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鸣天纪

第0036章 血池激战

    神浴之池的深处,炙热的血水似乎要将人彻底融化,若不是他们的修为都已达到一星修者水平,当即就会被沸腾的血水烫得皮开肉绽,煮成一锅骨头汤。

    强大的水压使大部分人只潜到血池深度的一半就不再下潜,大伙四散游开,在血水深处分别寻找各自安全的领地炼化天机丹。

    浸泡在沸腾的血水中,顿时感觉丹田升腾起一团火来,浑身燥热难耐,经脉内的血液也汹涌澎湃,难以控制。所有人寻得一块岩石安心坐下,掌心相对,迅速调整杂乱的内息。

    荆棘和火鸩一直在努力下潜,逐渐远离了大家的视野。过了一会儿,他们的手指触摸到一层黏黏的血浆,看来这里就是血池的最深处了。荆棘调整了一下方向,双腿盘膝,两手叠合,坐在了血浆之上,堆积数丈的血浆缓缓凹陷,渐渐将他彻底掩埋。

    火鸩见状,也赶紧盘膝坐下,就在他的身体将要彻底被血浆掩埋时,他的心中禁不住咦了一声:“奇怪,泣泽·九纹这家伙怎么也到血池深处来了。”

    正午已过,神浴之池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涌动,危机四伏。所有人心里都明白,如果不赶紧将天机丹炼化,一旦被提前获取能力的人趁虚而入,那也只有任人宰割,葬身池底。

    因此火鸩看见泣泽·九纹潜入血池深处,也不敢花时间过多考虑,赶紧努力沉入血浆中,快速炼化天机丹。

    确认所有人都已经各就各位后,沫鸣才小心翼翼的从一块岩石后游了出来。

    “刚才用感知力查探了一下血池,池底的洞穴真是不少,可是哪个洞穴才能通往外面的世界呢?”他思索起来,有些犹豫不决。

    “也罢,不如由大到小,逐一查看。”打定主意后,他施展炼石诀对肌肉进行强化,又施展九天潮汐功聚集内息,接着脚一蹬,快速的向池底游去。

    越往深处,温度越高,沫鸣顿时觉得呼吸有些不畅,但为了逃命,他不得不咬牙努力坚持。过了一会儿,在快要到达池底的石壁上,他看见了那个黑漆漆的洞穴。脚一蹬,身体伸得笔直,迅速游了进去,越往里走,水温越来越低,这让沫鸣吃惊不已。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忍住好奇,拼命往上游,在脑袋探出水面的一刹,他感受到了洞穴中冰凉的空气。

    山洞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沫鸣摸索着石头,终于上了岸。

    取下脖子上的玉佩,缓缓往里面灌注力量,原本只有些许荧光的玉佩骤然发光,照亮了整个山洞。

    放眼望去,头顶是各式各样倒悬的钟乳石,在荧光的照射下,更显美轮美奂。

    举着玉佩缓缓向里走,一幅触目惊心的画面出现在眼前。横七竖八的白骨一路铺到了洞穴深处,无数的兵器散落一地……沫鸣愣了愣,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他还是决定鼓起勇气看个究竟。

    小心翼翼的跨过地上的白骨,走过曲折狭小的隧道,终于在几分钟后来到了洞穴深处。一股寒冷之气侵袭而来,让人心中产生无边的落寞。转头向右边的石壁望去,只间一个鹤发童颜的道长盘膝坐在地上,霎时,沫鸣的一颗心差点被吓跳出来。

    “在下擅闯仙府,请老神仙原谅!”沫鸣抱拳说道,可是许久,山洞依旧寂静无比。

    他缓缓抬起头,好奇的向地上坐着的仙道走去。耀眼的荧光映照在老人的脸上,沫鸣才发现这是一尊已经石化了的仙人肉身。

    走近仔细一看,沫鸣发现了石像右边石壁上镌刻的文字:“天泽国三年,蛮族入侵神陨大陆,九灵圣君被俘,襁褓中的太子不知所踪;天泽国五年,蛮王横扫幽冥大陆,丹派弟子俘虏殆尽。吾遭受重创,率残余弟子躲进神浴之池,得以脱险;今命不久矣,未能将丹派发扬光大,有愧师尊伯阳丹神嘱托,今留《丹书神卷》一部,望后人习之,使吾丹派后继有人。青松子绝笔。”

