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鸣天纪

第0025章 深藏毒计

    美丽的下弦月高高的挂在漆黑的天幕上,微弱的月光映照着两个清瘦的人影。

    “伤口还疼吗?”沫鸣拉起木槿的纤纤细手,手指心疼地拂过手臂上细细的伤痕,仿佛这一刀砍在了自己的心上。

    木槿微微蹙了蹙眉,赶紧摇头微笑:“一点都不疼,真的。”

    看着笑如三月和煦春风的女孩儿,沫鸣心中产生深深的歉意。

    “本来说要好好保护你的,却还是让你受了伤。”沫鸣失落道。

    “傻瓜,一点都不碍事,这点伤不会留下疤痕的。”木槿梨涡带笑,露出两排细细如碎玉般的牙齿。

    “真的吗?”沫鸣抬起头,注视着女孩儿灵动的双眼。

    “假的!”木槿嬉笑一声,抓起沫鸣的手臂,狠狠一口咬了下去。

    沫鸣轻吭一声,又赶紧咬住牙关,一言不发地任木槿使劲叮咬。渐渐的,手臂上传来刺骨的疼痛,这一口咬得着实不轻。

    过了许久,沫鸣询问道:“好了吗?”

    “好了!”女孩儿眯眼一笑,抬起白皙的手背轻轻擦去嘴角的鲜血,继而又高兴的说道:“你让我在手臂上留下了一道疤,那我也要给你留一道永不磨灭的印记,那样以后你就不会忘记我,别的女人看见你手臂上的齿痕后也不敢再接近你。”

    “你这招好狠!”沫鸣痴痴的看着女孩儿说道。

    木槿撅起嘴,抬头轻哼了一声:“难道你还不愿意?”

    “哪有,我是兴高采烈,心甘情愿,死心塌地的愿意。”

    “既然愿意,那就给姑娘我揉揉脚。”说着,木槿以手撑地,微微斜躺,把脚抬到了沫鸣的眼前。

    沫鸣挠了挠后脑勺,乖乖的抬起她的脚踝,揉了起来。

    远处的一棵大树下燃起熊熊篝火,荆棘等人正坐在树下吃香喷喷的烤肉。

    “荆棘,我在林子发现了一个人。”巴曼扛着一个浑身瑟瑟发抖的家伙,把他扔到了地上。

    “是他!”所有人一惊。

    “怎么,你们认识他吗?”

    莎莎点头道:“对啊,这个人叫亚伦,他还有一个同伴叫亚伯。”

    梧棂儿注视亚伦道:“这人好像得了失心疯!”

    荆棘疑惑的走上前,将亚伦扶坐起来,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亚伦,你还认识我吗?”

    亚伦眼神动也不动,只是怔怔的望着篝火发呆,跳动的火焰中仿佛出现了令他今生最耿耿于怀的画面:

    “呵呵……什么?你们是生死与共的兄弟?”火鸩冷笑着摇摇头说道。

    亚伦和亚伯都被蒙上了双眼,跪在地上。

    亚伯挺直腰板吼道:“要杀就杀,何必废话!”

    “哟哟,挺有骨气的嘛!你真的不怕?”火鸩拿出匕首,在亚伯的脖子上来回划动。

    “死则死矣,又有何惧!”亚伯仰起头,伸长脖颈,视死如归道。

    火鸩微微点头,投来些许赞赏。

    “你呢?你也不怕死吗?”火鸩冰凉的刀刃在亚伦脖子上游走。

    亚伦身体禁不住颤抖两下,然后也视死如归道:“不怕,要杀你就杀!”

    “哈哈哈……”火鸩大笑起来。

    “真是愚蠢,活着多好啊,干嘛要那么有骨气?你们想想,如果我的匕首只是在你们的喉咙上开一小道口子,你们的鲜血一滴一滴的流出来,身体逐渐冰冷,在漫长的痛苦中苦苦煎熬,慢慢死去的样子,啧啧……真惨啊!”

    亚伦一听,额头直冒冷汗,身体又忍不住颤了一颤,心中擂鼓般作响。

    “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我只在你们中杀一个人,但杀谁由你们自己决定。你们可以在地上写上让对方活还是让对方死,如果两人都写让对方活,那我就随机杀掉一人;如果你们两个都想让对方死,那我就把你们沉进河里,让你们自生自灭;如果一死一活,我就按你们所想,杀掉那个家伙。现在我数到三,如果你们两都不做决定,我就同时杀掉你们。”

    听着火鸩的话,两人同时僵住了。

    “一……”亚伯想也不想,在地上写了个活字。

    “二……”亚伦的手颤抖不已,无法下笔。

    “三……”第三声将要数完时,亚伦仓促的写下了一个死字。

    “哈哈哈……”火鸩又大笑起来。

    亚伯昂首道:“要杀谁,你快做决定!”

    “愚蠢的家伙,你先仔细看看再说!”火鸩一把同时扯下两人眼睛上的布条。

    “怎么会这样?”亚伯难以置信的看着亚伦,双眼已经通红,他原以为亚伦也会跟自己一样写下活字,可事实却相反。

    亚伦跪在地上泣不成声,不敢抬头看亚伯。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生死与共的兄弟?哈哈……”火鸩朝着两人拼命嘲笑,让他俩顿时无地自容。

    “我今生有眼无珠,错认兄弟!”亚伯夺过火鸩手中的匕首,引刀自刎。霎时,鲜红的血液流淌一地。临死前,他的一双眼睛一直死死盯着亚伦……

    忽然,坐在篝火前怔怔出神的亚伦猝不及防地惨叫一声:“快散开!”

