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悠闲小农女

623凌旭的棋子

    感谢【ann555141】、【猫窝儿】亲投的粉红票

    感谢【洁曦】、【xq0760】亲打赏的平安符

    发现这两天开始有妹子投票了,是因为孙维仁吗(*^__^*) 嘻嘻……没想到这个二货还挺招人稀罕的

    --------分割线--------

    球球和虎子这些天除了去定远侯府陪陪欧阳文轩,就是在家里写大字,倒是没有出去乱跑。

    很快下场的日子就到了。

    梁田田亲自照顾他们饮食,两个小家伙别看年纪小,却都不知道“俱场”为何物。等考试出来,别人都双眼发直、脚步虚浮的,两个小家伙却活蹦乱跳的冲到梁田田跟前。

    梁家的马车早就侯在考场外面,接了两个小家伙梁田田就准备往家走,结果却被人拦住了马车。

    “奴才是定远侯府的,我家世子爷请几位主子去做客。”小厮很是客气,梁田田隐约觉得面善,似乎在老仆身边见过这人,就点点头。

    “既然是世子邀请,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就要回灵山县了,到了府城一趟,也该去看看欧阳文轩。算算时间,这又大半个月过去了,他的伤应该好些了。

    考场门口来来往往许多考生和家长,离得近的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梁家的马车。不过梁家人刻意低调,马车上连个标识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出来。

    有那心思灵通的就不禁去打量马车里的人,趁着车帘挑开说话的功夫,看出是三个男孩。还真是孩子,最大的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都脸嫩的很。

    梁田田毕竟是女孩,虽然扮成了男装,看着年纪也不大。

    再看看梁家马车周围的护卫,哪怕他们刻意低调,也看的出来非富即贵。一般人家是高攀不起这种人家的。可周围离得近的一家人眯起眼睛,给一个小厮使了个眼色,那小厮忙跟了上去。

    郭成越眯起眼睛,最近襄平城不太平。许多大人物到了襄平,却不知道这几个孩子是哪位大人的家眷。如果能攀上关系,只怕能让自己这个襄平的县丞更进一步。

    辽东府的都城——襄平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有两千多年的建置。从建城至今,一直是大乾朝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和交通枢纽,也是军事重镇。

    郭家在襄平城经营几代,也算有些小势力。不过以他们郭家的底蕴,能够当上这襄平的县丞已经顶天了。不过郭成越本人才三十五岁,觉得自己有机会更进一步。哪里会不上心。

    搭上定远侯世子,郭家就榜上了一条大腿。绝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梁家的马车已经走远了,郭成越一身普通的布衣站在马车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普通的车夫。

    郭襄从考场中走出,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疑惑道:“爹,你在看什么?”他是郭成越的嫡子,今年才十六岁。是第一次下场。之所以等到这个年岁,也是为了一举取得个好成绩。将来在同窗中有个好名声,以后步入官场更容易些。

    “没什么。”事情还八字没一撇,郭成越不想和儿子多说。上了马车,他突然道:“今年来参加府试的人,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他想到马车里那几个孩子,年岁好像都不大。

    “特别的人?”郭襄一愣,“倒是有几个大家族的子弟一同参加,我们年纪相仿,爹也是知道的。要说其他特别的,儿子没注意。”他有点儿莫名其妙的,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郭成越突然道:“有没有年纪特别小的?”

    年纪小?

    郭襄一下子就想起灵山县那位县案首,点头道:“还真有一个人,灵山县的县案首,听说才十岁,却是出了名的神童。第一次下场就考中了县案首,府城有人说,只怕这次能考中府案首也说不定。”提到这事儿郭襄心里有几分不悦,低笑道:“到底是小地方出来的,他们以为这府城是他们灵山县呢,县案首或许好考,可这府案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不要藐视了天下人,人家才十岁既然能考中县案首,不管是不是因为灵山县小,可这样的年纪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到底是有真本事的。”郭成越想到马车里看到的孩子,年纪还真是不大,就动了几分心思。

    郭襄心里不服气,面上却不敢显露,忙低声应“是”,心里到底有几分不以为然。

    郭成越却是上了心的,敲了敲车门,马车立马停下。他低声吩咐道:“再派几个人去定远侯府附近盯着,看看之前那马车去什么地方,多久都给我个准确的消息回来。”外面有人应了一声,郭成越靠在车厢里,看了一眼迷糊的儿子,低声道:“辽东府这天只怕要变了,襄平也不是以前的襄平,你在外面行事小心些,别让人捉住了把柄,回头我都保不住你。”

