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38接风宴,玻璃心

    梁田田的事儿,虎子到底没胆子说。

    别看梁家梁田田很少动手打人,可梁家谁不清楚,这位大小姐说话,绝对比梁守山这个家主还管用。

    虎子莽撞是莽撞,却不傻。

    平日里讨好还来不及,哪里敢招惹。

    几个小家伙刚刚聚在一起,都有点儿兴奋。最后还是被梁田田逼着吹了蜡烛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球球和虎子习惯性的早起,金宝在梁家住过一段日子,知道他们练功的习惯,也跟着爬起来。

    玄烨许是太累了,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梁守山昨天半夜回来,知道家里多了两个孩子,不过他也没有什么表示。按照凌旭的安排,他就当不知道玄烨的身份。

    家里本就有一个突厥的小王子,再多一个大乾朝的皇子也没有什么,梁守山倒是一切如常。

    玄烨早上起来,洗漱过后就来见过梁守山,倒是规规矩矩的叫了一声“姑父。”

    梁守山不知道玄烨到底在家里住多久,看凌旭的意思一年肯定是有的,也就痛快的应了。说了几句场面话,就道:“你表哥、表姐都见过了,这是你大表嫂,你来见见。”

    小花最近害喜厉害,这怀孕非但没有胖起来,下巴尖尖的,更显瘦弱。

    “见过大嫂。”玄烨行礼,却跟球球他们一样的称呼。

    小花看这长得白白净净的孩子就喜欢,又听说这孩子一路病着。挺可怜的,就轻声道:“有什么事儿就跟嫂子说,在这就跟在自家一样,别拘束了。”

    玄烨恭敬的应了,觉得这个嫂子温温柔柔的,很像母妃的性子,对小花就多了一份亲近。

    吃过了早饭,梁家人准备去韩家见见韩老爷子,一大家子人都过去了。玄烨自然也跟了过去。

    长辈们叙旧,几个小的凑在一起。

    “韩大哥,你可越来越结实了。”梁满囤上去敲敲韩恩举的胸膛,笑道:“韩大哥快跟我说说,都去哪里了,外面的风景是不是跟咱们辽东府不一样?”

    “满囤也长高了。”几年的历练。韩恩举也不是当初那个腼腆少年了,说话从容有度,说笑间总是让人觉得很舒服。

    跟几个小的说了一会儿话,韩恩举走向了梁田田。

    “几年不见,田田也长高了。”韩恩举伸出手落在梁田田头顶上方,手指动了动。到底没有落下去。十四岁的少女,已经出落成了一个美人儿。韩恩举走遍了大乾朝。也见过了无数风景,心底里却怎么都无法挥去她的身影。

    “韩大哥还是没变样子。”梁田田喜笑颜开,“这一次回来就先不走了吧。”她清楚,玄烨过来,韩家人只怕也是个一个后备保障,不然两家也不会离得这么近。

    “先不走了。”韩恩举看着她,心底里的欢喜洋溢在脸上。怎么都无法掩饰的幸福。

    韩老爷子在远处看着孙子,轻轻点头。

    梁家那丫头他打小就看好。回头找个时候问问,把亲事定下来。倒是凌旭……韩老爷子是知道两个孩子曾经定亲的,也不知道梁家现在是个什么意思。

    事关晚辈的亲事,哪怕跟梁家相熟,韩老爷子也不好直接开口。就想着,回头找个人从中间说和一下,试探一下梁家的口风。

    可这事儿,找谁合适呢?

    哪怕只是提议,这样的家庭,也不能太草率了,更不能让人传出什么风言风语的。按理说应该两家的女人私底下交流一下比较好。奈何无论是韩家还是梁家,都没有个女主人。

    梁家倒是能通过小花探探口风,可是韩家呢……韩老爷子叹气。

    这事儿还真挺麻烦的。

    “韩大伯?”梁守山见他发愣,唤了两声。

    “啊?”韩老爷子一愣,随即“啊”了一声,“年岁大了,精神不济了。”

    梁守山也没有戳破他,低声道:“听说玄烨这身子还没好利索,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忌讳?”这可是皇子啊,哪怕不是在他们家中毒的,可这身体要是调养不好了,将来也是个麻烦。

    韩老爷子知道他担忧什么,轻声道:“无碍的,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之后只要耐心调养就是了。”梁家的饮食绝对没得挑剔,就是他都爱吃,想来调养六皇子更不在话下。

    顿了顿,他想到出京前陛下的嘱托,忍不住提醒道:“对那孩子好些,也别太娇惯了。”他不知道梁家已经知道六皇子的身份,只是提醒他们不要逾越。

    梁守山是知道韩家人的情况的,当即感激道:“多谢大伯提醒,指挥使大人已经交代过,只当成我们梁家自己的孩子就是了。”对外,玄烨就是他们家的表亲,是他妻弟的孩子。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时间不早了,大家一起往福满楼去。

