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九章.正式离婚

    双方达成意愿,离婚手续就很简单了。

    机器在绿本本上压出两个章,一切就都尘埃落定了。

    在财产方面也没有过多争执,任少琛提出将去年在市中心买的房子,还有那辆白色奔驰车归她,并且每年公司收益也会分红给她。曲若凝也不矫情,接受他的分割方式。

    从出手大方这方面来看,她还算是嫁了一个好男人。

    在离婚的时候,得出这样的结论,曲若凝自己都不禁苦笑。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民政局,曲若凝看着任少琛的背影,心里微微发酸,从这一刻开始,他们的关系从此不同。

    再过几天就是他们的结婚周年纪念,没想到连五周年都没有挨到。

    “一起吃顿饭吧。”任少琛面无表情地提议道。

    “不了,我约了人。”曲若凝第一次拒绝任少琛的邀约。

    “昨天那男人?”任少琛眯了眯眼睛问。

    “谁?”曲若凝早上酒醒后,除了任少琛那句要离就离吧,其余一概记不清了。

    他们才刚刚离婚,任少琛觉得自己刚刚那句问话似乎过了界,便摇了摇头:“没什么。”

    “那......再见。”曲若凝勉强地勾了个笑容,让自己看上去洒脱一点。

    任少琛看着她走远,忽然开口叫道:“曲若凝。”

    曲若凝回头,任少琛快步赶上来,高大地身躯笼罩着他,他低头盯着她的脸,张开紧抿地唇:“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吧。”曲若凝觉得他们这婚离的还算和平,她也没必要摆出拒绝交谈的态度。

    “你要离婚,是不是因为一直介意两年前那件事。”任少琛手掌收拢,问这句话的时候,嘴唇微微发颤。

    曲若凝眸子忽然睁大,面部僵硬了下,紧紧地抿着唇不答。

    她知道他说两年前那件事是指什么,他们一直以来都是默契地不会刻意提起,那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痛。

    两年前,曲若凝曾经怀孕,孩子在她肚子里才两个月不到就消失了,这源于一场绑架。

    那时候任少琛公司陷入危机,和人竞标城郊一块很重要的地,得到那块地也许能让公司起死回生。但在开标之前,任少琛收到对方的警告,可是他对那块地是志在必得,没有理会对方的各种警告。

    竞标会的那个下午,曲若凝从医院回家的途中被人迷晕绑架,半昏沉之际听到对方给任少琛打电话,谈话内容是让任少琛放弃城郊土地的竞标。

    曲若凝没有坚持听完就彻底昏睡过去,再度醒来是在一个废弃的化工厂,她坐在一张简陋的椅子上,双手双脚被绑,前面有两个男人背对着她而站。

    似乎是听到动静,其中一人回身,走到曲若凝面前。

    由于他的脸上带着面罩,曲若凝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看到他的眼神凶恶。

    他单手捏住她的下巴,恶狠狠道:“你老公不听话,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语毕,一巴掌就朝曲若凝的脸上招呼过去。由于椅子陈旧,腿脚不稳,她连人带椅摔到地上,砰地一声巨响。

    肚子那边传来的疼痛比脸上要疼上百倍,她整张脸死一样的苍白。

    “装死啊。”那人朝着曲若凝的肚子踢了一脚。

    曲若凝额头直冒出汗,整个人失去血色,两人看曲若凝情况似乎不对,见地上多了滩血,生怕搞出人命,就慌张离开现场。

    曲若凝咬着牙,疼得几乎要晕厥了,只听哐当一声,工厂的铁门被打开,一批穿着公安制服的人进来,她眯着眼睛,隐约看到随后而来的任少琛。然后她彻底晕过去了。

    任少琛解开她的绳子,要将抱她起来,触到大腿下一片粘稠,低头一看,满手全都是血。

    曲若凝再醒来就第二天的早上,她还没来及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任少琛,这个孩子就已经这样的没有了。

    出院以后,曲若凝只字未提孩子的事,也未问起当时任少琛是怎么选择的,说实话,她害怕面对。

    她只能欺骗自己当那个孩子从来不存在过,除了他们,再无人知道这个孩子曾经短暂的存在过。

    已经过去两年了,曲若凝以为自己已经渐渐忘记了那时候的疼痛,可被任少琛再度提起,她骤然觉得小腹似乎也在隐隐作痛。

    “说不介意,说没关系,肯定是假的。”曲若凝把唇瓣咬得发白,终于哑着声开口道:“我那时甚至想过恨你,那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呀,可是,我恨不起来。”

    他是任少琛啊,她喜欢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她怎么恨?

    但是他们本就淡漠的感情在那时候便横了一条河,彼此都渡不过去,才更加渐行渐远。而那个从曲若凝肚子里消失的孩子,还带走了另一样东西,那就是对任少琛的信任。

    “对不起,是我来晚了。”任少琛想说这句话很久了,曲若凝流产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患了抑郁症,他便尽量不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这句话对不起是他一直欠她的。

    “算了,也不重要了。”曲若凝苦笑了下,已经结束了,那件事也就尘封了吧。

    任少琛还想张口说自己那天是放弃竞标了的,可转念一想,确实是自己让她深陷险境,也确实是因为他才失去那个孩子,再多的辩解也都是苍白无力的。他知道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失去一个孩子是永远的痛,她介怀,她怪他,一切都合情合理。

    “任少琛,保重。”曲若凝最后拥抱了下他,拍了拍他的背脊,深吸了一口他身上的气息,有着淡淡的肥皂的香味。

    任少琛怔怔地站着,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昨晚脱口而出的那句话,明明去找曲若凝是为了和好的,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他一直觉得自己对曲若凝的感情是感激、歉疚和责任的融合,可这一刻却好像并不止那么简单,他们在一起生活的五年,更是彼此的亲人,心头的情绪说不上来的纷繁复杂,。

    曲若凝抱了一下,随即就放了开来,冲他浅笑了下,转身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