    “爹,我是那种糊涂的人吗。”郭襄不满意的嚷嚷。他是家里的嫡子,偏偏上头有个庶长子,幸好娘亲厉害,不然还不知道怎样呢。他外祖父家家里有钱,爹也要看着母亲的脸色行事,他们兄妹对这个爹的敬畏也不是很多。“当我是大哥那种莽撞的人吗,没事儿竟知道惹事儿。”这时候他也不忘给庶长子的大哥插一刀。

    提到长子,郭成越脸色不好看。

    他成亲之前就有了庶长子,却是他的第一个女人——通房丫头给生的。年少慕艾,他对那个通房的感情可以说是初恋,自然是不一般。那女子大他两岁,和他的关系既像母亲关怀子女,又像是姐姐照顾弟弟……里面掺杂着少年时期的眷恋和感情,自然非同一般。

    所以对于那女人他总是纵容居多。曾几何时他甚至想过娶她做正妻……只是身份有别,到底在即将迎娶新媳妇过门之前,他允许她生了一个庶长子。

    人家都说大孙子、小儿子比较得宠,在他家里却是那庶长子比较受宠。再加上他和那通房从小长大的情分,抬了姨娘后地位更是不一般。

    新媳妇任氏又是个惯会拈酸吃醋的,脾气大的吓人,他就对那软语温存的小妾更多了一份怜惜……奈何好景不长,家里经常闹得鸡飞狗跳的。在他忍痛把那妾侍送到了田庄之后,没想到没过几年他们就容不得那愈发出息的庶长子,到底也送去了田庄上。

    他那庶长子郭东自小聪慧,如果他参加科举,哪里用等到十六岁,说不得十岁也会是这襄平县的县案首了……

    而此时县城大人感叹的长子,却跪在了凌旭的面前。

    “感谢大人再造之恩。”明明是应该沉默胆怯的庶长子,可偏偏他的身上却有一股说不出的英武之气,十八岁的少年,眸子开阖间却比许多人多了一份沉稳,也不知道是经历了这样的历练。

    “不必谢我,这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凌旭眯着眸子看着眼前人。郭东,前世一个狠辣之人,却最是重情重义。明明庶长子出身,偏聪慧异常到让嫡母不容的地步。前世他一步步隐忍,为了母亲在田庄低调了十几年,终于在母亲被害之后整个人爆发了。

    前世郭东杀了嫡母离家出走,明明没有功名,一身才学却得到了锦衣卫千户的赏识……最后被凌旭收入麾下,也是一员干将。

    此人骨子里有一股狠辣,偏偏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这才是凌旭一早就找到他培养的原因。如果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凌旭就算是不会打压,也不会帮忙就是了。

    “到底是大人给了我机会。”郭东直挺挺的跪在地上,对凌旭是满满的崇拜和感恩。他虽是郭家的庶长子,可在田庄上的日子连个下人都不如,不但要亲自挑水、砍柴更要照顾被人故意欺凌的母亲。一次母子二人进山砍柴,却误落入有人故意挖的陷阱里,眼看着要饿死的时候是凌旭从天而降救了他们母子。

    他要报恩,凌旭就控制了那个田庄上下,把他悄无声息的带走了。这几年他每年都会回去田庄几次,母亲的日子却是无比舒心,这让他对凌旭更多了一份感恩。

    “你我既然能够遇到,也是一种缘分。我帮你也是为了自己。”凌旭没有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只是道:“每个人的出身都不是自己能选择的,可是未来却是自己拼搏来的。我教了你这么多,你也是个堪用的。不同于科举,咱们内卫走的是军功,眼下就有一桩大事交给你来办。如果你办好了,不但你自己,你母亲也会解脱了那尴尬的身份。”

    郭东双拳握紧,庶长子的身份,一直是他心中的痛。母亲虽然从未说过,可母亲对父亲的感情他哪里会不清楚,可恨任氏那个恶毒的妇人,竟是一点儿奢望都不给母亲……他恨任氏的狠毒,也恨父亲的软弱。他要靠自己的双手,为母亲挣的一个未来。

    “但凭大人吩咐。”郭东叩头。

    “很简单,从今天开始,你就以秀才的身份回去郭家吧。”凌旭微笑,他的棋子早就散开,眼下也该到了收官的时候了。至于郭东,只是他一招暗棋罢了。

    让他回郭家,多数还是为了让郭东了结心结。

    凌旭却不知道,他这一招暗棋,却为他之后赢得了多大的便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凌旭默默求票,求妻路艰辛啊,再不给票,一浊那无良的后妈就敢让我到完结还单身~~~~(>_<)~~~~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