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三十四章.回乡探亲

    任少琛倒完垃圾上来,若凝已经挂完电话,她懊恼地低着头,刚刚狠狠心其实把事情说明了就可以拒绝的,但她终还是说不出口,而且在任妈的热情下,还答应了回乡下看他们。

    “脸似乎好点了,还疼吗?”任少琛细瞧了瞧若凝,手抚上去摸了摸,肿已经消得差不多了,他从兜里拿出药膏,拧开盖子,挤出一点在指腹上,涂在若凝脸上,一边道:“以后不要那么倔强和爸起冲突,男人都吃软不吃硬的,你示弱,他就不见得会站在那个女人那边。”

    若凝听到任少琛提曲涛,嘴唇苍白了下,苦笑道:“他已经铁了心,为了那个女人软硬不吃了,我示弱又有何用。”

    任少琛轻轻将药膏揉开,指腹轻柔地划着圈,低叹一声:“那你和他吵架又有什么用呢,只会把他推向另一边。”

    若凝细思任少琛说得话也不无道理,但心里仍然悲凉,这么多年的父女情,那一巴掌已经挥出了裂痕。

    任少琛给若凝涂完药膏,他的手机响起,接听之后,诧异地看了若凝一眼。

    “好,我知道了。”任少琛应了声,挂上电话。

    若凝从他接电话的语气里听出来打电话过来应该是任妈,便将自己答应回乡的事一说,不安道:“我一会儿再打电话跟她解释清楚吧。”

    “妈最近身体不好,还是暂时不要让她知道我们离婚的事。”

    “妈身体不好吗?怎么刚刚没有提起。”若凝有些紧张了,追问道:“是哪里不舒服呀?”

    “可能是不想你担心就没说吧,应该也没什么大碍。”任少琛垂眸起身,边走进浴室洗手,边道:“我待会回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若凝听任少琛的语气虽然淡淡的,但是他居然马上要回乡去看,她推断情况可能有些严重。

    任少琛侧过脸看她,嘴角弯了弯,若凝觉得她似乎被诓骗了。

    话已出口,没有再收回的道理,而她也确实担心任妈的身体,便和任少琛买了动车票回去。

    s市到h市并不远,一天有三十几趟动车,一个半小时就能抵达,再转车半小时就能到任少琛自幼生长的临水村。

    他们到的时候,才下午四点。太阳正是浓烈,金灿灿地阳光铺在长长的田间小道上,沿着小道就能看到一栋红砖绿瓦的房子伫立在那里,房子还很新,是三年前落成的,那就是任家。

    房子外围用石子砌了一圈,形成了个小院。若凝他们走近的时候,见外围院子的门是半掩着的,里头传来砰砰的声音。

    任少琛推开门,只见一个头发半百的男人坐在小凳子上劈柴,听到开门声,便抬起头来了,看见他们之后,立刻洋溢起笑容,黝黑的脸上笑得都是褶子。

    “爸。”任少琛快步走过去,拿过任爸的斧头,拧眉道:“这些粗重活可以找人帮忙做的,怎么又自己劈上了。”

    任爸闻言,拍了拍身上木屑,知道任少琛是孝顺,不想看他cao劳,满脸笑意地顺着应道:“好好,我下次找隔壁的小勇。”

    语毕,他朝屋子里喊了一声雪琴。

    任妈脚步匆匆地就往外赶,看见少琛和若凝,别提都高兴了,三两步下了台阶,就走到若凝身边,拉着若凝的手,道:“好孩子,才说你们就来了。”

    李雪琴五十刚出头的样子,保养不算尚佳,但眉眼间还是能看出一点点昔日美丽的样子,笑起来嘴角有个细小的米窝。其实任少琛也有,他极少这样开怀的笑罢了。

    说起来,任少琛和任爸任妈长得都不算相像,也唯有唇角的米窝和任妈有一分相似。

    “妈,您哪里不舒服?”曲若凝开口便担忧地询问,她上下打量任妈,只觉得任妈的精气神都不错。

    “看到你们啊,就哪里都舒服了。”任妈笑着拍了拍若凝的手。

    若凝侧过脸看了眼任少琛,任少琛将头撇开,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若凝了然她真是被诓骗来了。不过见到任妈,她也很高兴,便不与他计较了。

    正好临近晚饭时刻,若凝跟着任妈到厨房里打下手,任妈笑意盈盈地和她聊着天。

    晚饭在院子里摆了小桌子,四人围坐,虽不是八月十五,也算是和乐融融的团圆饭。

    期间,任少琛又提起将两人接到s市住的事情,这几年来,他没少花时间说服他们。开始任爸任妈以他工作尚未稳定推拒了,后来任少琛事业有成了,他们便说在乡下住习惯了,不适应城里的生活,反正有的是理由百般推脱。

    可两位老人年纪渐长,总还是接回身边照顾比较放心,任少琛便又将此事提了一提。

    “是啊,你们到那边住,我们也比较方便照顾。”若凝附和道,大概是气氛太过和乐,她竟也忘记了和任少琛离婚的事,两位老人要是被接过了,立刻就会知道了。

    任妈还是坚持道:“少琛不是投了钱给村里建了卫生所么,现在有个头疼脑热看病很方便的,大城市我们都呆不惯,何况我和你爸的亲戚朋友全在这里。”

    若凝记得任妈任爸除了她和任少琛结婚那会来城里,两家人一起吃了顿饭之外,他们是无论怎么劝都不肯去s市的。就连任少琛先斩后奏买了房子,让他们搬过去,他们也还是摇头不去。

    “若凝啊,我瞧着你都瘦了,是工作辛苦吗?”任妈转了话题,又道:“来,多吃一点。”

    任少琛无奈摇了摇头,每次总是这样,让他们去s市,就像是bi他们下油锅一样,百般不情愿,他也不能再勉强。

    吃完晚饭,若凝推着任妈出厨房,自己准备系上围裙洗完。

    绳子太短,手在脖子后头不好打结,弄了一会儿都没系上,这时一双宽厚地手掌覆上来。

    若凝侧头,任少琛低声道:“我来帮你。”

    她垂下手,由他来系绳子,被温热的指尖碰触到后颈皮肤,痒得她直想缩脖子。

    结婚五年,任少琛自然很清楚这里是她很敏感的地方,而且她十分怕痒,他浅笑了下:“你一直动,我怎么系?”

    若凝忍耐,等系上之后,她的耳根已经红红的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