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46训皇子

    感谢【rain雨76】亲打赏的平安符

    感谢【我爱grubby!】亲投的粉红票

    -------分割线-------

    “凌旭,昨晚……”

    梁田田想解释,凌旭伸手压住她的唇。

    “我明白的。”眸子里有疼惜一闪而过。

    前世他或许不知道梁家兄妹是怎么过的,今生却是跟他们一同长大,梁家兄妹活的要比他还艰难。如果不能理解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那他真就配不上她了。

    “说实话,我挺嫉妒的。”凌旭苦笑,“丫头,你不知道,我想娶你都想的要发疯了。我承认我是自私,可我也知道,你到底上面还有一个二哥呢。”

    凌旭深吸口气,“放心吧,不就是四年吗,我等得起。”他都已经等了几十年了,还差这几年?

    凌旭觉得自己越活越回去了,许是这一世从小走来,竟然有点儿孩子气了。

    “等二哥成亲了,我们就成亲。”梁田田回握住他的手,轻声却坚定的道。

    笑容在脸上绽放,凌旭笑的畅快。

    真不枉费他这一番心意,果然,他的小丫头永远都是最贴心的。

    “对了,丫头,你在府城也没有个朋友。不过府城有不少人家偶尔举办个赏花会、诗会什么的,你可以去看看。”早晚都要融入这个圈子,凌旭就提议道:“慢慢来,别着急。”

    “搬家那天就有人给我下帖子了。不过我都不认识,家里最近忙,也没想着过去。”梁田田实话实说,“你知道的,我瞧着那些个娇滴滴的小姐们头疼。”

    凌旭失笑,“是,我瞧着他们也头疼。不愿意去就别去。”他的小丫头,谁都别想让她为难。

    “我知道的。”梁田田也不是那会给自己找别扭的人,“放心吧。婆婆跟我说过的,我不会吃亏。”说是不愿意去,到底还是得去,只是少去一些就是了。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凌旭道:“球球和虎子过些天又要下场了,青山书院那边也快竣工了。下半年。玄烨就跟他们一起去青山书院读书,满囤不妨也一起去吧。”玄烨的身份,到底是要当皇帝的。满囤跟他走的近,对未来只有好处。

    “大哥明年怕是要做官了,且看二哥自己的意思吧。”他们家,读书是必要的。可没有必要一定逼着孩子们做什么。至少梁田田就不觉得,二哥一定要走科举做官就是对的。梁守山那个在心底里觉得对不起孩子的爹。更是不会逼迫他们。

    “满仓的官吏部那边已经有了定论。”凌旭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梁田田心一紧,“去哪儿?”他们兄妹,还是第一次要分开呢。

    “我努力了,不过最近的也就是沧州府了。”凌旭抓着她的小手,“其实也没有多远的,你放心。那边我已经提前派人过去打点了,怎么都不会让满仓被人欺负的。”

    梁田田却从他的口气里听到了别的什么。

    “沧州府那边不安全?”那大哥过去岂不是很麻烦?

    梁田田蹙眉。隐隐不安。

    “只是有些乱。”凌旭不想梁田田担心,没有说的太清楚。“你放心好了,我内卫的人都是军中好手,又训练了这几年,不管是什么宵小都能对付。陛下这一次有意让满仓去沧州府,也是想让整个河北道在掌控中,你放心,我不会不管的。”

    梁田田点头。就算是凌旭不管,爹也不会不管的。

    “什么时候去上任?”梁田田想到小花的肚子,有些担心。

    “我尽量往后拖。”凌旭这一次没敢打包票。

    梁田田叹了口气,情况似乎不妙呢。

    凌旭有点儿后悔,好好的,自己说这样的烦心事儿做什么?瞧瞧小丫头的脸色,怕是这段日子都要过不好了。

    事实上梁田田也的确很担心。

    第二天她起来练功,突然发现大哥被爹抓去特训了。梁田田瞬间明白,爹已经知道了结果。

    日子一天一天平静的过去,凌旭偶尔过来,不再偷偷摸摸的。每次跟她聊一会儿家常,说说外面有趣的事儿。偶尔能坐上半个时辰,有时候忙了一刻钟都坐不到,更是有几天只让人送了些小东西过来。梁田田知道,凌旭很忙,也许正是为了他们家。

