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35商队和老乞婆

    感谢【书友100725235827888】、【rm771130】亲投的粉红票

    --------分割线--------

    官道上一个商队往辽东府缓缓驶来。

    这样的商队似乎经常能见到,百姓们见怪不怪的。

    如果有那眼力好肯定能发现这个商队的不俗,清一色的年轻小伙子且不提,这个商队的人竟然井然有序,比之一般的军队纪律都要严明。

    商队也就一百多人,货物也杂乱。看着像是几个商队临时拼凑的,可如果有心就会发现,众人隐隐把一辆马车护卫在中间。

    不远处总有各种大大小小的商队拱卫着,虽然经常换人,可彼此距离都不会超过五里地。商队中马匹不少,机动性很强。

    这样一个特别的商队,总是会引起有心人注意的。

    有传言,商队里住着一个大官,这是返乡呢。

    一路上从京都往辽东府来,总是有那不开眼的蟊贼。不过结果只有一个,遇到这样的精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路边一个茶棚,专门卖茶给过路人。

    街边一个老乞婆躺在地上晒太阳,眯着眼睛打量着马车。手漫无目的的在身上摸索着,毫不顾忌外漏的身体,引得路人侧目。

    老乞婆似乎被那目光看习惯了,蓬头垢面的也不在意,甚至还咧嘴道:“小哥,要不要玩玩。”吓得路人快跑。

    不过街上一个老乞婆。终究不会有人在意。

    商队路过茶棚,中间一辆马车中伸出一只苍老的手。

    “赶了这么久的路,歇一歇吧。”

    马车旁守候的中年男子一摆手,整个队伍立马停下。

    没有想象中的绫罗绸缎,一位普通棉布衣裳的少年先下车,随即回手去扶老人。“爷爷,您慢着点儿。”

    “没事儿,爷爷这身子骨还行。”老人下车,目光似无意往紧跟着的马车一扫。上面下来两个少年。

    “恩举,路上还好吧。”老人说话的时候看向偏小的少年,嘴唇微动。

    “恩。”韩恩举点点头。几年未见,少年褪去了青涩,眉宇间多了一丝透过世事的沧桑。

    “坐下喝杯茶,歇歇脚吧。”老人指了指茶棚。当即商队中有人围拢过来,占了大半个茶棚。

    老人带着三个少年坐在中间的位置上,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瘦弱的少年身上。“六……玄烨啊,你这身体还好吧?”少年有些憔悴,脸色也不是很好,显然是大病初愈。

    旁边的客人忍不住侧目。

    姓玄?

    这可是国姓啊。

    不过大乾朝玄是大姓。看那少年一身普通的棉布衣裳,想来跟皇家也没啥关系。

    只看了一眼。众人就不再看了。

    “韩爷爷,我没事儿的,不用担心我。”少年正在变声期,声音有点儿怪。明明很稚嫩的少年,偏努力做出一副老成的模样,看着挺怪异的。

    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孩噗嗤一声乐了,小声道:“玄烨你就别撑着了。不用爷爷看,我都能看出你不好。”说话的功夫摸起他手腕。微微挑眉,“余毒未清,你这身体,只怕还要调养些时日。”对这叫玄烨的少年,他明显显得随意多了。

    “金宝,不可放肆!”韩恩举忍不住呵斥一句。随即反应过来,忙道:“你这医术才学了几天,不可卖弄了。”迎上爷爷警告的目光,韩恩举垂头,自己太过小心了。

    金宝缩缩脖子,“恩举大哥,我医术爷爷都说可以出师了。”他声音不大,却知道拉着玄烨帮忙,“哦,玄烨自己说,有没有难受?”

    “我?”看着身边少年一脸哀求,小小少年抿着嘴笑了,“金宝还是很厉害的。”

    “玄烨最好了,不像恩举大哥,老是凶我。”胖嘟嘟的少年有点儿婴儿肥,长了一副讨喜的笑脸,白白嫩嫩的,很是招人稀罕。

    “我……”韩恩举想提醒什么,被老爷子一瞪,立马闭嘴了。他叹气,也不知道这样瞒着金宝,到底好不好。

    “玄烨,我告诉你啊,在辽东府我有个好朋友,叫球球,他可好了,回头我带你找他玩,还有虎子,打架特别厉害,我们去书院读书,有虎子和球球肯定不会挨欺负……田田姐会做很多好吃的,玛仁糖最好吃了,满仓大哥和满囤二哥打猎厉害,冬天我们可以去打猎,球球家的铜钱是一只狼,还是狼王呢,特别厉害……”回到辽东府,少年显得特别兴奋。

