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盛世裸婚

第四章.我要离婚

    曲若凝脑子混沌地回到家,一进屋就恶心反胃,吐了两回,然后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

    任少琛回来的时候,是凌晨一点了。

    曲若凝掀了下沉重的眼皮看了下他,想说话,声音却哽在喉咙里。

    “吵醒你了?”任少琛问了句,放轻了手脚。

    曲若凝漆黑的眸子就这样一直看着他,任少琛疲累之极,简单洗漱过后,便上床睡觉。

    掀开被子时,他碰到曲若凝的指尖,凉如沉冰,他顿时清醒了一些,转脸看向她,只见曲若凝的脸色十分不好,唇瓣也苍白地没有一丝血色。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任少琛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关切道。

    曲若凝眼泪突然如断线珍珠般落下,他的这声关切,晚了好久,而那些时间他全都陪在另外一个女人身边。

    曲若凝觉得自己白天时候那样自信满满对唐菱说那些话,简直有些可笑。都是他不爱的,她曲若凝何以有这种自信觉得自己比较重要,难道就凭她在他身边时间的长短吗?

    “怎么哭了,到底哪里不舒服啊?”任少琛看曲若凝的眼泪,有些着急了,将卧室的大灯亮起。

    暖黄的灯光下,曲若凝满脸泪水的样子十分狼狈。

    她是个很倔强的人,极少哭泣,这下却崩塌了一般,眼泪止也止不住。

    任少琛是第一次见曲若凝哭得这么厉害,有些手足无措,问她哪里不舒服,她却一直不回答。

    在任少琛快失去耐心的时候,曲若凝这场没来由的哭泣嘎然而止。

    未等他开口,只听曲若凝黯哑着声飘出一句:“任少琛,我们离婚吧。”

    任少琛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下意识地发出了个疑惑的音。

    “我们离婚吧。”曲若凝这一次格外清晰地重复了一遍。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任少琛眉头又锁了几分,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明天早上,我们去民政局办手续。”曲若凝眸中还带着一点水汽,认真地看着任少琛道。

    “你闹什么别扭。”任少琛焦躁地蹙眉,开口就有些不耐了:“我知道我最近忙了些,忽略了你,下周项目结束,我陪你出国度假。”

    出国度假,这个哄人的方法真好用,任少琛起码在她身上实践了五六次,不过次次落空。

    其实她想要的从来不是出国,也不是他的时刻陪伴,她想要的只有一点点真心,可惜这是任少琛身上最奢侈的东西了,当初嫁给他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把他全部的真心都给了一个叫林未央的女人,到她这里就只有一副躯壳而已,可她天真的以为坚持就会有收获,没想到她坚持地那么辛苦,换来的是其他女人的介入。

    输给林未央,她认了,毕竟林未央先于她认识他。但凭什么和林未央有一分相似的唐菱都能介入,她就再也欺骗不了自己,这么多年来,任少琛对她但凡有一点感情,也不至于如此。

    “任少琛,我累了。”曲若凝颓然地垂下头,她是指她心累了。

    而任少琛以为她困了,抚了抚他脸上的泪痕,哄她入睡,只当她方才句离婚是一时闹脾气。

    曲若凝再也无开口的力气,她的眼睛肿得很疼,胃很疼,嗓子也很疼。

    这一夜,曲若凝不知为何睡得很沉,可能是真的累极了,连思考和做梦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迷蒙的晨光里迎来了清晨第一声鸟鸣,曲若凝掀开眼睛,看到窗帘缝隙漏出白光,下意识抬手遮挡了下。

    可能是她昨晚哭得太厉害,现在感觉眼睛酸涩的很。不用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现在肯定很难看,兔子一样的红眼睛和鬼一样苍白的脸。

    她起身走向浴室,清洗整理自己,对着镜子轻描了个淡妆。

    看着镜子里妆容完整的自己,竟觉得有些陌生,她忘记已经多久没有这么细心打扮了?