    话音刚落,令人来不及闪避,他的肚子轰然炸响,空气中弥漫出一股刺鼻的酸臭味,接着一只猩红无比的蜘蛛从亚伦的肚子中爬了出来。

    “三祐蛛莎皇幼崽!”荆棘恍然一惊,刹那间只觉得双腿发软根本使不上劲。

    原来亚伯死后,火鸩逼亚伦吞下了一只三祐蛛莎皇幼崽。幼崽在他体内迅速生长,同时也要吐出致命的毒雾,毒雾在肚子里积聚,终会爆发喷出。

    三祐蛛莎皇在幼年时期最擅长的就是制造毒雾,等到成年后才善于格斗,火鸩正是利用这一点制造了一颗人肉毒气弹扔进荆棘的阵营,让他们防不胜防。

    “大家屏住呼吸排毒!”荆棘大喝一声,手上气旋翻转,奋力挥出一拳将三祐蛛莎皇幼崽轰得血肉模糊。尽管他吸的毒气最多,但他告诫自己一定不能提前倒下!他强行运转九天潮汐功,周身释放旋风击气浪,将弥漫在空气中的毒雾吹散开来。

    熊熊篝火在大风中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漫天火星似萤火在空中飞舞。所有人发丝飘飞,表情严肃的坐在地上运功排毒。

    “将他们拿下!”火鸩似鬼魅般突然出现在众人眼前,接着四面草丛传来簌簌的声响,十几个手持武器的家伙跳了出来,将他们团团围住,这十几个人中赫然站着亨利·摩根和他的两名手下。

    荆棘冷眼扫过全场,睥睨之间仿佛有千万锐不可当的利箭从眼中爆射出来,让人不敢轻易接近。

    “怕什么怕!你们两个先上!”亨利·摩根欲逞其威,命令他的两个手下先打头阵。

    “是!”两个身手不弱的家伙跃空飞出,似两把锋利的圆月弯刀,在他们周围快速闪现,刀锋所过,发出嗖嗖的破风声,刀影似两道寒光,随时可以杀人无形,这速度实在太快,让人眼花缭乱。

    “荆棘哥哥,何须你出手,让我们来!”梧棂儿娇喝一声,以手撮刀,迎着一道寒光扑去。

    “对,让我们来!”莎莎也起身声援,直奔另一道寒光。

    “自不量力!”火鸩冷笑一声,身躯浑然一震,一道道连续不断的威波似涟漪乍起,文殊谷中的青草忽如翻滚的麦浪波荡起来。

    “帝王威压!”两个女孩儿心中暗叫不好,顿时只觉得全身似泄了气的皮球,提不起半点劲来。

    动作稍一迟缓,两道劲力刚猛的旋风击已经轰至二人小腹,两人去若流星,口吐鲜血,仰面倒去。

    巴曼瞑目立于篝火一旁,层层叠叠的帝王威压无法将他击垮,只是威压刮起的大风吹得他的长袍猎猎作响。

    荆棘身若离弦钢箭,腾空闪电赶到,伸手接住仰面倒来的两个女孩儿。矫健的身影在空中旋转一周,手臂借力一推,两个女孩儿稳稳当当站到了巴曼身旁。

    两道人影见荆棘身手了得,速度之快,连他二人也感到骇然。见荆棘推出两个女孩儿,后背朝着自己,二人以为有机可乘,以迅雷之势弹跳跃起,交错的圆月弯刀灵敏闪现,当即可以将荆棘五马分尸。

    荆棘虽然后背朝着二人,但手上动作依旧行云流水,毫不停滞,急速积聚的气浪疯狂的缠绕双臂。就在生死立判的一刹,荆棘忽如苍龙出海,翻身腾起,其威势之盛,顿时令二人喘不过气来,在场所有人也无不深深感到颤栗。

    “烟云贯日!”荆棘爆喝一声,两道云柱沿着手臂喷涌而出,似拔地而起的水柱,势不可挡的冲破云霄。

    从背后偷袭的二人顿时肝胆俱裂,错愕的看着已经被气浪贯穿的腹部。二人彼此互看了一眼,没想到死神竟会这么快降临。

    “爆!”轰的一声炸响,二人躯体轰然爆裂,血肉散落一地。

    鲜红的血液溅了所有人一脸,火鸩的手下再也不敢向前一步。

    “烟云贯日!自创的一星修者必杀技,百分百两倍暴击!”火鸩愣住了,他的对手果然是一位旷世奇才,他的内心感到无比的震撼,他必须在此地将他置之死地,否则今后他更加的寝食难安。

    激烈的打斗声引起了远处沫鸣和木槿的注意力,二人站起身,向这里赶来。

    大风刮起,一道高大的人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我认得你,你叫黑手!”沫鸣挡在木槿身前,吃惊喊道。

    -----------------------------------------------------------------------

    以前的6章存稿被我抛弃了,为了让更多读者读起来简明易懂,我稍稍改变了叙述方式,使更多线索回到沫鸣这条主线上来。以前的章节在画面切换时可能让某些读者读起来有些费劲,我在其中重新加了一些语境转换的句子,如果你们觉得还有兴趣可以重新再读一遍,哈哈……

    重新码字有点累,这章开始是新写的。谢谢大家支持!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