    叫玄烨的少年面色冷静,听金宝兴奋的提着过往,面上终于露出属于少年人的向往。

    韩老爷子冷眼旁观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暗自点头。

    “到了辽东府我们就去找球球和虎子好不好?”金宝越说越兴奋,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心恨不得都飞到了辽东府。“球球写信说他们家搬到了襄平城,正好我们也要住在襄平城,到时候我们就能一起玩了。”

    玄烨点头,终于露出了少年人应有的兴奋。“那我们也可以去打猎喽?”他想到记忆中为数不多几次去猎场,很是向往。

    金宝点头,“等到了秋天我们就回老狼洞打猎,大哥、二哥都喜欢。”

    玄烨点头,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

    歇了两刻钟,韩老爷子一摆手,大家继续上路。

    金宝跟玄烨有说有笑的,路过那老乞婆的时候,金宝突然被那老乞婆抱住了脚。

    “好心的少爷,几天没吃饭了,赏口吃的吧。”老乞婆蓬头垢面的,半张脸是黑的。像是被砸过,很是凄惨。

    金宝动了恻隐之心,从怀里掏出两块碎银子,指着她的脸道:“你这伤还是看看吧。”想了想,干脆跑到车边,拿了一个药瓶给她,“把这药涂在伤处,天气热,可别感染了。”老乞婆身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亏了他能忍受。

    玄烨背着手站在马车边看着金宝的动作,突然笑了。小小的少年笑的意味深长。

    “小少爷好心有好报啊,好心有好报……”老乞婆紧紧抓着那几块碎银子,倒是对那药酒不大在乎的模样,一个劲的道谢。

    这个声音?

    金宝猛的停住脚步,依稀听过的声音。勾起了他心中尘封的记忆……可惜,太久远了,他摇摇头,到底没有抓过那一闪而过的熟悉。

    “时候不早了,今天要赶在城门关闭前到襄平城。”韩老爷子怕金宝继续好心泛滥,忙提醒一句。

    “哦。”金宝应了一声。眉头微蹙,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老乞婆。很陌生的一个人。根本没有印象。

    金宝摇摇头,大概赶路太累了吧。

    玄烨先上了马车,韩恩举刚要上车,他突然大声招呼道:“金宝,你跟我坐一辆马车。”少年声音不大,却是笃定的口气。

    韩恩举一愣,低声道:“六……”

    玄烨眼睛一瞪。压低了声音道:“恩举大哥,慎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满是提醒的威胁。

    韩恩举深吸口气,低声道:“是。”

    那边金宝得了韩老爷子的默许,已经走了过来。

    “玄烨,我跟你一辆马车。恩举大哥,你去陪着爷爷吧。”他痛快的爬上马车,根本没有注意到,远处趴伏在地上的老乞婆一脸愕然的盯着他。

    “金宝……金宝……”

    久违的名字敲打着内心深处某些遗忘的记忆,老乞婆猛的抬头,可惜,只看到一个马车。

    金宝?

    真的是当年那个小小的孩子?

    他不是被卖了吗?

    怎么可能锦衣玉食的出现在这里?

    老乞婆呆呆的看着那商队走远,整个人如遭雷击。

    有过路的人就笑道:“瞧那个老乞婆,得了人家小少爷几个银子的施舍,这是傻了怎么的?”

    “估计做梦人家小少爷能再施舍她个房子啥的呢。”有人一脸鄙夷道:“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儿,这辈子沦落成了一个老乞婆。哎,这么大岁数了,身边连个儿子都没有,真是可怜。”

    儿子?

    老乞婆突然泪如雨下。

    她有儿子的。

    她曾经真的有个儿子的,可是……

    老乞婆猛的抬头,挣扎着爬起来,大声道:“那个就是我的儿子,老娘要找儿子养活我……”她趔趄着往前走,众人这才发现,她竟然是个跛子,那腿也不知道怎么扭曲了,走起路来很是别扭。

    “襄平城,他们去了襄平城,我一定要找到他,让他养活我……”老乞婆眸子里迸射疯狂的光芒,她仰天大笑,“刘瘸子,你不是要老娘死吗,老娘就去祸害你的儿子……”

    这样疯狂的话语,茶棚的客人只当她是疯话,大家听过笑过也就罢了。

    倒是茶棚那对年轻的小夫妻,彼此对视一眼,很是凝重。

    “相公,我想起来,得回去给爹做饭呢。”小妻子二十多岁,长得白白净净的,突然腼腆开口。

    男人是个壮实汉子,闻言点点头,“去吧,别耽误了爹的晚饭,可得赶在前头。那后面的骡子你骑走吧。”这样平常的对话,又哪里有人会知道,这是内卫人的对答呢。

    为了这一路上的安稳,凌旭也不知道安排了多少这种人,这里已经是最后一处长期据点了。

    “哎,我知道了,去见了爹就回。”小妇人答应一声,略显笨拙的爬上骡子,奔着襄平城的方向,很快消失了身影。(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