    漆黑明亮的杏眼,纤长卷翘的睫毛,高耸直挺的鼻梁,天然微翘的粉唇,她的这些先天条件都还在,经过稍稍粉饰,可捡回当年七八分的美丽。脸颊略显消瘦,这一点短暂时间内恐怕难以改回来,只能垂放下蓬松的卷发修饰一下。

    妆容妥当后,她出了浴室,拐进更衣间,从一排衣服里挑了条紫罗兰色的连衣裙,这是她在上周买的,准备月末和任少琛庆祝结婚周年时候穿,没想到另有用途了。

    她换上裙子,在镜子前照了照,价格不菲的名牌还是很有好处的,精细的剪裁修饰了她略有些消瘦的腰身,让线条看上去恰到好处,紫罗兰的颜色又衬得她肤色极白。

    略低的领口设计,不失优雅,把她纤细修长的脖子和迷人的锁骨完全展露。她的锁骨很好看,线条清晰,骨窝深浅适中,弧度诱人。

    见颈间略显空荡荡,曲若凝打开一旁的小抽屉,里面躺着各类名牌首饰盒,她挑了一条细铂金项链,坠饰简单,是一颗泪滴状白水晶。

    曲若凝戴上项链之后,看着镜中经过精心打扮过的自己,紧抿了抿唇。昨晚已经是她最后的释放,她绝对不能再有一丝狼狈。

    曲若凝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推开更衣间的门出去,与此同时,浴室的门忽然打开。

    任少琛上半身**着,还带着水渍,只围了浴巾就出来,他开门的瞬间就对上了曲若凝的脸,微楞了下。她已经许久不施脂粉,现在这样妆容精致的样子,他都有些认不出来了。

    “你准备好,我们就出发。”曲若凝看了任少琛一眼,淡淡道。

    “出发?去哪里?”任少琛满脸不解,显然已经忘了昨晚的对话。

    “昨天说过的,民政局。”曲若凝波澜不惊地看着他。

    任少琛眉心大蹙,扣住曲若凝的手腕,道:“不要开这种玩笑。”

    “你带上身份证跟我一起去,就知道我是不是在开玩笑了。”曲若凝抽出自己的手腕,撇了下嘴角,朝卧室外走去。

    任少琛伸长手臂挡住了她的去路,转过来看着她的侧脸,沉声道:“我们好好谈谈,为什么这么突然要离婚?”

    “没什么好谈,我们还是给彼此最后一点脸面吧。”曲若凝咬唇推开任少琛的小臂。

    任少琛手腕一弯,扣住了若凝的手臂,将她圈进自己怀中。

    曲若凝拧了拧眉,抬头正视着任少琛,眸底微冷,道:“放开。”

    “你说清楚。”任少琛低吼。

    曲若凝沉默以对。

    任少琛低眸看她,她浓密卷翘的睫毛微微颤着,他低头噙住了她的唇,想要撬开她的嘴巴。

    曲若凝被堵住了唇瓣,挣扎了一下,任少琛紧紧地圈着,任她怎么挣扎都不动分毫。这样强势的态度彻底惹毛了曲若凝,她张口就咬了他的嘴唇。

    任少琛察觉到曲若凝的动作,快速从她唇上移开,还是被咬到了嘴角,甜腥味从嘴巴里漫开。

    曲若凝借势推开他,从他怀里离开,她牙齿上还沾着任少琛被咬下来的一片皮,刚刚那一下她可没有嘴下留情。

    “曲若凝,你真狠,谋杀亲夫啊。”任少琛抬手抹了一下嘴角,低眸看了眼手指上的鲜血道。

    “这是你惹我的。”曲若凝抛下这句话,走出卧室。

    收拾了下证件、零钱、钥匙,妥当地放进手包内,曲若凝站在客厅里任少琛出来。

    大约等了五六分钟,任少琛衣冠楚楚地出来,面色从容,即便嘴角破了,也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英俊。

    两人一起下了楼,曲若凝直接上了自己那辆白色奔驰,任少琛只能跟着坐上副驾驶座,他到底要看看曲若凝要干什么。

    行车过程中,车子内气氛有点凝结,早上被这么莫名其妙咬破嘴唇,任少琛自然是不高兴的,而曲若凝别有心思。

    半小时不到的车程,车子就到了民政局,若凝停好车,解开安全带,拎包下车,她笔直地朝民政局大门走去,任少琛跟在身后。

    他们来得算早,没想到已经有那么多人排着队了,现在的离婚率真是可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