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六十二章.车祸悔悟

    “啧,有了苏少爷,就要和过去全都斩断了。”张蒙手指抚上了她的脸,冷笑了一下,又道:“你不觉得自己太绝情了点吗?”

    清莹瞪视着他,道:“总而言之,今天之后,我们最好是各不相干了。”

    张蒙嘴边隐约有丝苦笑,他们交往过半年,他自问自己还算个尽心的男朋友,然而她上了大学之后,心就越来越大了,再也不是他能满足的那个小女孩了。尤其是和苏至澄好上后,现如今的这种情况也是他早预料到的,苏家那种门第,她想要进去,势必会和过往做个一刀两断。

    “你放心,我不会挡你的路。”张蒙垂眸,眸色深暗地看着她,幽幽道:“我喜欢你,所以会希望你能得到你想要的。”

    清莹撇开头,不去看他的眼睛,张蒙对她好,她自然是知道,和他在一起也很轻松,可是她想要的并不是只有轻松那么简单。张蒙是什么人,一个自幼没有母亲,高中辍学就跟着他爸出来混,说好听了,家里是借贷公司,说不好听了,就是放高利贷的地痞。

    这些东西都不该是她的将来,而苏至澄才是她要得未来。

    “你姐来了,乖宝宝回去吧。”张蒙看到若凝往这边走,俯身在清莹耳边道了句:“以后好好当好孩子,收收心吧,别出来和我们这帮人混了。”

    若凝见到张蒙靠清莹那么近,眉心就不由拧起了,快步走向他们。

    张蒙直起身子,看向若凝,斜弯了弯唇,道:“哟,大姐来了。”

    若凝蹙眉,她不喜欢张蒙的语调,轻佻不正经,她伸手拉过清莹的手腕,直接道:“我们走。”

    清莹跟着若凝出去,头也没有回。

    张蒙看着清莹的背影,自嘲般地撇着嘴角苦笑,然后走进包厢内时,脸上却只挂着痞笑,大声高呼道今晚他请,大家尽情的喝。

    若凝拉着清莹出了ktv,拧眉道:“你怎么还能来这种地方,你不知道烟酒对胎儿有害啊!”

    “只是来找个朋友说点事情。”清莹上了车子,边系安全带边解释。

    “朋友?你指那个张蒙?”若凝眉心蹙得更紧,说她戴有色眼镜看人也好,处于对妹妹的爱护之心,自然是不希望清莹和那个男孩再扯上联系。

    “好啦,姐,不说他了,我答应你以后不和他见面了,这样你总放心了吧。”

    “你最好是说到做到。”若凝听清莹这样说,也稍微放心了一点,车子往家里开。

    这时,手机铃声忽然响起,若凝低头,只见来电是曲涛。

    她带上耳机接听,手依旧握着方向盘。

    “若凝,你知道清莹没有去学校上课吗?”曲涛听刘虹芝说遇到清莹,便先打电话问问若凝,这一次他比较冷静,他们父女的关系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谁跟你说的?”若凝心头一跳,清莹回来才一天的时间,曲涛怎么会那么快知道。

    “看来她确实回来了。”曲涛声音低沉下来,刘虹芝在一旁拉了拉他的袖子,引起他的注意,再指了指肚子,示意他问下去,曲涛蹙了蹙眉心,转了话题,对若凝问道:“你怀孕了?”

    “没有。”若凝奇怪曲涛怎么会问她这个问题,若说是前天沈如兰误解了,那也不会打电话告诉曲涛啊。

    曲涛闻言,脸像锅底一样黑,直接道:“你过来这边一趟,我有话跟你说。”

    “有什么事情电话里说也一样。”若凝对前几次和曲涛都吵架收场,已经丧失了再和他沟通的信心。

    “清莹可能怀孕了,必须马上找到她。”曲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荒谬,但是刘虹芝确实言之凿凿地对他说看到清莹买叶酸,又看到她孕吐,本来他想过可能是若凝怀孕,清莹帮她买,可若凝否认了怀孕。

    若凝听到曲涛这句话,惊楞了一下,心想他怎么会哪么快知道。惊疑之际,前方车子又忽然停下,她脚未来得及踩住,砰地一声,撞上了前方车子的保险杆。

    两人一同往前倾,若凝头撞到方向盘,眼前一片晕眩,捂着头看向清莹,幸而清莹没事。

    “姐!姐!”清莹看到若凝晕过去了,额上还流着血,一下子就惊慌了。

    她手指发颤掏出手机,却不知道该打给谁,最后还是拨了任少琛的电话,颤颤巍巍道:“姐夫,姐出事了。”

    任少琛在接到电话后立刻从办公椅上站起来,外套也来不及拿,直奔下楼,开快车到了出事现场。

    交警在处理双方事故的车子,清莹正被询问笔录,任少琛下车快步过去,抓着清莹的肩膀,道:“你姐呢?”

    “刚刚上了救护车。”清莹声音还有微弱,她也是惊魂未定。

    任少琛转身要走,清莹赶紧跟了上去,道:“我也去。”

    上了车子,任少琛开车抄了近路到市医院,在前台询问道:“刚才车祸送来的伤者呢?”

    “那名女伤者啊,还在抢救室。”护士直接指了抢救室的门。

    任少琛和清莹跑了过去,清莹有些慌乱道:“不应该啊,姐姐只是撞到了头怎么会被送进抢救室?”

    任少琛看着抢救室的灯灭了,医生一出来就抓着问道:“伤者情况怎么样?”

    “伤者已经抢救过来,但是伤者车祸冲击到了头,致使颈骨断裂压迫神经,可能会导致手脚瘫痪,具体要到病人苏醒才能做判断。”医生拿下口罩对他道。

    任少琛抓着医生的肩膀,不敢置信,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怎么可能?会不会搞错了?她只是轻微撞伤。”

    医生似乎面对惯了这样的事情,轻叹了一声,摇头就走。

    任少琛头抵靠着墙,手紧紧握着拳头,手背青筋微凸。

    他懊悔自己昨天没有坚持下去。也许他再坚定些要复婚,若凝会同意,然后他们会重新住在一起,可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是他,都是他太轻而易举放弃,她要离婚的时候,他是这样,她拒绝复婚的时候,他又是这样。

    对于若凝,他一直没有过真正的危机感,太习以为常她的存在,却忽然了人事无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