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40每个熊孩子都有一段不堪的过往

    “金宝!”

    梁田田一声惊呼,满脸的心疼。

    总想着瞒着,到底还是让他发现了。

    这孩子……

    梁田田扭过头,眼睛湿润。

    金宝才十二岁啊,让他知道这些事儿,孩子心里该多难受。

    韩恩举和凌旭都是看着金宝长大的,他比凌旭更多了一份兄长的关爱,一看到他红肿的眼睛,也跟着心疼。

    “金宝别怕,有大哥呢,不会让那疯女人再欺负你的。”

    凌旭忙跟着道:“凌旭大哥会处理好这件事儿的,你别担心啊。”

    金宝一句话也不说,眼泪扑簌簌的往下落,突然身子一矮就跪了下去。

    韩恩举和凌旭想拦着的时候已经晚了。

    “砰”的一声,一个响头重重砸在地上,等金宝抬头,就这么一下,额头就已经见血了。

    “你这孩子。”凌旭忙拖住他不让他继续。

    韩恩举一把抱住他,“你傻了,磕的疼不疼啊?”就去查看他伤口。

    金宝死命的咬着嘴唇,慌乱的摇头,眼泪怎么都忍不住。

    “难受就哭吧。”梁田田走过去,轻声开口。

    金宝突然扑到她怀里,放声大哭。“田田姐…….”这一声呼唤,似乎要倾尽所有的委屈,金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没一会儿就浑身哆嗦。

    外面这么大的动静,很快就惊动了大家伙。

    等众人听说发生了什么事儿,一个个气的都不行。

    虎子咬牙切齿的。“该死的老妖婆,我去教训她。”孩子小,还善良的不知道使用其他的手段。

    “放铜钱咬她。”球球气的不行,他还记得金宝当年生病的事儿,身上被扎满了针,一度吓得他够呛。

    金宝哭的有些让人担忧,梁守山过去,在他脖子上按了一下,小家伙就昏死了过去。一把抱住他。梁守山道:“都别在这说话了,回屋吧。”虽然二楼没有客人,一楼还有不少人呢,让人听到终归不好。

    玄烨愣愣的看着众人,还不大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等球球添油加醋的跟他说了,玄烨心疼的看着金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原来还有这样的后娘,那样狠心的爹。

    他想到宫里的生活,不由得庆幸,宫里女人虽然多,到底没有这样虐待过他……可随即想到五岁时意外落水,八岁时从假山摔落险些撞坏了头。还有这一次莫名其妙的中毒……小小的少年心中突然萌生一股恨意。

    为什么?

    自己明明没有惹到他们,为什么要害他?

    就因为自己是皇子吗?

    他突然想到姨母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如果你不想死。那就干脆做一个傻子,一个人人都不会嫉恨的傻子。”他犹记得当时的自己一脸愤怒,质问姨母怎么希望他变成傻子。

    姨母是怎么回答的?

    “如果不能让自己成为那个最强大的人,那就先让自己成为一个傻子吧。”

    小小年纪的他其实到现在都不是很懂,可母妃告诉他四个字——韬光养晦!所以,他就到了辽东府,成为梁家的一个表亲。

    既然不是最强大的时候。那就让自己强大起来吧。

    袖子里的双手握成了拳头,谁也不知道。这一刻有一个少年感同身受,期待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都怪我。”凌旭很自责,如果不是他急吼吼的开口,就不会让金宝知道这事儿。

    “不怪你。”韩老爷子摆手,“金宝不小了,他有权利知道这事儿。”

    房间里一阵沉默,韩老爷子突然道:“金宝那个爹……”

    “他不是金宝的爹。”梁田田脸色难看,“当初把金宝卖了的时候,他就已经不是了。”

    韩老爷子叹气,这丫头,平日里挺稳重的,还有这样任性的时候。

    “是。”韩老爷子应了一声,算是回应她。“那个刘瘸子,如今人在哪儿?”他看向凌旭,“你真打听不到?”一个老乞婆的身份凌旭都能查到,就不信他差不到别的。内卫的手段他不清楚,可锦衣卫的厉害,老爷子可是见多了。

    凌旭暗叹一声,“人是走了,不过还在辽东府,就是换了个地方,听说有娶了一个媳妇……”刘瘸子岁数也不大,还能生养,手里又有了银钱,也不怪心里没有金宝这个儿子。

    “这个混蛋!”梁满囤忍不住低声咒骂。

    “还是交给金宝自己处理吧,等这孩子醒了,我跟他说说。”韩老爷子轻叹一声,“倒是那个刘田氏,就别让她过来碍眼了。”一个疯婆子,当年就害了金宝,现在可别乱打主意了。

    韩老爷子发话了,凌旭点点头。“我这就交代下去。”一个老乞婆,如果不是顾忌金宝的想法,凌旭早就处置了。现在韩老爷子发话了,也正好有个理由。

    经过这事儿一闹,大家都没了心思。就各自回去了。

    倒是梁田田,不放心金宝,让韩老爷子先回去,她留下守着。

    众人都走了,凌旭却又返了回来。

    “丫头,别担心,金宝不会有事儿的。”凌旭站在她身后轻声道。

    “恩。”梁田田轻轻点头,总是不自觉的想起金宝当初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模样,小小的一团,想想就可怜。现在看着炕上睡不安稳的孩子,梁田田这心里就是一阵难受。“金宝这样乖巧懂事儿的孩子,偏摊上那样的家庭,从小到大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明知道这样伤感也无济于事,梁田田还是觉得心里挺难受的 。

