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鸣天纪

第0024章 初次杀人

    清晨,乌云堆积在文殊谷上空,天气阴沉沉的,仿佛夜幕将要降临。狂风一阵一阵的猛吹,一道道电弧撕裂苍穹,暴雨倾盆而下,忽而天空一声炸雷响起,苍茫大地为之动摇。

    密集的雨帘下,激烈的厮杀声激荡着所有人的耳膜,沫鸣衣服尽湿,雨水顺着发梢滴落而下,渐渐模糊了他的眼帘。

    “今后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你,要想在幽冥大陆存活下去,你就必须学会杀戮!”荆棘如一尊雕像站在风雨中岿然不动,他冷眼看着雨中的战斗,朝着沫鸣大声的喊道。

    沫鸣站在风雨中瑟瑟发抖,此时要天性善良的他杀人简直是难于登天,他的嗓音微微颤抖:“哥,我……我做不到!”

    一道闪电划过,清晰的映照着沫鸣的表情,他的眼睛布满恐惧,渐渐的竟然忘记自己身处险境当中。

    忽而,一道寒光在他漆黑的瞳孔中一晃,一个人影抡起大刀朝他的头顶劈下。

    “沫鸣小心!”木槿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奋不顾身的推开沫鸣。刀刃快速擦过,她的手臂被划开一条细口子,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白皙的手腕缓缓流淌。

    沫鸣恍然惊醒,一把抓住木槿的皓腕,将她拖入怀中,然后用身体挡在木槿跟前。

    手持钢刀的彪形大汉愣了愣,忽而呀呀地鬼叫一声,挥舞着大刀冲了过来。沫鸣迅速施展炼石诀对右脚进行强化,接着脚尖迎着钢刀表面爆踢上去,只听“当”的一声清响,彪形大汉耳畔生风,身形化作一条直线笔直的撞到了身后的巨石上。

    此时除了阿瓦尔外,他的手下已经全部被沫鸣、木槿、梧棂儿、莎莎四人杀死。阿瓦尔见情况不妙,找到一个空隙拔腿就跑。

    “阿瓦尔,你往哪里跑?”巴曼铁青着脸挡住了他的去路。

    阿瓦尔双眼睁得浑圆,下巴打哆嗦道:“我我……”

    他一时词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边哭边哀求道:“老大饶命,老大饶命……是火鸩……是他指使我来缠着你们,不让你们和泣泽·九纹接触,在下从来没有害人之心,求你们……放了我……求求你们了……”

    阿瓦尔捣蒜般连连磕头,泥泞的地面被他的额头撞出一片水坑。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以为替火鸩做事能捞到好处,不想被人利用,连自己几个兄弟的性命也搭了进去。

    荆棘远远的望着阿瓦尔,淡淡的说道:“要想活很简单,现在场中有四个人,沫鸣、木槿、梧棂儿、莎莎,你只要从中任选一个人,然后把他杀死,你就可以活下去。”

    阿瓦尔顿时两眼放光,但仍然有些不敢相信:“此话当真?”

    荆棘微微一笑:“当真,决不食言!”

    “好,那我就选这小子!”阿瓦尔跪在地上,食指直指沫鸣,兴奋得意地说道。

    大伙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沫鸣身上,阿瓦尔的选择早在大家的意料之中。

    沫鸣望着满脸狰狞的阿瓦尔,心中不住地打鼓,他抬起头左右张望,见大家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

    雨渐渐小了,雷声稀疏,电光全无。沫鸣和阿瓦尔被大伙围在场地中央,一场生死决斗即将拉开大幕。

    巴曼站在荆棘身旁,小声道:“经过这次战斗,木槿、棂儿、莎莎的修为都上升到了一星修者,可沫鸣老弟却毫无长进,真是为他捏一把汗啊!”

    荆棘点了点头:“如果不是为了让他在到达远古丹塔前做出突破,我也不想使用这种非常手段。”

    “希望沫鸣不要辜负大家对他的期望。”巴曼注视着场中的沫鸣说道。

    木槿将伤口简单包扎后,一双眼睛就从来没有离开过沫鸣,她两只粉拳捏抱在胸前,心中默默地为他祷告。

    “没想到鼎鼎大名的荆棘居然有这样一位脓包弟弟,修为差劲不说,还要女人来为自己挡刀,哈哈哈……”阿瓦尔猖狂的笑着,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鼻子,故意嘲讽道。(他舌头真有这么长!)

