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28岳父大人终于答应了

    梁家的书房里,凌旭正努力给属下讲道理、摆事实。

    “……梁叔,说了这么多,您到底明白我的意思没?”历史上怕是没有一个主子过的比他再窝囊的,当然了,也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属下比他“岳父大人”更自在的就对了。

    凌旭叹气。

    果然前世欠了梁家的,这辈子就等着被人蹂【和谐】躏吧!

    凌旭深吸口气,又不是没被折磨过,就当……尼玛,想想就好痛苦。

    哭着一张脸,凌旭都要跪了。

    “梁叔,您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给句痛快话啊,这么僵持着,他脆弱的小心脏都受不了了。

    人家都说气场是练出来的,越是久居高位气场越强。在凌旭想来,狗屁不通!

    皇帝他老人家权利大吧,可他在皇帝面前也没这么怕过。

    老丈人这种生物,绝对是五行缺德啊。

    梁守山终于在凌旭要忍不住的时候开口了,他语气和缓,似乎真的是属下在跟上官汇报情况。

    “内卫的总部继续放在灵山县的确不合适,大人的确该搬去府城。”哪怕是内卫刚起步的时候,总部也该放在京都。这也就是凌旭情况特殊,皇帝才让他在辽东府。不过灵山县的确是太小了一些,内卫也该把重心往外移了。

    凌旭忙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他腆着脸道:“襄平城比灵山县大,也热闹。府学的条件肯定要比县学好,回头球球和虎子中了秀才,进府学总比在县学学到的更多。”他一脸谄媚,“满囤也大了,用不了两年就下场参加会试……将来做官,还是多见识一些比较好。梁叔,您说呢?”他真是好话都说尽了,也不知道岳父大人怎么想的,就是不给一句痛快话。

    内卫就要搬去府城了。眼看着那位到来以后,他这两年也不用往外跑了。他要是再不抓紧这个机会跟小丫头多交流,还等什么时候?

    府城离灵山县这么远,就算他有心也不能天天跑吧。所以,干脆把岳父大人一家拐去府城才是当务之急。

    梁守山似乎很赞同凌旭的意思,“你说的有道理。”

    凌旭松了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

    “那我让府城那边的人准备准备,让人踅摸两处挨着的宅子,到时候咱们……”

    不等他说完,梁守山就点头。

    “找两处挨着的挺好,回头顺子两口子还能照顾照顾满囤,也免得我们在灵山县担心。”梁守山心里冷笑。臭小子。当我看不出你那点儿花花肠子啊。

    惦记我闺女还不直说,我能让你好过?

    他梁守山四个儿子。就一个宝贝疙瘩闺女,怎么能让凌旭轻易拐走了。

    真当谁都是傻子啊。

    什么意思?

    凌旭傻呵呵的看着他,“您……不搬家?”怎么听着意思不对劲呢?

    梁守山好整以暇的喝了口茶。

    “是啊,孩子还小,不能老折腾啊。”梁守山放下茶盏,在凌旭便秘一般的眼神中,轻声道:“我们家孩子多。也不能为了一个两个的老搬家不是。满囤也长大了,回头去府学读书他一个人去就行了。有他顺子叔在府城照顾着我也不担心。至于球球和虎子,我看在青山书院学的挺好,就不用换地方了。”这也是真心话,自家刚搬来县城两年,他的确不想折腾。

    凌旭后槽牙发酸,想咬紧了什么吧,又不敢……真是……太特么折磨人了。

    不管了!

    豁出去了。

    “梁叔。”凌旭双膝一软利索的跪下了,那动作叫一个利索熟练。

    梁守山蹙眉,假惺惺的道:“大人,您这是干嘛。”忙过来扶凌旭。

    凌旭既然跪了,哪能容易的让他扶起来,苦哈哈的道:“梁叔,田田已经十四岁了,梁叔可怜可怜我,我也十八岁了,不娶亲,您总得让我先定亲吧。”他不拿旁人当借口了,他只说自己。“我也算是梁叔看着长大的,不提您和我父亲的交情,难道您就真的不看好我这个女婿?”

    他一脸委屈,表情那叫一个哀怨,“梁叔又不是不知道,敢上我们家提亲的媒人都被我恐吓了,这么多年我可是没多看任何一个女人一眼,我到现在还是……”提到这事儿凌旭脸红,怯怯的道:“您就真不考虑让田田嫁给我?”

    本以为这样说话,哪怕是一块冰冷的石头也给捂热了,谁曾想梁守山一句话就让凌旭破功了!

    “你小子,不会有什么隐疾吧!”