    看完石壁上的文字,沫鸣顿时觉得气塞胸臆,感慨万千,他似乎也能体会到青松子当年的绝望和无奈。此时,他怀中的吞天葫晃了晃,云牙子的灵魂飘了出来。

    “我差点忘了,老前辈您就是伯阳丹神!”沫鸣恍然大悟道。

    云牙子含笑点了点头,然后注视着眼前的青松子,颤抖的右手触摸青松子头顶,喃喃道:“青儿,师尊来看你了……”

    云牙子泪光闪烁,仿佛想起了青松子小时候在他怀中撒娇的样子。时光飞逝,如今徒孙已老,先他一步离去,他的心中顿时无限惆怅。

    沫鸣肃立一旁,不敢打扰云牙子。

    良久,云牙子叹道:“往事如烟,就让他随风去。”

    言罢,他放下手,指了指地上的《丹书神卷》道:“此乃丹派修炼的精华所在,虽然你如今已经走上了魂派的修炼之路,但正所谓殊途同归,其中必然有你可以借鉴的地方,你就把它收下。”

    “哦,谢谢老前辈。”修炼秘籍无人不喜欢,沫鸣当然也不例外,天性率真的他拾起地上的《丹书神卷》,拍去上面的灰尘,目光闪耀,激动喜悦的心情不言而喻。

    “好好研读,老夫回去了。”

    “且慢,老前辈,请问您能告诉我天泽国三年是距今多少年吗?还有……您是否知道一个名叫帝破·塔多的人?”

    云牙子一怔,仰头计算道:“天泽国距今大概一千年,帝破·塔多这个人我就不知道了,些许你在幽冥大陆可以找到答案。”

    他笑了笑,转身飞进了吞天葫中。

    沫鸣收好《丹书神卷》,查看四周并无其他出路,又只得原路返回,潜入了血池之中。

    沸腾的血池响起阵阵哧哧声,一道道五彩的电蛇在所有人身上快速游走,随着天机丹被一点点炼化,人体细胞中的每个细胞核都爆射出奇异的光辉,身体潜藏的特殊能力就要被激活了!

    沫鸣从洞穴中出来后,渐渐觉得体力不支,又加上此时血池震荡不止,池子深处的血水更是浑浊不堪,为了快速游到浅水区恢复体力,沫鸣在混乱中有些慌不择路。

    “臭小子,你想趁火打劫吗?”黑手看见远远游过来的沫鸣,奋力拍出一掌,想要吓跑这个小子。

    血水在黑手掌心的震荡下形成一个红色的血掌印朝沫鸣拍去。

    “真是冤家路窄,居然又遇见你了,既然你说趁火打劫那就趁火打劫!”看着黑手,沫鸣心中就有恨,如今的他也是一名一星修者,要论实力他还比黑手高一些,唯一的差别是,黑手将要成为一名能力者,而他却什么也不是。

    意念一动,他手腕上的狼牙状吊坠一闪,三祐蛛莎皇血刃握在手中。刀刃搅动,一道狼牙锋芒在血水中势不可挡的斩断了黑手的血手印,接着一往无前的朝黑手扑去。

    “临走前杀了你,也算是一雪前耻了!”沫鸣心中嘀咕道。

    看着迎面飞来的刀芒,黑手心中大叫不妙,现在他只有两个选择:一是中断天机丹的炼化,撤退逃跑,但天机丹一生只能吃一颗,这意味着自己将会失去能力;二是继续炼化天机丹,拼死吃下这一击,但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心机深沉的家伙脑袋运转极快,失去能力也会被骷龙杀掉,横竖是死,只有放手一搏了。正当他打算不顾生死硬接刀刃时,一个身影出现,挡在了他的跟前。

    “旋风击!”强大的气旋卷动血水,汇集成一根水柱与沫鸣斩出的刀芒相撞,轰的一声,彷如一颗鱼雷在水底爆炸,掀起漫天水花。

    骷龙尊使坐在血池旁,两排洁白的牙齿闪过一道银光,似乎对血池里面发生的事情很感兴趣:“这批新人真有意思,本尊喜欢!”

