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三十七章.深夜反省

    若凝从浴室里洗完澡,擦着头发走出来,只见任少琛正坐在床上打电话。

    她走到窗台边,想将头发晾干,不知何时任少琛已挂了电话,走到她身后,覆上她的毛巾,道:“我帮你擦。”

    “你今天是擦东西擦上瘾了?”若凝看了眼任少琛,觉得他今天似乎有些反常古怪。

    任少琛却将她按坐到椅上,执意帮她擦头发,低声道:“谢谢你今天愿意来,他们真的都很高兴。”

    “看到他们,我也很高兴,这个不必和我说谢谢。”若凝微抬了下头,从下面仰视任少琛,又道:“而且就像你说得他们把我当成亲闺女一样,就算我们离婚了,在我心里,他们依旧是我的亲人。”

    若凝一直觉得她在爱情姻缘上虽并不顺遂,但在其他方面,她简直可以用幸运形容,沈如兰是后母却胜过亲妈,李雪琴是婆婆又待她极其亲厚。

    也正是因为任家二老待她极好,她不愿意让他们一直漫长地等待着,最后可能什么都没有。离婚,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阿凝,你不必这样总挂在嘴边,来划清界限吧,还怕我忘记了不成?”任少琛觉得自己已经无数次从她嘴里听到我们离婚了这几个字了,似乎天天在提醒他。

    她从一段失败的婚姻里复原的速度远胜于他,他至今还不习惯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了。

    “难道你没有忘记吗?”若凝又扬了扬脖子,嗔怨道:“刚才在楼下,你应了生孩子的事,却叫我来做恶人让他们的希望落空,什么明年抱孙子,到时候让他们上哪抱去?”

    任少琛停下擦头发的手,用吹风机开始帮她吹头发。

    吹风机声音在耳边响着,若凝只隐约听到他后半句:“......孩子总是会有的。”

    “确实会有的,现在想要和你生孩子的女人应该从s市排到临水村了。”若凝随口接了一句,不过她说得也是实情,以任少琛现在的身份地位,想要找个女人生孩子,满足任爸任妈的心愿应该很简单。

    任少琛将吹风机按停,一本正经道:“我没想和别的女人生。”

    若凝不解地看着他,任少琛却不再说话,他按开了吹风机,继续给她吹头发。

    若凝低着头,思索任少琛刚才那句话里的意思。不想和别的女人生,那想和谁生?她?

    不可能,离婚之前的那几个月,他就已经连碰都不想碰她了。何况,她尝试了那么久都没有受孕。

    若凝否定了自己心里的答案,也不愿再去多想。

    吹完头发,她将电风扇调快了两度,舒服地躺在床上。

    村子里的夜晚,虫鸣声格外清晰,像是有节奏的奏鸣曲一般,伴着声响,若凝眼睛慢慢合上。

    任少琛洗完澡出来,她已经进入浅眠,夏日炎热,身上的薄被也被踹开了。

    他放轻脚步走过去,替她把薄被盖在肚子上。

    若凝恍惚地睁了下眼,嘴里低喃了一句:“你回来了......”

    任少琛手一顿,这句话似乎以前经常听从她嘴里听到,每每他应酬到深夜回来,她总是没有睡在等着他。以至离婚后,他回家面对空荡的卧室,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若凝低喃完后,又闭上眼睛,呼吸开始轻浅绵长,这是她两年来养成的习惯,在等到任少琛后才能真正安睡。

    任少琛绕到床的另一边躺下,将灯按掉。

    月光透过轻薄地纱帘,落了一室。

    若凝纤长的眼睫在眼睑下投出一片阴影,任少琛侧着身子睡,脸对着她的脸,皎洁地月色让她白皙的皮肤覆上了层朦胧感,看上去稀薄而透明,像是随时会从他眼前消失一样。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后悔离婚了。作为一个妻子,曲若凝没有半分的不合格,而他却是个失职的丈夫。

    娶她的时候,他想过也许给不了她爱情,但尽力给她更好的生活。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他全心工作,确实给了她更好的物质,他错误地以为这就是一个合格的丈夫该做的,可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是不是曲若凝最想要的。

    以前,她的身边并不乏条件比他好的追求者,若她想要那些,又何必舍近求远。

    这么简单的道理,直到现在他才想通透。

    或许以前不是想不到,而是没有去沉下心里去注意。

    他沉思着,轻叹了一声。

    她对他的情意,他并不是半分也不知晓。大学最后一个学期时候,总有一个小学妹在他不远不近的地方出现,次数多了,就渐渐眼熟了,毕业晚会上的相识也顺利成章。

    那时候,他身边还站着林未央,没有多余的目光可以给她。

    相识日久之后,他习惯了当她是朋友,是妹妹,她是个很容易相处的人,会不知不觉在你身边渗透。

    可一夜之间,他们的关系就天翻地覆了。再后来,他娶她是自愿,也是责任。

    她说后悔将他围困在这个婚姻里五年,而他现在却想五年来自己为她做过什么,似乎一直是她在付出。她亲近关心他的家人,她毕业之后在事业上帮助他,她因为他的工程被绑失去孩子......

    曲若凝是个太过温暖的人,他似乎一直在她身上汲取能量。他忽然有些明白她为什么要离婚了,再温暖的人,也经受不住只被索取而无得到。

    他突然发现,自己一直理所应当地忽视了很多东西,凭借地全是若凝一往无前的爱和付出。

    “阿凝。”任少琛抬手抚了抚额上细碎的发丝,低低地唤了一声她的名字。

    “嗯?”若凝无意识地拖长了个疑惑的音,人却还是沉睡着。

    “对不起。”任少琛说完,自己就先无声失笑了。离婚后,曲若凝很喜欢和他说谢谢,而他自己则常说对不起,今天就说了两次了。

    若凝隐约听到有人在说话的声音,被搅了睡意,瘪了瘪嘴,翻转了个身,背对着任少琛。

    任少琛手臂搁置在她枕畔,轻轻摩挲她的乌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