    凌旭看着她的侧脸,不知道怎么的心就是一阵揪痛。鬼使神差的拥住她。轻声道:“别难过,我一直陪着你呢。”

    梁田田浑身一震。

    凌旭敏感的察觉到她的紧张,骇出一身冷汗。

    怎么就没控制住自己呢?

    她现在……凌旭不敢想,小丫头是不是恼了他,会不会突然拒绝这门亲事,会不会……

    就在凌旭胡思乱想的时候,梁田田却放缓了身体,轻轻靠在他怀里。虽然依然僵硬,态度却一下子柔和下来。

    “恩。”

    轻不可闻的一声呢喃落入耳中。凌旭剩下的只有劫后余生的欢喜。紧了紧手臂,恨不得把她揉到怀里,趴在她耳边近乎发誓般的轻嚷道:“丫头,这一生我都不会放手的。”

    被箍的有点儿喘不过气来,偏偏有一种东西叫做“感动”在心底慢慢散开,少女轻笑。“那就别放,永远都别。”

    “好。”凌旭低头,在她脸颊落下一个轻吻,随即欣喜的欣赏着少女通红的耳尖,心情大好。

    梁田田很不习惯这样的亲昵,却也知道两人即将定亲。早晚要成为夫妻的,现如今且让他小小的得逞一下又如何?

    这样想着。不由得对凌旭多了一份纵容的心思。

    偏生凌旭这家伙是个脸皮厚的,哪里懂得害羞。他虽然看出梁田田的羞怯,却也知道她不厌烦这样,当即也没有继续做过分的事儿,只是抓住了她的小手,一直握在 手心里。

    金宝醒来的时候就看到炕边两人手握在一起,关切的看着他。

    乍醒过来的迷茫。让金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他想起之前的事儿,只轻声道:“凌旭大哥。我想去看看我爹。”说完就不肯再多说一句。

    梁田田叹气,“金宝,你这又是何必呢?”

    不甘心吗?

    那又如何呢。

    去看了之后到底伤的还是自己,梁田田想想就于心不忍。

    金宝却很固执,“我想看看他……”却决口不提“爹”这个字了,大抵也是明白了,却依然不死心。

    “你好好歇两日,我就去安排。”凌旭倒觉得这样挺好,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他活在痛苦里,莫不如一下就死心了。

    “不急,等球球和虎子参加完院试我再去。”金宝是个敏感的孩子,一旦发现大家都在担心他,就不想因为自己的事儿影响了大家的生活。

    这样的态度愈发让人心疼。

    梁田田轻声却坚定的道:“田田姐跟你一起去。”

    晚上金宝被接回了韩家,几个小家伙跑到梁田田跟前问金宝的事儿,球球担忧道:“姐,金宝怎么没回来?”他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金宝被韩爷爷接回去了,他不像你们,还有医术要学呢。”梁田田不想让弟弟过早接触这些糟心事儿,就劝道:“时候不早了,你们怎么不去休息?”

    “那个疯女人怎么处置了?”玄烨一开口,就带着一股习惯性的上位者说话口气,这让梁田田微微蹙眉,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人家是皇子吗,就该这样。

    “那个女人会有人去处理的,你们别担心。”哪怕面对的是一位皇子,梁田田也没有改变初衷。“你们三个乖乖的,放心,这件事儿有长辈们去处理,难道你们还不相信吗?”

    “当初还不是长辈处理的,结果怎么样?金宝还不是差点儿被那疯婆子缠上。”虎子一开口就跟吃了枪药似的。

    “虎子,不许跟姐姐这么说话。”难得球球摆出哥哥的架势。

    虎子自觉失言,嗫嚅道:“我又不是对姐姐,我就是生气。”气那个混账女人,也气那个混账爹。

    梁田田狠狠的揉了揉他的头,成功的把虎子的头发弄乱。“你啊,一天竟瞎操心,是不是又去练功了,瞧这一身的臭汗,还不去洗洗。”

    “有味儿吗?”虎子一愣,这小子有轻微的洁癖,忙去洗澡了。

    又把球球哄走,一抬头就发现玄烨审视的眸子盯着她,梁田田一愣,“你还有事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