    看着挡在黑手身前的弗兰克·尘,沫鸣感到吃惊不已:“你居然已经炼化成功了?”

    弗兰克·尘得意一笑,似乎看穿了沫鸣的想法,心中道:“没错,趁你哥哥不在,老子送你去死!”

    他的两只大手掌心相对,血水在掌心快速聚集,一个强大的能量水球轰然推出。

    弗兰克·尘出手歹毒,攻击力奇高,沫鸣自知不是其对手,想要掉头逃跑。怎想水底阻力极大,不比他在陆地上可以随心所欲自由闪避。眼看避闪不及,一道娇小的身影又挡在了沫鸣跟前。

    “木槿,不要做傻事!”沫鸣大喊了一声,可声音传不出去,自己反而呛了一大口血水。

    “轰!”水球撞到木槿的一霎,她的身体刹那间散落成了满池子的木槿花瓣。

    “傻瓜,我在这里!”不知何时,木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然后伸出手臂将沫鸣抱住。

    “刚才那是……分身!”沫鸣吃惊的看着身后的女孩儿。

    木槿双颊生晕,点了点头。

    “木槿芳华,好能力啊!”骷龙尊使看着满池子的花瓣,也连连称赞。

    “以为我火鸩的兄弟好欺负是吗?”动静太大,引起了火鸩的注意,他双眼寒光闪现,周身升起熊熊火焰,身体瞬间幻化成一直火凤凰朝木槿和沫鸣扑去。

    “你的兄弟不好欺负,我的兄弟就好欺负吗?”一束强大的紫色激光从血池底部的血浆中爆射而出,嚓的一声击穿了火鸩幻化的火凤凰,然后荆棘后发先至,挡在沫鸣和木槿身前。

    火鸩挥着燃烧的翅膀,站到弗兰克·尘身旁,胸前被击穿的伤口燃起一道火焰,伤口瞬间愈合。

    荆棘拉过沫鸣,手指悄悄指了指血池石壁上的第七个洞,示意他可以从那里逃出去。原来荆棘突然想到可以利用声波寻找洞穴出口,如果洞口一直通往外面的世界,声音会一直向前传递,声音越来越小;如果洞口是封闭的,声音会在洞中来回反弹,回声一直响个不停。刚才正好那声鱼雷般的炸响使荆棘发现第七个洞穴的回声最小,因此他断定那里就是逃出去的出口。

    沫鸣点了点头,九天潮汐功快速运转,憋气游了过去。

    “原来没有能力,想要逃。”火鸩顿时醒悟,猜到了沫鸣身上发生的一切。

    他的身体迅速幻化,朝着沫鸣扑去。

    荆棘一惊,化作一道紫光又挡在了火鸩面前,两人怒目而视,激烈的打斗起来。

    “禀告尊使,出大事了,昨晚丹徒老先生在丹塔中被人拧断了脖子!”一名仆人气喘吁吁的向骷龙禀报道。

    “该死,一定是这些新人干得,本尊绝不轻饶!”

    话音刚落,一声咚的炸响,沫鸣被一道冲天水柱弹到了半空。接着,亨利·摩根从血池中飞出,大喊道:“禀告尊使,这小子没有获得能力,想要逃跑!”

    “原来是你小子做的!”骷龙尊使顿时火冒三丈,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沫鸣因为无法拥有能力,被丹徒发现,所以昨晚杀人灭口,现在又想趁机逃跑。

    “不知死活的狂妄之徒!”骷龙右手白骨升起一团白色火焰,身影一闪,啪的一掌拍在沫鸣的胸膛上。

    顿时沫鸣的身体化作一道流光,咚的一声炸进了血池之中。

    此时火鸩和荆棘打得难分难舍,池子中的血水被他二人搅得天翻地覆,一个巨大的旋窝似乎要将神浴之池撑爆。

    沫鸣落入血池中后,身体随波逐流,被血水冲入了第七个洞穴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