    噗……

    一口老血咽下去,凌旭胸口火烧火燎的疼。

    “梁叔,您就这么恨我?”凌旭都要哭了,“您老给句准话,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同意我和田田的婚事。”凌旭也不装什么乖巧懂事儿的宝宝了,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非得逼我打断所有敢觊觎田田人的腿吗?这样真的好吗?”

    “大人这是威胁我?”梁守山眯着眼睛,嘴角微翘。

    凌旭假装看不懂他脸上的讥讽,无赖道:“为了娶媳妇,我啥手段都不管了。大丈夫能屈能伸,梁叔您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坏了田田名声的事儿我不会做,可您也别指望我能光明磊落的看着她嫁给别人。她是我从小就定亲的媳妇,是我凌旭认可一辈子要做媳妇的人,不管怎样,今生今世我凌旭都只娶她一个人。我不管旁人说什么,凌旭这辈子只娶梁田田。”

    梁守山看着凌旭的目光终于变了,“你当真?”

    凌旭突然明白了什么,缓缓站起。少年直视梁守山凌厉的眸子,沉稳道:“自然是当真的。”

    “那你给我发个誓。”梁守山狡黠一笑。

    凌旭眨眨眼。

    “怎么,不敢?”梁守山冷哼。

    凌旭噗通一声跪下,变戏法似的抽出一把匕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在自己左臂上划了一刀。

    嫣红的鲜血迅速涌出,凌旭痛的一瑟缩。

    梁守山腿不自觉的一动,却听凌旭大声道:

    “苍天在上,厚土在下,我,凌旭,今天在此立誓。”少年直挺挺跪在地上,声音里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凝重。“今生今世,凌旭只娶梁田田一个,只爱梁田田一人。没有通房丫环、没有三妻四妾,不养外室,拒绝红颜知己,不捧戏子,不玩娈童。凌旭生生世世但有记忆,只爱梁田田一人,我愿用一生爱护她,守护她,如珍如宝。如违此誓,魂飞魄散!”少年声音掷地有声,脸上似乎都带着神圣的光辉!

    梁守山彻底傻眼了。

    他知道凌旭喜欢自家闺女,却不曾想,他竟然用情至深。

    “你……这又是何苦呢。”凌旭比自家儿子还傻。当年满仓发誓也没有他这么狠的,他这是堵住了自己所有的退路啊。

    上前一步扶起他,“快起来包扎伤口,等田田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怪罪我这个爹呢。”

    凌旭松了口气,脸色煞白。伤口割的太深,希望不会耽误行动。

    “不碍事儿的,田田知道您是爱护她,她只有感激您的份。”到了这时候,凌旭依然刻意讨好。

    “我的闺女我还能不知道。”梁守山利索的帮他裹伤,叹息道:“你这孩子,我向来是看好的。只是,田田的婚事到底要她自己做主,我这个当爹的,只是不会拦着就是了。”

    凌旭心里暗骂:您看好我?怎么不早说?等我发了血誓才说,感情好人都让您一个人做了。

    心里委屈的要死,偏偏还得做出一脸的感激。

    “只要梁叔同意,我相信,田田也会同意的。”凌旭一脸讨好,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谁也不敢得罪。

    “那可不一定。”梁守山似笑非笑。

    凌旭心里咯噔一下,试探道:“梁叔,田田去了府城几天,按理说球球和虎子考试完事儿,他们也该回来了吧?”怎么给忘了,府城还有欧阳文轩那条狼……凌旭磨牙,早知道就应该过去陪着,忙死也得去啊。

    凌旭如今已经发了血誓,梁守山自然更看好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婿。不想他将来跟闺女生分,当即道:“文轩那人你也不用多想,田田对他只是朋友。”他顿了顿,觉得有些事儿有必要说清楚,“有些事儿你不知道,田田当年救了他一命,后来文轩又救了田田和球球,他认了球球做弟弟,在他心里,只怕田田也只是妹妹。”定远侯府,高门大户的,梁守山太明白里面有多少龌龊,私心里他并不想让闺女嫁入世家。

    凌旭在心里翻白眼。

    欧阳文轩那家伙要是没有贼心,他名字倒过来念。

    当然,这话他不敢在岳父大人面前放肆,就笑着道:“敢情是我想多了,既然文轩不跟我争,想来田田更会中意我的。”他一脸得意,这点儿自信还是有的。

    梁守山给他包扎完伤口,摇摇头。

    “恩举要回来了吧,好像就在今秋。”梁守山欲言又止,韩恩举二十岁了还不娶亲,他那点儿心思,只要不是瞎子都看的明白。

    凌旭磨牙,“他也不行!”

    “……小旭告辞了。”

    送走了凌旭,梁守山往后宅去,随口道:“刚刚外面有动静,有事儿?”

    小厮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

    恩?

    “刚刚大小姐带着两位少爷来过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