    “你才是脓包,我非要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沫鸣大怒,咬牙使出一拳旋风击,这招攻击有木有样,却威力不足。

    阿瓦尔蔑视地冷笑一声,身体微侧,一拳挥出,命中沫鸣的腋下,顿时他手臂发麻,身体前倾,倒在了地上。阿瓦尔抬起右腿,狠狠压在了沫鸣背上,让他动弹不得。

    “你这个废物,活在世上真是丢你哥哥的脸!”阿瓦尔脚跟猛踩,在沫鸣的后背碾来碾去。

    背上的疼痛让沫鸣难受不已,但他仍一直咬牙不发出一句声响,双手撑地,试图重新站起来。

    “废物,有本事给我爬起来,爬起来啊!”见沫鸣一声不吭,阿瓦尔更加得寸进尺,将右脚进行强化,尽情的宣泄着之前的耻辱。

    沫鸣的脸痛得变了形,牙缝缓缓渗出血来。他两手撑地,十指深深地陷进了烂泥之中,每次他的身体微微抬起,就会被阿瓦尔狠狠地一脚踩回地面。

    “沫鸣这个笨蛋,怎么不用炼石诀进行身体强化啊!”莎莎着急的说道。

    荆棘面无表情的看着场中的战斗,说道:“这就是因为体力修为不够,无法聚气,所以也就无法施展其他的功法。”

    “那该怎么办?”木槿急得直跺脚,恨不得冲上去帮他一把。

    拼命乱踩一气后,阿瓦尔的脚不觉有些发酸,于是伸手抓住沫鸣的衣服,将他提了起来。原本以为沫鸣再没有反抗之力,可刚把他抓起来,沫鸣就突然发疯似地拚死冲上前,一把抱住阿瓦尔的腰,抵着他的身体向身后一颗粗壮的文殊兰猛冲上去。

    “你这个废物,快放手!”阿瓦尔吓了一大跳,赶紧手肘强化,不断的撞击沫鸣的后背。

    “死也不放手,大不了同归于尽。”沫鸣抱着必死的决心,咬牙说道。

    “轰!”粗壮的文殊兰被阿瓦尔撞为两截,两人同时滚到地上,扭打在了一块儿。

    “找死!”阿瓦尔气愤不已,将沫鸣按倒在地,屁股坐在他身上,奋力挥动着拳头。

    无数的拳影打在自己的脸上,沫鸣只觉得两眼昏花,脑袋轰鸣。

    “你这种废物就不应该活在世上,活着只会连累别人,你这个废物!”阿瓦尔边打边骂。

    “你就不该活在世界上,活着只会连累别人……”

    “你就不该活在世界上,活着只会连累别人……”沫鸣脑袋嗡嗡作响,两耳不断回响着这句话。渐渐的,这句话变了个声音,仿佛是出自另一人之口。

    眩晕当中,沫鸣仿佛看见五彩石镶嵌的天空下,两只凤凰火鸟拉着一辆精致绝伦的豪华香车,优哉游哉的游弋在皇城上空。好景不长,四面传来震天的厮杀声,无数豪华宫殿付之一炬,漫天火光映照天地,忽听一女子喊道:“帝破·塔多,放下我孩儿……”

    声音突然终止,吞天葫中的云牙子笑眯眯的出现在沫鸣脑海:“拥有鬼级三级的感知力,虽然不一定能杀人,保命总是够的,傻小子,老夫来指点指点你……”

    “荆棘哥哥,你再不出手,沫鸣怕是要完了!”木槿泫然欲泣,向荆棘哭道。

    见荆棘无动于衷,木槿欲冲上前拯救沫鸣。

    “等等,你看!”荆棘突然说道。

    阿瓦尔快速挥动的拳影下,沫鸣的身体渐渐产生了幻影,此时无论阿瓦尔的拳速有多快,他始终碰不到沫鸣分毫。

    “好快的闪避能力!”巴曼目瞪口呆的赞叹道。

    “沫鸣被阿瓦尔压着,身体根本动弹不得,他的闪避能力是如何发挥出来的呢?”莎莎心中不解,纳闷问道。

    荆棘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沫鸣,点头道:“也许这就是感知力激发到极限产生的一种能力,无论敌人如何攻击,他都能提前感知做好防备,进而闪避躲开攻击。”

    阿瓦尔拳拳落空,顿时对这个邪门的少年忌惮不已,可口中仍嚣张的骂道:“你这种废物就不应该活在世上……”

    后半句还没来得及说出,他的四肢骤然一僵,只见沫鸣倏然坐起,一根食指笔直地穿透了他的眉心。

    顿时,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被眼前发生的这幕震惊了!

    “千万别这样骂我,我很讨厌这句话!”沫鸣食指轻轻一推,阿瓦尔后仰倒下,手指拔出的一刹那,阿瓦尔眉心血流如注……

    “沫鸣,你没事!”木槿紧张的扑了上去,前前后后,上上下下仔细查看着沫鸣的伤情。

    “放心,我好得很。”

    “都被打变形了,还好个屁。”木槿生气地嘟哝道。

    “这小子皮糙肉厚的,能有什么事?”荆棘笑了笑。

    巴曼把沫鸣扶起,兴奋道:“恭喜沫鸣老弟领悟感知力的奥妙!”

    “嗯,谢谢。”沫鸣向巴曼点了点头,然后又朝大伙得意一笑。

    “帝破·塔多!”沫鸣虽然在笑,但他的脑海中却不断地回响着这个名字,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查清楚这个人是谁,因为一想到这个名字,他的内心就会不经意的激起无限的仇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