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三十六章.关于孩子

    晚上留宿下来,任妈抱着凉席和薄毯,给他们准备房间。

    任少琛在院子里陪任爸浅酌聊天,若凝跟着任妈一起收拾床铺。

    床铺好了以后,任妈转身出去找枕头,若凝看到柜子上面有团东西顶出来,好像是枕头,便起身打开了它。

    果然是两个枕头堆叠着,她点脚将枕头抓出,随之带出很多零碎的东西,哗啦掉落了一地。

    她放好枕头低头去捡,是一些陈旧的小孩衣物,小虎帽,小棉袄,还有开裆裤。

    “哎呦,瞧我的记xing,枕头就在你们房间了。”任妈拍了拍自己额头,笑着走进来,看到若凝手上的东西,便对她笑道:“那是少琛小时的衣服。”

    若凝将东西全都捡起,任妈放到床上,如数家珍一般:“这小棉袄是他爸进城特意买的,少琛摆周岁宴的时候穿的,这虎头帽是我仿着别人家织的,戴着可精神了,还有这个小鞋子和它是一套的……”

    若凝安静地听任妈的絮叨,手搁在那些小衣服上,低头看着,就不由想象还是婴孩时期的任少琛,应该会是个虎头虎脑,很精神的孩子吧。

    “别看少琛现在这样成熟稳重,小时候可会黏人了,一会儿不抱就哭,他爸呀总是背着他下田。”任妈脸上挂着笑意,眼角都是笑纹,一道道纹路都好像在诉说着幸福和欣慰。

    “真没看出来他会是爱哭鬼。”若凝受了任妈的感染,也扬起笑意,手掌心放着任少琛的婴儿鞋,小小的,半个手掌还不到,看得人心里柔软。

    “可惜那时候穷,没有留下照片。”任妈惋惜地叹了一声,忽然想起来件事,起身对若凝道:“你等等啊,好像有张照片。”

    任妈快步回了自己的房间,倒腾了一会儿,又匆匆回来,手上拿着一张发黄的相片,还是黑白照。

    “我记得这张村长家那时候刚买了相机,给少琛试拍的。”任妈将照片递给若凝看。

    若凝先是一愣,照片里小孩子梳着两个小辫子,头戴大花,眉心间还有一个大点。虽是黑白照,若凝也可以看出照片里的孩子应该是涂了口红,眉心那点也是口红点上去。

    “是那时候村长家的女儿非给少琛打扮的,还说他长得俊,不生做女孩可惜了。”任妈笑了笑,也觉得照片荒唐,跟若凝解释了句。

    若凝抚着照片里小女孩打扮的任少琛,嘴角笑意加大。原来像他看起来这么酷的人,小时候也会有这样被人恶整的时候。

    任妈见若凝笑得开心,便随口对若凝道了一句:“现在条件比以前好了,你和少琛要是生了宝宝,可以多拍些照片,以后老了还能常拿出来看看。”

    若凝笑容滞住,孩子这个问题是她的死穴,她总容易回忆起那些不好的事情。其实她一直知道任爸任妈很喜欢小孩,心里着急抱孙子,但也没有去催促他们生。

    这样的公婆,若凝的半点也不忍心伤害。

    “阿凝?”任妈看她出神了,便唤了她一声。

    若凝勉强地勾了勾唇瓣,应道:“我听着呢。”

    “听隔壁小勇媳妇说,女孩子太晚生,产后身材比较难恢复。”任妈握住若凝的手,轻拍了拍,道:“妈知道你们两个都是有主意的,不过你们也结婚五年了,这时候要个孩子也不错,我和老任现在骨头还算硬朗,可以帮你们带带。”

    这是若凝第一次从任妈嘴里听到想要孙子的话,她抬眼看去,任妈鬓发都已经花白了,脸上不笑的时候也已经有许许多多的纹路了,她心中愧疚。她理解老人年纪越大,越想要抱孙子的心情。

    可是先不提她和任少琛离婚了,就算没有离,她努力了那久也没有怀上宝宝,尽管各项检查都表明她身体没有问题,但怀孕这种事,也靠几率和运气。她曾经想过,会不会她和任少琛终究是有缘无分,才会没有儿女缘,就连第一个孩子也都没有保住。

    “阿凝,妈不是催你啊。”任妈握紧了下若凝的手,见她似乎脸色不好,又道:“孩子的事总归是你们自己拿主意的事,妈就是顺嘴那么一说。”

    “妈,我和少琛其实……”若凝深吸一口气,想要坦诚,最终对着任妈殷切的目光还是说不出口。

    楼下忽然传来人声,任妈起身从窗子往下看,然后转头对若凝道:“是隔壁小勇家孩子满月分姜米汤呢,咱们下去吧。”

    孩子满月,请亲朋好友喝姜米汤是他们这里的习俗。

    若凝跟着任妈下楼,桌上已盛了四碗姜米汤,小勇笑呵呵地抱着大壶,爽直对任少琛说:“什么时候也让我们喝喝你家的姜米汤。”

    “很快很快。”任爸笑应着。

    “那我可等着呢。”小勇边笑着,边往门外走,嘴里道着还要去给别家分姜米汤。

    任爸见小勇走了,对任少琛道:“你可要加油,人家小勇这都已经是二胎了。”

    “好,我努力,争取尽快让您和妈抱孙子。”任少琛无奈应道。

    若凝听到这句,蹙眉看了看任少琛。

    而任爸任妈听了这话,则是满心欢喜。

    “这话是你说的,可别让我们二老空欢喜。”任爸喝了点小酒,情绪有些高,笑得特畅快开怀。

    任少琛侧过脸,看了眼若凝,眼睛微眯,道:“我说的他们不信,那你说吧。”

    若凝伸手在他后腰暗掐了一下,横眼看他。她不明白任少琛这话说的什么意思,他们都离婚,要是应了这话,摆明是让两位老人空欢喜异常。

    任少琛面色不改看着她,二老也都期待地看着她。

    若凝在这种殷切期盼的目光下,头皮发麻,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好孩子。”任妈欢喜地抚了抚她的头。

    任爸高兴,又到了一杯酒。

    任少琛站在一旁,嘴角也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目光因为月色而柔和地看着曲若凝。

    曲若凝则笑得有些勉强,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又被任少琛算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