术的原理和难易度,她心里难免还是紧张,毕竟关系到心脏都是大手术,而任何手术也都风险。

    “沈阿姨的状态很好,这对手术也是有帮助的,你放心吧。”席允晟拍了拍若凝的肩膀安抚道。

    “嗯。”若凝缓和了紧张的情绪。

    “我去准备手术了。”席允晟见任少琛来了,便对若凝说了句,转身出了病房。

    下午两点三刻,沈如兰便被推进了手术。

    若凝和任少琛守在手术室,心脏支架手术最少也要两个小时,这漫长的两个小时对家人来说都是煎熬。

    当时间超过席允晟和她说的手术完成预估时间时,若凝在长椅上便坐不住了,拧眉紧张道:“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这种手术偶尔是有延迟的,先不要胡思乱想。”任少琛开口安慰若凝。

    话音未落,手术室内就有护士疾步出来,道:“病人大量出血,急需输血,血库里o型不够,你们谁是o型血?”

    “怎么会这样?”若凝心急,但她却是a型血,而任少琛则是ab型。

    曲涛下了班,正好想过来看看沈如兰的手术完成了没,一来便听到了沈如兰手术危机的事,他快步走过去,道:“我是o型。”

    若凝看向曲涛,护士听他说完身体情况,符合抽血要求,就立即领着他去抽血,过了一会儿,护士拿着血包,快步进手术室。

    若凝在手术室外守着,而任少琛去看看曲涛。

    半个小时候,手术结束,席允晟出来,额头都沁着细密的汗,若凝急问道:“手术怎么样子。”

    席允晟摘下口罩,道:“手术成功,晚上麻醉褪了会清醒过来。”

    若凝长长地舒了口气,刚刚因为紧张加快的心跳慢慢平稳下来,接着跟去病房看沈如兰。

    曲涛抽完血,休息了一会儿,由任少琛扶着到了沈如兰的病房。

    “谢谢。”若凝对曲涛道。

    他是她的亲生父亲,而她却因为后母和他道谢,这样的亲疏远近,让曲涛突然检讨这些年对若凝来说,他是否太过苛刻。

    “我先回去了。”曲涛看完沈如兰,对若凝道了句,便转身向病房外走。

    若凝看着他的步履瞒珊,似乎还没有缓过抽血的劲儿,她转头叫任少琛送他回去,任少琛点了点头,跟着出了病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