    转眼间就到了球球和虎子考试的日子,一大早梁家几乎全体出动,金宝和玄烨更是亲自把他们送到考场。

    梁田田那边早早的给他们备下了考试的食物、衣物等物,可是花足了心思。

    院试也要考几天,梁家人早有经验,也不去考场外等着,各自回了家。

    家里一下子就剩下玄烨一个,小家伙似乎挺无聊的,看了一会儿书,就缠着梁田田讲故事。

    “田田姐,再给讲讲那孙猴子的故事呗。”自从听了梁田田各种稀奇的故事,玄烨也喜欢了这项活动。如今,他也不叫表姐了,跟着球球他们一样称呼。

    梁田田放下手里的书,“玄烨怎么没去找金宝玩?你不是说这几天接了金宝来住吗?”到底是小孩子,冷不丁闲下来,玄烨也会无聊。特别是在梁家热闹惯了,一下子球球和虎子都不在,他读书后就觉得挺无聊的。

    “金宝说回去还要看医书,这两天没时间陪我。”玄烨叹气,“好像就我一个闲着的人。”

    小小年纪,怎么一个个的都故作老成。

    这个毛病可不好。

    “不是玄烨闲着,是你刚到辽东府,熟人不多,可不就静下来了。”梁田田笑着道:“你看我,整日里不也是闲的看书吗。”

    今天稍微有些阴天,外面天气有点儿闷,却不热。

    “回去换身衣裳,姐带你去练功。”经过一段日子的调养,玄烨的身体好多了。玄烨有心练功,梁田田准备好好教他。

    练功吗,难免要挨罚,想当初大哥他们练功可没少挨打。梁田田知道这位是皇子,爹他肯定不敢下手,那不如她来做这个恶人,这样即使将来这位登基,想她一个小丫头,皇帝陛下也不好说什么吧。

    这样想着,梁田田去后院的时候就拎了一根藤条。事实上每天梁守山教功夫的时候也是藤条不离左右。

    “田田姐,你教我功夫啊?”玄烨有些激动,“我到时候就能像大哥、二哥一样厉害了。”男孩子都是崇拜比自己厉害的人,玄烨也不例外。

    “你可不要瞧不起我,我的功夫很好的。”梁田田冲他勾勾手指,“过来,让我试试你的功夫,看到这个圈没有,我不动,我不还手,你要是有本事把我赶出这个圈,你就赢了。”抬起脚尖在地上画了一个圈,梁田田负手而立,看起来很轻松。

    结果显而易见,只在宫里打了几年基本功的玄烨自然不是梁田田的对手。

    “你下盘不稳,今天就从马步蹲起吧。”梁田田纠正他的姿势,“腰,挺直了,腿,蹲稳了。”

    起初玄烨还兴致勃勃的,不过半个时辰后,在连续摔了不知道多少个屁蹲后选开始耍赖。

    “田田姐,咱们歇歇吧,给我讲故事,我想听孙猴子大闹天宫之后的故事。”他学着球球的模样撒娇。

    “嗖”的一声,后背挨了一藤条,痛的他一声惊呼,“放肆!”皇子的气势不自觉的释放出来,这一刻,梁田田真有一种面对上位者的错觉。

    可也只是一瞬,梁田田提起藤条,嗖的一声又抽了过去。

    屁股又挨了一藤条,玄烨疼的跳脚。“哎呦,疼死我了,你……”他突然记起如今的身份,咬住嘴唇不吭声了,却也倔强的看着梁田田。

    神马皇子果然最难伺候了。

    梁田田才没给他好脸色,“是你自己求了几天要学功夫的,怎么,现在我教你了,又觉得辛苦了?”梁田田冷着脸,“如果坚持不下去就主动放弃,做出这副模样给谁看呢?”

    玄烨哼了一声,怨怼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继续蹲马步。

    咦?

    梁田田一愣,还以为他要走呢。

    一时间场地无声,不久后渐渐响起少年粗重的喘息声儿。

    嗖!

    藤条抽在大腿上,痛的玄烨一哆嗦,却是咬牙没吭声。

    “记住我说的要领,别硬撑着,你这腿不想要了?”梁田田看他死撑着,小脸上满是汗水,忍不住柔声道:“放轻松了,你这样不是在练功,是赌气。”

    “不要你管。”玄烨赌气开口。

    梁田田蹙眉,这臭小子。

    “怎么,还跟我生气啊?”梁田田失笑,真是个孩子。“我这是为了你好,严师出高徒,你看看咱们家人,谁拿出去不是高手?你当高手是那么好练出来的啊,就不说大哥、二哥了,这几天球球和虎子练功你也看到了,不说旁人,虎子最小,这几天挨了多少打?他可是从八岁就开始练功。你才练这么一会儿就跟我赌气了,不想练功,你姐也舍不得打你,那咱们就回去吧。”梁田田做势欲走。

    “姐……”玄烨急了,忙叫她。

    梁田田脚步顿了顿,继续走。“功夫是给自己练的,又不是给我练的,我何必让你嫉恨。”

    “姐,我错了。”

    身后一声大声道歉,梁田田停住了脚步。

    “那,咱们继续!”没事儿训训皇子,这日子也挺有趣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