    襄平城的福满楼,规模可要比郭家镇那个大多了。

    二层的楼,建的是富丽堂皇,一看就气派。

    坐在二楼雅间里,韩老爷子感叹一句,“当初就知道福满楼的菜色好,在郭家镇也没少吃,没想到在这襄平城还能看到福满楼,就是不知道大师傅的手艺如何。”说起来还真有点儿怀念在郭家镇的日子。

    “韩爷爷,这福满楼啊,是刚建不久的,巧了,大师傅还真就是郭家镇那位。”梁田田笑着道。

    “恩,怎么回事儿?”韩老爷子来了兴趣。

    “福满楼以前是郝家的产业,之前我们也不知道,郝家的少爷跟满仓和满囤是同窗。”梁守山简单解释了几句,“现在府城这个,是我们家跟郝家共同建的,我们家占了六成。”这件事儿还是几个孩子促成的,他这个当爹的真没操心。

    韩老爷子想到梁守山如今的身份,点了点头。随即指着他的脑门道:“守山,不是我老头子说,你可瞒的我们好苦啊。”

    梁守山自然知道老人指的是什么,忙赔礼道:“是守山的错,我自罚一杯。”

    酒席刚开始,门就被敲响了。

    凌旭客气的请了凌墨轩进来,告罪道:“抱歉抱歉,去接家父了,来晚了。”

    “韩大伯。”凌墨轩等人相互见礼,“可是许久没见到您了。”

    几个长辈寒暄过后,凌旭就挨着韩恩举坐了,他右手边就是玄烨。“玄烨啊,在梁叔家住的还习惯吗?”他先跟玄烨打招呼,随即又招呼韩恩举,“韩大哥,咱们喝两杯。”

    中午这顿接风宴吃了许久,席间大家都喝了不少,就连玄烨和金宝都喝了酒,脸蛋红扑扑的。

    韩老爷子和凌墨轩喝的也有点儿高,两人勾肩搭背的乱喊着“大哥”、“贤弟”之类的醉话。

    “韩老哥,我建了一个私塾,就在老狼洞和凌家村的位置,回头韩老哥有空去看看。”凌墨轩喝的迷迷糊糊的,说话都开始大舌头了,他迷迷瞪瞪的道:“私塾太忙,我也走不开,这一次要不是为了小旭的婚事,我还不能出来呢……”

    凌旭要定亲?

    韩恩举浑身一怔,看了一眼身边的凌旭,发现他没事儿人似的稳坐着,心里乱糟糟的。

    这小子,跟谁要定亲了?

    难道是?

    韩恩举又看了一眼一身男装的梁田田,心里愈发没底。

    可看两个人的表情,都不像是有喜事儿害羞的模样,心里愈发拿不准主意了。

    梁家几个孩子喝的都有点儿高,正围着玄烨和金宝劝酒呢,也没有人注意长辈们说话。

    倒是韩老爷子,闻言也是愣了一下。

    “小旭要定亲了?好事儿,好事儿啊。”韩老爷子伏在他身上,呵呵笑道:“小旭这孩子打小就聪明,如今更是身居高位,也不知道哪家的姑娘这么幸运。”不到二十岁就是朝廷三品大员啊,哪怕凌旭的底蕴不行,可依然会有很多人家愿意结亲的。在韩老爷子看来,凌旭娶的,自然是高门大户的千金。

    “呵呵,说起来,还是我们家高攀了。”凌墨轩醉眼迷离,轻声道:“田田这丫头我是打小就给小旭定了亲的,偏偏这臭小子不争气,他……”

    眼前出现了重影,凌墨轩摇摇头,招呼儿子。“小旭,爹喝多了,扶爹先回去……”他挣扎着要站起来,结果又摔了回去。

    凌旭摇头失笑,“韩爷爷、梁叔,我爹酒量小,见谅见谅啊。”说着告罪的话,凌旭架起凌墨轩,“先送我爹去隔壁房间休息一会儿。”

    梁田田忙站起来,“厨房备了醒酒汤,我这就让人送过来。”也跟了出去。

    韩恩举下意识的跟了上去,目光复杂。“我马车上有醒酒丸,给墨轩大伯吃一粒吧。”

    “旁边有房间,咱们也去躺会儿。”梁守山招呼韩老爷子出去,又嘱咐几个小的,“可别喝多了啊。”他身体好,这会儿倒是没事儿人似的。

    韩老爷子喝的晕乎乎的,靠在梁守山身上迷糊道:“守山啊,凌旭这孩子 ,我以前就看好,非是池中之物啊,没想到小小年纪就有了如此成就,他跟田田倒是般配,可惜啊,你们家啊,退亲的太早了。”在他看来,既然已经退亲,两家断没有再续前缘的可能,轻声道:“可惜了两个孩子了。”还是自家孙子运气好啊,有机会了。

    结果梁守山的话却让老爷子瞬间清醒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不要说我不是亲妈,这不算虐人啊⊙﹏⊙b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