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五十二章.闹上门来

    若凝开门进去的时候,清莹手上不知道那着个什么,一见到若凝就立刻将东西藏在背后。

    “你在做什么?”若凝疑惑,探头看去。

    清莹贴着书桌,急忙摇头,有些结巴道:“我......我在温书。”

    “温书?”若凝对这个回答显然保留质疑,清莹从小就聪明,回家基本就没有看过课本,成绩依然很好,何况她现在的专业哪里需要温书。

    “妈不是想让我重新学点东西嘛,我就买了几本书来看看。”清莹神色恢复了点,手也从背后伸出来,手上拿着一本外语书。

    “你想学法文?”若凝对清莹肯学习这件事当然是乐见其成。

    清莹点了点头,见若凝被转移了话题,松了口气,走过去拉着若凝的手,道:“姐,我想过了,就算我想做演员,多学点东西也是好的。”

    若凝蹙眉:“你还没断了那个念头?”

    “我就是随口一说嘛。”清莹撇了撇唇。

    “记得别在气到妈,这话也别在她面前提了。”若凝提醒一句。

    “好。”清莹拖长音,对于若凝的反复交代有些没有耐性听了。

    若凝拿她没办法,轻叹了声,将手中纸袋递给清莹,直接道:“你不是快生日了嘛,这个算是提前的礼物,也是奖励你这些天那么乖。”

    清莹看到这个纸袋上的品牌标志时,眼睛一亮,接过来打开,居然是前几天杂志上看到的那个新款钱包。

    “姐......”清莹有些感动地拖长了音唤她,娇声道:“你怎么知道的?”

    “那页你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若凝抬手揉了揉清莹的头发,宠溺道。

    这个钱包价格不菲,差不多是她现在做助理一个月的工资,但只要清莹喜欢,偶一为之也不是不可以。

    清莹抱住若凝,鼻音撒娇道:“姐,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我最爱你了。”

    “这会儿肚子不疼了?”若凝见她高兴,自己也欢喜。

    “不疼了。”清莹松开若凝,低头摸着新钱包,刚刚那件烦心事直接抛诸脑后了。

    沈如兰端好菜,叫两人出来吃饭,清莹放下钱包,和若凝一起出去。

    母女三人正吃着饭,门铃响起,清莹起身开门。

    门外站着的赫然是刘虹芝,清莹脸色一黑,就要将门关上,刘虹芝先一步用手抵住,用力往里头一推。

    门被大敞开来,刘虹芝往屋内走。

    沈如兰和若凝开门那么久没回来,皆抬起头来,见到刘虹芝,若凝脸色一变,沈如兰倒是还算镇定。

    刘虹芝大摇大摆走到餐桌前,双手环抱胸前,下颌微抬,眼眸垂下看沈如兰,冷笑了一声:“气色不错嘛,不是说心脏病发快要死掉了嘛。”

    沈如兰沉了脸,冷声道:“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为了缠着曲涛不放,你还真是会装可怜,明明好得很嘛,我还真相信了你。”刘虹芝早上因为离婚的事情和曲涛小闹了一下,怎么想都怒难平,就找上门来看看沈如兰是否真病了。

    “缠着我爸不放的是你。”若凝放下筷子站起来,指着门口:“出去!”

    “我就不明白了,这女人给你吃了什么迷药,曲涛才是你亲爹,她一个后母使了什么手段,才让你这样维护。”刘虹芝就是要让沈如兰难堪,故意提起若凝非她亲生。

    清莹脾气比较急一点,听不下这话,伸手直接拉刘虹芝的手臂,想要将她推出去。

    “别动手动脚!”刘虹芝挥开清莹的手,推了她一把,清莹差点别推摔了。

    若凝蹙眉,快步走到刘虹芝身边,沉声道:“再说一遍,出去!”

    “呵,你以为我想来这里啊,我是来警告她的,不要再耍什么花样,识相的快点和曲涛离婚。”刘虹芝看着沈如兰,怨毒道:“小心装病装死,丧偶倒是比离婚更方便。”

    这歹毒的话分明是咒沈如兰死,若凝勃然大怒,抬手要打刘虹芝,刘虹芝截住若凝的手腕,道:“上次是我不小心,你休想再对我动手!”

    若凝抽回自己的手臂,道:“你再不出去,我可以报警告你私闯民宅!”

    “哈哈哈,你倒是报警啊,事情闹大了,是对她的影响大呢还是对我的,你想清楚了?”

    “够了,我答应离婚了,就不会反悔,请你给我出去。”沈如兰也站了起来,她在教育局工作,所接触的人向来都是斯文有礼的,像刘虹芝这种死皮赖脸,撒泼打滚的,她一向不擅长应付。

    “希望你说到做到,不要到时候再装病装痛博同情。”刘虹芝知道自从上次曲涛得知沈如兰进了医院之后,他就有点动摇了,这让她害怕已经唾手可得的东西又凭白没有了。

    沈如兰沉着脸看着她。

    刘虹芝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清莹在她背后呸了一声,将门关上。

    “妈。”若凝担心地看着她的脸色。

    沈如兰缓了缓气,脸色恢复如常,淡淡道:“吃饭吧。”

    若凝和清莹坐下,原本和乐的一顿饭,被刘虹芝打搅了,再吃就都没什么胃口了。

    吃晚饭后,若凝去厨房洗完,清莹坐在客厅里陪着沈如兰。

    晚上,若凝开车回家,打了电话给曲涛。

    “那个女人今天来家里撒泼了。”若凝直接对曲涛道:“我跟你说过管好那个女人,不要放她出来乱咬人。”

    “我不知道她去那里。”曲涛拧了拧眉,他告诫过刘虹芝的,不要去找沈如兰的麻烦。

    “总之,不要让她再来找妈!”若凝语毕,按了挂掉。

    曲涛凭白无故被女儿指责了一顿,脸色沉下,这时刘虹芝正好回来,他上前,抬手啪地一巴掌落在她的脸上。

    刘虹芝捂着脸,眼睛瞪大看着曲涛,立刻泪眼汪汪:“你打我!你竟然打我!曲涛你个挨千刀没良心的!”

    “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曲涛怒道,甩手负于身后,道:“不要再去打扰如兰!”

    “她压根没病,精神好得很,你竟然为她打我!”刘虹芝直接哇地一声哭出来。

    小宝挪着两条短腿走出来,曲涛缓和了下脸色,抱着小宝进屋,不去理会哭闹的刘虹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